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漂亮女人網著力打造時尚、美麗、健康的新時代精緻美女。漂亮女人下設美容、服飾、美體、健康、育兒、兩性、兩性圖片、美女圖庫、情愛、星座等頻道,漂亮女人網使網友可以獲取最新、最快、最全面的時尚潮流訊息,希望這些信息能幫助網友成為漂亮女人!

 

1 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 (譯為風月俏佳人,Pretty Woman)

美國滾石影片公司1990年出品

編劇:J·I·勞頓
導演:加里·馬歇爾
主演:朱麗婭·羅伯茨
      理查德·吉爾  

2 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簡介



維維安,你到底想要什麼?——愛德華    這是美國洛杉礬的一座豪華別墅。這裡正在舉行一場露天酒會。這是一些有身份的體面人物。他們風流倔攪,談笑風生。矮胖的菲利普·斯塔基是這酒會上最活躍的人物,他一刻不停地在草坪上奔走著,不斷地與男士們說笑,與女士們調情,忙得不可開交,出盡了風頭。而此時此刻,他的主人卻在悶悶不樂。

菲利普是企業巨頭愛德華的私人律師,這億萬富翁愛德華是一個風度演灑、舉止優雅的中年男子。他是為吞併莫爾斯公司而來到洛杉礬的。他在生意場上聲勢奪人,但在情場上卻並不走運。這時間,他正在跟遠在紐約的女友通電話。

「我讓女秘書安排一下,她沒有跟你說?」

「她跟我說了。我和你說的話,還沒有跟你女秘書說得多。愛德華,我也有自己的生活。」

「我知道。這個星期對我很重要,我希望你在我身邊。」

「但你從來不和我說,你總以為我什麼事都得聽你的,也許我們該分手了。等你回紐約我們好好談談。」

「現在談不是更好嗎?」

「那麼好,再見吧!」

對方怒氣沖沖地掛斷了電話。愛德華陷入了沮喪鬱悶之中。他快快不樂地提前離開酒會,開出了菲利普新買的灰色轎車。他想出去兜風散散心。菲利普沖他喊叫著:「你熟悉這車嗎?天快黑了,你會迷路的!」

愛德華駕車飛駛而去。

這是一片燈的海洋。到處都是閃爍的霓虹燈。尋歡作樂的男人們在遊盪,花枝招展的妓女們在拉窖。愛德華不知不覺已駛入了紅燈區,可他自己全然不知。這便是有名的好萊塢大道。這裡棲居著數不清的年輕妓女,高中輟學的維維安·沃德就是其中的一個。白天睡覺,夜晚工作,這是妓女們的職業特點。維維安也不例外。夜幕降臨的時候,鬧鐘將她鬧醒。她起床打扮,描眉畫眼,並用眉筆把長筒靴的破裂處塗抹一番,然後下樓。這時間,樓下房東正為房租跟房客爭吵,維維安有意避開房東,她返回房間,從窗外早已準備好的梯子上爬下去。維維安來到街上,一個腳蹬滑輪的德皮士沖她叫起來:

「嘿!來好萊塢的都有一個夢,喂,小姐,你的夢是什麼?」

維維安擠過人群,來到遊樂場找她的好友凱特。凱特正沖著另一個妓女叫嚷著:「從這兒到那邊是我們的地盤,請你給我滾開!」

凱特見維維安來了,高興地撲過去。維維安告訴她,收房租的來了,她無錢交房租。一個正在打撞球的傢伙便乘機戲弄她:「寶貝,不就是幾百塊錢嗎?你要留下,一夜200塊錢我包了!」

「你怎麼就不肯答應?」

凱特說著,拉著維維安下了樓。她們走出門口。獵物出現了——一輛灰色的豪華轎車緩緩駛過來,靠在路邊停下了。

凱特沖維維安大聲說:「瞧呀!他停下了,你可別錯過機會,快抓住他,跟他要100塊!有事給我打電話。」凱特擁抱一下維維安,鼓勵她大膽地追上去。維維安攏攏頭髮,脫下外衣,鈕著屁股走過去。

「嘿,你一定是想跟人約會吧?

