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阮章競

《漳河水》是由阮章競1950年發表的長篇敘事詩,《漳河水》採用太行一帶頗為流行的民歌形式,描寫漳河邊三個一起長大的姑娘,結構嚴謹,熔寫景、抒情和敘事於一爐。

1詩歌介紹

詩歌描寫3個姑娘解放前受封建夫權欺壓,解放后獲得幸福生活的變化,批判舊社會和封建意識,歌頌新社會和新風尚。

2詩歌分析

《漳河水》取材於太行山區漳河兩岸人民的鬥爭生活,深刻地反映了以荷荷、苓苓、紫金英這三個農村婦女為代表的中國勞動婦女,在新舊兩個社會裡的不同生活道路和不同的歷史命運。
全詩共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往日」,描寫的是荷荷、苓苓和紫金英三人在舊社會裡「想找個如意郎君」願望的破滅;第二部「解放」,描寫的是解放以後荷荷等三人也獲得了自由和解放,她們在勞動中不斷地成長起來;第三部「長青樹」,描寫的是苓苓的有嚴重大男子主義的丈夫二老怪的轉變過程,並以漳河邊的長青樹象徵著婦女翻身解放,在家庭、社會上樹立了自己的地位。
全詩緊緊地圍繞著荷荷、苓苓、紫金英這三個婦女展開描寫,表現她們從幻想、哀怨到覺醒、鬥爭的轉變過程,從而反映了當時廣大農村婦女爭取自由解放、幸福生活的思想發展歷程。詩中深刻地刻畫出荷荷、苓苓、紫金英這三個不同性格的婦女形象,她們的生活道路和思想歷程,在中國婦女解放運動中具有十分典型的意義。
《漳河水》在藝術表現方面,將敘事、寫人、寫景、抒情完美而巧妙地結合起來,詩中人物的對話個性鮮明,人物思想轉變與情感起伏十分自然流暢,景物的襯托恰到好處,從而大大增強了長詩的藝術魅力。
《   漳河水》在創作過程中,採用了流傳於漳河兩岸的民間曲調作為創作素材,使長詩具有十分明顯的民間風格,在敘述上自由靈活,富於變化,詩歌語言清新、樸素、明快、自由,並富於較強的節奏感。《漳河水》為中國現代長篇敘事詩的創作做出了貢獻。

