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瀍河,讀做chán,瀍河發源於孟律縣會瀍溝,全長35公里,流域面積180平方公里,於洛陽市東注入洛河。

1 瀍河 -簡介

  邙山上有一條古老的河流——瀍(chan)河。
  瀍河全長僅有三十五公里,但它的年齡可以追溯到遠古時代,因河兩岸古人類生活遺迹被考古學者屢屢發現。

2 瀍河 -歷史

  在瀍河源頭寒亮村西頭500米,有一水泉,過去是一片綠洲,古稱「梓澤」。聽村裡上歲數的人講,本世紀50年代,泉水還汩汩流淌,蘆葦、水草綠油油一片,泉水流到村口便潛入地下,到會瀍溝才冒了出來。會瀍溝的兩邊,分佈著一孔孔的窯洞人家,嘩啦啦的河水歡快地一路向東奔去,出了會瀍溝就又不見了蹤影,到馬屯鎮(現更名小浪底鎮)露露頭就又隱藏起來,到了班溝村又拱了出來。瀍河就這樣,時隱時現,像捉迷藏一般,自西北向東南方向流去。當地人說:凡是有村莊、有人家的地方,便是瀍河現身的地方。臨水而居,不無道理呀!

3 瀍河 -沿岸風景

  在上游,如果說瀍河還是涓涓細流,像一個探頭探腦的調皮小丫頭,到了九泉村這個地方,便成為寬闊明亮的水面,出息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了。九泉村下面儘是泉眼。過去,人們以為九泉是瀍河的源,似乎也有些道理。
  初春時,我沿著瀍河尋蹤溯源,途經九泉村,碰到村上一位叫劉銀生的老漢,他今年82歲。提起九泉的過去,老漢來了精神,說起話來,兩道白眉毛一抖一抖的:過去二三月里,泉眼的水汩汩冒得老高,清著呢!兩岸都是花,杏花、桃花、梨花,還有海棠花,樹梢上飛的都是蜜蜂。那陣,十里八鄉的人都來俺村看花。有一年,天大旱,好幾個月不下一滴雨,邙嶺上旱得冒煙。俺村呢,泉眼照樣往上冒,吃水澆地,一點事兒沒有。老漢見我聽得入迷,便拉著我走到崖頭,指著河邊說:過去那兒有一座很大的廟宇,叫「九泉觀」,觀里敬「四海龍王」。
  哎!老漢話鋒一轉:大躍進那年修水庫,廟拆了,兩岸的桃樹、杏樹、海棠全淹沒了。後來,庫水也快乾枯了,再也沒有泉水冒上來。說到這裡,老漢一臉茫然。
  如今,山腳下面,九泉觀已經重修起來。九泉觀始建何年,已難以考證,現存有三通石碑,最早的一塊殘碑,依稀辨得是明朝嘉靖三年所立;第二通是大清同治十年所立,現在還躺在老鄉家的院子里;第三通便是現今所立。三次重修九泉觀都是民間捐資出銀,沒有官方參與的痕迹,可見九泉在百姓心目中是有位置的。
  瀍河流過了九眼泉,水流就比較大了,可到了牛步河,一下狹窄起來,河床窄得黃牛一步便可以跨過去,因此,取地名「牛步河」。

4 瀍河 -生態環境

  瀍河流過牛步河便跌入一道樹木蒼翠的山澗,這就是瀍溝。從瀍溝村往下是一條平緩蜿蜒的川地,良田萬畝,土地肥沃,瀍河忽左忽右,像一條玉帶纏繞在綠野之間。春天,走在河邊就像穿行一條煙雨柳巷,山坡爬牛羊,河水戲白鵝。村民把竹籃甩下河,拉上來就是活蹦亂跳的魚蝦,跳到河裡摸,一晌兒能逮小半桶螃蟹。
  瀍河就是一幅美麗的畫卷!但近些年來,它遭受到了折損和浸染。生態改變,使寒亮村古泉斷流,「梓澤」不再;會瀍溝溝底朝天,成了干河;九泉失去泉水噴涌的壯觀。一路,泛起燒鹼一般的泡沫,灰黃的濁水燒蝕著岸邊的水草,魚蝦、螃蟹絕蹤,蛙鳴絕聲。氣喘吁吁的瀍河已經成為一條排污河,裹著毒素注入洛河,融進母親河——黃河。母親哀鳴,瀍河悲泣。
  近來,瀍河治理開始了!河水再現清流,將來還要從小浪底引黃河水注入瀍河。我喜不自勝,連忙沿著瀍河跑了一遭,也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九泉村的劉銀生老漢,瀍河蘇醒了,讓老人家知道引水工程將要完工,瀍河河床開始梳理,九泉壩體改造,孟津縣城污水治理,瀍河沿岸插楊植柳。不久的未來,清凌凌的河水就會穿越美麗的山川,奔流而下。那時,溯源而上,踏青問魚,尋俗訪古……瀍河,又是一道亮麗風景。
上一篇[魯德]    下一篇 [烏拉爾語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