「我想去貝弗里山,你能給我指個路嗎?」

愛德華望著這個美麗動人的姑娘,她有高高的個子、優美的線條和性感的嘴唇。她穿著白色的緊身背心,淡藍色的超短裙,實在是個頂漂亮的小娘們。愛德華的心境立時開朗了。維維安坐在愛德華身邊。

「我叫維維安·沃德。」

「你位哪個旅館?」

「我住……哈哈!我替你開。」他們交換了位置。「你套上安全帶,我帶你兜兜風。」

維維安開車,車速很快。她把手伸給愛德華,那手腕上是手鏈和護腕。

「你知道這護腕有什麼用嗎?」

愛德華確實不知道,這是他頭一次跟妓女相處。

「你靠什麼掙錢?一天多少?」

「很難講。」

「一天有100塊錢嗎?」 『

「一小時。」

「一小時!」愛德華大吃一驚。「你不是在玩命吧?不可能!」  

他們愉快地說笑著,一會便到了貝弗里山。維維安早已拿到了帶路的小費,她下了車,卻無處可去了。維維安坐在路邊的木椅上等回去的汽車。她的舉止神情,是那樣的清新自然,充滿活力。愛德華望著她那楚楚動人的樣子,很有幾分戀戀不捨了。

「你怎麼不叫出租?」

「我喜歡這樣。」維維安蕪爾一笑。

「我在想,你真的一小時賺100塊?」

「是呀。」

「那你要是沒有別的約會,是不是可以到我房間坐一小時?我會很高興的。」

「當然高興。你叫什麼名字?

「愛德華。」

「噢,這是世界上最好聽的名字?」維維安親昵地用肩膀推了一下愛德華。愛德華是個很細心的人,他在飯店門口把自己的風衣給維維安披上,領

她走了進去。

金碧輝煌的大廳里,到處是一些衣冠楚楚的人們。這飯店如此豪華,維維安忍不住地驚嘆:「嗬!真棒哎!」她的舉止令人吃驚,這裡凈是些溫文爾雅的人們,維維安放肆的說笑與這環境顯然是很不協調的。她毫無顧忌地撩起風衣提襪帶,將裸露的大腿翹在一邊。這姿勢令一對正在等電梯的夫婦好尷尬。愛德華和維維安進了電梯,那對夫婦卻止步不前了。

「對不起,我忍不住。」維維安低著頭說。

「盡量忍。」愛德華並不責怪她。

他們走進設施豪華的房間里,這是維維安從未見過的豪華。她好奇地動動這兒,摸摸那兒。她跑上陽台大叫著:

「真棒啊!我敢說這兒連海都看得見!」

愛德華目不轉睛地望著她。

「你騙我,這兒其實是可以按時間出租的!」

「當然。」

「好吧,你把我帶到這兒,下面你想幹什麼?」

愛德華坐在寫字桌前說:「我正在想,還沒有計劃好。」

「我也是,雖說不是計劃家,我是說,我每時每刻,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就是這樣。」維維安脫掉外衣,聳聳肩說,「你應該先付我錢。」

「好!我忘了,付現錢可以嗎?」

「我就要現錢。」

維維安走向愛德華,一屁股坐在他那滿是文件的寫字檯上。

「我說,你坐在我傳真文件上了。」

「我可沒坐過這玩意兒。」維維安側過身子,拾起屁股,愛德華從她屁股下抽出文件。維維安接過錢,興奮地數著鈔票和硬幣:「綠的,黃的,還有這個,真他媽來勁!」

維維安把錢塞進皮靴里,把手伸給愛德華。愛德華望著這個生氣勃勃的漂亮女人,笑眯眯地說:「我想,我們可以多聊一會兒。」

愛德華坐在沙發上,維維安也跟過去,拉過沙發坐在他對面。「讓我猜猜,你是幹什麼的——你是律師!因為你的眼神有點怪。」她脫掉長靴和襪子,又隨口問道:「你有妻子?還有女朋友?」

