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四川金堂縣79歲老人王祿金因扮濟公當「城管」,2010年7月成了媒體的紅人。

1 濟公城管 -人物簡介

濟公城管王祿金在撿拾路人丟在馬路上的棒冰紙

王祿金,生於1932年,四川金堂縣人。有個特殊的癖好:裝濟公。他穿上一身特意被弄得破爛的行頭,搖著開口的蒲扇,腰間掛著一個葫蘆,搖搖晃晃地在街上走。一旦看見街上有小販佔道經營,或商戶將東西擺上了盲道,他就立即走上前去,軟說硬磨要求對方搬走。他說,他崇拜濟公,濟公專打抱不平。「我也要做一個打抱不平的人。」被媒體報道后,網友稱他為「濟公城管」,成為了網路紅人。   

這讓當地城管部門感到尷尬,他們覺得王祿金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更擔心他的安全。處於矛盾中的城管部門, 2010年7月給他頒發了一個「熱心市民獎」。不過之後,他們卻希望老人早點從「濟公城管」的位子上退下來。

2 濟公城管 -人物事迹

濟公城管濟公城管
「濟公」治理亂停亂放   

2010年8月6日下午3時,金堂縣城幸福路一棟老宿舍樓里,王祿金換上了他的行頭,準備上街了。   

他穿著一件灰黑色的類似僧袍的寬大衣服,據說這件衣服是他從某個寺廟裡借來的,衣服上故意打了幾個補丁,一條黑色的運動褲褲腳被剪成幾條碎布,黑色的布鞋被他有意弄出了幾個大洞。他戴上菱形的帽子、掛上葫蘆、繫上腰帶,將右邊膀子露出來,成了一個活脫脫的「濟公」。   

王祿金做「濟公」,已有快三年的時間了。「我最喜歡濟公,」他說,「濟公這個人,專打抱不平,我很崇拜他。」他穿著寬袍大袖的奇裝異服,走在大街上,看到有在街上擺攤的,有出攤佔道的,他都要管。「我看不慣,要打抱不平。」他說。   

曾經有小販揚起秤砣,揚言要他快走,不然用秤砣打他。「我就把臉伸過去,說,你打啊,我是濟公。」王祿金說。在這種近乎癲狂的狀態里,王祿金得到了某種精神上的滿足。   

家屬擔心他出事   

王祿金每次上街勸導,老伴謝受玉都騎著一輛三輪車跟在後面,她擔心他會與人爭吵,甚至發生衝突。   

王祿金路過的地方,引起了大量路人圍觀。「連動作都和濟公一樣,他這是在搞模仿秀哇?」一名路人問。

更多的人則對此行為報以大笑。「他還掛個葫蘆,打醉拳,太搞笑了。」   

與謝受玉有同樣擔憂的,還有當地的城管部門。在王祿金的整個勸導行動中,金堂縣市容環衛局環衛一所所長陳挺一直跟在他身後,以備任何突發情況發生。   

城管深表尷尬   

王祿金的行為,讓金堂縣城管局辦公室主任吳航感到有些尷尬。「他的出發點是好的,也起到一些作用,但我們不倡導這樣的行為。」他說,王祿金並不是城管隊員,也不是城管部門聘請的義務勸導員,完全是出於對城市管理工作的熱心,才自發做這些事的。「一方面,他的精神是值得鼓勵的,對城市管理工作的熱心也值得讚賞,實際行動也起到一定的作用;另一方面,他並沒有執法權,在勸導別人的時候,自身安全堪憂。要是出了事,他那麼大年紀了,誰來負這個責任。我們不倡導這樣的行為。」

3 濟公城管 -事件評論

按城管部門的說法,怕老人出事,3年來城管人員要一直跟著他。所以,他們雖然覺得老人的精神值得讚賞,但也希望老人能早點「退休」。但我想更讓他們尷尬的,恐怕是一個沒有執法權的老人,管起小商小販來,竟然比他們這些身穿制服的城管人員還靈。

代表執法形象的制服比不過濟公的乞丐裝,確實令人尷尬。不知道這些城管隊員跟了王祿金三年之久,是否從王祿金身上學到了一點什麼?

王祿金看似癲狂的背後,其實有民間智慧。比如他打濟公名號就很聰明,因為濟公在人們心中的印象就是「哪有不平哪有我」,專打抱不平,所以當「濟公」去管亂停車、亂丟垃圾時,人們覺得這是應該的,就容易接受。王祿金雖以濟公形象示人,但並沒有真把自己當活佛,看到人家不對,他先是指出來要人家改;人家還不聽,他自己動手幫你,弄得你自己都不好意思。而一些城管人員就沒有他這樣的涵養,制服一穿,覺得我就是來管你的,人家不聽就上火,就動粗,很容易和小商小販起衝突。

城管要想不尷尬,不在於王祿金是否「退休」,而在於改變自身的形象。如果繼續以執法者、管理者自居,城管一定會是個尷尬的角色。改變形象,當然不是城管隊員都穿乞丐裝上街。只有把自己當成這個城市和市民的服務者,城管才能搶迴風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