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有意避免使用某個或某幾個特定字母的寫成的文章稱漏字文(英語lipogram,希臘語lipagrammatos,意為「失蹤的字母」),漏字文可能在寫作或文字遊戲中出現。公元前5世紀希臘詩人里斐奧多魯斯(Tryphiodorus)寫的24卷史詩中,每一卷都省略希臘字母中的一個不同字母。

1 漏字文 -概述

  有意避免使用某個或某幾個特定字母的寫成的文章稱漏字文(英語lipogram,希臘語lipagrammatos,意為「失蹤的字母」),漏字文可能在寫作或文字遊戲中出現。公元前5世紀希臘詩人里斐奧多魯斯(Tryphiodorus)寫的24卷史詩中,每一卷都省略希臘字母中的一個不同字母。

2 漏字文 -舉例解說

一般,被省略的母音是常見的母音(如英語中的e)(McArthur, 1992),一個漏字文的作者在他的文章中只使用除e以外的25個字母寫作。

上文中舉出的省略e的漏字文即是這篇:

A lipogram is a kind of writing with constraints consisting of writing full paragraphs or books in which a particular symbol, such as that fifth symbol (which is most common in talks), is missing. An author must submit to an awful handicap, allowing only consonants and A, I, O, and U. This is ordinarily a quorum of six fours plus half of two.
(漏字文是受到約束的,在這種文章中,一個特定的符號(如第五個符號,它在講話中最常出現)被省略。作者必須服從可怕的阻礙,只使用輔音和a、i、o、u進行寫作。通常,被規則允許的字母數是四個六加二的一半也就是25個)

另一個例子,這次讀者更難發現其中的怪異現象;

This is an unusual paragraph. I'm curious how quickly you can find out what is so unusual about it? It looks so plain you would think nothing was wrong with it! In fact, nothing is wrong with it! It is unusual though. Study it, and think about it, but you still may not find anything odd. But if you work at it a bit, you might find out! Try to do so without any coaching!
(這是一段不同尋常的文章。我對閣下能在多長時間內發現這段文章的奇異之處深表好奇。它看上去很普通,你可能認為它沒什麼錯誤!事實上,它確實沒有錯誤!可是它仍然是不同尋常的。研究它,思考它,但你可能仍發現不了它任何的古怪之處。但是,如果你的研究再深入一點的話,你可能就會發現它的奇妙之處!在沒有指導的情況下自己試著發現這一奇妙之處吧!)

寫出一篇不含字母z、j、x的漏字文很容易,但寫出一篇不含常見字母e的漏字文則很難。如此寫作很不切實際,因為作者必須略去不用很多常用單詞,結果造成文章生硬難懂。寫得好的漏字文數量很少。

包括上述的例子在內,以及Ernest Vincent Wright寫的《Gadsby》(1939)和Georges Perec寫的《A Void》(《La Disparition》) (1969),都是缺少了字母e(法語和英語中最常見的字母)的漏字文。Perec是一群稱作Oulipo的法國作家中的一員,這群作家在他們的作品中採用了多種帶有約束性質的寫法。Gilbert Adair翻譯的《La Disparition》(譯名叫《A Void》),忠實於法語原著的精神,全篇譯文中沒有使用一個e,這一嚴格限制導致譯者連英語中諸如the和me之類的常用詞也不能使用。

近來的另一個例子是Christian Bök寫的《Eunoia》,在書的每一章中,都只用了一個母音字母。例如,第四章並沒有出現字母a、e、i和u。該章中一個典型的句子是:「Profs from Oxford show frosh who do post-docs how to gloss works of Wordsworth.」只使用一個母音字母寫成的漏字文稱單音文(英語:univocalic)(McArthur, 1992)

3 漏字文 -相關

Mark Dunn寫的《Ella Minnow Pea》被描述為是「日益增多的漏字文文體寓言(progressively lipogrammatic epistolary fable)」:故事情節是一個小國開始將使用某些字母定為非法,當某一個字母在文中被定為非法時,小說原文中基本上就不再出現該字母了。它並非嚴格意義上的漏字文,然而,因為非法字母在文中有時合理地出現(故事主角因使用了非法字母而被放逐),並且,當情節需要而要搜索一個全字母句時,所有26個字母顯然都會用上。同樣,在故事的後面,作者開始使用同音字母來代替那些不能使用的字母(例如,用ph代替f,用g代替c),可能有人認為這一行為具有欺騙性。

在瑞典,由於需要,在Linköping大學(Linköping University)發展出了一種形式的漏字文。因為文件在電腦平台間共享和移動時,不同電腦平台間字母Å、Ä、Ö、å、ä和ö的內在表示法(internal representation)是不同的,傳統上,在編寫源代碼的註釋時不會使用這幾個字母。但遵守這種限制來寫文章仍被人當作消遣。
上一篇[約翰·巴里奧]    下一篇 [副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