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漫興(其五)

這組絕句寫在杜甫寓居成都草堂的第二年,即代宗上元二年(761)。

1漫興

內容
眼見客愁愁不醒,無賴春色到江亭。
即遣花開深造次,便覺鶯語太丁寧。
手種桃李非無主,野老牆低還似家。
恰似春風相欺得,夜來吹折數枝花。
熟知茅齋絕低小,江上燕子故來頻。
銜泥點污琴書內,更接飛蟲打著人。
二月已破三月來,漸老逢春能幾回。
莫思身外無窮事,且盡生前有限杯。
腸斷春江欲盡頭,杖藜徐步立芳洲。
顛狂柳絮隨風舞,輕薄桃花逐水流。
懶慢無堪不出村,呼兒日在掩柴門。
蒼苔濁酒林中靜,碧水春風野外昏。
糝徑楊花鋪白氈,點溪荷葉疊青錢。
筍根雉子無人見,沙上鳧雛傍母眠。
舍西柔桑葉可拈,江畔細麥復纖纖。
人生幾何春已夏,不放香醪如蜜甜。
隔戶楊柳弱裊裊,恰似十五女兒腰。
誰謂朝來不作意,狂風挽斷最長條。

2漫興(其一)

賞析
這組絕句寫在杜甫寓居成都草堂的第二年,即唐肅宗上元二年(761)。題作「漫興」,有興之所到隨手寫出之意。不求寫盡,不求寫全,也不是同一時成之。從九首詩的內容看,當為由春至夏相率寫出,亦有次第可尋。
杜甫草堂周圍的景色很秀麗,他在那兒的生活也比較安定。然而飽嘗亂離之苦的詩人並沒有忘記國難未除,故園難歸;儘管眼前繁花簇簇,家國的愁思還時時縈繞在心頭。《杜臆》中云:「客愁二字乃九首之綱」,這第一首正是圍繞「客愁」來寫詩人惱春的心緒。「眼見客愁愁不醒」,概括地說明眼下詩人正沉浸在客居愁思之中而不能自拔。「不醒」二字,刻畫出這種沉醉迷惘的心理狀態。然而春色卻不曉人情,莽莽撞僮地闖進了詩人的眼帘。春光本來是令人愜意的,「桃花一簇開無主,可愛深紅愛淺紅?」但是在被客愁纏繞的詩人心目中,這突然來到江亭的春色卻多麼擾人心緒!你看它就在詩人的眼前匆急地催遣花開,又令鶯啼頻頻,似乎故意來作弄家國愁思綿綿中的他鄉遊子。此時此地,如此的心緒,這般的花開鶯啼,司春的女神真是「深造次」,她的殷勤未免過於輕率了。
杜甫善於用反襯的手法,在情與景的對立之中,深化他所要表達的思想感情,加強詩的藝術效果。這首詩里惱春煩春的情景,就與《春望》中「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的意境相彷彿。只不過一在亂中,愁思激切;一在暫安,客居惆悵。雖然抒發的感情有程度上的不同,但都是用「樂景寫哀」(王夫之《姜齋詩話》)則哀感倍生的寫法。所以詩中望江亭春色則頓覺其無賴,見花開春風則深感其造次,聞鶯啼嫩柳則嫌其過於丁寧,這就加倍寫出了詩人的煩惱憂愁。這種藝術表現手法,很符合生活中的實際。仇兆鰲評此詩說:「人當適意時,春光亦若有情;人當失意時,春色亦成無賴」。(《杜詩詳註》卷九)正是詩人充分描繪出當時的真情實感,因而能深深打動讀者的心,引起共鳴。

3漫興(其三)

