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日本朝鮮日韓關係朝鮮近代史

《濟物浦條約》(朝鮮語:제물포조약)是1882年8月30日朝鮮與日本在朝鮮濟物浦(今韓國仁川)簽訂的不平等條約。日本以朝鮮「壬午兵變」為契機,借口日本人在朝鮮被殺,強迫朝鮮政府簽訂《濟物浦條約》,同時附錄《修好條規續約》。該條約不僅使日本獲得了朝鮮的巨額賠款,更規定了日本在朝鮮的駐軍權,進一步擴大了日本的侵略勢力,加劇了朝鮮半島的危機。

1背景

花房義質倉皇逃走

  花房義質倉皇逃走

1876年,日本強迫朝鮮簽訂《江華條約》,打開朝鮮的國門,開始對朝鮮的滲透。在朝鮮國內腐朽的封建統治和日本勢力的衝擊下,朝鮮人民忍無可忍,終於在1882年7月23日爆發了「壬午兵變」,推翻了閔妃集團的統治,擁戴興宣大院君李昰應執政,同時又圍攻日本公使館,趕走了日本駐朝公使花房義質。在壬午兵變中,朝鮮起義軍民殺死了日本籍別技軍教官堀本禮造及其他日本人共計13人,又燒毀了日本公使館。這正給日本以侵略朝鮮的借口和良機。
花房義質從朝鮮逃到日本,將壬午兵變的經過報告本國,引起日本朝野的軒然大波。1882年7月31日,日本內閣就壬午兵變問題舉行緊急會議,明治天皇親臨現場。在會議上分化為主戰和主和兩派,其中前外務卿副島種臣、陸軍中將黑田清隆態度強硬,力主對朝鮮開戰;現外務卿井上馨則主張慎重處理朝鮮事變。最終主和派佔上風,但仍採取了派兵的方式。日本政府決定派花房義質為全權委員,在陸海軍的護送下,赴朝鮮要求謝罪賠償,同時井上馨則坐鎮下關,遙控指揮。8月7日,在下關的井上馨對花房義質下了一份詳細的《訓令》,對與朝鮮交涉可能發生的任何情況的應對措施都作了詳細的指示。此外,井上馨還就對朝鮮提出的要求另列一份《機密訓令》,共有9條,《機密訓令》授予花房非常大的權力,其中包括要求朝鮮政府謝罪、賠款、懲凶等基本內容,同時又規定割讓朝鮮巨濟島或郁陵島、5年內朝鮮軍隊警衛日本公使館、必要時出兵佔領仁川以及擴大日本在朝鮮的通商特權等。這也成為後來朝日談判期間日方的行動準則和基本精神。
與此同時,日本軍方也作出相應部署。陸軍卿代理山縣有朋和海軍卿川村純義就出兵朝鮮的問題進行協商,決定派一大隊的兵力及「金剛」、「比叡」、「清輝」、「日進」4艘軍艦及工部省民船「明治丸」、「和歌浦丸」號作為公使及護衛軍隊用船。另外,日本亦決定在佔領仁川不足以使朝鮮屈服時,動員全國兵力發動侵朝戰爭,佔領朝鮮首都漢城(今韓國首爾)。為此日本政府先後頒布了「戒嚴令(八·五)」和「徵兵令(八·十二)」,大舉擴軍備戰。這是近代日本參謀本部創建以來首次以「佔領京城」、「擊破朝鮮國軍」為攻擊目標的軍事部署和實戰演習。此外,剛成立的右翼組織「玄洋社」也蠢蠢欲動,他們計劃在日本政府不採取軍事行動時,組織「征韓義勇軍」,由釜山登陸直搗漢城。
1882年8月10日,花房義質會同陸軍少將高島鞆之助、海軍少將仁禮景范率領的1500名士兵從下關出發,開赴朝鮮。山縣有朋率領新組編的混成旅團及「高砂丸」等4艘運兵船在福岡待命,只要談判破裂,立刻出兵朝鮮。8月12日,花房義質到達朝鮮仁川,正式揭開了壬午兵變后朝日談判的序幕。

