標籤:明朝將領

滿桂(?—1630年),蒙古族,明代宣府(今張家口宣化)人。明末抵抗后金的名將。從小練習騎射,入伍后以軍功先後任總旗、百戶、守備。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后,逐漸嶄露頭角,歷任游擊、參將等職,天啟四年(1624年)署總兵銜,是「寧遠之戰」、「寧錦之戰」的明軍主要統帥,功勛卓著。崇禎二年十二月十六日(1630年1月28日),滿桂在保衛北京的戰鬥中壯烈殉國。

1人物簡介

滿桂(?—1630年),蒙古族,明代宣府(今張家口宣化)人。 《明史》有傳。出身為明朝北部邊陲的邊塞牧民,從小練習騎射,入伍后以功先後任總旗、百戶、守備。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薩爾滸大戰,明軍大敗,軍中舉薦一批懂得用兵的青年將領,首先推薦的就是滿桂。於是派他移守黃土嶺,后升為石塘路游擊、喜峰口參將。

2人物事迹

天啟二年(1622年),大學士孫承宗巡視邊境,滿桂前去拜謁。孫承宗看他身形剽悍,又懂軍事,且為人忠勇,不好聲色,能與士卒同甘苦。等到孫承宗鎮守山海關時,就推薦擢升滿桂為副總兵,總領中軍之事。第二年,孫承宗與眾將領商議出關修復寧遠工事,任命滿桂等將領前往,他到了寧遠,修築城池,寧遠一時成了軍事重鎮。當時蒙古部落在寧遠東面駐紮放牧,遼東前來歸附的人們都遭到劫掠,孫承宗感到憂慮。天啟四年(1624年)二月,孫承宗派遣滿桂與總兵尤世祿在大凌河進擊蒙古部落,諸部落紛紛逃離,於是寧遠東面得到安寧。原來,寧遠城內外一片荒涼,在滿桂的治理下,也漸漸發展到5萬多家軍民屯田耕種,甚至遠至50里以外地區。滿桂因此被擢升為都督僉事,加總兵官銜。

3寧錦之戰

天啟五年初,努爾哈赤率五萬后金兵沿遼西走廊進攻明朝,滿桂等駐守的寧遠成為最前線。天啟五年正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七日,后金軍強攻寧遠城,滿桂鎮守的南門成為主攻方向。激戰中,通判金啟倧點燃了西洋大炮,因炸膛殉國(一說被火炮後座力震死,缺依據)。在袁崇煥,滿桂的指揮下,明軍英勇抗敵,連續打退敵人。后金軍在強攻兩天無果後轉攻覺華島,焚掠糧草十六萬石,屠軍民七千人。在寧遠城下,明軍共獲后金首級二百六十九級(計上首虜至二百六十九,皆得其名。」 ——《大明熹宗實錄》卷七十,第3373頁)。但后金軍在寧遠之戰中的真正傷亡數字,歷來史學界頗有爭論,明朝史書中有說數千,一萬七千的;清朝史書有說五百的。但此役后金軍攻城失敗而撤退卻是不爭的事實,戰後,滿桂因功升為都督同知,實授總兵官。
次年五月,又重創圍攻的清軍,朝廷加封滿桂為太子太師,世襲錦衣僉事。由於滿桂不滿趙率教不去親自救援自己而與其發生矛盾,進而與袁崇煥交惡。袁崇煥申請朝廷將其調回。後來,袁崇煥對此事感到後悔,遂奏請調滿桂重回寧遠。寧錦大捷中,袁崇煥與滿桂再度攜手,重創后金軍。戰後,袁崇煥被閹黨排擠,罷職,王之臣擔任督師,奏請朝廷仍然讓滿桂鎮守寧遠。崇禎元年(1628年)七月,朝廷御史言官交相彈劾王之臣,牽連到滿桂。王之臣被罷免,滿桂也被召回。正趕上大同總兵渠家楨作戰失利,朝廷就任命滿桂代替渠家楨任職。

