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漢弗里·戴維(1778-1829),男,出生於英國康沃爾郡彭贊斯,化學家。1812年獲英國的爵士稱號,1820年當選為英國皇家學會主席,1826年又被推選為彼得堡科學院名譽院長。

漢弗里·戴維漢弗里·戴維

漢弗里·戴維是英國化學家。1778年12月17日生於康沃爾郡彭贊斯,1829年5月29日卒於瑞士日內瓦。1801年在英國皇家學院講授化學。1802年任化學教授和皇家學會會志助理編輯。1811年獲都柏林三一學院博士學位。1813年當選為法國科學院通訊院士。1803年當選為英國皇家學會會員,1820年任主席。戴維的科研成就很多。1800年研究電解,從理論上解釋了電解過程,指出與電極具有相反電荷的帶電質點能按相對親合力的大小排列成一系列,這實際上是現代電化序的基礎。1802年開創了農業化學。1807年用電解法離析出金屬鉀和鈉;1808年分離出金屬鈣、鍶、鋇和鎂。1813年他在法國研究碘,指出碘是與氯類似的元素,並製備出碘化鉀和碘酸鉀等許多碘的化合物。后還證實金剛石和木炭的化學成分相同。1815年發明礦用安全燈。1817年發現鉑能促使醇蒸氣在空氣中氧化的催化作用。

1 漢弗里·戴維 -生平簡介

漢弗里·戴維漢弗里·戴維
1778年12月17日,戴維出生在英格蘭彭贊斯城附近的鄉村。父親是個木器雕刻匠。戴維6歲入學,是個淘氣、貪玩的學生。他衣服的兩個口袋常常是一個裝有釣魚的器械,另一個裝滿各種礦石。他有驚人的記憶,富有情感,從小喜歡背誦詩歌、講述故事。小學畢業后,父親送他到彭斯城讀書。老師認為他成績最好的功課是將古典文學譯成當代英語。另外,他還閱讀過哲學著作,如康德的先驗論等,並且開始寫詩。不過在城裡,最吸引他的是醫生配製藥物時物質的各種奇異變化。他就常常偷偷躲入頂樓,用碗、杯、碟作器具,學做實驗。從此,他對化學實驗的興趣有增無減。

1794年,戴維的父親去世。他為謀生糊口就到藥房做學徒。他一方面充當醫生的好助手,學習行醫的本領;一方面他為調製各種藥物,用溶解、蒸餾的方法配製丸藥和藥水,真正操作起化學實驗儀器。這時他就開始自學拉瓦錫的《化學綱要》等著作,以彌補自己知識的不足。這時恰好格勒哥里·瓦特(發明家詹姆斯·瓦特的兒子)來此地。戴維聞訊后就登門求教,瓦特很喜歡這個聰明勤奮好學的年輕人,幫他解疑答惑。就這樣,在學徒期間,戴維的知識有了很大的進步。

1789年,瓦特介紹戴維到布里托爾一所氣體療病研究室當管理員。戴維對這裡有更好的學習和實驗機會感到稱心如意。不久,研究室的負責人就發現他有精湛的實驗技術,是個有前途的人才,就提出願意資助戴維進大學學醫。但這時,戴維已下定決心終生從事化學研究。

1801年,戴維被皇家學會聘請,任化學講師兼管實驗室。由於他具有豐富的知識和高超的實驗技術,在到職后的六個星期就被升為副教授,第二年提升為教授。在學院舉辦的講座上,戴維以超群的智力和非凡的口才獲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他很快就贏得了傑出的講演者的口聲,成為倫敦的知名人士。

