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日本戰國武將,近江人。出身於忍者,擅長鐵炮。出仕於尾張織田家,曾因功封上野,信濃一部,任關東管領。本能寺之變后,被北條氏擊敗。后隱居。

1瀧川一益

瀧川一益出生於日本近江甲賀郡甲賀忍者世家。《勢州軍記》記載,一益生於近江甲賀郡大原村。
瀧川一益

  瀧川一益

《重修譜》記載,其父一勝為瀧(油日村)城主。
幼年時接受鐵炮訓練,后歷游各地。《重修譜》記載,一益很早便出仕織田信長,估計是在天文年間。在《信長公記》卷首的「盆踴的記事」中已經登場。信長對一益的信任並不因其近江出身而遜色於其他尾張出身譜代重臣。永祿4年(1561年),織田·德川同盟時,奉信長之命前往去家康的老臣石川數正進行和談(《重修譜》)。

2生平

瀧川一益的官名在文書上一律用「左近」或「左近將監」的官名。《重修譜》以及《太閣記》中稱呼一益「久助」,後記述為「伊予守」。
其早年出仕信長,永祿年間便與尾張出身柴田勝家、佐久間信盛等齊名,成為一軍之將。永祿10年春,一益任大將出征北伊勢,當地土豪皆歸服其座下,后被派駐守伊勢(《勢州軍記》等)。同年4月18日,成為大福田寺奉行人(《大福田寺文書》)。翌年2月,信長親自領兵出陣北伊勢攻,一益表現活躍。9月,信長擁立足利義昭上洛,一益駐留北伊勢沒有同行。永祿12年5月,木造具政內通信長,一益乘機出兵,終不敵北畠軍。之後信長大軍進攻北畠氏時任守備。7月,伊賀的仁木長政投向織田方。8月,信長大軍八萬餘人包圍大河內城。一益攻下支城阿坂,並參加大河內攻城戰(《信長公記》)。在大河內兵糧攻(斷糧)中、一益領軍燒毀多芸谷的國司館等(《信長公記》)。10月4日,大河內開城,一益與津田一安一同受封城池(《信長公記》)。大河內籠城戰後,一益奉命負責守備安濃津、涉見、木造三城(《信長公記》)。
瀧川一益在成為北伊勢方面的擔當后,與其他諸將一起征戰畿內。元龜3年(1572年)4月4日,與柴田勝家等催促河內的片岡彌太郎出陣(《根岸文書》)。同年9月28日,受山城的革島一宣、秀存安堵狀(《草島文書》)。天正元年(1573年),信長與將軍足利義昭對立,一益作為信長手下老臣中的一人活躍在戰場上。第一次衝突后的4月27、28日,在由義昭近側和信長老臣起草的文書中,兩方都提到瀧川一益的名字(《和簡禮經》)。義昭近側等的誓書中記載有塙直政、瀧川一益、佐久間信盛三人,此三人皆為信長的老臣,當時畿內方面的擔當。7月,稹島城之戰,一益暫時駐留京都(《信長公記》)。8月,出陣江北,任織田軍先手眾。(《信長公記》)
朝倉滅亡后,信長頒下織田大明神社等寺社所領、安居三河守等國人眾所領、橘屋三郎五郎的免諸役等安堵;但其實務由明智光秀、羽柴秀吉、瀧川一益三人主持(《劍神社文書》、《橘文書》)。
同年9月,信長加緊平定北伊勢。瀧川一益與柴田勝家等攻佔坂井城、深谷城,至長島的付城矢田城(《信長公記》)。天正2年7月,參加長島之戰,與織田信雄等率水軍安宅船從海上進行攻擊(《信長公記》)。9月29日,長島落城。之後,一益受封北伊勢五郡、進入長島城(《甫庵》、《當代記》)。當時其北伊勢五郡支配地國侍、寺社記載有,①天正2年11月2日,免除高田喜兵衛尉臨時課役(《伊勢古文書集》)。
