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澄田花苗是日本導演新海誠的動畫電影《秒速5厘米》中的女主角。花苗是日本種子島的高中生,喜歡從中學的時候從東京轉校過來的同學遠野貴樹,為了能和貴樹上同一所高中而努力學習,最終如願。但卻一直無法向貴樹表達自己的感情。
目錄

花苗介紹
故事介紹
貼吧相冊  編輯本段花苗介紹
  花苗是日本種子島的高中生,喜歡從中學的時候從東京轉校過來的同學遠野貴樹,為了能和貴樹上同一所高中而努力學習,最終如願。但卻一直無法向貴樹表達自己的感情。後來花苗知道了貴樹要前往東京的大學后心裡打算將心意訴說出來,卻發現貴樹的心裡一直沒有她,所以她忍住了,最終目送他乘飛機去了東京的大學。   CV:花村憐美編輯本段故事介紹
  櫻花抄(おうかしょう)(約28分)   東京的小學生,遠野貴樹和篠原明裡互相抱著特別的思念。畢業之後明裡轉校到栃木,雖然兩人在那之後再也未見過面,但借著夏季某一天的書信而再次有了連絡。那年冬天,決定轉校到鹿兒島的貴樹,在某天下大雪的日子前往去和明裡見面。   這是一個有關他與她之間的距離的故事——   春天,落櫻繽紛,陽光明媚。她撐著一把櫻花色的傘歡樂地奔跑,和他興緻勃勃地討論是喜歡怪誕蟲抑或歐巴賓海蠍。即使被同學們將兩人的名字寫到相思傘下,他們也堅信著他們兩人會上同一個中學,在那之後也永遠都會在一起。   然而片中那隻也叫巧比的貓已然形單影隻,那隻也叫咪咪的貓沒有呆在它的身邊。熟悉新海誠的觀眾們雖然猜到了這可能暗示著什麼,卻不大願意往那方面去想。   那一年,他們十歲。   青梅竹馬的美好時光自然無法永遠持續,兩人想要繼續在一起的約定在生活的變遷面前顯得那麼不堪一擊。東京和栃木之間的距離對少年少女們是那麼的遙遠,遙遠得讓他們不安。不安到明裡在分別了半年之後才寫來了第一封信。   「吶,貴樹。你,還記得我嗎?」   時隔一年後的相會,讓少年費盡心機地去籌劃,兜兜轉轉地搭乘自己從未乘坐的線路,花了幾個星期寫的,想要親手交給她的信,見面時要說什麼……只是上天似乎也要捉弄他,已算是早春的三月下起了大雪,計劃中的列車一部接一部地晚點,甚至是那封包含了他所要傾訴的心意的信,也失落在風雪之中。少年甚至懷疑,是不是時間也對他抱著惡意。對此,他也只能咬緊牙關讓自己不至於放聲哭泣。   眼淚始終沒有忍住,不過,那是他走下晚點四個多小時的列車,看到候車室里依然等待在那裡的明裡的時候,兩人的喜極而泣。   站在櫻花樹下的兩人,彷彿又回到了那青梅竹馬的美好時光。   「你覺不覺得,這很像是飄落的櫻花?」   對再會的兩人來說,相觸的雙唇勝過千言萬語。   「在這個瞬間。我似乎明白了『永遠』、『心』和『靈魂』的意義之所在,強烈的情感讓我想將這十三年所經歷的全部都與她分享。然後在下一個瞬間——卻又悲傷得無法抑制。那是因為,我不知該如何珍藏明裡的這份溫暖,也不知該將她的靈魂帶往何處去。我清楚地明白,我們無法保證將來能永遠在一起。橫亘在我們面前的是那沉重的人生與漫長的時間,讓人不由得產生一種無力感。」   離開的列車上,貴樹看著自己的右手,那是他剛才隔著車玻璃與明裡的最後的告別   「但是,這束縛著我的不安,最終還是慢慢地消失。剩下的,只有明裡那柔軟的雙唇傳來的觸感。」   那一年,他們十三歲。   宇航員cosmonaut(約22分)   種子島的高中生,澄田花苗喜歡上了中學的時候從東京轉校過來的同學遠野貴樹,卻一直無法說出口。花苗知道了貴樹要前往東京的大學后心裡打算將心意訴說出來——   夏天,艷陽高照,熱風撲面。   沒有明裡的日子依然在持續著,而他搬到了離她更遠的鹿兒島。一切似乎都沒什麼改變,就連那個叫花苗的女孩子也沒能在他的生活中泛起多少漣漪。   只是,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就一直在做著同一個夢,寫著同樣沒有收件人的手機簡訊。他所看到的不是身邊的人,而是注視著遙遠的她。那騰空而起的外太空探索飛行器,給他的第一印象,不是壯觀,而是一種……親切感。   「那真的是讓人無法想象的孤獨旅程——在那幽深的黑暗之中,只朝著一個方向一直地前進。