3詩歌原文

漳河水(長詩)
·阮章競·
第二部 解 放
自由歌
漳河水,九十九道彎,
毛主席領導把天地重安。
寫在紙上怕水漚,
刻在板上怕蟲咬。
拿上鐵鎚帶上鑿,
石壁刻上支自由歌:
共產黨,毛澤東,
光明福根遍地種。
抗日本,保家鄉,
除「禿蔣」,大解放!
減租減息鬧土改,
婦女飛出鐵籠來!
漳河發水出了槽,
沖坍封建的大古牢!
荷 荷
自主婚,不靠爹娘,
媒人的飯碗打他娘!
壞男人瞪眼,惡婆婆頭昏,
反倒了封建荷荷離了婚。
自從關進那惡婆家院,
荷荷進了閻王殿!
自從打出那惡婆家門,
荷荷才是個自由人!
春風吹,百花開,
想不叫蜂采蝶兒來。
工作好,有能耐,
要表有表才有才。
誰不喜,誰不愛?
都想把情根往她身上栽。
荷荷有了個苦經驗,
自由要自由個好條件:
「自由要自由個好成份,
荷荷戴見的是庄稼人;
自由要自由個好勞動,
荷荷戴見的是新英雄;
自由要自由個好政治,
能給群眾辦好事。」
姊妹們笑荷荷條件嚴,
實在是從前有經驗。
沙里澄金水裡淘,
荷荷看中王三好。
三好的條件樣樣夠,
荷荷高興得睡不著。
西崖掛,迎春花,
兩人悄悄的拉開話:
「種穀要種稀留稠,
娶妻要娶個剪髮頭。」
「種玉茭要種『金皇后』,
嫁漢要嫁個政治夠。」
「好麵疙瘩溶也好!」
「兩心情願的比甚都好!」
「荷荷的巧嘴實在香!」
「三好的條件夠對象!」
河邊栽瓜搭瓜架,
連心隔水丟不下。
窗欞欞開花用紙糊,
相思的心兒關不住。
互助小組起得早,
篤破了窗紙把荷荷瞧。
「篤破張麻紙費五塊錢,
等我開門你進裡面。」
「話不多來只半句,
上地繞來瞧瞧你。」
「瞧我繞了一大個彎,
誤了上地要丟模範。」
干蒿草,偏偏和烈火碰,
熱得個心兒撲騰騰。
他心藏個猴,她心拴匹馬,
去找主席公開了吧!
村東請來紫金英,
村西請來個苓苓。
姊姊妹妹好高興,
陪送荷荷做新人。
不坐花轎不騎馬,
革命時興是手拉拉。
新郎頭戴八路軍帽,
新娘身穿紅夾襖。
大紅旗旗扛在前頭,
八音鑼鼓跟著后。
互助組員呼口號,
一對新人街心走。
不拜天,不拜地,
敬個禮給毛主席!
感謝人民子弟兵,
敬個禮給朱總司令!
翻身房子住翻身人,
翻身的新夫婦愛煞人。
一盞銀燈照笑臉,
新兩口子坐在炕沿。
煤火火焰燒得歡,
捉住手談心心更煖:
「封建把俺苦了一生,
可是俺心兒還年青。」
「幹革命,把身翻,
以後要積極做模範。
明天要調我下江南,
動身不等吃罷早飯。」
「我今宵不歇打幹糧,
明早送你上火車站!」
春夜短,知心話兒長,
夜是嫌短話不嫌長。
針連線,線連針,
自由的對象恩愛深。
恩情話兒熱辣辣,
說起它來把人羞煞!
漳河水,水流長,
綠楊翠柳棗花兒香。
共產黨把路打掃凈,
給咱女人指了路徑:
吃穿住行靠自己,
婦女解放才能徹底。
今年生產要長一寸,
支部領導來響應。
男人前方運軍糧,
婦女保證地不荒。
七人小組自由碰,
荷荷當了領導人。
北點豆,南栽瓜,
河東河西種小蔴,
早從東崖上,晚夕下西坡,
生產的歌聲永不落。
苓 苓
青草窪,放牛犢,
熱火朝天鬧互助。
苓苓的男人二老怪,
大男人的思想出色壞。
支差半月走得累,
回到家來天已黑。
一進院子沒人聲,
推開房看沒人影。
一想打破了他老規程,
憋得兩眼冒火星!
揭開鍋看冷冰冰,
踢踢水缸空叮叮。
二想打破了他老規程,
三屍暴跳滿院蹦!
往日回家炕上一躺,
要干有干湯有湯。
今天回來見了鬼,
要飯沒飯水沒水。
三想打破了他老規程,
芒硝進肚不能忍!
東鄰尋,西舍找,
找了兩家找不到。
南頭碰見張老嫂:
「我家做飯的哪裡跑?」
張老嫂,外號「鐵疙瘩」,
倒牙費嘴的老乾家:
「不能提了二老怪,
你我家媳婦都把興敗!
跟上荷荷這花東西,
插上街門唱『落戲』!」
二老怪,本來早憋壞,
張老嫂添油塞乾柴。
三步兩跳往前蹦,
衝進荷荷家大院門。