②天正3年2月24日,樋口源四郎領取安堵(《阿波國古文書》)。
③天正3年12月,興正寺境內領地得安堵(《興正寺文書》)。
由此可見,瀧川一益是在天正2年長島討伐以後得北伊勢五郡領地。此時信長家臣中與一益同樣支配數郡的有,柴田勝家(近江中郡)、佐久間信盛(近江南郡)、羽柴秀吉(近江北郡)、明智光秀(近江志賀郡和北山城)、丹羽長秀(若狹)、塙直政(南山城)。
瀧川一益常率其領下北伊勢五郡士兵作為游擊軍團,從北陸至丹波、播磨,參加了各項軍事行動。天正3年5月,參加長篠合戰。同年8月,參加越前一向一揆討伐戰(《信長公記》),后負責清掃戰後越前殘黨(《寸金雜錄》、《高橋源一郎氏文書》)。天正4年4月,參加安土城石垣建設,與羽柴秀吉、丹羽長秀共同指揮一萬人向山上運送石料。(《信長公記》)。同年5月,信長親自出陣大坂,一益為陣前先鋒。天正5年2月,進攻雜賀。8月,隨總大將柴田勝家進攻加賀。天正6年4月,跟隨織田信忠進攻大坂;后與丹羽長秀、明智光秀合兵進攻丹波園部城,以及播磨上月城救援戰、神吉城攻城戰。(《信長公記》)。
一益還在本處地伊勢建造大船一隻,由其麾下犬飼助三、渡邊佐內、伊藤孫大夫等操作。6月26日,與九鬼嘉隆的六隻大船於淡輪海上大敗本願寺方水軍(《信長公記》)。9月30日,於界接受信長檢閱,犬飼助三等受到褒賞(《信長公記》),后一益配下所有船隻皆由犬飼負責指揮。在行政方面,通過周旋使革島氏所在的山城西岡之地從屬長岡(細川)藤孝。天正4年2月10日,革島秀存以30石答謝一益。天正5年7月28日,一益向了解百姓情況后饒恕松室某出奔之罪(《革島文書》)。天正5年閏7月9日,給大和澤某扮下安堵狀副狀(《澤氏古文書》)。
天正6年10月,攝津的支配者荒木村重背叛信長。11月9日,信長親自出陣攝津,一益等諸將隨軍,於芥川、茨木布陣(《信長公記》)。有岡在陣期間,一益為織田軍主力,轉戰冢口、食滿、古屋野等各處,並於一の谷放火(《信長公記》)。6月20日,因在陣時軍攻與丹羽長秀等五人受賜鷹一隻。9月16日,又與丹羽長秀二人受賜馬一匹。同月27日,信長親自前往一益所在陣中探望(《信長公記》)。10月,一益寢返有岡城內中西新八郎,命中西等四人足輕大將在城中謀反,城外軍隊便乘機攻城。11月19日,有岡城開城(《信長公記》)。之後,瀧川一益駐留攝攝津。12月9日,授禪昌寺領安堵。同月12日,與丹羽長秀、蜂屋賴隆一同將荒木村重重臣的妻子處礫刑,並將戰事通告正在播磨的羽柴秀吉(《信長公記》)。
天正8年3月9日,北條氏使者到達安土(《信長公記》)。10日使者拜謁信長,向信長贈呈鷹、馬等物。天正8年9月25日,一益與明智光秀前往大和。(《多聞院》)。二人駐留至11月2日,徹查當地寺社、國人功績(《多聞院》、《法隆寺文書》)。多聞院英俊稱其為「苦如地獄」。戒重某、岡彌二郎等四人被殺(《多聞院》)。天正9年6月5日,北條氏通過一益向信長獻上名馬。同年10月末,下野皆川廣照的使者來訪,通過近側堀秀政拜謁信長(《信長公記》)。翌年,瀧川一益被派往上野廄橋,任「關東八州御警固」,保持與北條氏的交涉。
天正9年,信長開始進攻伊賀等未征服之地。天正7年9月,織田信雄曾出兵伊賀,但遭國人眾頑強抵抗而敗北。天正9年9月,信長再次出兵伊賀。總大將仍是織田信雄,旗下有信長的旗本以及蒲生、山岡等近江眾。其中還包括瀧川一益、丹羽長秀麾下的游擊軍團,大和的筒井順慶也參加了此次戰鬥(《信長公記》、《多聞院》)。