1803年,戴維被選為英國皇家學會會員。

1807年,出任學會秘書。

1812年,他受封為爵士,出版了《化學哲學原理》。

1813年他任命法拉第為他的助手,使這個貧窮的訂書工逐漸成為著名的科學家。這是戴維對科學事業的又一重要貢獻。

1820年,戴維被選為皇家學會會長。

1827年,在日內瓦逝世,終年51歲。

2 漢弗里·戴維 -試驗發現

漢弗里·戴維一氧化二氮
戴維在氣療研究室戴維承擔的一項任務是研究一氧化二氮的特性。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有毒的氣體,也有人認為它能治療癱瘓病。究竟是怎樣的氣體呢?戴維決心親自試驗一下。許多朋友勸阻他,認為這樣做太危險。勇於探索的戴維卻不以為然,立即投入了實驗。有一次戴維製取了大量的一氧化二氮,裝在幾個大玻璃瓶里,放在地板上。這時醫學家貝多斯來到了實驗室,看到戴維做出的成績非常滿意。當他正在高興地與戴維交談,由於不靈便的轉身,胳臂碰到一個大鐵三角架,架子倒下來砸碎了裝滿一氧化二氮的玻璃瓶。貝多斯很難為情地彎下腰收拾玻璃瓶,同時喃喃地說了一些表示歉意的話。戴維卻認為這是不關緊要的,重新做一瓶是很容易的,用不著這樣不安。戴維還沒有說完這個實驗的情況和今後的打算。他們的眼睛由於驚異而睜得大大的。一向以非常孤癖和冷漠而聞名的貝多斯博士,突然帶著令人費解的微笑盯著他說:

「戴維,你太愛開玩笑了。你怎麼可以把鐵架子同玻璃器皿放在一起呢?它們相互碰撞起來的聲音多麼響啊!」接著,他大笑起來,笑聲震撼了整個實驗室。「的確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戴維同意他的意見,也大笑起來。這兩位科學家面對面地站著,狂笑不止。這種不平常的喧鬧,引起了隔壁實驗室助手的注意。他打開門以後,站在門邊楞住了。「他們怎麼啦,患精神病了?」助手們助手捂住鼻子,大聲喊道:「快出去!你們需要呼吸新鮮空氣,你們中毒了!」

貝多斯和戴維在新鮮空氣中逐漸恢復了神志。但是頭痛還沒有消除,這說明,一些人所謂的「無毒氣體」對他們的身體還是產生了有害的作用,還需要在新鮮空氣里多呆些時間。在這次不愉快的事故中終究還有一些好處,那就是我們發現了這種氣體的新性質。事後戴維在筆記本上寫道:「我是知道進行這實驗是很危險的,但是從性質上來推測可能不致危及生命。……當吸入少量這種氣體后,覺得頭暈目旋,如痴如醉,再吸四肢有舒適之感,慢慢地筋肉都無力了,腦中外界的形象在消失,而出現各種新奇的東西,一會兒人就象發了狂那樣又叫又跳,……」戴維在氣療研究所研究氣體對人體的作用時,基本上是在自己身上做實驗。他發現一氧化氮有刺激作用,以後又發現有麻醉作用。戴維這種勇於探索、敢於犧牲的精神、無疑是令人欽仰的。

3 漢弗里·戴維 -電化學的成果

1799年義大利物理學家伏打發明了將化學能轉化為電能的電池,使人類第一次獲得了可供實用的持續電流。1800年英國的尼科爾遜和卡里斯爾採用伏打電池電解水獲得成功,使人們認識到可以將電用於化學研究。許多科學家紛紛用電做各種實驗。戴維在思考,電既然能分解水,那麼對於鹽溶液、固體化合物會產生什麼作用呢?在皇家科普協會繁忙的工作中,他開始研究各種物質的電解作用。首先他很快地熟悉了伏打電池的構造和性能,並組裝了一個特別大的電池用於實驗。然後他針對拉瓦錫認為蘇打、木灰一類化合物的主要成分尚不清楚的看法,選擇了木灰(即苛性鉀)作第一個研究對象。開始他將苛性鉀製成飽和水溶液進行電解,結果在電池兩極分別得到的是氧和氫,加大電流強度仍然沒有其它收穫。在仔細分析原因后,他認為是水從中作祟。隨後他改用熔融的苛性鉀,在電流作用下,熔融的苛住鉀發生明顯變化,在導線與苛性鉀接觸的地方不停地出現紫色火焰。這產生紫色火焰的未知物質因溫度太高而無法收集。再次總結經驗后,戴維終於成功了。在1807年皇家學會的學術報告會上,戴維是這樣介紹的:

漢弗里·戴維電解試驗
將一塊純凈的苛性鉀先露置於空氣中數分鐘,然後放在一特製的白金盤上,盤上連接電池的負極。電池正極由一根白金絲與苛性鉀相接觸。通電后,看到苛性鉀慢慢熔解,隨後看到正極相連的部位沸騰不止,有許多氣泡產生,負極接觸處,只見有形似小球、帶金屬光澤、非常象永銀的物質產生。這種小球的一部分一經生成就燃燒起來,並伴有爆鳴聲和紫色火焰,剩下來的那部分的表面慢慢變得暗淡無光,隨後被白色的薄膜所包裹。這小球狀的物質經過檢驗,知道它就是我所要尋找的物質。

通過實驗戴維進一步認識到,這種物質投入水中,沉不下來,而是在水面上急速奔躍,併發出噝噝響聲,隨後就有紫色火花出現。這些奇異的現象使他斷定這是一種新發現的元素,它比水輕,井使水分解而釋放出氫氣,紫色火焰就是氫氣在燃燒。因為它是從木灰中提取的,故命名為鉀。

對木灰電解成功,使戴維對電解這種方法更有信心,緊接著他採用同樣方法電解了蘇打,獲得了另一種新的金屬元素。這元素來自蘇打,故命名為鈉。

連續六個星期的緊張實驗,把戴維累得形容枯槁,兩眼窩陷,臉色蒼白,但是他還是以堅強的毅力堅持著。1807年11月19日,他支撐著在學術報告會上介紹了發現鉀、鈉兩元素的經過。暴風雨般的掌聲和熱烈的祝賀,使戴維感到非常幸福,當他回到家中,病魔終於把他打倒。操勞過度招來的熱病使他在死亡的邊緣掙扎了9個星期。由於公眾的關心,醫生的日夜看護,病勢終於好轉了。

疾病絲毫也沒挫減他的銳氣和熱情。當身體稍好一點,他又來到實驗室,開始新的攻關。從1808年3月起,他進而對石灰、苦土(氧化鎂)等進行電解,開始時他仍採用電解蘇打的同樣方法,但是毫不見效。又採用了其它幾種方法,仍未獲得成功。這時瑞典化學家貝采里烏斯來信告訴戴維,他和篷丁曾對石灰和水銀混和物進行電解,成功地分解了石灰。根據這一提示,戴維將石灰和氧化汞按一定比例混和電解,成功地製取了鈣汞齊,然後加熱蒸發掉汞,得到了銀白色的金屬鈣。緊接著又製取了金屬鎂、鍶和鋇。電化學實臉之花在戴維手中結出了豐碩的果實。

4 漢弗里·戴維 -戴維與法拉第

漢弗里·戴維漢弗里·戴維
舉世聞名的偉大化學家漢弗里·戴維(H.Davy,1778-1829)發現了邁克爾·法拉第(M.Faraday,1791-1867)的才能,並將這位鐵匠之子、小書店的裝訂工招收到大研究機關——皇家學院做他的助手。戴維具有伯樂的慧眼,這已被人們作為科學史上的光輝範例,爭相傳頌。戴維自己也為發現了法拉第這位科學巨擘而自豪。他臨終前在醫院養病期間,一位朋友去看他,問他一生中最偉大的發現是什麼,他絕口未提自己發現的眾多化學元素中的任何一個,卻說:「我最大的發現是一個人——法拉第!」

如果沒有戴維,法拉第的日記就不會那樣顯赫,近代電學發展的歷史就要重寫。戴維的功績是偉大的,不可磨滅的,戴維的伯樂精神至今仍是科學界乃至各界的楷模。然而,這位偉大的人物留給我們的,不僅有經驗,還有他的教訓,這就是嫉妒的惡果。