「都有。我過去的妻子和女兒佐在我過去的家裡,我過去的女朋友在紐約。就在咱們說話的這會兒,她正從我的寓所搬出去。」

愛德華給她倒了杯香濱,她一口氣把它喝光了。他又把一盤鮮紅的草葛端給她,她挑撿了一個吃起來。愛德華如此慢條斯理不快動手,這令維維安大惑不解。

「照我說,我給你……一點暗示,讓你……」維維安兩手比劃著,「動起來,讓你醒醒,速戰速決。」

「你給我的感覺是你很關心時間,只想快點結束。」

「一小時100塊哪!」

「那一晚上多少?」

「待在這兒,你可付不起錢。」

「多少錢?」

「300塊。」

「那好,我就不用著急了。」

維維安坐在地毯上看電視,她邊看邊喝,一邊快活地自語:「我可真沒快活地玩過。」她痛快地趴在地毯上,樂滋滋地看那滑稽片。

夜深了。愛德華坐在沙發上,默默地凝視著在電視光亮映照下顯得更加美麗動人的維維安,欣賞著她那無拘無柬的姿態,他被深深地吸引了。他如痴如醉地望著她。

維維安發現愛德華正在直勾勾地盯著她,職業性的敏感使她立時活躍起來。她爬到愛德華身邊,伸手撫摸著他的胸脯。她脫掉背心和短褲,取過一個沙發靠墊放在腳下,然後跪在上面,趴在男人懷裡問:「你想幹什麼?」

愛德華只是欣賞著她那漂亮的臉蛋,反問道:「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都行,就是不接吻。」她邊說邊為他解衣扣。愛德華說:「我也是。」

清晨,維維安一覺醒來,愛德華已經在用早餐了。維維安的那一份也準備好了。好豐盛的早餐。維維安披著白色的睡衣,披著金黃的秀髮,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知道你很忙,我一會兒就走。」

「別這麼急,你餓了吧?也不知你愛吃什麼,我每樣都要了一點。夜裡睡得好嗎?」

「好極了!都忘記是在哪兒啦!」維維安吃著夾餡麵包,翹起屁股坐在餐桌上,沖著愛德華問:「你睡得好嗎?」

「我昨夜一直在工作。」

「我不明白,你不吸毒,不睡覺,不喝酒,你總在幹什麼?愛德華,我知道你不是律師。」

「說得對。」愛德華瞪了她一眼,「這兒可有四把椅子。」

「噢!」維維安趕緊坐在椅子上,又抱起一條腿問:「那

你到底做什麼?」

「我收購公司,最近要買下一家10億美元的公司。」

「10億美元!你肯定特聰明。我只讀過高中二年級。」

愛德華對著鏡子打領帶。維維安坐在鏡前桌子上,伸手幫他打領帶。」

「你有幾十億了,你買這些公司幹什麼?」

「賣掉。我把它們分成若干份,再一份一份地賣掉,這樣更容易賺錢。」

「就像偷車一樣,把零件拆下來再賣掉,是嗎?」

「差不多。但我是合法的。」

維維安熟練地幫愛德華打好領帶。她甜甜地說:「臨走前在澡盆里游個泳。」

「好吧,隨你便。」

這時間,律師菲利普來電話了,他得意洋洋地告訴愛德華,那個將要破產的造船公司老闆莫爾斯和他的孫子約翰晚上要來商談兼并的事,他們傷心極了。菲利浦建議愛德華找個女伴陪他參加社交活動。維維安躺在浴盆里的肥皂沫里,閉著眼睛,塞著耳機唱著。愛德華欣賞著她那搖頭晃腦的樣子,他心醉神迷,發現自己越來越離不開她了。

「維維安,我對你有個生意上的請求,我付錢,我想讓你陪我一個星期。」

「你這麼有錢,人又帥,你隨便可以找好多女孩。」

「我要職業型的。」

「一天24小時,我可得要很多很多錢。」

「當然,沒錯,你要多少?」

「讓我算算……一星期六個晚上,要4000塊!」

「六個晚上,一天300, 總共1800塊。」

「你可以還價。」

「2000!」

「3000!」

「成交。」

「呀!真的嗎?哈哈……」

維維安驚喜地一頭鑽進浴盆的水裡。

「維維安,你答應了嗎?」維維安頑皮地伸出兩隻腳。

「晚上要去參加一個宴會,你去買些得體的衣服,不要太花哨,太性感。」

愛德華走了。維維安欣喜若狂地衝進卧室,蹦到床上,蹬著雙腿歡叫著:「3000!哈哈3000!真他媽的棒!……」她抓起電話,把這大好消息告訴她的好友凱特,她將把愛德華已付給她的300元分一半給凱特,讓她來拿。維維安把分給凱特的錢留在服務台上,自己興沖沖地去逛街買衣服。她那系在腰間的紅外衣吸引著不少人的目光。