2談判過程

第二輪談判
然而,8月23日馬建忠進入漢城給事情以轉機。事實上,清朝表面上是應大院君之邀請調停朝日衝突,實則暗中與趙寧夏、魚允中、金允植等朝鮮大臣謀議,逮捕大院君,平定兵變。8月25日,吳長慶、丁汝昌率3000清兵進入漢城,8月26日,馬建忠設計逮捕大院君(后押往中國保定軟禁)。其後清軍鎮壓了壬午兵變,將鄭完鄰等10名士兵斬首。至此,大院君政權垮台,朝鮮政府重啟與日本的談判。
1882年8月27日,朝鮮領議政洪淳穆致函花房義質,要求談判,花房義質欣然應允。次日,仁川府使任榮鎬通知日方官員,高宗委任奉朝賀(退休官員的一種榮譽官名)李裕元為全權大臣、工曹參判金宏集為全權副官,前往濟物浦與日本談判。朝鮮代表團動身前往濟物浦之前,朝鮮高宗命元老金炳國持日本早前交予朝鮮的「要求函件」往見馬建忠,請他就日朝會談的事給予指示。根據日後日、朝雙方所簽訂的《濟物浦條約》內的條款來看,朝鮮是按馬建忠之指示來進行對日談判的;換言之,馬建忠給予金炳國的指示即為朝鮮代表與花房義質會談之基礎。所以,清廷雖然沒有直接參与會談,但日朝《濟物浦條約》的締結,明顯是在中國幕後指導下完成的。
濟物浦條約

  濟物浦條約

1882年8月28日晚10時,朝日談判在濟物浦停泊的日本軍艦「比叡」號上展開談判,到29日上午繼續談判。花房義質將「要求函件」稍加改動,交給朝鮮代表李裕元,朝鮮對大多條件表示難以接受。李裕元根據馬建忠的指示,依從《國際法》說明朝鮮並無負責損害和軍事賠償的義務,但為花房義質所拒,雙方僵持不下。及后,花房義質按井上馨之意,提出將賠款減至四十萬元;但朝鮮須以礦山採掘權、電線架設權,咸興、大邱兩地定期開放為通商口岸等為交換條件。朝鮮認為如此損失更大,寧願多付十萬元;而且「賠償」二字於《國際法》不合,故朝鮮要求把「賠償」二字改為「填補」。日本官員認為「填補」二字可以接受,但金額方面卻沒有商量的餘地。雙方各執己見,始終未能達成共識。此外在馬建忠的建議下,還將日本的駐軍漢城條款折衷成「日本公使館,置兵員若干備警」,日本在朝鮮國內之駐兵權一事,就此草草解決。至此,朝鮮和日本最大的爭執就是賠款數目問題了。
8月29日正午,朝日雙方再度恢復談判,李裕元稱病不出席,由金宏集負責協商。雙方就賠款和駐兵問題發生爭辯,無果而終。到了下午,花房義質帶同書記官近藤真鋤及其隨員至花島別將營訪問李裕元,脅迫朝鮮接受日方所提出的種種要求。李裕元懼怕日本之威逼,竟然屈服,除把原提案的第五條及第七條略作修正外,其餘六條全部接受。8月30日,朝鮮與日本在濟物浦假館(臨時會館)正式簽訂了《濟物浦條約》。這個條約基本滿足了日本的願望,進一步擴大了日本在朝鮮的侵略勢力。

3條約內容

修好條規續約
日本國與朝鮮國嗣後為益表親好便貿易,茲證定續約二款如左:
第一
釜山、元山、仁川各港間行里程今後擴為四方各五十里(朝鮮里方),期二年後(自條約批准之日起算周歲為一年)更為各百里事。自今期一年後, 以楊花津為開市。
第二
任聽日本國公使、領事及其隨員、眷從遊歷朝鮮內地各處事(指定遊歷地方,由禮曹給照,地方官勘照護送)。
右兩國全權大臣各據諭旨,立約蓋印,更請批准,二個月內(日本明治十五年十月、朝鮮開國四百九十一年九月)於日本東京交換。
大日本國明治十五年八月三十日
大朝鮮國開國四百九十一年七月十七日
日本國辦理公使花房義質
朝鮮國全權大臣李裕元
全權副官金宏集[13-14]

