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湖脈學

1簡介

脈學在中醫學中是極受重視的。自晉代王叔和著《脈經》后,五代高陽生著成《脈訣》,以其通俗易懂、便於記誦而廣為傳播,但因其中謬誤也不少。李時珍繼承了正統的脈學,博採歷代各家之長,對經義大加發揮,如他指出,切脈獨取寸口,是以此候五臟之氣,而不是切按五臟六腑經脈之體,闡發透闢。他在《脈經》24脈的基礎上,又增述了3種脈,使中醫脈象增至27種,即浮、沉、遲、數、滑、澀、虛、實、長、短、洪、微、緊、緩、芤、弦、革、牢、濡、弱、散、細、伏、動、促、結、代。他用朗朗上口、易於記誦的七言詩句寫成「體狀詩」,對每一種脈象做了形象的描述,如說浮脈「浮脈唯從肉上行,如循榆莢似毛輕,三秋得命知無恙,久病逢之卻可驚」,短短四句把浮脈的脈位、脈象、臨床意義表述得很清晰。他還用「相類詩」、「主病詩」,把同一類的各種脈加以歸納,對其在診斷病證方面的意圖加以闡發。這就是《瀕湖脈學》的全部內容,雖然篇幅不多,但在中醫脈學發展史上卻有重要地位,已經成為學習脈學的必讀著作。

2史料記載

《瀕湖脈學》是李時珍擷取《內經》、《脈經》等諸書精華,結合自己的經驗撰著而成。總為一卷,內容分兩部分,一是闡述了27種脈象的脈形特點,辨別方法及主治病證,二是引錄了其父李言聞闡述脈學理論的《四言舉要》。

3《瀕湖脈學》

有序云:
宋有俗子,杜撰脈訣,鄙陋訛謬,醫學習誦,以為權輿,逮臻頒白,脈理竟昧。戴同父常刊其誤,先考月池翁著《四診發明》八卷,皆精詣奧室,淺學未能窺造珍 ,因撮粹擷華僭撰此書,以便習讀,為脈指南。世之醫病兩家,咸以脈為首務。不知脈乃四診之末,謂之巧者爾。上士欲會其全,非備四診不可。
明嘉靖甲子(公元1564年)上元日,謹書於瀕湖薖所。
《瀕湖脈學》、《奇經八脈考》、《脈學考證》,以上三書是明代李時珍所撰,都是有關「脈學」的論著,所以合訂在一起,以便閱讀。
《瀕湖脈學》是作者研究「脈學」的心得。他根據各家論脈的精華,列舉了二十七種脈象。先以簡明的字句,再以適當的比喻來敘述各種不同的脈象,以幫助讀者理解。其中同類異脈的鑒別點和各種象的相應病證,都編成歌腑,以幫助讀者誦記。最後所附刪補宋、崔嘉彥所著的「四言舉要」,也是以易誦、易記的詞法,全面地敘述有關「脈學」的各種問題,所以本書是初學「脈學」的良好讀物。
《奇經八脈考》是研究「奇經八脈」的專論。「十二經脈」是中醫論述生理,病理機制的一種學說,而「奇經八脈」是「十二經脈」以外的旁支,也就是中醫《脈經》學說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本書不但詳敘「奇經八脈」的循行路線,還結合所主病證,提出相應的治療。同時也是憑脈診斷疾病的一種依據,所以對學習和研究「脈學」也有參考的必要。
《脈訣考證》的主題,是以考證和評論當時流行的脈學書《王叔和脈訣》為對象,其內容是集錄明以前各家對該書的不同意見,結合作者自己的見解,作為一種學術上的討論,由於這裡面接觸到好些脈學上的實際問題,如「七表八里」、「男女脈位」等,所以對研究脈學來說,是能起到論證和解決部分存疑問題的作用。