4己巳之變

清軍攻到京城附近。十一月,朝廷下詔各鎮軍隊前來救援京城。滿桂率領五千騎兵火速援救,於十一月丁亥日(1629年12月20日)即趕到京師,結果與宣府總兵侯世祿都被清軍戰敗,退入都城。崇禎帝派人前去慰勞,令他與侯世祿一起據守德勝門。沒多久,雙方交戰,侯世祿的部隊被擊潰,只有滿桂奮勇向前攻擊。城上發射大炮進行掩護,卻誤傷滿桂軍,滿桂也在此後的戰鬥中受了傷。滿桂在向關寧軍防線撤退的過程中,被袁崇煥麾下士兵射傷。不久,滿桂與袁崇煥、祖大壽一起被皇帝召見,滿桂解衣露出傷口,指斥袁崇煥是故意想射死自己。滿庭皆驚,成為壓死袁崇煥的最後一根稻草,袁崇煥因而下獄,而滿桂受到崇禎皇帝的褒獎。十二月,袁崇煥不能回答崇禎皇帝「為何擅殺毛文龍」的問題而被下獄,滿桂受命統領關門、寧遠的部隊,駐守在安定門外。
袁崇煥下獄后,部將祖大壽等見此情景,因為憤怒和恐懼而率關寧軍退回山海關。朝廷遂任命滿桂為武經略,統領護衛京師的所有部隊,並賜予他尚方寶劍,滿桂驍勇敢戰,但手下兵少,而諸軍皆不能戰。滿桂說道:「敵軍氣勢正盛,而我軍援兵沒到,不可輕易迎戰。」但是皇帝的親信宦官接連催促,不得已之下,滿桂督促黑雲龍、麻登雲、孫祖壽等大將到永定門外二里的地方安營紮寨,布置柵欄來防備清軍。
第二天,清軍以精銳騎兵四面圍攻,明軍諸將支持不住,被清軍打敗,滿桂和孫祖壽戰死,黑雲龍、麻登雲被活捉。崇禎帝十分震驚,派遣禮部侍郎徐光啟前去致祭,追贈滿桂為少師,世襲錦衣僉事,世襲官職升三級,予以厚葬,命人給他建立祠堂。