4評價

《濟物浦條約》的內容可以歸結為「懲凶」、「賠款」、「駐兵」、「謝罪」。懲凶和謝罪使朝鮮的國家尊嚴遭到嚴重損害,是近代朝鮮屈辱的象徵;第四款的索取賠款,反映了日本人的貪婪,55萬日元的巨額賠款極大加重了朝鮮的財政困難和人民負擔,也是日本對朝鮮經濟侵略的手段。《續約》則擴大了日本在朝鮮的通商特權,進一步使日本在朝鮮的經濟地位佔據優勢。《濟物浦條約》最關鍵的內容在於第五款,日本借口「壬午兵變」期間朝鮮軍隊保護不力而攫取了駐軍權,這是明治維新以來日本首次海外駐軍,充分體現了日本急於進軍朝鮮半島的野心。日本的駐軍也直接與駐朝清軍形成對峙,不僅嚴重侵犯了朝鮮的領土主權,而且對朝鮮民族的生存和東亞地區的和平構成巨大威脅。1894年甲午中日戰爭前夕,日本就是以《濟物浦條約》為依據,借口保護使館而駐兵朝鮮的,足見此條款影響之大、危害之深。總之,《濟物浦條約》是繼《江華條約》后又一個嚴重侵犯朝鮮主權和尊嚴的不平等條約,進一步擴大了日本在朝鮮的侵略勢力。
而作為朝鮮幕後的中國,雖然日本竭力阻止中方介入談判,但對朝鮮仍施以重大影響。中國在這次軍事行動中壓制住日軍,率先平定兵變,但馬建忠卻本著「息事寧人」的態度,他的建議沒有為朝鮮爭取到實際權益,反而姑息縱容日本對朝鮮的脅迫,不僅使朝鮮遭到了嚴重損失,也使清朝對朝鮮的宗主權遭到挑戰。為此馬建忠遭到了清廷內清流黨的攻擊,比如御史張佩綸將馬建忠比作明朝的沈惟敬,要求嚴加懲處;而駐朝清軍也對馬建忠極為不滿,清軍軍官袁世凱曾對接待清軍的朝鮮官員金昌熙說:「貴國之事如治瘡,然交涉之人(指馬建忠)挾日本以自重,交涉之人一日不死,則瘡不可為也。」公然詛咒馬建忠去死。馬建忠固然難辭其咎,近代中國的衰微則是根本原因。
1882年9月3日,日本陸海軍將校舉行葬儀,將堀本禮造等12具屍體改葬於濟物浦的獨溪峴地方。朝鮮政府派禮曹佐郎嚴錫瓘攜帶祭品前來會葬。9月7日,朝鮮政府以錦陵尉朴泳孝為修信使,攜副使金晚植及隨員金玉均、徐光范、閔泳翊等人前往日本「謝罪」。對於「懲凶」一事,雖然清軍在先前已經將鄭完鄰等10人斬首示眾,但花房義質以「事出清人之手,斷罪不明」為由,逼迫朝鮮政府繼續追緝「兇徒」,否則日本將按《濟物浦條約》第一款由日本負責逮捕。9月10日,朝鮮逮捕了9名「兇徒」,經朝日官員共同審訊后,認定參與壬午兵變,遂將其全部處斬。10月又將金長孫等8名兵變「魁首」凌遲處死。此外還有十多名大院君派系的官員被賜死或問斬。花房義質大功告成,離開漢城回國。1882年9月28日,花房抵達日本東京,在赤坂的臨時皇宮向明治天皇復命。《濟物浦條約》的善後事宜才基本結束。

5其他

以朴泳孝為首的謝罪使來到日本,由於使團多為開化黨,因此日本竭力扶植,不僅順利完成了《濟物浦條約》的換約,還同意將其中50萬日元的賠款延長為10年還清。
《濟物浦條約》談判期間,日本要求拆除朝鮮的「斥和碑」,因為碑文中「洋夷侵犯,非戰則和,主和賣國」等內容太刺眼,加上是年5月簽訂了《朝美修好通商條約》,朝鮮已經開始和歐美國家通商,因此這塊碑可以說是形式上的障礙。1882年9月14日,朝鮮拆除了漢城鍾閣(普信閣)的斥和碑,其他地方的斥和碑也在《濟物浦條約》簽訂后陸續被拆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