《瀕湖脈學》所例舉的脈象共有二十七種,分別為:浮 脈、沉 脈 、遲脈 、數脈、滑脈、澀脈 、虛脈 、 實脈、長脈、短脈、洪脈、微脈、緊脈、 緩脈、芤脈 、弦脈 、革脈、牢脈、濡脈、弱脈、散脈、細脈、伏脈 、動脈、促脈、結脈、代脈。每種脈象並附有歌決解釋。
作者:李時珍
瀕湖脈學明李時珍

4脈學七言訣

沉(陰)
沉脈,重手按至筋骨乃得(《脈經》)。如綿裹砂,內剛外柔(楊氏)。如石投水,必極其底。沉脈法也,有淵泉在下之象,在卦為坎,在時為冬,在人為腎。又謂之石,亦曰營。太過則如彈石,按之益堅,病在外也。不及則氣來虛微,去如數者,病在中也。《脈訣》言緩度三關,狀如爛綿者,非也。沉有緩數及各部之沉,爛綿乃弱脈,非沉也。
『體狀詩』水行潤下脈來沉,筋骨之間軟滑勻。女子寸兮男子尺,四時如此號為平。
『相類詩』沉幫筋骨自調勻,伏則推筋著骨尋。沉細如綿真弱脈,弦長實大是牢形。(沉行筋間,伏行骨上,牢大有力,弱細無力)
『主病詩』沉潛水蓄陰經病,數熱遲寒滑有痰。無力而沉虛與氣,沉而有氣積並寒。寸沉痰郁水停胸,關主中寒痛不通。尺部濁遺並泄痢,腎虛腰及下元潼。沉脈主里,有力里實,無力里虛。沉則為氣,又主水蓄,沉遲痼冷,沉數內熱,沉滑痰食,沉澀氣鬱,沉弱寒熱,沉緩寒濕,沉緊冷痛,沉牢冷積。
數(陽)
數脈,一息六至(《脈經》)。脈流薄疾(《素問》)。數為陰不勝陽,故脈來太過。浮沉遲數,脈之綱領。《素問》《脈經》皆為正脈。《脈訣》立七表、八里,而遺數脈,止歌於心臟,其妄甚矣。
『體狀詩』數脈息間常六至,陰微陽盛必狂煩。浮沉表裡分虛實,惟有兒童作吉看。
『相類詩』數比平人多一至,緊來如數似彈繩。數而時止名為促,數見關中動脈形。數而弦急為緊,流利為滑,數而有止為促,數甚為極,數見關中為動。
『主病詩』數脈為陽熱可知,只將君相火來醫。實宜涼瀉虛溫補,肺病秋深卻畏之。寸數咽喉口舌瘡,吐紅咳嗽肺生瘍。當關胃火併肝火,尺屬滋陰降火湯。數脈主腑,有力實火,無力虛火。浮數表熱,沉數里熱,氣口數實肺癰,數虛肺痿。
澀(陰)
澀脈,細而遲,往來難,短且散,或一止復來(《脈經》)。參伍不調(《素問》)。如輕刀刮竹(《脈訣》)。如雨沾沙(《通真子》)。如病蠶食葉。澀為陽氣有餘,氣盛則血少,故脈來蹇滯,而肺宜之。《脈訣》言:指下尋之似有,舉之全無。與《脈經》所云,絕不相干。
『體狀詩』細遲短澀往來難,散止依稀應指間。如雨沾沙容易散,病蠶食葉慢而艱。
『相類詩』參伍不調名曰澀,輕刀刮竹短而難。微似秒芒微軟甚,浮沉不別有無間。細遲短散,時一止曰澀。極細而軟,重按若絕曰微。浮而柔細曰濡,沉而柔細曰弱。
『主病詩』澀緣血少或傷精,反胃亡陽汗雨淋。寒濕入營為血痹,女人非孕即無經。寸澀心虛痛對胸,胃虛脅脹察關中。尺為精血俱傷候,腸結溲淋或下紅。澀主血少精傷之病,女人有孕為胎病,無孕為敗血。杜光庭云:澀脈獨見尺中,形同代為死脈。
實(陽)
實脈,浮沉皆得,脈大而長微弦,應指然(《脈經》)。,堅實貌。《脈訣》言:如繩應指來,乃緊脈,非實脈也。
『體狀詩』浮沉皆得大而長,應指無虛強。熱蘊三焦成壯火,通腸發汗始安康。