伊賀國人雖依靠城砦固守,但實力相差懸殊,十餘日後伊賀基本平定。(《信長公記》)。國人、地侍進上手土產參降,一益獲賜「山櫻之壺」(《信長公記》)。伊賀陣中一益與率領近江眾的堀秀政一同平定阿閉郡(《信長公記》)。10月10日,信長在一宮歡迎款待從伊賀回來的瀧川一益(《信長公記》)。此戰也是游擊軍團的最後活動。天正10年2月1日、木曾義昌內通織田信長,信長看準機會對武田氏發動總攻。織田信忠任總大將。參陣者包括瀧川一益、河尻秀隆、森長可、毛利長秀、團忠正、水野守隆、水野忠重等。3日,先鋒森長可、團忠正先行出發前往信濃(《信長公記》)。12日,一益跟隨信忠軍團一起行動(《信長公記》)。
2月15日,信長給進軍中的老臣瀧川一益、河尻秀隆至信,告誡二人要制御年輕、血氣方剛的大將織田信忠的行動(《德川黎明會文書》)。3月5日,信長從安土出陣(《信長公記》),並在預定地點與信忠軍會合。織田大軍僅在高遠城受到象樣的抵抗,很快逼近甲斐武田勝賴的本處。3月11日,一益獻上勝賴的首級(《信長公記》等)。同月21日,北條氏再次通過瀧川一益給在上諏訪本陣的信長獻物以示祝賀。
3月23日,信長在平定了甲斐、信濃之後,賜於一益上野一國和信濃小縣、佐久二郡(《信長公記》)。其「關東八州御警固」在《信長公記》中記載為「東國儀御取次役」,《伊達治家記錄》中「東國奉行」,《甫庵》、《武家事紀》中為「關東管領」。後世大多稱其為「關東管領」。信長要求一益:一、以上野為中心將關東大名收編信長組下。二、負責與北條氏之間的外交工作,並確立其從屬關係。三、壓制將伊達氏等奧羽大名。是年一益五十八歲,對如此重負已經有些力不從心。
平定完成後,信長進入甲斐,歷游富士等地后準備歸國。4月2日,一益在台ケ原恭迎織田信長(《信長公記》)。
瀧川一益很快開始進行關東大名組織工作。4月4日,催促下野的宇都宮國綱出兵(《宇都宮家文書》)。4月8日,與常陸的太田道譽父子商談共同行動之事(《太田文書》)。同日,信長給上野的真田昌幸發出黑印狀,一益發出副狀。《甫庵》中記載有信長於4月11日所訂的「東國法度十五條」。之後,一益進入箕輪城,接著移居廄橋城。上野的地侍,倉賀野、內藤、小幡、由良、安中、北條、本部、長尾、高山、和田、深谷、成田、上田等皆前來出仕;其中還包括有沼田的真田昌幸(《北條五代記》、《北條記》)。
陸奧群雄割據中,伊達氏、蘆名氏抬頭。5月29日,蘆名家臣金上盛備至一益處請求其不要違反織田、蘆名之間的盟約(《飯田文書》)。與此同時,一益應伊達輝宗所請,準備從廄橋出陣(《伊達治家記錄》)。
此時,越中的柴田勝家等想與其呼應,對上杉氏出兵,於三國卡大敗。
6月2日,瀧川一益得報本能寺之變。9日,回歸廄橋(《石川忠總留書》)。《北條五代記》、《甫庵》等書中記載,上州眾在京都之變后皆作出忠誠表示,一益大受感動。故6月12日從處小泉城將富岡六郎四郎發出的一益變節的書狀並非實情(《富岡文書》)。
6月11日,北條氏政在確認京都之變後作出敵對行動。18日,一益出陣倉賀野,於神流川擊敗北條氏邦軍。然而次日與北條氏直軍再戰,上州眾戰意全無。一益雖率旗本奮戰,終大敗而回。
戰敗后,一益經箕輪入信濃蘆田(依田)信蕃的小諸城,后回歸本領長島(《南庵》)。