威廉.沃拉斯頓(W.Wollaston)是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他由於發現了元素鈀和銠,發明了使用鉑的新方法而聞名於世。1820年6月皇家學會會長約瑟福.班剋期(J.Banks)爵士逝世,沃拉期頓和戴維成了繼任這一職位的兩個候選人,便沃拉期頓謝絕提名,戴維當上了會長。自從得知奧期特的實驗結果——電對磁的影響,沃拉期頓就根據作用與反作用原理,試圖進一步實驗,找出磁對電的影響。他想:將一根直導線通入電流,然後靠近磁鐵,導線就會繞自己的軸轉動起來。1821年4月的一天,沃拉斯頓興沖沖地來到皇家學院實驗室,想在戴維面前演示他的想法。然而,試驗好幾次,也未能如願地實現導線自轉。什麼原因呢?兩位大科學家展開了討論,但毫無結果。

法拉第這時年方三十。俗語說,三十而立。無論就其學識來講,還是就其能力來說,法拉第都已具備了獨立研究的水平。他自從1813年進入皇家學院,工作和學習都特別勤奮、刻苦,於1816年發表第一篇學術論文,到1821年已發表30餘篇。然而,他仍然是個實驗助手。

法拉第早就對電學抱有濃厚興趣,在做圖書裝訂工時,常常一個人在小閣樓里做起電機、萊頓瓶等實驗,驗證書中的原理。然而,這些年給一位化學家當助手,又不得不整天忙碌著化學方面的實驗。奧斯特的發現,又激起了他研究電和磁的熱情。他現在準備獨立進行研究了。然而,就他的地位來講,闖入像沃拉斯頓和戴維那樣著名人物已經注目的領域中,是需要極大勇氣的。「在那個時代,公認的科學家注目某一領域的工作時,就認為下層的人不能進入那同一個領域」。儘管如此,法拉第也不能管那麼多了,因為電和磁對他來說實在是愛不釋手了,況且沃拉斯頓和戴維遇到了難解的困惑,不能繼續實驗下去了。

法拉第敏銳地看出了奧斯特的發現的重要意義,他評價道:「它猛然打開了一個科不領域的大門,那裡過去是一片漆黑,如今充滿了光明」。於是,他花了三個月時間查閱了有關這個問題的一切文獻,重複了一系列的實驗,寫了一份電磁研究進展狀況的報告,從而為進一步研究電磁現象打下了堅實基礎。他認真地分析了奧斯特發現電流致磁針偏轉的實驗,思索著沃拉斯頓使磁致導線自轉試驗失敗的原因。經過反覆試驗和思考,他想到,既然磁針試圖繞著磁針轉,即通電導線繞著磁鐵的磁極公轉,而不是沃拉斯頓所設想的自轉。於是,法拉第就按照這個想法進行了試驗:在一個玻璃缸的中央立著一根磁棒,磁棒底部用蠟「粘」在缸底上。缸里倒上水銀,剛好露出一個磁極,把一根粗銅絲扎在一塊軟木上,讓軟木浮在水銀面上,導線下端通過水銀接到伏打電堆的一個極上,導線上端通過一根又軟又輕的銅線接在伏打電堆的另一個極上。這樣就形成了一個閉合迴路,立在水銀面上的導線中就會有電流通過。把電源接通時,果然實現了通電導線繞磁鐵公轉。這個簡陋的裝置,就是世界上的第一台電動機。這真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功,奧斯特只是發現了旋轉力的存在,而法拉第則實現了長久的旋轉運動。

漢弗里·戴維實驗儀器
法拉第本想將自己的實驗及其結果全部講述給沃拉斯頓和戴維聽,但他們二人都外出了。同時,法拉第的朋友們都勸他將自己的工作立刻公之於眾,否則,正在研究這個問題的安培等人一旦搶先公布了成果,就要走在法拉第的前頭。因此,法拉第同意他的朋友將他的實驗報告發表出來,而他自己終於抽出一點時間陪著結婚已三個月的新娘去布頓賴海濱度假。