『相類詩』實脈浮沉有力強,緊如彈索轉無常。須知牢脈幫筋骨,實大微弦更帶長。浮沉有力為實,弦急彈人為緊,沉而實大,微弦而長為牢。
『主病詩』實脈為陽火郁成,發狂譫語吐頻頻。或為陽毒或傷食,大便不通或氣疼。寸實應知面熱風,咽疼舌強氣填胸。當關脾熱中宮滿,尺實腰腸痛不通。《經》曰:血實脈實。曰:脈實者,水谷為病。曰:氣來實強是謂太過。《脈訣》言尺實小便不禁,與《脈經》尺實小腹痛、小便難之說何反。潔古不知其謬,訣為虛寒,藥用姜附,愈誤矣。
短(陰)
短脈,不及本位(《脈訣》)。應指而回,不能滿部(《脈經》)。戴同父云:短脈只見尺寸,若關中見短,上不通寸,下不通尺,是陰陽絕脈,必死矣。故關不診短。黎居士云:長短未有定體,諸脈舉按之,附過於本位者為長,不及本位者為短。長脈屬肝宜於春。短脈屬肺宜於秋。但診肝肺,長短自見。
『體狀相類詩』兩頭縮縮名為短,澀短遲遲細且難。短澀而浮秋喜見,三春為賊有邪干。(澀、微、動、結,皆兼短脈)
『主病詩』短脈惟於尺寸尋,短而滑數酒傷神。浮為血澀沉為痞,寸主頭疼尺腹疼。(《經》曰:短則氣病,短主不及之病)
微(陰)
微脈,極細而軟,按之如欲絕,若有若無(《脈經》)。細而稍長(戴氏)。《素問》謂之小。氣血微則脈微。
『體狀相類詩』微脈輕微瞥瞥乎,按之欲絕有如無。微為陽弱細陰弱。細比於微略較粗。輕診即見,重按如欲絕者,微也。往來如線而常有者,細也。仲景曰:脈瞥瞥如羹上肥者,陽氣微;縈縈如蠶絲細者,陰氣衰;長病得之死,卒病得之生。
『主病詩』氣血微兮脈亦微,惡寒發熱汗淋漓。男為勞極諸虛候,女作崩中帶下醫。寸微氣促或心驚,關脈微時脹滿形。尺部見之精血弱,惡寒消癉痛呻吟。微主久虛血弱之病,陽微惡寒,陰微發熱。《脈訣》云:歲中日久為白帶,漏下多時骨亦枯。
緩(陰)
緩脈,去來小快於遲(《脈經》),一息四至(戴氏),如絲在經,不卷其軸,應指和緩,往來甚勻(張太素),如初春楊柳舞風之象(楊玄操),如微風輕柳梢(滑伯仁)。緩脈在卦為坤,在時為四季,在人為脾。陽寸、陰尺,上下同等,浮大而軟,無有偏勝者,平脈也。若非其時,即為有病。緩而和勻,不浮、不沉,不疾、不徐、不微、不弱者,即為胃氣。故杜光庭云:欲知死期何以取?古賢推定五般土。陽土須知不遇陰,陰土遇陰當細數。詳《玉函經》。
『體狀詩』緩脈阿阿四至通,柳梢裊裊輕風。欲從脈里求神氣,只在從容和緩中。
『相類詩』見遲脈。
『主病詩』緩脈營衰衛有餘,或風或濕或脾虛。上為項強下痿痹,分別浮沉大小區。寸緩風邪項背拘,關為風眩胃家虛。神門濡泄或風秘,或者蹣跚足力迂。浮緩為風,沉緩為濕,緩大風虛,緩細濕痹,緩澀脾虛,緩弱氣虛。《脈訣》言:緩主脾熱口臭、反胃、齒痛、夢鬼之病。出自杜撰,與緩無關。
弦(陽中陰)
弦脈,端直以長(《素問》),如張弓弦(《脈經》),按之不移,綽綽如按琴瑟弦(巢氏),狀若箏弦(《脈訣》),從中直過,挺然指下(《刊誤》)。弦脈在卦為震,在時為春,在人為肝。輕虛以滑者平,實滑如循長竿者病,勁急如新張弓弦者死。池氏曰:弦緊而數勁為太過,弦緊而細為不及。戴同父曰:弦而軟,其病輕;弦而硬,其病重。《脈訣》言:時時帶數,又言脈緊狀繩牽。皆非弦象,今削之。