6月27日,信長手下重臣召開清洲會議。《木曾考》記載,一益於7月1日到達長島。故一益沒能參加此次會議。此前任關東、奧羽方面擔當,與柴田勝家、明智光秀、羽柴秀吉具有同等地位的瀧川一益被排除在織田家宿老眾之外。會議結果,在信長之子、四宿老以及山崎合戰參戰者中,對領地進行重新分配。《太閣記》中記載的一益得到五萬石加高可信度不高。
此後,瀧川一益對秀吉產生恐懼,開始接近另一個實力者柴田勝家。天正10年12月,一益在織田信孝的家臣小島民部少輔處築砦(《小島文書》),公開進行對抗秀吉的行動。
天正11年1月,一益乘岩間黨謀反之際,進入佐治新介駐守的伊勢龜山城,並派瀧川益重進攻峰城。2月,遭秀吉軍進攻,一益降伏(《勢州軍記》)。
4月21日,其盟友柴田勝家在賤ケ岳合戰中戰敗自盡。5月2日,織田信孝自殺。7月6日,瀧川一益向秀吉獻上朝山的畫,表示服從(《宗及記》)。后剃髮,號「入庵」,記為「瀧川入道」。北伊勢所領被沒收。《武家事紀》中記載,一益於近江南郡領取五千石。
翌年小牧·長久手合戰中,一益被秀吉起用,派往尾張寢返蟹江城的前田與十郎,並參加蟹江城守備。6月,遭家康進攻。7月3日,開城,退往伊勢(《多聞院》)。7月12日,秀吉授予瀧川一益三千石,其子一時一萬二千石領地。(《寬永傳》所收文書)。天正14年(1586年)9月9日,死於越前五分一。享年六十二歲(《寬永傳》)。

3生平詳解

瀧川一益,出身近江甲賀郡的忍者世家,幼名彥右衛門,父親為當地土豪瀧川一勝,瀧川家是平安時代有力公卿判氏的末裔,但在遙隔千年的戰國時代里瀧川家僅僅支配油日村的瀧城而已。一益的前半生完全籠罩在一團迷霧中,據說他曾經出仕南近江的強豪六角家,但因品性不良而被革職下野,依照他後來的表現在這段四處流浪的日子裡他痛下苦心鑽研忍術、兵法、築城術和當時並不普及的鐵炮技術。
瀧川一益這個名字再次出現在史書上是在天文年間,大約是信長繼任家督前後,透過遠房堂兄池田恆興的推薦出仕信長,成為織田氏家臣的一員。在不注重門第觀念的信長麾下瀧川一益以其卓越的才幹迅速發跡,在桶狹間會戰出陣建功,並於今川義元死後策反原先親近今川家的伊勢灣知多半島水軍眾佐治氏和織田家結親,投入織田家麾下,後於永祿四年出使三河松平氏進行友好交涉,為來年的清州同盟建立基礎,並仲介志摩水軍中的九鬼嘉隆臣服織田家,此時瀧川一益的武名已躍升至與尾張出身的織田老臣柴田勝家、佐久間信盛等人齊名,永祿十年二月,瀧川一益受信長之命身任總大將指揮對北伊勢的侵略行動員,成功拿下員弁和桑名兩郡,將南部、加用、梅津、富田諸氏收入織田家麾下,此後一益就被派駐在伊勢做為織田家攻奪伊勢的先行官,千草、南部、濱田、茂福等豪族則在信長命令下被派為一益管轄,出身熱田神社神官的尾張豪商加藤順盛也在此時轉任瀧川一益的與力,除了在財力、兵力兩方面援助一益的伊勢攻略外,也如同後來的竹中重治、前田利家一般擔起軍監之職,防止孤軍在外的瀧川一益生出叛心。