不料,法拉第的成功,不但沒有得到讚賞,反而遭到指責。皇家學會的會員議論紛紛,還有人在報上發表文章,指責法拉第「剽竊沃拉斯頓的研究成果」。法拉第從布賴頓度假回來,得知這些,十分痛苦。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他的榮譽、他的人格受到了懷疑和玷污。於是,他立刻去找沃拉斯頓做解釋,沃拉斯頓完全沒有參與這件事,他到實驗室觀看了法拉第的演示,並對法拉第的成功表示祝賀。他坦率地承認,「他是在從事電和磁的工作,但是從不同的角度,因此,法拉第並不能從他那裡借用什麼」。

其實,法拉第的實驗與沃拉斯頓的實驗是根本不同的,不但方法、技巧、儀器不同,連理論解釋也不一樣。這一點戴維是最清楚的。法拉第起初想指望他的老師能夠站出來替他說句公道話。戴維爵士作為第三者,知情人,又是科學界的權威,只要他說句公道話,這樁「案子」將立刻真相大白,法拉第的「剽竊」實際上是有人「誣陷」。然而,法拉第等來的卻是戴維的沉默,可怕的沉默,有時候,這比惡毒的語言更惡毒。究其原因,終於發現,是嫉妒,可怕的嫉妒使這位偉人作了小人行徑。

多少年來,法拉第對戴維無限崇敬。那是一種複雜而又豐富的感情,既有對恩人的感激,對老師的敬愛,也有對天才的崇拜。然而,當戴維得知法拉第在他失敗的領域取得了成功,虛榮心受到了嚴重挫傷。他看到,學生超過了老師,區區小實驗員超過了堂堂大科學家,因而產生了嫉妒。沃拉斯頓到皇家學院實驗室做電磁轉動試驗時,只有沃拉斯頓、戴維和法拉第三人在場。從沃拉斯頓對待法拉第的態度看,散布流言蜚語的不會是沃拉斯頓,況且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他外出未回來。那就只有戴維了。他是皇家學會會長,又是爵士,交遊最廣,除了他還有誰知道沃拉斯頓在皇家學院實驗室里的試驗;除了他還有誰有那麼大的煽動性呢!嫉妒蒙住了他的眼睛,使他看不見法拉第實驗與沃拉斯頓實驗的根本區別,看不到法拉第一貫為人誠實、謙虛的事實;他擔心學生超過老師的聲譽。

5 漢弗里·戴維 -自私一面

漢弗里·戴維法拉第
到1823年,法拉第來到皇家學院已整整10年的光景。他已經成長為一個成熟的科學家,在許多方面已經超越了戴維。現在他需要的是獨立的科學研究;需要的是人家對他的尊重。然而,他的老師、皇家學會會長戴維爵士則似乎看不到,也不願意看到這些。「在戴維看來,法拉第只是一個助手,是一個領導的順從者,除此之外,要想尊重他什麼,那是難以做到的。因此,法拉第表現出了獨立從事研究的才華,使戴維明顯地懊惱,不適當地產生了嫉妒」。這一年的《哲學紀事》雜誌4月號報道了戴維3月6日在皇家學會宣讀的論文,其中有一段十分醒目的文字:「沃拉斯頓博士在皇家學院實驗室所做的實驗,戴維爵士是親眼見到的;僅僅是因為儀器出了點兒故障,實驗失敗了;否則沃拉斯頓博士就將成為電磁轉動現象的發現者」。這裡根本不提法拉第實驗與沃拉斯頓實驗的區別,似乎在讚賞沃拉斯頓的功績,實則在打擊法拉第,它給人的清晰印象就是法拉第「剽竊」沃拉斯頓。這份雜誌的影響是十分廣泛的,儘管5月號登出啟事,承認4月號的報道不準確,但也無法挽回吹散了的煙霧了。1821年底的那股浪潮流言,好不容易才漸漸地平息下去,現在又高漲起來了,真是咄咄逼人。