陽光明媚的貝弗利山大街上,維維安邁著輕快的步子走進一家高級時裝店,營業廳的小姐們對她那身性感的裝束投來鄙夷的目光。一位導購小姐沖她說:「我看我們這兒沒有適合你穿的衣服,請你走吧!」

不管維維安有多少錢,她們就是不願把衣服賣給她。維維安快快不快地回到賓館里,一進門口又被值班經理攔住了。經理把她領進辦公室,告訴她這是一流的賓館,很多事在別的賓館里可以做,但在這裡卻不行。維維安急得幾乎要哭起來,她說她是和愛德華一起來的,一聽這話,經理立時就變了態度。

「愛德華是我們的特殊朋友,我猜想你一定是他的親戚,是……」

「侄女。」

有了這樣一個身份,一切都好說了。經理建議她穿得得體些,他請僱員為維維安訂購一套參加雞尾酒會穿的晚禮服,他還親自給她講了一些社交禮儀……

愛德華和公司僱員在討論工作。情報人員告訴他,他們將收購的那家公司正在與海軍簽訂建造驅逐艦的3.5億美元的協議。愛德華立即要他的律師菲利普通過一個相識的參議員停止批准這個由海軍出錢的協定。

這天晚上,維維安穿著新做的開胸黑色連衣裙,脖子上還佩著帶黑花的裝飾,這一身禮服使她顯得雍容華貴,儀態萬方。愛德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維維安滿面春風地迎上去,動作優雅地挽起愛德華的胳膊,和他一起赴宴會。

他們來到一家豪華餐廳里。那家行將倒閉的公司的經理莫爾斯早已恭候在那裡了。他主動熱情地自我介紹,並把自己的孫子戴維也介紹給愛德華他們,戴維是個馬球隊員。祖孫兩個爭先恐後地恭維維維安的漂亮和高雅,維維安也對這爺孫兩個產生了興趣。他們都顯得很愉快。席間,維維安小心翼翼,一舉一動都很謹慎,儘管如此,還是出了不少洋相。蝸牛上來的時候,愛德華對她說這是法國蝸牛,味道狠鮮美。維維安哪裡吃過,她見別人用叉,她也學著用叉,她笨手笨腳,一下子把那蝸牛叉飛了。

站在一旁的侍者一把抓住那蝸牛,幽默地笑道:「這事經常發生的。」

這邊愛德華正與莫爾斯談交易,氣氛卻一點也不輕鬆,談得越來越緊張。

「我請你不要干涉我的公司。」老莫爾斯說。

「這不行,我有1000個股份。」愛德華語氣很強硬。

「我可以把你的股份買下來。」

「你沒有那麼多錢。你與海軍的協定被撥款委員會取消了。」

莫爾斯和戴維知道這是愛德華做了手腳,一下子火了。他們不歡而散。

愛德華看來是贏了,但他的良心並不安寧。他感到痛苦。為什麼要致人於死地呢?

他網悶不語地回到飯店,獨自坐在陽台的門邊。維維安並不理解這一切。

「愛德華,你說你從不到陽台上的。」

「嗅,只是出來一半身子,你瞧。」

「你還在想那事?算了吧!」

維維安坐到陽台的矮牆上。

「我覺得你的生意挺好的,他遇到困難,你想要他的公司,他不想給你,看得出你喜歡馬球手戴維。」

「維維安,你下來。你坐在那兒,我感到緊張。」

「你緊張?那我再靠外一點,我如果掉下去,你會救我的。你看,我鬆手了!」

維維安頑皮地把身子探向樓外,做出一個危險的姿勢,愛德華嚇得不敢看了。維維安趕緊道歉,從矮牆上下來。「事實上,喜歡某個人跟做生意是兩回事,我不會在生意上摻入個人感情的。」