同年四月,瀧川一益成為大福田寺奉行,然後運用手段讓伊勢土豪木造具康在源凈院出家的庶子還俗,將其收為養子,即是後來的瀧川雄利。把木造具康拉到織田方以對抗國司北田家。翌年二月,信長在掌握美濃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領軍四萬兵壓北伊勢,讓原本在一益的遊說下仍不知該繼續效忠北田家還是該改投織田家的當地土豪赤堀三家、千草、宇野部、稻生各家在在親眼見到織田軍的威勢后紛紛倒向織田家,並在主公織田信長受意下促成信長三子信孝入繼神戶家、四弟信包成長野氏的養嗣子,假其家名鞏固織田家對北伊勢的支配,一益也因為在北伊勢的戰功拜領蟹江城主。隨後信長便於當年九月出兵擁將軍足利義昭上洛,一益則為了處理投降的伊勢豪族之事宜而繼續留駐伊勢並未一同上京。永祿十二年五月,一益先仲介被北田具教擊敗的志摩水軍九鬼眾的首領九鬼嘉隆投向信長,再以木造具政為內應出兵,但由於在伊勢的織田軍數量並不敵北田軍,所以一益火速上請信長親征,之後一益先是策反了伊賀的仁木長政,再於大河內城的圍攻戰中打下支城阿阪、焚毀多藝谷的國司館,於陣中表現活躍。十月,大河內城開城,北田具教以收信長次男信雄為養子的條件降服后,瀧川一益積功受予責安濃津、涉見、木造三城的支配及守備任務。元龜二年,神戶具盛為織田信長所逼,於近江日野城隱居幽閉,瀧川一益伺機大舉征伐北伊勢,將當地豪族一一討滅,把他們的領地納為織田家的直轄,一益先於長島城誘殺茂福城主朝倉盈豐,隨即將茂福城拿下,以山口氏暫代掌理,之後又在招待羽津城主羽津近宗的宴席上將其毒殺奪占羽津城。
在北伊勢大致穩定后,素來唯才是用的信長當然不可能讓瀧川一益晾在那裡閑著,很快把他調至近畿戰線參予平定攝津河內轉戰各地,被世人稱譽"進與退皆看瀧川"的猛將,意指在軍隊前進時以狡智勇猛兼備的一益為先鋒必無往不利,而後撤時只要有一益死戰力挺全軍必能安穩退走。元龜三年,瀧川一益與柴田勝家一同勸降河內片岡彌太郎,天正元年時更隨信長一起出徵發起信長包圍網的將軍足利義昭,將其固守的稹島城攻陷。然後任先手眾參加淺井、朝倉討伐戰一舉撬入朝倉老家一乘谷城,在完全攻下朝倉領后一益受命和明智光秀、羽柴秀吉一同處理降將舊領安堵、安撫國人眾以及織田大明神社等寺社所領、安居三河守等國人眾所領、橘屋三郎五郎的免諸役的安堵等工作,充分發揮他協調的手腕。
同年九月,信長再次興兵攻入伊勢以圖殲滅曾讓織田軍兩次吃鱉的長島一向一揆,瀧川一益和柴田勝家等諸將先後攻佔了阪井城、深谷城及久為一向宗徒盤據的付城、矢田城。翌年二月,瀧川一益擔任信長次子織田信雄的副將率領伊勢水軍與九鬼嘉隆的志摩水軍合流三百艘安宅船由水路出發,和信長親率的織田軍水陸並進將長島一向一揆全數剿滅。隨後轉向出兵包圍豪族濱田氏的濱田城,誘出濱田軍一舉破之,濱田氏當主元綱戰死,賓田城陷落。戰後一益受封北伊勢五郡,身任長島城主,官拜左近將監,當時在織田家中與一益有同等封賞的僅有柴田勝家、羽柴秀吉、明智光秀、丹羽長秀等寥寥數人。
此後瀧川一益就以這北伊勢五郡為根據地率領麾下軍團投入織田家的各條戰線參與軍事行動,於天正三年五月,於長篠之戰中出陣率領洋槍隊擔任先鋒擊破武田軍,之後參加對不滿織田家統治的越前一向一揆的討伐戰,與羽柴秀吉、明智光秀擊破越前一向一揆。並勸說山城西岡的革島氏從屬細川藤孝,在天正四年二月獲得革島秀存答謝三十石。