法拉第的朋友們清楚地看到「法拉第做出了許多成績,引起了歐洲大陸各國科學界的重視,被選為法國科學院通訊院士,可是在皇家學院,依舊只是一個年薪100鎊的實驗助手,而且還要仰人鼻息:明明是法拉第發現的氣體液化方法,卻要記在他老師的功勞簿上;明明是法拉第自己發現的電磁轉動,卻被人指責為「剽竊」;……他們決意要為法拉第伸張正義,於是,聯絡了29位皇家學會會員,聯名提議法拉第當皇家學會會員候選人,沃拉期頓教授帶頭簽了名。戴維聽到這個消息勃然大怒。其實,他並不反對法拉第當皇家學會會員,法拉第的才能他當然是很了解的。這10年來法拉第所取得的成就,戴維一向引以自豪,他是法拉第的老師、恩人,法拉第的一切光榮都應是他的光榮。但是,在戴維看來,現在就選法拉第當皇家學會會員,還為時過早,法拉第還需要鍛煉一陣子。他忘了自己24歲就當選為皇家學會會員,忘了自己沒有受過正規的高等教育,而與別人爭論:說法拉第資歷太淺,沒有受過什麼教育,不誠實,……真是豈有此理!戴維怒沖沖地跑到皇家學院實驗室,命令法拉第:「撤回你的皇家學會會員候選人資格證書!」這些年來,法拉第一直克制自己,告誡自己:忍耐,再忍耐!旅歐時,戴維讓他當聽差,他忍住了;戴維含沙射影攻擊他「剽竊」沃拉斯頓,他忍住了;氯氣液化成功以後戴維搶功,他忍住了;……但是,忍耐是有限度的。聽到戴維的這種無理要求,他不能再忍耐下去了,強壓住憤怒,冷冷地說:「漢弗里爵士,我既沒有提名自己當皇家學會會員候選人也沒有呈交什麼證書,我有什麼可撤回的呢?」「既然你自己不能撤回,法拉第先生,那麼我請你轉告那些提名你當候選人的皇家學會會員,請他們撤回對你的推薦」。戴維又下了第二道命令。法拉第一邊實驗,一邊平靜地說:「據我所知,他們不會這樣做的」。既然如此,身為皇家學會會長的戴維,要親自出馬去撤消法拉第候選人的資格。不錯,戴維完全可以行使會長的權力。但是法拉第的成就是不能磨滅的。徵得沃拉斯頓的同意,法拉第發表了一篇回顧關於電磁轉動問題的研究的全部歷史的文章,從而,關於「剽竊」的疑團就煙消雲散了。原來反對法拉第進入皇家學會的沃拉斯頓的朋友們,全都改變了態度。戴維成了孤家寡人,沒有能夠取消法拉第的候選人資格。他只能採取拖延的辦法,拖了半年,直到1824年1月8日才進行選舉。終於法拉第在只有一張反對票的情況下當選了。不言而喻,這張反對票,就是法拉第的老師、皇家學會會長戴維投出的。這時,戴維的嫉妒已達到了極點。

6 漢弗里·戴維 -嫉妒惡果

漢弗里·戴維漢弗里·戴維
科學發現的「蒙難」,有各種各樣的類型,嫉妒則是其中之一。戴維對法拉第的嫉妒,使法拉第的才華蒙受了災難。如前所述,法拉第於1816年就開始發表文章,顯出了獨立研究的才能。可是,戴維不能讓他改變地位,甚至皇家學會那麼多會員推薦法拉第為會員候選人,還遭到了會長戴維的反對,下令撤消推薦,延宕選舉時間。直到1823年底,法拉第還是一個順從的實驗助手。這就必然妨礙了他首創精神的發揮。

戴維的嫉妒,也使法拉第的積極性和探索精神受了難。如前所述,法拉第抱著極大的熱情,獨立地實驗研究了電磁轉動問題。然而,他的成功不但沒有受到讚賞、提升,反而遭了橫禍。戴維暗裡散布法挾第是「剽竊」別人的,「不打招呼就闖入了名人的地盤」,這「對法拉第是一次沉重的打擊,使得他小心翼翼地發表進一步的電學工作成果,而且「迫使法拉第不能立刻跟著他最初的成功,繼續研究下去。法拉第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挫傷,他的積極性受到了極大的壓抑,不得不「放棄了他的電學試驗,轉向研究用鋼與其他金屬做成合金,以改善鋼的性能的問題。」