賞析
這首詩寫頻頻飛入草堂書齋里的燕子擾人的情景。首句說茅齋的極度低矮狹窄,「熟知」,乃就燕子言。連江上的燕子都非常熟悉這茅齋的低小,大概是更宜於築巢吧!所以第二句接著說「故來頻」。燕子頻頻而來,自然要引起主人的煩惱。三、四兩句就細緻地描寫了燕子在層內的活動:築巢銜泥點污了琴書不算,還要追捕飛蟲甚至碰著了人。詩人以明白如話的口語,作了細膩生動的刻畫,給人以親切逼真的實感;而且透過實感,使人聯想到這低小的茅齋,由於江燕的頻頻進擾,使主人也難以容身了。從而寫出了草堂困居,詩人心境諸多煩擾的情態。明代王嗣奭《杜臆》就此詩云:「遠客孤居,一時遭遇,多有不可人意者。」這種不可人意,還是由客愁生髮,借燕子引出禽鳥亦若欺人的感慨。
王夫之在《姜齋詩話》中說:「情景名為二,而實不可離。神於詩者,妙合無垠。巧者則有情中景,景中情」。杜甫這首詩也是善於景中含情的一例。全詩俱從茅齋江燕著筆,三、四兩句更是描寫燕子動作的景語,就在這「點污琴書」、「打著人」的精細描寫中,包蘊著遠客孤居的諸多煩擾和心緒不寧的神情,體物緣情,神物妙合。「不可人意」的心情,詩句中雖不著一字,卻全都在景物描繪中表現出來了。全詩富有韻味,耐人咀嚼。

4漫興(其五)

註釋
(1)漫興:隨性而至,信筆寫來
(2)芳洲:長滿花草的水中陸地
(3)顛狂:放蕩不羈
[譯文]都說春江景物芳妍,而三春欲盡,怎麼會不感到傷感呢?拄著拐杖漫步江頭,站在芳洲上,只看見柳絮如顛似狂,肆無忌憚地隨風飛舞,輕薄不自重的桃花追逐流水而去。
詩文
糝徑楊花鋪白氈,點溪荷葉疊青錢。
筍根雉子無人見,沙上鳧雛傍母眠。

譯文

飄落在小路上的楊花碎片,就像鋪開的白氈子,點綴在溪上的嫩荷,像青銅錢似地一個疊著一個。竹林里筍根旁的小野雞,還沒有人注重它們,剛剛孵出的小水鴨子,在沙灘上依偎著母鴨甜甜地睡著。
這一首《漫興》是寫初夏的景色。前兩句寫景,后兩句景中狀物,而景物相間相融,各得其妙。
詩中展現了一幅美麗的初夏風景圖:漫天飛舞的楊花撒落在小徑上,好象鋪上了一層白氈;而溪水中片片青綠的荷葉點染其間,又好像層疊在水面上的圓圓青錢。詩人掉轉目光,忽然發現:那一隻只幼雉隱伏在竹叢筍根旁邊,真不易為人所見。那岸邊沙灘上,小鳧雛們親昵地偎依在母鳧身邊安然入睡。首句中的「糝徑」,是形容楊花紛散落於路面,詞語精鍊而富有形象感。第二句中的「點」、「疊」二詞,把荷葉在溪水中的狀態寫得十分生動傳神,使全句活了起來。后兩句浦起龍在《讀杜心解》中說它「微寓蕭寂憐兒之感」,我們從全詩看,「微寓蕭寂」或許有之,「憐兒」之感,則未免過於深求。
這四句詩,一句一景,字面看似乎是各自獨立的,一句詩一幅畫面;而聯繫在一起,就構成了初夏郊野的自然景觀。細緻的觀察描繪,透露出作者漫步林溪間時對初夏美妙自然景物的留連欣賞的心情,閑靜之中,微寓客居異地的蕭寂之感。這四句如截取七律中間二聯,雙雙皆對,又能針腳細密,前後照應。起兩句明寫楊花、青荷,已寓林間溪邊之意,后兩句則摹寫雉子、鳧雛,但也俱在林中沙上。前後關照,互相映襯,於散漫中渾成一體。這首詩刻畫細膩逼真,語言通俗生動,意境清新雋永,而又充滿深摯淳厚的生活情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