天正五年二月,瀧川一益先是隨信長對紀伊雜賀一揆發動攻擊,再於八月調到越前支援北陸軍團長柴田勝家在加賀手取川與上杉謙信對戰失敗,十月時再轉入大和討伐反叛的松永久秀。同時仍分兵征討在北伊勢親近國司北田家的豪族如員弁郡的繩生城主栗田監物季重及桑名郡的矢田氏氏,翌年四月與信長長子織田信忠一同出陣協助佐久間信盛圍攻石山本願寺,此時正逢丹波戰線吃緊,於是瀧川一益匆匆趕去和丹羽長秀合兵協助當地軍團長明智光秀攻陷園部城,這時換播磨戰線告急,因此瀧川一益便帶丹羽長秀、明智光秀撥出的援軍和攝津的荒木村重會合后便往援羽柴秀吉負責的上月城。信長的用人之法是采因材施用,對佐久間信盛、丹羽長秀、柴田勝家等性格誠篤的戰將多半一次只交代一件工作讓他們專心做好,而像瀧川一益和羽柴秀吉、明智光秀、荒木村重這些多謀的智將則同時要負則好幾件工作,務必把他們的能力全壓榨出來。就在一益帶著配下大軍東奔西跑的時候,就還要兼顧信長所交代的建造鐵甲船的工作。天正四年時織田水軍曾經大敗在支援本願寺的毛利水軍的燒夷戰術下,為了防止敵人火攻,信長想出讓船也披上甲胄的想法,讓一益在本領地伊勢命麾下的犬飼助三、渡邊佐內、伊芳藤孫大夫與九鬼嘉隆帶領近江國友村的工匠和志摩九鬼眾的船匠打造出六艘鐵甲船,在天正六年的第二次木津川沖海戰中大敗毛利水軍。
天正六年七月,瀧川一益和丹羽長秀、筒井順慶組成兩萬聯軍再次出兵播磨協助羽柴秀吉攻打別所家,於當月十六日攻下神吉城,消滅神吉氏。同年十一月,鎮守攝津的荒木村重忽然叛出織田家自立,為防攝津以西的戰線後援被斷,信長透過傳教士先勸降了高山右近,再以重利誘降中川清秀讓戰線不致中斷,隨即火速親征帶同瀧川一益和丹羽長秀、織田信忠等於芥川、茨木出陣攻打荒木村重的城池,將其居城有岡城包圍。期間瀧川一益轉戰冢口、食滿、古屋等攝津各城野,與丹羽長秀二人受賜馬一匹,之後一益策反有岡城內的中西新八郎等人裡應外合將有岡城攻陷立下大功,授禪昌寺領安堵,留守攝津。瀧川一益於是年十一月和丹羽長秀、蜂屋賴隆將荒木村重的妻子親族處刑,並將戰事通告正在播磨的羽柴秀吉
天正八年,瀧川一益和明智光秀同往大和進行丈量檢地的工作,徹查當地石高、寺社領地、國人功績,展現出一益非軍事面對內政實務的擅長。翌年,眼見信長勢大並與武田交惡的關東北條家透透過瀧川一益向信長獻上獵鷹、名馬示好,一方面信長也樂意與北條結交以達到制衡武田家之效,於是便將一益任為"關東八州御警固"以保持與北條家聯繫。
在天正七年時信長的次子織田信雄曾私自發兵攻打伊賀但為當地精通忍術的國人眾們擊退,為此信長大發雷霆,違反軍紀、無令出兵已是一罪,還戰敗丟了織田家的面子更是不可赦,不過念在信雄也是想為織田家貢獻心力,所以才饒他一次,然後要求信雄秣馬厲兵,由精通忍術的瀧川一益輔佐,讓他於天正九年時再度帶兩萬大軍攻打伊賀,忍術遭到破解的伊賀國人眾雖然試圖堅守城砦,但彼此間實力的差距並不是幾道城牆就可以彌補的,短短半個月間伊賀就被平定了。
天正十年,瀧川一益先是出兵近江討滅甲賀土山氏,隨後成功宣撫原本武田家鎮守東山道的木曾義昌轉投信長,成為織田軍的內應,信長看準時機對江河日下的武田家發動最後一擊,信長命信忠為總大將,瀧川一益和河尻秀隆輔由伊那口進攻、德川家康自駿河口、、先鋒森長可自岩村口發動供攻勢,自己則在最後方壓陣。織田信忠統率的十萬織田軍可說是一路破竹,武田家如陽春雪崩一般瓦解,陣中走投無路的勝賴在天目山麓被瀧川一益率軍包圍,被迫自殺,武田家就此滅亡。