『體狀詩』弦脈迢迢端直長,肝經木旺土應傷。怒氣滿胸常欲叫,翳蒙瞳子淚淋浪。
『相類詩』弦來端直似絲弦,緊則如繩左右彈。緊言其力弦言象,牢脈弦長沉伏間。(又見長脈)
『主病詩』弦應東方肝膽經,飲痰寒熱瘧纏身。浮沉遲數須分別,大小單雙有重輕。寸弦頭痛膈多痰,寒熱瘕察左關。關右胃寒心腹痛,尺中陰疝腳拘攣。弦為木盛之病。浮弦支飲外溢,沉弦懸飲內痛。瘧脈自弦,弦數多熱,弦遲多寒。弦大主虛,弦細拘急。陽弦頭痛,陰弦腹痛。單弦飲癖,雙弦寒痼。若不食者,木來克土,必難治。
牢(陰中陽)
牢脈,似沉似伏,實大而長,微弦(《脈經》)。扁鵲曰:牢而長者,肝也。仲景曰:寒則牢堅,有牢固之象。沈氏曰:似沉似伏,牢之位也;實大弦長,牢之體也。《脈訣》不言形狀,但云尋之則無,按之則有。雲脈入皮膚辨息難,又以牢為死脈,皆孟浪謬誤。
『體狀相類詩』弦長實大脈牢堅,牢位常居沉伏間。革脈芤弦自浮起,革虛牢實要詳看。
『主病詩』寒則牢堅里有餘,腹心寒痛木乘脾。疝瘕何愁也,失血陰虛卻忌之。牢主寒實之病,木實則為痛。
扁鵲云:軟為虛,牢為實。失血者,脈宜沉細,反浮大而牢者死,虛病見實脈也。《脈訣》言:骨間疼痛,氣居於表。池氏以為腎傳於脾,皆謬妄不經。
弱(陰)
弱脈,極軟而沉細,按之乃得,舉手無有(《脈經》)。弱乃濡之干者。《脈訣》言:輕手乃得。黎氏譬如浮漚,皆是濡脈,非弱也。《素問》曰:脈弱以滑,是有胃氣。脈弱以澀,是謂久病。病後老弱見之順,平人少年見之逆。
『體狀詩』弱來無力按之柔,柔細而沉不見浮。陽陷入陰精血弱,白頭猶可少年愁。
『相類詩』見濡脈。
『主病詩』弱脈陰虛陽氣衰,惡寒發熱骨筋痿。多驚多汗精神減,益氣調營急早醫。寸弱陽虛病可知,關為胃弱與脾衰。欲求陽陷陰虛病,須把神門兩部推。弱主氣虛之病。仲景曰:陽陷入陰,故惡寒發熱。又云:弱主筋,沉主骨,陽浮陰弱,血虛筋急。柳氏曰:氣虛則脈弱,寸弱陽虛,尺弱陰虛,關弱胃虛。
細(陰)
細脈,小於微而常有,細直而軟,若絲線之應指(《脈經》)。《素問》謂之小。王啟玄言如莠蓬,狀其柔細也。《脈訣》言:往來極微,是微反大於細矣,與《經》指背。
『體狀詩』細來累累細如絲,應指沉沉無絕期。春夏少年俱不利,秋冬老弱卻相宜。
『相類詩』見微、濡。
『主病詩』細脈縈縈血氣衰,諸虛勞損七情乖。若非濕氣侵腰腎,即是傷精汗泄來。寸細應知嘔吐頻,入關腹脹胃虛形。尺逢定是丹田冷,泄痢遺精號脫陰。《脈經》曰:細為血少氣衰。有此證則順,否則逆。故吐衄得沉細者生。憂勞過度者,脈亦細。
動(陽)
動乃數脈,見於關上下,無頭尾,如豆大,厥厥動搖。仲景曰:陰陽相搏名曰動,陽動則汗出,陰動則發熱,形冷惡寒,此三焦傷也。成無己曰:陰陽相搏,則虛者動,故陽虛則陽動,陰虛則陰動。龐安常曰:關前三分為陽,后三分為陰,關位半陰半陽,故動隨虛見。《脈訣》言:尋之似有,舉之還無,不離其處,不往不來,三關沉沉。含糊謬妄,殊非動脈。詹氏言其形鼓動如鉤、如毛者,尤謬。
『體狀詩』動脈搖搖數在關,無頭無尾豆形團。其原本是陰陽搏,虛者搖兮勝者安。
『主病詩』動脈專司痛與驚,汗因陽動熱因陰。或為泄痢拘攣病,男子亡精女子崩。仲景曰:動則為痛為驚。《素問》曰:陰虛陽搏,謂之崩。又曰:婦人手少陰脈動甚者,妊子也。