5歷史記載

滿桂,蒙古人,幼入中國,家宣府。稍長,便騎射。每從征,多斬馘。軍令,獲敵首一,予一官,否則賚白金五十。桂屢得金,不受職。年及壯,始為總旗。又十餘年為百戶。后屢遷潮河川守備。楊鎬四路師敗,薦小將知兵者數人,首及桂。移守黃土嶺。為總督王象乾所知,進石塘路游擊、喜峰口參將。
天啟二年,大學士孫承宗行邊,桂入謁。壯其貌,與談兵事,大奇之。及出鎮山海,即擢副總兵,領中軍事。承宗幕下,文武輻輳,獨用桂。桂椎魯甚,然忠勇絕倫,不好聲色,與士卒同甘苦。
明年,承宗議出關修復寧遠。問誰可守者。馬世龍薦孫諫及李承先,承宗皆不許。袁崇煥、茅元儀進曰:「滿桂可。但為公中軍,不敢請耳。」承宗曰;「既可,安問中軍。」呼桂語之,慨然請行。世龍猶疑其不可,承宗不聽。即日置酒,親為之餞。桂至寧遠,與崇煥協心城築,屹然成重鎮。
時蒙古部落駐牧寧遠東鄙,遼民來歸者悉遭劫掠,承宗患之。四年二月,遣桂及總兵尤世祿襲之大凌河。諸部號泣西竄,東鄙以寧。拱兔、炒花、宰賽諸部陽受款而陰懷反側。桂善操縱,諸部咸服,歲省撫賞銀不貲。初,城中郭外,一望丘墟。至是軍民五萬餘家,屯種遠至五十里。承宗上其功。詔擢都督僉事,加銜總兵。承宗乃令典後部,與前部趙率教相掎角。督餉郎中楊呈秀侵克軍糧,副將徐漣激之變,圍崇煥署。憚桂家卒勇猛,不敢犯,結隊東走。桂與崇煥追斬首惡,撫餘眾而還。
六年正月,清以數萬騎來攻,遠邇大震,桂與崇煥死守。始攻西南城隅,發西洋紅夷炮,傷攻者甚眾。明日轉攻南城,用火器拒卻之,圍解。帝大喜,擢都督同知,實授總兵官。再論功,加右都督,廕副千戶,世襲。桂疏謝,並自敘前後功。優詔褒答,再進左都督。
桂初桂初與率教深相得。是役也,怒其不親救,相責望。帝聞之,下敕戒勉。而崇煥復與桂不和,言其意氣驕矜,謾罵僚屬,恐壞封疆大計,乞移之別鎮,以關外事權歸率教。舉朝皆知桂可用,慮同城或僨事,遂召還。督師王之臣力言桂不可去,而召命已下。又請用之關門。崇煥皆不納。閏六月乃命以故秩僉書中軍府事。未幾,崇煥亦自悔,請仍用之臣言,帝可之,命桂掛印移鎮關門,兼統關外四路及燕河、建昌諸軍,賜尚方劍以重事權。
七年五月,大清兵圍錦州,分兵略寧遠。桂遣兵救,被圍笊籬山。桂與總兵尤世祿赴之,大戰相當。遂入寧遠城,與崇煥為守御計。俄大清兵進薄城下,桂率副將尤世威等出城迎,頗有殺傷,桂亦身被重創。捷聞,加太子太師,世廕錦衣僉事。及崇煥休去,之臣再督師,盛推桂才,請仍鎮寧遠。會蒙古炒花諸部離散,桂與之臣多收置之麾下。
庄烈帝已嗣位,詔之臣毋蹈袁應泰、王化貞故轍,並責桂阿之臣意。桂遂請病乞休,不允。崇禎元年七月,言官交劾之臣,因及桂。之臣罷,桂亦召還府。適大同總兵渠家楨失事,命桂代之。大同久恃款弛備,插部西侵,順義王遂入境大掠。家楨及巡撫張翼明論死,插部遂挾賞不去。桂至,遍閱八路七十二城堡,邊備大修,軍民恃以無恐。
明年冬十月,大清兵入近畿。十一月詔諭勤王。桂率五千騎入衛,次順義,與宣府總兵侯世祿俱戰敗,遂趨都城。帝遣官慰勞,犒萬金,令與世祿俱屯德勝門。無何,合戰,世祿兵潰,桂獨前斗。城上發大炮佐之,誤傷桂軍,桂亦負傷,令入休瓮城。旋與袁崇煥、祖大壽並召見,桂解衣示創,帝深嘉嘆。十二月朔復召見,下崇煥獄,賜桂酒饌,令總理關、寧將卒,營安定門外。
桂驍桂驍勇敢戰。所部降丁間擾民,桂不能問。副將申甫所統多市人,桂軍凌之。夜發矢,驚其營,有死者。御史金聲以聞,帝亦不問。及大壽軍東潰,乃拜桂武經略,盡統入衛諸軍,賜尚方劍,趣出師。桂曰:「敵勁援寡,未可輕戰。」中使趣之急,不得已,督黑雲龍、麻登雲、孫祖壽諸大將,以十五日移營永定門外二里許,列柵以待。大清兵自良鄉回,明日昧爽,以精騎四面蹙之。諸將不能支,大敗,桂及祖壽戰死,雲龍、登雲被執。帝聞,震悼,遣禮部侍郎徐光啟致祭,贈少師,世廕錦衣僉事,襲升三級,賜祭葬,有司建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