「我知道。凱特跟我說,要達到目的就不能有感情,所以不能接吻,要麻木,別陷進去。逢場作戲。我和別人就是這樣。」

愛德華依然愁眉不展。他一個人出去解解悶。維維安趴在床上看電視。

凌晨三時,愛德華還沒有回來。維維安穿著睡衣出去找。

維維安來到遊樂廳。愛德華正在彈鋼琴。維維安走向愛德華。愛德華停止彈琴,把她拉過來,把頭深深地埋在她懷裡,像是一個孤獨的孩子。他痴情而痛苦地望著她,緩緩地解開她的睡衣,把她抱在琴上,發瘋地親吻著。在她的身下,琴鍵發出一片猛烈的音響……

「醒醒,維維安,該去買東西了,昨天你只買了一件衣服,我感到狠吃驚!」愛德華撫摸著維維安,維維安半睡半醒。她翻了個身,懶洋洋地說:「買衣服並不像我想的那麼有趣,他們對我很冷淡。」

愛德華決意要她上街買衣服。他們興緻勃勃地來到一家豪華商店。愛德華對維維安說:「商店從來不對人客氣,它們只對信用卡客氣。」男經理對他們笑臉相迎。維維安依偎在愛德華懷裡,愛德華撫摸著她的肩頭說: 「這商店裡有和她一樣漂亮的東西嗎?」

「有……不不,我是說,她要多漂亮的東西,我們這兒都有。」

「你們多來幾個幫手。我想花掉一大筆錢,給她挑稱心的衣服。」

「嘿!都放下手裡的活,到這邊來!」

愛德華拿出手機和菲利浦通話,菲利浦正忙著找他,他只得先離去了。

店裡的人們可真是忙壞了。他們圍著維維安團團轉,衣服試了一件又一件,鞋子試了一雙又一雙。維維安踢踏著舞步,旋轉著身子,伊然是一位驕傲的女王了。一位男士跪在地上為她試穿一雙鞋,維維安忽然發現那人的領帶很漂亮。

「領帶!快給我解下來!」

經理見維維安喜歡,不由分說,命令那男士把領帶獻給她。現在維維安是另一番美麗了。她頭戴花邊草帽,身穿白色長裙,這淡雅素潔的服飾,更顯出她的天生麗質,統調動人。她提著各式衣服走出店門。維維安現在真可以趾高氣揚了。

她路過前日冷落了她的那家商店,一頭衝進去,大聲地喊道:「喂 !還認識我嗎?昨天你們不願意接待我——犯傻了吧?」她得意洋洋地蔚灑走一圈,店員們一個個目瞪口呆。

愛德華正在和他的律師菲利浦談論收購莫爾斯公司的事。菲利浦感到他們已經穩操勝券了:「我們勝利了!莫爾斯正在抵押貸款,你只消給銀行打個電話,就可以將莫爾斯公司置於死地。」然而,莫爾斯的主意改變了。

維維安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赤裸著身子躺在擺滿各式美酒的桌旁,把那條漂亮的領帶搭在肩上,等待愛德華的到來。

愛德華回來了,看到那條漂亮的領帶,他從心裡感謝維維安的美意。

他們一起躺在澡盆里。愛德華依倡在維維安懷裡。維維安撩著水為他擦身子。愛德華幸福地回憶著往事。維維安用她那修長的腿圍攏著愛德華的身子,打趣地說:「你聽我說,我的腿從臀部到腳尖是44英寸,現在是以88英寸的雙腿纏繞法成交了3000美元!,,愛德華哈哈大笑。愛德華和維維安一起去看馬球比賽。這場比賽是愛德華贊助的。女人們交頭接耳地議論著億萬富翁愛德華:「愛德華是個令人眼饞的傢伙,每個姑娘都想嫁給他……」

「我可不想,我只是和他玩玩罷了。」

維維安一不留神說走了嘴,女人們都感到好吃驚。比賽休息的時候,維維安和莫爾斯的孫子戴維談得很來勁。菲利浦不懷好意地盯著維維安,追問愛德華是怎麼認識她的:「愛德華,我們認識很久了,我跟你幹了十來年