結(陰)
結脈,往來緩,時一止復來(《脈經》)。《脈訣》言:或來或去,聚而卻還。與結無關。仲景有累累如循長竿曰陰結,藹藹如車蓋曰陽結。《脈經》又有如麻子動搖,旋引旋收,聚散不常者曰結,主死。此三脈,名同實異也。
『體狀詩』結脈緩而時一止,獨陰偏盛欲亡陽。浮為氣滯沉為積,汗下分明在主張。
『相類詩』見代脈。
『主病詩』結脈皆因氣血凝,老痰結滯苦沉吟。內生積聚外癰腫,疝瘕(假)為殃病屬陰。結主陰盛之病。越人曰:結甚則積甚,結微則氣微,浮結外有痛積,伏結內有積聚。
經脈與脈氣
脈乃血脈,氣血之先,血之隧道,氣息應焉。
其象法地,血之府也,心之合也,皮之部也。
資始於腎,資生於胃,陽中之陰,本乎營衛,
營者陰血,衛者陽氣,營行脈中,衛行脈外,
脈不自行,隨氣而至,氣動脈應,陰陽之義。
氣如橐鑰,血如波瀾,血脈氣息,上下循環。
十二經中,皆有動脈,惟手太陰,寸口取決,
此經屬肺,上系吭嗌,脈之大會,息之出入。
一呼一吸,四至為息,日夜一萬,三千五百。
一呼一吸,脈行六寸,日夜八百,十丈為準。
五臟平脈
浮為心肺,沉為腎肝,脾胃中州,浮沉之間。
心脈之浮,浮大而散;肺脈之浮,浮澀而短;
肝脈之沉,沉而弦長;腎脈之沉,沉實而濡;
脾胃屬土,脈宜和緩,命為相火,左寸同斷。
春弦夏洪,秋毛冬石;四季和緩,是謂平脈。
太過實強,病生於外,不及虛微,病生於內。
春得秋脈,死在金日,五臟准此,推之不失。
四時百病,胃氣為本,脈貴有神,不可不審。
諸脈形態
浮脈法天,輕手可得,泛泛在上,如水漂木。
有力洪大,來盛去悠;無力虛大,遲而且柔;
虛甚則散,渙漫不收;有邊無中,其名曰芤;
浮小為儒,綿浮水面;濡甚則微,不任尋按。
沉脈法地,近於筋骨,深深在下,沉極為伏;
有力為牢,實大弦長;牢甚則實,幅幅而強;
無力為弱,柔小如綿;弱甚則細,如珠絲然。
遲脈屬陰,一息三至,小駛於遲,緩不及四,
二損一敗,病不可治,兩息奪精,脈已無氣。
浮大虛散,或見芤革,浮小濡微,沉小細弱,
遲細為澀,往來極難,易散一止,止而復還,
結則來緩,止而復來,代則來緩,止不能回。
數脈屬陽,六至一息,七疾八極,九至為脫。
浮大者洪,沉大牢實;往來流利,是謂之滑;
有力為緊,彈如轉索;數見寸口,有止為促;
數見關中,動脈可候,厥厥動搖,狀如小豆。
長則氣治,過於本位,長而端直,弦脈應指。
短則氣病,不能滿部,不見於關,惟尺寸候。
雜病脈象
脈之主病,有宜不宜,陰陽順逆,凶吉可推。
中風浮緩,急實則忌,浮滑中痰,沉遲中氣。
屍厥沉滑,卒不知人,入臟身冷,入腑身溫。
風傷於衛,浮緩有汗;寒傷於營,浮緊無汗;
暑傷於氣,脈虛身熱;濕傷於血,脈緩細澀。
傷寒熱病,脈喜浮洪,沉微澀小,證反必凶。
汗后脈靜,身涼則安,汗后脈躁,熱甚必難。
陽病見陰,病必危殆,陰病見陽,雖困無害。
上不至關,陽氣已竭。代脈止歇,臟絕傾危。
散脈無根,形損難醫,飲食內傷,氣口急滑。
勞倦年傷,脾脈大弱。欲知是氣,下手脈沉,
沉極則伏,澀弱久深。火郁多沉,滑痰緊食,
氣澀血芤,數火細濕。滑主多痰,弦主留飲。
熱則滑數,寒則弦緊。浮滑兼風,沉滑兼氣,