1825年又開始研究光學玻璃的製造問題。解決這些工程上的問題,浪費了他不少的時間和精力,但並沒一種收到多少經濟效益。「法拉第的天才,在應用科學方面,實在沒有充分發展。他的特長要到了知的境界即是光明和黑暗接觸著的地帶,才能充分表現出來,他長於發現而不是發明家」。然而,法拉第竟在這種既無特長,又無興趣的領域裡幹了近10年之久。當然,在這些年裡,他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收穫的,在其他方面也有不少的發現,如於1825年發現了碳氫化合物苯等。若是比他略為遜色的人物,得到這些成績,也就足以自豪了。

1829年,沃拉斯頓和戴維這兩位電磁學權威相繼去世。這似乎為法拉第重新進入電磁學領域掃清了障礙,再也不會有人攻擊他侵入別人的地盤而避嫌了。於是,他於7月4日正式致函皇家學院,要求自由,希望順從他內在的光明,發揮自己的特長,實現自己的理想。直到1831年,他才又回到了最先發生興趣,並已做出了開創性工作的電磁學領域。他這時已40歲了,才開始他真正偉大的工作。就在這一年的10月17日,他實現了9年前記下的「變磁為電」的理想,發現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電磁感應。從此開始撰寫他那凝聚著畢生心血的巨著《電學實驗研究》。可以想見,如果不是戴維的妒忌,法拉第緊接著他1821年的發現探索下去,電磁感應定律的誕生或許會提早許多年。可見,戴維的嫉妒,還使電磁學的發現蒙受了災難。

7 漢弗里·戴維 -生平榮耀

1807年11月19日,英國化學家漢弗里·戴維在皇家學會的講台上宣布:他成功地制出了金屬鉀和鈉。以後,戴維還提取了汞,又制出了鋇、鎂、鍶等金屬物質。他發現了一氧化二氮的麻醉作用,發明了礦工用的安全燈等。他24歲被提升為教授。1812年獲英國的爵士稱號,1820年當選為英國皇家學會主席,1826年又被推選為彼得堡科學院名譽院長。

8 漢弗里·戴維 -偉大業績

拉瓦錫曾認為所有的酸中都含有氧。這一觀點一度很流行。據此,鹽酸中應含有氧,氯不是元素而是氧化物。然而,化學家們想盡辦法也沒有從鹽酸或氯氣中找到氧剛剛在電解製取鹼金屬。鹼土金屬的實驗中獲得成功的戴維開始研究這一難題。通過一系列精心設計的實驗,戴維確認氯氣是一種元素,鹽酸中不含氧,氫才是一切酸類不可缺少的要素。經過一段時間的檢驗,人們接受了戴維的觀點,酸的氫元素說取代了錯誤的酸的氧元素說。從此,人們對酸的本質有了正確的認識。

漢弗里·戴維瓦斯爆炸
戴維生活的時代,工業革命在英國蓬勃地展開。燃料普遍以煤代替木材,大大刺激了煤礦的開採。然而瓦斯爆炸時常發生,它象魔鬼一樣使礦工不寒而慄。礦主和礦工組成的「預防煤礦災禍協會,久仰戴維的大名,登門請求戴維幫助。戴維立即親赴礦場分析這一爆炸性氣體,證明可燃氣體都有一定燃點,而瓦斯的燃點較高,只有在高溫下才可能點燃爆炸,通常由於礦井中點火照明而引爆了瓦斯。針對這點,戴維製作了一種礦用安全燈,並親自攜帶此燈深入最危險的礦區作示範。戴維的發明很快被推廣,有效地減少了瓦斯的燃爆,深受礦工們歡迎。這時有人勸戴維保留這一發明的專利,但是他拒絕了,他鄭重申明:「我相信我這樣做是符合人道主義的。」由此可見他從事科研的目的。