武田滅亡后,立下大功的一益得到上野一國和信濃小縣、佐久二郡,以及一匹粟毛馬和吉光銘刀,這時的瀧川一益加上伊勢近江的封地總共高達八十萬石。身任上野箕輪城主的瀧川一益成為信長在關東的代官,接著,信長挾朝廷之威望,將原屬於上杉家的關東管領之職賜給一益。同時信長寫的《東國法度十五力條》和密函也交代了三項任務給一益,第一就是要他以上野為中心,將割據關東平原的眾豪族收編進天下布武的旗幟下。第二,就是負責與北條家的外交工作。第三,壓制常陸佐竹家、奧州伊達家等東北大名。
如此重擔壓在已五十八歲的瀧川一益肩上,既是歡欣也是憂心,歡欣主公對自己能力的信任,憂心已將耳順之年的自己能否在有生之年完成任務,他在使者大郎五郎送給信長的回函中道:"收到主公的委任狀,余便遠赴東國聽候調動驅使。代替主公為朝庭在關動八州警戒經營,這是主公對臣的厚信,臣已有老死於東國之覺悟矣。"
一益很快便開始著手進行信長交代的工作,先催促下野的宇都宮國綱出兵,並與常陸的太田資正會談勸他投降。是年五月瀧川一益將居城移到廄橋城,當時就在瀧川一益親身進入廄橋城之時,百姓們舉行了能樂盛會歡迎新主君瀧川一益,這場盛會的影響一直沿續到今日,發展成著名的"前橋能樂"。瀧川一益遷入廄橋城後上野的各地土豪們倉賀野、內藤、小幡、由良、安中、本部、長尾、高山、和田、深谷、成田、上田等皆投入了一益的麾下,甚至連武田舊將真田昌幸、小幡信貞、內藤昌月、亦來請降,同時也始終與伊達家、蘆名家等奧羽大名保持聯繫,同年五月與蘆名家臣金上盛備交涉確立盟約的延續,並和越中的佐佐成政軍互相呼應派遣佐治益氏和上杉軍作戰,仍於三國峽戰敗。
正是天有不測風雲,天正十年六月,明智光秀成功策動本能寺之變,一代霸王織田信長死於烈火紅蓮之中,由飛腳獲悉凶報的一益當場哭倒,立誓報仇。一益知道事態嚴重絕瞞不過上野諸將於是索性開誠曝公,讓上野諸將自己決定日後動向,上野諸將都決定不改立場以報一益的禮遇。雖然如此,但失去信長的威脅后,之前只能坐在小田原中看瀧川一益實行謀略的北條家卻玩著兩面手法,一方面立即遣使送信安慰一益,另一方面則火速動員領內兵馬以奪回關東八州的主導權,瀧川一益也非初出道的雛鳥,早藉麾下的甲賀忍者探知北條軍的動態確認心中所想,於是迅速整頓一萬三千兵馬從廄橋城出陣,於倉賀野布陣攻打金窪城以佔得與北條大軍交鋒的制高點。
此役中瀧川一益以侄兒瀧川益氏為先鋒,上野諸將為左右翼大敗來援的北條氏邦軍並在當日便將金窪城攻下。翌日由北條當主氏直親率大軍趕到與新敗的氏邦軍合流共五萬大軍對僅一萬三千人的瀧川軍在甚流川發起總攻擊,受到四倍於己的強敵圍攻,但瀧川軍在一益出色的指揮下仍保持了一個不敗不勝的僵持局面使北條軍大為頭痛,這時前日敗於一益手下的北條氏邦見久戰不利,於是看準一益急著想趕去京都的心態,詐敗讓瀧川軍深入,然後猛攻殺敗已被北條軍摸透戰法的上野諸將,使瀧川軍總崩潰,戰死者超過三千之數。
瀧川一益在侄兒瀧川益重的死命殿底掩護及家臣的護衛下倉卒逃到松井田,後於箕輪城大宴上野諸將以為訣別,並同意他們投向北條氏以保家族,宴后一益請僧侶替戰死的瀧川軍亡魂舉行超渡法會。由於回途必經之路甲信兩國在信長死後已經大亂,所以一益只能向小諸城主蘆田信蕃求助,借道木曾口回到領地長島城。
就在一益回到長島前,由西國急行軍至京都的羽柴秀吉已經搶先一步替信長復仇,結束了明智光秀的十二日天下。在秀吉所主導的決定織田家未來的清州會議中,秀吉為了遏阻柴田勝家的勢力硬是以瀧川一益在神流川的敗跡將一向和柴田勝家交好的他從宿老的位置拉下來。會議中,通過以信忠之子三法師為新家督的結果,領地也重新分配,山崎會戰的參戰者與四宿老、信長諸子都有一定的增加,而瀧川一益則只維持本領不變。之後秀吉又在大德寺信長的百日法事中讓瀧川一益吃了個閉門羹,譏稱:"沒有瀧川殿的座位。"