食傷短疾,濕留孺細。瘧脈自弦,弦數者熱,
弦遲者寒,代散者折。泄瀉下痢,沉小滑弱;
實大浮洪,發熱則惡。嘔吐反胃,浮滑者昌,
弦數緊澀,結腸者亡。霍亂之候,脈代勿訝;
厥逆遲微,是則可怕。咳嗽多浮,聚肺關胃。
沉緊小危,浮濡易治。喘急息肩,浮滑者順;
沉澀肢寒,散脈逆證。病熱有火,洪數可醫,
沉微無火,無根者危。骨蒸發熱,脈數而虛,
熱而澀小,必殞其軀。勞極諸虛,浮軟微弱,
土敗雙弦,火炎急數。諸病失血,脈必見芤,
緩小可喜,數大可憂。瘀血內蓄,卻宜牢大,
沉小澀微,反成其害。遺精白濁,微澀而弱,
火盛陰虛,芤孺洪數。三消之脈,浮大者生;
細小微澀,形脫可驚。小便淋閉,鼻頭色黃,
澀小無血,數大何妨。大便燥結,須分氣血,
陽數而實,陰遲而遲。癲乃重陰,狂乃重陽,
浮洪吉兆,沉急凶殃,癇脈宜虛,實急者惡,
浮陽沉陰,滑痰數熱。喉痹之脈,數熱遲寒。
纏喉走馬,微伏則難。諸風眩暈,有火有痰,
左澀死血,右大虛看。頭痛多弦,浮風緊寒,
熱洪濕細,緩滑厥痰。氣虛弦軟,血虛微澀,
腎厥弦堅,真痛短澀。心腹之痛,其類有九,
細遲從吉,浮大延久。疝氣弦急,積聚在里。
牢急者生,弱急者死,腰痛之脈,多沉而弦,
兼浮者風,兼緊者寒,弦滑痰飲,濡細腎著,
大乃腎虛,沉實閃肭。腳氣有四,遲寒數熱,
浮滑者風,濡細者濕。痿病肺虛,脈多微緩,
或澀或緊,或細或軟。風寒濕氣,合而為痹,
浮澀而緊,三脈乃備。五疸實熱,脈必洪數;
澀微屬虛,切忌發渴,脈得諸沉,責其有水;
浮氣與風,沉石或里,沉數為陽,沉遲為陰;
浮大出厄,虛小可驚。脹滿脈弦,土製於木;
濕熱數洪,陰寒遲弱;浮為虛滿,緊則中實;
浮大可治,虛小危極。五臟為積,六腑為聚,
實強者生:沉細者死。中惡腹脹,緊細者生,
脈若浮大,邪氣已深。癰疽浮散,惡寒發熱,
若有痛處,癰疽所發。脈數發熱,而痛者陽。
不數不熱,不疼陰瘡。未潰癰疽,不怕洪大,
已潰癰疽,洪大可怕。肺癰已成,寸數而實。
肺痿之形,數而無力。肺癰色白,脈宜短澀,
不宜浮大,唾糊嘔血。腸癰實熱,滑數可知,
數而不熱,關脈芤虛;微澀而緊,未膿當下,
緊數膿成,切不可下。
奇經八脈診法
奇經八脈,其診又別。直上直下,浮則為督,
牢則為沖,緊則任脈。寸左右彈,陽蹻可決;
尺左右彈,陰蹻可別。關左右彈,帶脈當決。
尺外斜上,至寸陰維;尺內斜上,至寸陽維。
督脈為病,脊強癲癇;任脈為病,七疝瘕堅;
沖脈為病,逆氣里急;帶主帶下,臍痛精失;
陽維寒熱,目弦僵仆;陰維心痛,胸脅刺築;
陽蹻為病,陽緩陰急;陰蹻為病,陰緩陽急。
癲癇契瘲,寒熱恍惚,八脈脈證,各有所屬。
平人無脈,移於外絡,兄位弟乘,陽溪列缺。

真臟絕脈

病脈既明,吉凶當別。經脈之外,又有真脈。
肝絕之脈,循刃責責。心絕之脈,轉豆躁疾。
脾則雀啄,如屋之漏。如水之流,如杯之覆。
肺絕如毛,無根蕭索,麻子動搖,浮波之合。
腎脈將絕,至如省客。來如彈石,去如解索。
命脈將絕,蝦游魚翔。至如湧泉,絕在膀胱。
真脈既形,胃已無氣。參察色證,斷之以臆。
上一篇[鈴醫]    下一篇 [藥物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