小組開會正熱鬧,
討論請人作生產指導。
荷荷看見二老怪到,
拍手歡迎說「他就好!」
二老怪,眼一瞪,
滿嘴飛出唾沫星:
「咱一不浪,二不偷,
再說咱好也不上鉤!」
誰人不曉得二老怪,
仍舊開會不理睬。
沒人理睬他氣難出,
朝著苓苓耍態度:
「你野雞跟上老鷹飛,
逞你胳膊逞你腿?」
誰人不曉得二老怪,
仍舊開會不理睬。
三步兩跳又往回蹦,
石頭街道快踩成坑!
「二老怪的作風不像話,
大男人主義自高自大。
沒有鬥爭不能團結,
咱來給他換腦筋。
回去開個訓練班,
看他怎過這一關?」
月亮照窗紙上明,
二老怪想起老規程:
豬不離圈,狗不離院,
母雞不離個破籃片。
自由平等怎能行?
女人都慣壞成了精!
屋檐鴿子咕噠咕,
定是公鴿踩著母鴿。
院里雞窩咯咯響,
母雞扭著公雞脖。
二老怪,倒了楣,
女人不服他指揮!
越聽屋檐越心傷,
想起雞窩肚皮脹:
「鐵不打,不出鋼,
不管教管教不像樣!」
尋根棍,找條繩,
半夜打老婆是老規程。
一根蔴繩拋上樑,
吊住她頭髮才揍他娘!
數這玩意兒最利索,
二老怪是老手舊胳膊。
哎呀呀,不能夠,
她娘早剪成短髮頭!
不能吊,尋棍搗,
只尋到蔴稈和䦆頭。
蔴稈打她當搔痒痒,
䦆頭一敲會死他娘!
敲死人命可吃官司,
不是坐牢就挨槍子!
不償命,也不成,
沒有老婆要打光棍。
花錢再娶犯法令,
自由誰敢上我家門?
不準打,也不敢罵,
動她根汗毛也犯法!
哎呀呀,老規程吃不開,
二老怪碰到了新朝代!
街上有說又有笑,
苓苓唱著回來了:
拿笤箒,掃掃土,
炕上一頭另撐鋪。
二老怪,嘴裂開,
唾沫星星兒飛出來:
「你要去參加互助組,
先到區上寫休書!」
苓苓抿嘴微微笑:
「你要休我沒條件!
俺又不知道你今天回,
上地勞動也有罪?」
「貓捉老鼠狗看門,
鍋台爐邊才是女人營生!
客馬也想上大陣?
不準上我地瞎鬧騰!」
苓苓回答慢吞吞:
「土地證上俺兩人有份。」
「別吃我飯你另支鍋,
明天咱就各自過!」
「後天另過也不忙,
還得跟你算算帳:
去年穿俺五對鞋,
一對就按五工折。
兩身布衫一身棉,
至少不算個十萬元?
去年俺織了十個布,
一個值錢兩萬五。
賣了俺布買驢回,
草驢該俺有三條腿。
洗衣做飯都是我動,
一年算三月九十個工。
男女平等講民主,
誰不民主就找政府!」
嗤嗤兩聲鑽進被窩,
露出半個頭來輕輕說:
「二老怪,不用發獃,
你的老規程如今沒人買!」
出色厲害的二老怪,
今天唱戲下不了台!
「鳷鸈冷冷,早起五更。」
荷荷小組上東嶺。
一路走,一路問,
夜裡訓練班開成甚?
苓苓把情況一報告,
笑得姊妹們不能走。
報告好,報告妙,
報告快把人笑死了:
你揉肚子她叉腰,
荷荷笑得眼淚掉!
荷荷的辦法靈驗快,
一夜治服了個二老怪。
夜訓練班要多多的開,
姊妹高興得唱起來:
封建社會能糟蹋人,
胡捏出來套老規程:
「母豬不敬神,女人不算人,
養孩兒抱蛋,洗衣裳做飯,」
不想想俺們是佔一半,
蓋房要靠柱和梁!
不想想男女是心連肝,
誰離開誰都沒時光!
紫金英
河水流,淘白沙,
野鴨兒飛來印腳牙兒。
一雙腳牙兒兩個印,
兩個媳婦絞一個心:
「紫金英壞了誰家的事,
為啥罵她是『壞婦女』?
『浪女人』『破鞋』『花老婆』,
難聽的髒話都往她身擱。
十指連心心連血,
咱不體貼誰體貼?」
掌上燈,記上分,
荷荷苓苓找紫金英。
舊時姊妹到一起,
有說有笑不迴避。
談罷遠山說近水,
翻罷舊箱倒新櫃。
拉完從前扯如今,
紫金英臉兒飛紅暈:
「妹妹倆是東坡向日葵,
你姊妹好比是蔴池水。
人前人後俺低頭過,
厚著臉皮偷偷活……」
話兒沒完頭低下,
有語難明啃指甲。
窗外呼呼風陣陣,
甚時能吹斷那萬恨根?
甚時能吹斷那萬恨根?
漳河的女兒要鬧革命!
共產黨員前頭領,
荷荷拉起紫金英:
「摔袖過,昂起頭,
跌倒自己爬起走!
舊社會害咱害得苦,
