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潘檉章(1626~1663)明末清初史學家,字聖木,號力田,江蘇吳江平望鎮溪港人,潘耒之兄。明亡後,隱居故里,用功讀書,尤精於史學,康熙二年(1663)因浙江南潯庄廷鑨明史案牽連,與吳炎同被凌遲於杭州弼教坊。著有《國史考異》、《松陵文獻》。

1人物生平

入清撰史
明亡后,亦不忘故國,經常到南京去謁觀明孝陵,稱頌明太祖的功績,並用詩文歌頌宋末名將陸秀夫、謝翱等人誓不仕元的民族氣節,以自勉勵。還欲作《通鑒后紀》一書,記載宋元史事,更欲撰
《松陵文獻》

  《松陵文獻》

一部明史,以寄託自己的故國之思。明亡后五年,亦即清順治五年(1648),潘檉章便著手明史編寫體例,決定採用《史記》紀傳體裁,並初步擬定寫本紀18篇、書12篇、表10篇、世家90篇、列傳200篇,定名為《明史記》。還決定在撰寫《明史記》的同時,把搜集到的明代遺聞軼事以及當世赫然在目足以激勵後人的資料,用史詩的形式加以編輯,題為《今樂府》。 潘檉章在《今樂府》序言中曾談到創作此書的宗旨:「《明史記》草創且半,或謂余兩人固無因循失實之病,然所褒貶多王侯將相有權力者,且草創之始,見聞多隘,子其慎諸。兩人謝不敢。私念是書義例出入,必欲法之當今,取信來世,故不得已而托之於詩,則《今樂府》所為作矣。」收在此書中的詩作仿效白居易的新樂府體,每篇作品多以二字為題,並且在目錄各詩題之下標出創作此詩的旨意,例如「《雅鶻關》,譏李寧遠棄地也。」「《客夫人》,紀乳媼亂政也。」「《紅閣詔》,紀甲申之變。」「《仙霞關》,悲失守也。」此書上下兩卷標目相同,卷上為吳炎所撰,每篇后附有潘檉章所作的評語;卷下則為潘檉章所撰,吳炎作評語,表現出了兩人互相標榜的宗旨。
此後幾年,潘檉章廣搜資料,埋頭著述,先作長編,把所有資料分門別類,然後比較異同,嚴加考核,直到歸之於當才筆之於書。同時,潘檉章又虛心向老前輩顧炎武、錢謙益等大學者請教。顧、錢對潘檉章的志向早就敬慕,對他們的事業也非常支持。從《明史記》的取材、體例到內容的編寫,都提出許多意見。特別是顧炎武,早就與潘檉章有交往,並視為「畏友」,為支持他編寫《明史記》,顧特地將自己所珍藏的有關史料一千多卷全部借給他們參閱。
經過幾年的努力,到順治十一年(1654),《今樂府》全部完成,此外,潘檉章在著《今樂府》和《明史記》的同時,還仿司馬光著《通鑒》別著《通鑒考異》、李燾著《續資治通鑒長編》將考異備載於分注之中的體例,著成《國史考異》一書,以便與將成之《明史記》相表裡。《國史考異》著成后,錢謙益、顧炎武等都一致稱讚此書。當時錢謙益本人正在著《太祖實錄辨證》一書,及讀到檉章的《國史考異》,深感受賜良多,自感不如,於是對所著重加修改。以顧、錢二人在當時的輩份之高、學術之精,尚且如此推崇潘檉章的《國史考異》,足見潘氏史學造詣之深。
親友紀念
顧炎武寫《汾州祭吳炎潘檉章二節士》紀念他與吳炎:露下空林百草殘,臨風有慟奠椒蘭。韭溪血化幽泉碧,蒿里魂歸白日寒。一代文章亡左馬,千秋仁義在吳潘。巫招虞殯俱零落,欲訪遺書遠道難。
所著《松陵文獻》等由其弟潘耒編成《遂初堂集》。潘耒《國史考異序》:「亡兄力田,以著作之才,盛年隱居,潛心史事,與吳赤溟先生搜討論撰,十就六七。亡兄尤博極群書,長於考訂,謂著書之法,莫善於司馬溫公,其為通鑒也,先成長編,別著考異,故少抵牾;李仁甫仿其體為九朝長編,雖無考異之名,而事迹參差者,備載於分注,蓋必如是而後為良史。」