戴維在研究硼酸、硝石、金剛石,在發現碘元素、發明弧光燈等許多方面作出了出色的成績。在這些成績之外,還有兩件工作是後人常常稱頌的。

倫福德創辦的皇家科普協會是靠私人捐助維持的,但是這種捐款很不容易籌得。雖然教授們的講座的好壞對捐款有影響,但起決定作用的是學院的方向。按倫福德原先的設想,主要從事科普和應用科學新成就的示範。戴維等人讓協會主動地為一些有影響的團體做一些科學實驗,積極地承擔某些有影響的研究項目,從而擴充了協會的工作內容。例如1802一1812年間,由於法國大革命而減少了對英國的糧食進口,為幫助農業發展,戴維在協會開設了農業化學的課程。1801一1806年,戴維還開展了製革技術的研究。1815年他發明了礦用安全燈。就這樣,協會不再單純地開設講座,而兼作一個科研組織。不僅進行科普宣傳,而且密切了科學與生產的聯繫,顯示了科學的意義,提高了科學的社會地位。

偉大的科學家法拉第是戴維發現的。由於戴維的幫助,法拉第來到了皇家科普協會實驗室,由一個貧窮的訂書工變成戴維的助手。雖然戴維在晚年,曾因嫉妒法拉第的成就而壓制過他,但是不能不承認正是戴維對他的培養,為法拉第以後完成科學的勛業創造了必要的條件。所以戴維發現並培養了法拉第這樣一個傑出人才,這本身就是對科學事業的一個重大貢獻。

9 漢弗里·戴維 -深刻教訓

漢弗里·戴維漢弗里·戴維
戴維是一位偉大的科學家。雖然他僅活了50歲,但生命的節奏非常快,他發現了鈉、鉀、氯、氟、碘……,發明了安全燈、製取電弧的方法……,他所做過的事情,一個尋常的人活上100歲也做不完。然而,他獲爵士稱號以後,開始自覺、不自覺地追求和自己身份相符的財產,走上了愛慕虛榮的道路,他好強爭勝,凡事都要爭第一。在科學上一旦有了突破,新的問題擺在面前,他就不顧一切地拚命干,向前沖。然而,到歌劇院聽義大利歌劇,到鄉下釣魚、打獵、去朋友家吃飯,在自己家裡請客,這類貴族社會階層的時髦享受和交際應酬,他也不避諱。在他當了皇家學會會長以後,就更是成了貴族階層的活躍人物。正是由於這些原因,當他看到他的學生在他失敗的領域取和成功的時候,當他看到他的學生將超過自己的時候,妒火燃燒。

戴維給我們留下的教訓是深刻的。一個科學工作者,在向科學領域進軍的同時,也要不斷進行主觀世界的改造,特別是在有了名譽、地位以後,則更應如此。自然界是發展著的,科學是發展著的,人也是發展著的。學生終究要超過老師,這是歷史的必然,否則科學就不會發展,社會就不會前進。同時,也應該看到,識別人才是對科學的貢獻,為人才開路也是對科學的貢獻,鼓勵並創造條件讓更多的人,包括自己的下屬和學生,超過自己,更是對科學的貢獻。一切從事科學研究的人們,請記住這一深刻的教訓吧,切莫讓虛榮纏身,切莫讓嫉妒蒙住眼睛!在科學的征途上不斷前進,力求更多的科學發現和選拔更多的人才。

10 漢弗里·戴維 -相關詞條

羅伯特·波義耳約瑟夫·普利斯特里阿莫迪歐·阿伏加德羅威廉·拉姆齊
赫爾曼·費歇爾弗里德里希·維勒尤斯蒂斯·馮·李比希漢斯·費歇爾

 

 

11 漢弗里·戴維 -相關鏈接

1:http://zh.wikiquote.org/wiki/%E6%88%B4%E7%BB%B4

2:http://202.112.118.40:918/web/index.htm

上一篇[中間產品貿易]    下一篇 [YAOI]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