了。可這個星期我發現你和平時不一樣,這個女人也不太對勁兒,你看她和莫爾斯的孫子在一起……」

愛德華回頭望見維維安和戴維談得正熱火,頓時醋意大發。菲利浦又在添油加醋:「他們剛剛認識,就這麼親密,我懷疑她會把我們跟莫爾斯公司的事告訴他。」

「你聽我說,不會的,她不是什麼間諜,她是街上的妓女。」愛德華脫口而出。

「什麼?哈……一個億萬富翁為一個街頭妓女叫勁,我還真是頭一回聽說,哈哈……」

這時間,參議員走過來了。愛德華與參議員交談。菲利浦趁機溜到正在看馬球賽的維維安身邊,用膘客的口吻挑逗說:「維維安,玩得怎麼樣?這裡和好萊塢大道不一樣吧?」

「什麼?」維維安大吃一驚。

「愛德華都告訴我了。」他邊說邊下流地用手撫摸著維維安的肩膀,「他走之後,能跟我玩玩嗎?」

維維安張口結舌,她感到了從未有過的羞辱。回賓館的路上,維維安沉默不語。一到賓館,她就勃然大怒了。電梯來了。

他們都站著不動。

「你傷害了我。」

「是的。」

愛德華望著維維安。他們沉默著,情緒漸漸地平靜了。愛德華輕輕地為她拿下背包。維維安低聲抽泣。電梯門開了。他們都不動。此時此刻,他們都感到難以馬上分手了。他們走回去。

他們又一次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在床上,面對面躺著,靜靜地訴說著。愛德華動情地注視著維維安,維維安緩緩地講述她的不幸的過去……他們又一次沐浴在愛河之中。

在維維安的影響下,愛德華徹底改變了只顧埋頭工作、不會享受生活的呆板作風,維維安給他帶來了生活的樂趣。愛德華花費25萬美元為維維安買了一串極其昂貴的項鏈,他又帶著維維安飛往舊金山。他們坐在歌劇院的上等包廂里,一起觀賞《蝴蝶夫人》。維維安被劇情深深地打動了,她為劇中那崇高的愛情而流淚,這是從未有過的體驗。愛德華確實是變了。他陪著維維安在家下棋,連班也不想上了。他陪著維維安去看大瀑布。他們一起郊遊,野餐,相依相偎著躺在草地上,共享美好的時光。一周很快就要過去了。這一日,愛德華正坐在餐桌旁發獃,維維安問:「你一個人在想什麼?」

愛德華笑道:「我在想,今天是我們的最後一天,然後你走了,我的事也快辦完了,就得回紐約了。我真想能再見到你。」他壓抑著內心的深情繼續說:「我想在這裡給你租套房子,給你買輛車,給你留下信用卡,你要買東西就去商店買。」

「暖,你每次路過這兒就給我留下一些錢。」

「未必如你想像的那樣。」

「那是什麼樣?」

「首先我不會讓你上街去。」愛德華顯然有些惱火。

「這隻不過是地理概念不同。」維維安有些激動。她不滿地走上陽台,望著茫茫夜色。

「維維安,你到底想要什麼?」

維維安很傷心,她為她的夢而傷心。她傷心地回憶起童年時代的那個夢,那個白馬王子將她從被母親關著的小閣樓里救出的夢……

電話鈴響了,是菲利浦打來的。菲利浦興奮地告訴愛德華,說莫爾斯一定是干不下去了,要把公司賣給他們,所以莫爾斯今晚要見他們。

「要是這樣,用不著晚上,就現在。」愛德華放下電話,穿上外衣。他對維維安說:「我得走了,請你一定要理解我。」

「像我這樣的人還能說什麼。」

「我可從來沒有把你當妓女,但我明白你剛才那話的意思,這對我來說辦不到。」

愛德華走了。維維安見到了她的好友凱特。凱特對維維安的衣服大為讚歎。維維安卻快活不起來,她只感到憂傷。

「他什麼時候走?」

「明天。愛德華問我是否還想見他,我說當然不。」

「肯定不見?我看你臉色好悲哀。你愛上他了?」

「我沒愛上他,我只喜歡他。」

維維安輕聲地辯解。凱待勸她別犯傻,像愛德華這種有錢人,不會把女人看得很重,這使維維安意識到了她跟愛德華之間的鴻溝。

而此時此刻,愛德華正在與莫爾斯會談。菲利浦大聲地跟莫爾斯爭吵著。莫爾斯幾乎是走投無路了。

「不!」愛德華突然止住了人們的爭論,「先生們,我想和莫爾斯單獨談談,請你們出去。」

菲利浦為難地望著愛德華:「我……」

「是的,你也出去。」

在這最後的交易中,愛德華出人意料地改變了主意,他不想致人於死地了,他不但不想吞併莫爾斯的公司,反倒準備與他合作。老莫爾斯喜出望外,激動萬分。這決定對莫利浦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雷,他的心血全都白費了。他火冒三丈,他將愛德華的慈悲歸罪於維維安的影響。他咬牙切齒:「都是那姨子!」愛德華擺脫了苦惱,他的心情很舒暢。他沒有馬上回