哪怕是一個小小的氫原子都難得一見。懷著探尋世界之秘密的心,深信不疑地潛入那無盡的深淵——而我們,又將到達何方?又能去往何處呢?」   宇航員,不知道自己會遇到什麼,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見到所追求的東西,只是帶著那一份追逐,望著前方一直走下去。   那一年,他十七歲。   秒速5厘米(約15分)   雖然遠野貴樹想要以高處為目標邁進,但卻不明白這是因為什麼衝動驅使的。透過以成為大人的自己的自問自答,描繪了心靈的彷徨標題作——   冬天,寒風呼嘯,白雪飄飄。   貴樹已經從鹿兒島的高中考上了東京的大學,畢業后留在了這個熙熙攘攘的大都市。他的目標曾經很明確,然而漸漸變得模糊,又漸漸變得迷茫。   如果說以前的他追尋的是一個比較遙遠的目標,那現在的他追尋的就是一個似有若無的影子,明知道已然機會渺茫,卻仍然不捨得放棄。只顧仰望著星空的人註定不會留意到自己下一步是否會跨入深淵。   「我現在依然喜歡著你。但我們就算是來往一千封郵件,心卻不可能接近哪怕一厘米。」   他終於發現,他比真正關心他的人,還不了解自己。   「在這幾年裡,我光顧著低頭前行,只想著得到那無法得到的東西,但是又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而這個不知從何而來的想法逐漸地變成一種壓迫,讓我只能靠不停工作來解脫。等我驚覺之時,逐漸僵硬的心只能感覺到痛苦。然後在一天早上,我發現曾經那刻骨銘心的感情——已然完全失卻。」   「於是在那一天,我辭去了工作。」   又是一年的春天,依然是落櫻繽紛,陽光明媚。   年年歲歲花相似。   他與她在列車道口擦肩而過。驀然回首,列車駛過後,對面空無一人。   歲歲年年人不同。   於是他笑了,笑得很是輕鬆愜意。   這一年,他們二十七歲。   解讀<<秒速5厘米>> 最後兩分鐘   一部作品會表達一個思想或者一種觀念又或者一些情懷,而在作品中深刻表達這一點的地方,我們稱其為點睛之筆。無疑,秒速5厘米這部動畫的最後一個場景就是這樣一個點睛之筆。   新海誠用五十多分鐘的時間做鋪墊,終於在最後兩分鐘將自己想表達的感情用一個回頭一個轉身以及一個微笑釋放了出來。   或許還有人執著於明裡無名指上的戒指,又或者九分三十五秒時微暗房間中睡在床上的貴樹及另外某人,但新海誠想告訴我們的難道是再深刻的感情也會有變質的一天這樣一種觀點和主題嗎?顯然不是!   讓我們再回到最後一個場景:   明裡與遠野於鐵軌處擦肩而過,互相認出了對方。當兩人走到鐵軌的兩邊時,不約而同的轉過了頭。這時,飛馳的火車將兩人的視線阻隔在了兩邊。當火車駛過後,遠野發現明裡已經離開。然後,在以每秒5厘米的速度飄落的櫻雨中,遠野帶著一絲微笑轉身離開。   在這短短的兩分鐘內,其實把前面五十多分鐘的故事梗概包含在了裡面:   名里與遠野在小時候相遇(在鐵軌處相遇)但終究兩人走到了不同的地方(走到了鐵軌的兩側)雖然彼 此心中都有挂念(兩人不約而同的轉過了頭)但種種困難橫跨在兩人之間(飛馳的火車將兩人的視線阻隔在了兩邊)遠野在回憶中迷茫,不接受任何新的幸福(遠野面前飛馳的,不斷變化卻毫無改變的車廂),當繁華落盡,明裡找到了幸福(明裡已經離開)而遠野也終於從迷茫中走了出來(遠野帶著一絲微笑轉身離開)。   新海誠想表達的是,曾經純真的感情並不會隨著時間的流失而消逝。即便這種感情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得到完成,但它必定會是心裡美麗的一段回憶。而龜縮於以往的傷痕中,不敢接受新的幸福,只會使心越來越蒼老,最後慢慢死去。回憶像酒,少許你便可覺得那其中的甘美,如果濫喝沉迷其中,只是一個神智不清的酒徒。   在每秒5厘米的速度飄落的櫻雨中,在幸福的往事中,遠野邁開了前進的道路。兩個漸行漸遠的背影,包含了有愛無緣的傷感,更多的卻是對幸福未來的憧憬。 

上一篇[清水村]    下一篇 [大神相馬]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