2相關文獻

出自《清代學人列傳》
(潘檉章)生有異稟,穎悟絕人。九歲從父受文,裁過目,燼於火;責令複寫,不遺一字。
年十五,補桐鄉籍諸生。亂后棄去,隱居韭溪,肆力於學。綜貫百家,天文地理皇極太乙之學靡不通曉。已而專精史事。念明興三百年間,明君賢輔,政教禮樂制度文物大備,無有能如太史公敘述論列成一家言者。而友人吳炎所抱略同,因相約共纂《明史記》。先定為目,凡得紀十八、書十二、表十、世家四十、列傳二百。力田撰本紀及諸志。炎分任世家、列傳。其年表曆法則屬諸王錫闡。流寇與夫殉節諸臣則屬諸戴笠。私家最難得者實錄,力田鬻產購得之。而崑山顧炎武、江陰李遜之、長洲陳濟生,並熟於掌故,且多藏書,悉出以相佐。間偕炎出其稿以質虞山錢謙益,謙益大善之,嘆曰:「老夫耄矣,不圖今日復見二君!綘雲餘燼尚在,當舉以相付。」遂連舟載歸。謙益有《實錄辨證》,力田作《國史考異》,頗加駁正,數貽書往複,謙益弗能奪也。撰述數年,史行成十之六七,而南潯庄氏獄起。參閱庄書,列君及炎名,乃俱及於難。實則庄氏取朱國楨《史概》為藍本,兩君俱未寓目;徒以名重,為所牽引,致罹慘禍,論者惜之。所著惟《國史考異》六卷刊於潘氏《功順堂叢書》,《國榷》百卷,系《明史記》初稿,僅有傳抄之本,已征入明史館。餘若《松陵文獻》、《杜詩博議》、《星名考》、《壬林韭溪集》,復若干卷,存沒均無從咨訪矣。

3詩作選摘

【丙申寒食
陌上初過雨,人家欲斷煙。長因三月候,重憶十年前。
荒薺埋陵殿,飢烏集墓田。並將家國淚,一灑白楊天。
集菊花下忽憶亡友謝兩周吳北窗凄然有感
遍插兩人少,悲歌安可聽。花前詩異代,天上酒雙星。
栗里招同去,浣溪祝不靈。黃華如勸客,杯到莫教停。
聽陳鏈師彈琴
商弦川上發,元言振棘林。白鶴下庭際,北風微來侵。
排雲呼閶闔,浩蕩思難任。偓佺為我馭,雄龍空中吟。
曲終有餘暢,洞門花落深。豈惟冥俗累,亦以澄道心。
丘中雙桐樹,霜雪凝奇音。吾欲采其干,贈子徽黃金。
軍城早秋
西風獵獵臂鷹輕,不見平原雉兔橫。玉帳丁寧無一事,只須高起受降城。
白雲泉是白太傅題詩處
白公遺碣菉苕生,落日空亭見一泓。借問涓流爭到海,何如終古在山清。
虎林漫成四首同吳愧庵作】
抱膝年來學避名,無端世網忽相嬰。望門不敢同張儉,割席應知愧管寧。
兩世先疇悲欲絕,一家累卵杳難明。自憐腐草同湮沒,漫說雕蟲誤此生。
吳關一路作羈累,棘木庭前聽五詞。已分殘形輕似葉,卻憐衛足不如葵。
下堂真愧先賢訓,抱璧幾同楚客悲。縱使平反能苟活,他年應廢蓼莪詩。
圜土初經二月春,薰風又到系維身。流螢夜度綈袍冷,采蕨朝供麥飯新。
敢望左驂歸越石,還期長佩擬靈均。多情最是他鄉侶,閑譜龜茲慰苦辛。
閱歷風霜祇自疑,難將身世問時宜。窮愁只合吾儕事,姓氏羞為獄吏知。
見說成書刑鑄鼎,不聞有夢召胥靡。南山此去躬耕好,未可重題酒後詩。
上一篇[王錫闡]    下一篇 [覺爾察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