賓館,而是驅車來到一片綠草地。他赤腳走在濕源源的草

地上,體驗著一種新感覺。

火氣衝天的莫利浦來到賓館找愛德華。愛德華不在。只有維維安在收拾行李。菲利浦立時就沖著她來了:「來,咱們也聊聊。」

「不,愛德華很快就會回家的。」

「不,不是家,這是飯店客房,你也不是良家婦女。」菲利浦坐在維維安身邊,「你是妓女,也許你跟我玩玩,我就不在乎那幾百萬塊錢了。」他動手動腳,撫摸著維維安光滑的大腿,「我也試試,也許試過之後,就和他一樣快活了。」

維維安躲閃著,反抗著。他把她一拳打倒,按在地上,粗暴地強姦她。維維安拚命的掙扎著。正在這時,愛德華回來了。他一把將菲利浦抓起來,揮拳將他揍出老遠。他又把菲利浦的皮箱扔出去,把他趕出了大門。

愛德華扶起臉色蒼白的維維安,用包著冰塊的毛巾給她擦拭臉上的傷痕。她忍著痛,瞅著他說:「我聽說莫爾斯的事了。」愛德華眨眨眼說:「這是生意上的決定。」維維安也眨眨眼:「這決定很好。」「我也覺得很好。」他們會心地笑了。

但這是維維安受雇的最後一個晚上了。她該走了。

「你買房子的主意很不錯,對我來說,幾個月前一點問題也沒有,但現在一切都變了。你改變了一切。我也在變。」

「是我造成的。問題是你想要多少?」

「我要我從前的夢!」

維維安真的要走了。愛德華戀戀不捨。

「你的出現改變了我的一切。這幾天我很愉快。」

「我也是。」

維維安向門口走去。愛德華為她開了門,跟著又關上,攔住她說:「別走,今晚別走。告訴我你不是為了錢,而是自己想留下來。」

「我不能。」

他為她打開門。

「我覺得你有很多特別的地方。」她轉過頭來對他說。他苦澀地笑著點了點頭。他蔫蔫地為她送行,然後關上門痛苦地倚在那兒。

維維安向賓館經理告別。經理吩咐司機扎羅送維維安到她想去的地方。經理莊重地吻了她的手。她獃獃地坐在車裡,一動不動,似乎是想徹底地忘掉

這一切。但她終於情不自禁地回望著,久久地凝望著。茫然若失地愛德華站在陽台上。

維維安決心開始一種新生活。她回到她原先佐的房間里收拾東西,她要繼續修完高中的課程,她要徹底地改變自己。她把一疊錢塞進凱特的衣兜里說:「你很有潛力,要努力,別忘了付房租。」凱特撲到維維安懷裡,深情地擁抱著她。

愛德華就要回紐約了。他問賓館服務員有沒有維維安留下的紙條,服務人員說沒有,愛德華感到很失望。聰明的賓館經理給他派了車,正是送走維維安的扎羅的那輛車。愛德華不去機場了,他讓司機驅車直奔維維安的住處。他特意買了一柬鮮花。

正當維維安準備外出的時候,外邊傳來了熟悉的汽車喇叭聲。維維安迅速地打開窗子。一群白鴿騰空而起。

夢中的白馬王子出現了。

愛德華站在急駛而來的敞蓬汽車上呼叫著維維安的名字,揮動著獻給維維安的鮮花。維維安爬出窗口,把那懸著的木梯放下去。愛德華急切地爬上梯子。維維安激動地喊著:「爬上了高樓,救出了公主,然後幹什麼?」

「遠走高飛」

他們熱烈地擁抱在一起。

上一篇[李襲譽]    下一篇 [人力資源專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