為了對抗意欲取代織田家的秀吉,瀧川一益與柴田勝家、織田信孝聯合構成反秀吉戰線。天正十二年十二月,秀吉出兵美濃攻打岐阜城的信孝,在信孝交出三法師后議和。翌年正月,一益乘岩間黨謀反之際,對秀吉方的佐治新介的伊勢龜山城發起猛攻並派遣瀧川益重攻打峰城,同在織田家陣中多年的秀吉深知一益的厲害,於是也立即發兵伊勢以阻其攻勢,這時信孝也對開始大垣城進行攻擊,兩人聯手各牽制住秀吉的一部份軍力以減輕柴田勝家與秀吉決戰時的阻力,不料就在一益在長島城與秀吉進行守城戰時,一向未受到重視的秀吉之弟秀長居然已經將伊勢其他屬於瀧川家的城池一一攻陷,孤立無援的瀧川一益無奈下只好先行稱降以待勝家,期間也被秀吉要求參陣攻打織田信孝領內的大垣城。
但一益的算盤落空了,柴田勝家於賤岳之戰中敗於秀吉之手,一益也對秀吉獻上朝山的畫,表示服從之意,但是其所領的北伊勢五郡依然被秀吉沒收,僅給他近江南郡領五千石領地。天正十二年在小牧長久手之戰時,一益被秀吉起用派往攻略尾張蟹江城,順利說降城主老部下前田種利之子前田長種,並聯合九鬼嘉隆進一步救援尾張大野城,但在池田恆興敗亡的消息傳來后,兩人便重入蟹江城防守,儘管九鬼嘉隆順利在水戰中討取了德川家水軍頭領間宮信高,但在陸戰方面兵力趨於劣勢的蟹江城還是被德川家康、織田信雄軍包圍截斷水源,瀧川一益只好開城投降退往伊勢。
戰後一益受到秀吉的叱責而剃髮出家,號入山庵,將家督之位讓給次子一時,蟄居于越前大野,領三千石的隱居料,一時也被秀吉以一萬二千石的封賞重新起用。天正十四年,瀧川一益在病床上結束他波瀾壯闊的一生,享年六十二歲,法名道榮。

4瀧川一益一族

瀧川氏,據稱是紀中納言長谷雄的子孫,做了河內國高安庄司。後代移居近江國瀧之城,稱瀧川氏。另一說,瀧川氏是伴氏的一族,近江甲賀伴黨的子孫。一益出生於近江甲賀郡,家世是六角氏屬下的土豪。
【子嗣】
一忠
小名三九郎。
一益的長子,隨父跟從信長。
天正十二年,秀吉為蟹江城被奪發怒,一忠被追放。
其子瀧川三九郎一績出仕中村一忠,叔父一時死去后,因其子一乘年幼,領得一時的遺領二千石之中的一千七百五十石。一乘成年後,一績歸還了七百五十石知行,自己留下一千石。
瀧川一績的妻子是真田昌幸的女兒,因為這層關係,他們收養了真田信繁(幸村)之女、大谷吉繼的外孫女「あくり」(阿菊)。寬永九年,一績將養女嫁給伊予松山藩重臣蒲生源左衛門鄉喜,但德川方一直對幸村耿耿於懷,最終為這件事找了一績的麻煩,一績被改易。其子瀧川三九郎一明受召成為幕府旗本,子孫以旗本身份存續。
一時(1568-1603.6.2)
小名八助、久助。
一益的次子。隨父跟從信長,領得伊勢國鈴鹿郡龜山、近江國甲賀等地。
天正十三年賤岳之戰,從屬柴田勝家,失去領地。次年,受秀吉賜以一萬二千石。
文祿元年,從屬家康,受下總國內二千石。慶長五年關原之戰時出陣。
慶長八年死去,享年三十六歲。子瀧川久助一乘繼承遺領,子孫世代為旗本。
【親族】
范勝
一益的長兄,一說,一忠是他的兒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