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文化典故辭彙

濯足,詞語,本謂洗去腳污。后以「濯足」比喻清除世塵,保持高潔。有多則古詩詞中提到該詞語。

1詳細釋義

釋義
「 滄浪 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 滄浪 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本謂洗去腳污。后以「濯足」比喻清除世塵,保持高潔

2運用示例

晉 夏侯湛 《東方朔畫贊》:「退不終否,進亦避榮。臨世濯足,希古振纓。」
宋 張孝祥 《水調歌頭·泛湘江》詞:「濯足夜灘急,晞髮北風涼。」
晉 左思《詠史詩八首》之五:「振衣千仞岡,濯足萬里流。」
宋·吳曾《能改齋漫錄·記詩》:「再拜先生淚如洗,振衣濯足吾往矣。 」
《詠史詩》八首之五 左思(字太沖,太康年間成就最高的作家之一)
皓天舒白日。靈景耀神州。列宅紫宮裡。飛宇若雲浮。峨峨高門內。藹藹皆王侯。自非攀龍客。何為歘來游。被褐出閶闔。高步追許由。振衣千仞岡。濯足萬里流。
《濯足草本足浴液》婁興華
古有孟子滄浪之水濯足,今有世人草本入水健足。臨睡濯足,安神靜心,任三九北風寒,吾獨塵埃外;溫養之氣足底升,濯去萬千病;水調歌頭常頌,濯足草本經。

3相關散文

《濯足街》
作者:張承志 第一回去西班牙遊學,心思都在摩爾人的八百年歷史,對當代的事兒,甚至名城大埠,完全沒有興趣。唯有馬德里的一處小地方,卻總是忘它不能:它叫拉瓦比耶茲,意思是「洗腳」,好像有的書稱它濯足街——譯得不僅語含古風,且有一絲東方音色。
愈是地道西班牙的,就愈有濃烈的東方味。
那時還在新世紀開始之前,移民並不像今天這麼扎眼。記憶中的拉瓦比耶茲有一點陳舊,也許可以說它破敗?它連著數條從上方的底里索·德·莫利納蜿蜒而下的窄巷。整個街區都順著路,愈往坡下走,建築愈古舊。
拉瓦比耶茲,是老城的一角。拉瓦比耶茲的一個地鐵口,恰在一個廣場上。
走上街道的我們,與遊行隊伍擦肩而過。我順著路逆著人流,一個個地觀察他們。那些年馬德里的街頭常有遊行。像被磁石吸著一般,後來我們就跟著「看遊行」。雖然經過翻譯,隊伍里一個姑娘的話我至今記得:好多年前的今天,那個劊子手死了。
終於我們明白:這一天是佛朗哥的喪日,遊行是為了對他表達抗議。
遊行隊伍走遠了,我們戀戀不捨,轉過頭來往回走。
又回到了濯足街。
突然看見,在那塊地鐵站牌上,寫著一條標語。顯然它是剛剛被遊行者寫上的。突兀地讀到它時感覺古怪,可憐的教育和知識背景,使我只覺陌生。但它如特殊的戳破,使人疼得一怔。
——十幾年過去了。
我翻出發黃的本子,把這條筆記找了出來:
El facismoes una actitud con que tu te comportas cada dia。
該這麼翻譯:「所謂法西斯主義——它就表現在你每天的習慣中。」
再到馬德里已是2008年,抵達次日我們去拉瓦比耶茲。從地鐵登上地面的同時,我想起來了。
我東張西望,雖然心裡明白:那條標語不可能還留著。
街巷樓屋,都毫無改變,只是不時走過一群摩洛哥婦女,甚至街角坐著幾個福建人。我的濯足街,它今天成了首都的移民窩!在地鐵的那個出口,升上降下鑽進爬出的,是各種膚色的人。似乎他們沒什麼職業,卻忙得匆匆不停。不過閑暇者也很多;不僅我,在地鐵出口的廣場,每張扶手椅上都坐著人。印度人、阿拉伯人、東歐人、中國人、黑人和白人、棕皮膚的拉美人。
順著石頭台階,我從地鐵里走上地面,一邊欣賞著這廣場上的小聯合國。下台階時瞟了一眼站牌;西班牙的滾燙陽光,照得字母凸凹鮮明。不用說,早已沒了那句標語。
如今我痛感它的緊迫。一連十數年棄之腦後,沒想到它一直徘徊未曾離去。西班牙人真是不一樣,居然這樣提出問題。「它就表現在你每天的習慣中」,若拘泥原文的話,它是「一種伴著你每天的表現的態度」——在每一天里,我們的習慣是什麼?我們表現的態度是什麼?
是的,「每天」,我們習以為常的每天,它使我沉吟不已。
(摘自11月7日《北京青年報》張承志文)
上一篇[燕市]    下一篇 [空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