擺下萬里蒺藜路。
如今道路條條平,
條條平路通向光明。
支起腰桿挺起身,
靠自己勞動作自由人!」
枯了的樹,發綠芽,
死了的灰堆迸火花。
不老的心兒,未了的情,
鐵鎖鎖不住春風門:
「人人罵我根扎錯,
開口閉口『不是貨』,
有苦向誰說?
你倆人的凄惶我嫌怕,
搖搖蕩蕩心難下,
守寡咬緊牙!
看盡花開看花落,
熬月到五更炕頭坐,
風寒棉被薄!
灰溜溜的心兒沒處擱,
水裙懶去繡花朵,
無心描眉額!
吃水劈柴坭牆角,
桌壞椅倒要人拾掇,
偏偏門又破!
寡婦的困難實在多,
一手難做千件活,
日子沒法過!
不懷好心的常來幫助,
只要不嫌他手兒拙,
白打他心也樂。
寄生草根纏樹身,
日日纏纏日日深,
有刀割不斷情!
紙做的花兒不結果,
蠟做的心兒見不得火,
日月糊塗過!
捫心自問我犯啥錯?
難道寡婦就不該活?
妹妹呀,救救我!」
怒火燒心心要炸,
忽然驚醒了墓生娃。
拍拍孩孩乖乖睡,
眼淚滴落小嘴巴:
「咽了吧,莫嫌苦,
記住你娘是寡婦!」
搖山拔樹風呼呼,
靜靜的漳河發了怒:
「怨命求人都不是路,
蔴稈拐棍扶不住!
砸破封建的老籠頭,
姊姊你跟俺們走!」
「人都罵我是敗東西,
跟上妹妹不壞你名譽?」
「只要咱行正腳立穩,
誰要屈咱咱不答應!」
「從小沒鬧過這營生。」
「沒聽過鐵杵磨成針?」
「你忘了那天支書說:
『大總統婦女也能做!』」
漳河水,九十九道灣,
滿天雲霧風吹散。
桃花塢,楊柳樹,
紫金英踏上了新道路。
頭一天,鬧生產,
腿痛腰酸口發乾。
姊妹們,幫她忙,
說開頭幾天都一樣。
第二天,又上山,
大家對她很稱讚。
一邊做活一邊唱,
紫金英整天心喜歡。
害怕荷荷天天叫,
第三天,起早了。
荷荷滿嘴誇積極,
又體貼來又鼓勵。
紫金英,更歡喜,
別的念頭都高擱起。
黃昏近,返門庭,
相好的人在家等。
滿面春風走向前,
接過鋤頭又接杴:
「月不常圓花難常開,
人生趁早圖自在。
白生生的臉兒花朵朵,
三天晒成個黑老婆。
勞動生產當模範,
怎能比在家舒坦?
早給你焰火熱上鍋,
生怕你回來吃冷飯!」
巧言巧語比糖甜,
嬉皮笑臉多殷勤。
緣分絕,情難斷,
心亂如同萬針穿:
紅皮蘿蔔紫皮蒜,
他有老婆我沒漢。
他來我家不算甚,
我卻擔個壞聲名?
沒眼的針針紉不上線,
我家是他的歇腳店。
他對老婆常打吵,
人說是因為他跟我好。
真是因為跟我好?
阿彌陀佛天知道!
不務營生作二流,
給人指著脊樑笑!
到底哪是光明道?
面前擺著三岔口!
走新路,走新道,
好馬不吃回頭草:
「好朋友,好朋友,
咱倆從今晚分開手!」
天沒雨,地無風,
清明沒來為甚春雷動?
「以後別再上我門,
紫金英要重新再做人!」
一團熱火落海沉,
垂頭喪氣涼冰冰。
「你走吧,別難受,
送你平安出門口!」
送出門,送出院,
梨樹花開月明天。
「從今後,分兩頭,
新的路子在等我走!」
註釋
1.「抓心丹」「如意郎」「好到頭」,理想愛人的昵稱。
2.「半封建」,即封建富農。
3.「針尖」,婦女活計好手工叫有針尖。
4.當地風俗,寡婦再嫁的那天,先要到前夫墳上燒斷頭紙,夜裡才能離開婆家,且必須哭哭啼啼的走出去,在大門口潑了一碗水后,到村外才許騎上牲口走。
5.「帶犢」,是寡婦帶去前夫的孩子。「帶犢子」不能從大門進家,須從牆頭或屋后爬過去。
6.「落戲」,當地一種戲名。
7.「鳷鸈冷冷」,候鳥的土名。立夏從南方來,五更則鳴,可能就是「五更鳥」。
8.「蔴池水」,漚蔴的死水坑,氣味很難聞,這裡是比喻聲名不好之意。
9.「擺翠」,男女熱戀時的傳情、歡悅的表現。
1949年3月26日初稿完於卧虎坡,
1949手12月改寫完於北京
上一篇[VUSI MAHLASELA]    下一篇 [花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