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

標籤: 暫無標籤

1詩詞原文

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
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
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
嗡嗡叫,幾聲凄厲,幾聲抽泣。
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正西風落葉下長安,飛鳴鏑。
多少事,從來急;
天地轉,光陰迫。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
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

2註釋譯文

螞蟻緣槐:唐李公佐《南柯太守傳》,有個叫淳于棼的人,一天喝醉夢見自己在「大槐安國」當了駙馬,做了南柯郡太守,醒來才知是夢。後來他在屋后發現一個白螞蟻穴,還建有王城,原來這就是「大槐安國」。
蚍蜉撼樹:唐韓愈《調張藉》,「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成忠臣書法《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摘句

  成忠臣書法《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摘句

西風落葉下長安:唐賈島《憶江上吳處士》,「秋風生渭水,落葉下長安。」
鳴鏑:響箭,漢時匈奴冒頓單于用來發號施令。有人稱,「我們的文章如同響箭一般飛過去,修正主義招架不住了,如同西風卷落葉一般,紛紛敗下陣來。」

3題解

這首詞,自六四年初紀念毛澤東七十誕辰發表以來,就被說成是寫中蘇論戰的。 一九六二年是中共的多事之秋。國內,大躍進的「人禍」毀傷未愈。國外,美國上來一個雄心勃勃的肯尼迪,宣稱要支持所有朋友,反對一切敵人。年初,美軍顧問進入了越南。中國的另一個有麻煩的鄰居 --
印度,則被肯尼迪稱為落後國家的「民主櫥窗」,並多次公開指出,美國必須幫助印度,讓它成為亞非國家的榜樣,使它們不至於向中國學習。台灣也派遣了多支武裝小分隊在沿海各地登陸騷擾。

4寫作背景

1962年底到1963年初,中蘇兩黨在意識形態領域發生了一場激烈論戰。原蘇聯的報刊上連續刊登了文章,攻擊中國共產黨。中國的《紅旗》雜誌和《人民日報》等黨的重要輿論陣地也連續發表文章,對原蘇聯予以回擊。
毛澤東在廣州視察時,看到了1月1日的《光明日報》上登載的郭沫若為新年寫的《滿江紅·一九六三年元旦書懷》,很有感觸,於1月9日揮筆寫下了這首和詞。

5郭沫若原詞

滄海橫流,方顯出英雄本色。
人六億,加強團結,堅持原則。
天垮下來擎得起,世披靡矣扶之直。
聽雄雞一唱遍寰中,東方白。
太陽出,冰山滴;
真金在,豈銷鑠?
有雄文四卷,為民立極。
桀犬吠堯堪笑止,泥牛入海無消息。
迎東風革命展紅旗,乾坤赤。

6詩詞鑒賞

意義
詞以「小小寰球」起筆,氣勢恢宏,境界壯闊。在浩瀚無垠的茫茫宇宙中,地球不過是一個小而又小的行星而已。這種化大為小的空間壓縮,顯示了作者在青年時期就有的「丈夫何事足縈懷,要將宇宙看稊米」(《七古.送縱宇一郎東行》)的雄偉氣魄和包容日月星辰的寥廓胸懷。地球尚且小,那麼幾個碰壁的蒼蠅就更加渺小了,微不足道矣。作者將國際上那些猖狂反華,群聚起鬨的醜類視作嗜腥逐臭、見逢下蛆的蒼蠅,其鄙夷、輕蔑、厭惡、嘲諷之情意溢於言表。將「蒼蠅」數量縮小為「幾個」,以狀其虛張聲勢、極其孤立的處境。而「碰壁」二字,既喻其逆歷史潮流而動的蠢舉,又隱喻其必然敗亡的命運,可謂一庄一諧,相映成趣。作者似立於天宇蒼穹,,俯視塵寰,以沉穩、傲岸、泰然之態度姑且作冷眼觀,且看「蒼蠅」如何動彈,如何表演,成何氣候。「嗡嗡叫」三句承「碰壁」而來,以聲狀神,以聽覺形象充實視覺形象,生動地描畫出那些「蒼蠅」們喧囂起鬨,聲嘶力竭,卻累遭碰壁,斷股折翼,窮途末路,向隅哭泣的無奈之狀。
所書氣魄
換頭后六句,承上結「飛鳴鏑」的意脈,一氣貫通,節奏一反上片的從容舒緩,變得緊湊急促。作者站在歷史、時代和宇宙的高度看待這場論戰,通過急速變化的時空交互映襯,表現出一種力挽狂瀾的膽魄、一種義無反顧得決斷、一種急昂奮進的鬥志。「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四個整齊的三字短句,筆力雄悍,似銅板鐵琶,促節鏗鏘;如黃鐘大呂,巨聲鏜琅。「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則點明這場論戰的必要性和迫切性。「難關須突破,詭辯怕公評」(謝覺哉《北戴河海濱》詩)。事關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勢在必爭,刻不容緩,不能坐待歷史作出結論,而必須積極主動地迎接挑戰,爭取時間,以加速世界革命的歷史進程。「我們正處於世界革命的一個新的偉大時代。亞洲、美洲、拉丁美洲的革命風暴,定將給整箇舊世界以決定性的摧毀的打擊」(毛澤東《致阿爾尼亞勞動黨第五次代表大會的賀電》)。國家要獨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一聯正是對當時世界革命形勢的藝術概括和樂觀展望。這兩句對仗工穩,自然渾成,境界壯闊,氣勢磅礴。作者大匠運斧,匯天地海陸、風雲雷電於筆下,形成排山倒海、雷霆萬鈞之力,動人心魄、令人鼓舞、催人奮進。至此,詞情已被推向了最高潮,終於引發出高亢激越、斬釘截鐵的誓言:「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這裡的「一切害人蟲」與《國際歌》中的「毒蛇猛獸」是同義語,「一旦把他們消滅乾淨,鮮紅的太陽照遍全球」!
這首詞自始至終貫穿著反帝反霸、捍衛馬列主義和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思想意志。上片多用典故,對霸權主義者的反華行徑予以嘲諷、揭露和鞭撘,筆調冷峻而不乏詼諧。下片則「高吟肺腑走風雷」,融寫景、抒情、議論於一爐,熱情歌頌風起雲湧的世界革命,風格雄渾壯偉。上下片渾然一體,形成大開大合波瀾起伏的藝術特點,表現出一種至大至剛的氣概之美。無論從內容上看,還是從藝術上講,都稱得上毛澤東的巔峰之作。
上一篇[不到長城非好漢]    下一篇 [害人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