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火影白,出生在一個經常下雪的白色村莊。由於母親一系是令人畏懼的血繼限界繼承者,得知真相的父親殺死了母親又要殺死他。還是個孩子的白親手殺了父親。一下子成了孤單一人的孩子失去了生活的方向。「不被任何人需要,只是活著」,也是一種痛苦。直到他遇到了一個同樣孤獨的男人——再不斬。雖然再不斬說白只是他的工具,但白不在乎。他知道只有再不斬是真正關心他、認可他的人。而白也非常依戀再不斬。為了他,溫柔善良的白能夠變成殺人不眨眼的真正的忍者。

日本動畫片<火影忍者>中登場人物

火影白火影白

初次登場 漫畫第15話
動畫第9話 
聲優 淺野麻由美
        林凱羚 
個人檔案 

年齡 第一部中15歲(已故) 
生日 1月9日 
血型 O 
身高 155.9厘米 
體重 43.2公斤 
忍者資料 
級別 第一部 逃忍 
師傅 桃地再不斬 
忍術 
擅長 冰遁(血繼限界) 
絕招 千殺水翔、魔鏡冰晶 


  白-haku(跟隨在再不斬身邊的神秘美少男)

  派別:霧隱忍者

  性格:溫文,坦率,專一

關於背景

白(白,Haku)是動漫火影忍者中的一個角色。

白只是這個角色的名(也可能是綽號),至於他的姓,作者並沒有交代。

儘管在開頭幾集中,白並沒有很多戲份,但在後來幾集中,白的回憶卻是重頭戲。白在官方的民意測試中一直很有人氣,儘管他不再排進前十了。

白出生在一個水之國中總是下雪的小村莊里,村裡的人們都因戰亂害怕並仇恨血繼限界。白的母親就擁有血繼限界,並把這個秘密隱藏了很久。他們一家一直過著安寧的生活,直到白也被發現繼承了這個能力。白的父親發現了這個秘密,帶領一隊村民,先殺死白的母親,正要對白下毒手時,驚恐中的白使用了血繼限界,用冰錐殺死了在場的所有人。一夜之間變成孤兒的白,在水之國的大街小巷乞討,最後遇上了再不斬。再不斬收留了白,並教會了白所有的戰鬥技巧,白也樂意地成為了再不斬的武器。

關於個性

作為再不斬的工具,白有著強烈的意願去保護再不斬,不願有哪怕是有一點傷害。當卡多企圖抓再不斬的脖子時,白弄斷了卡多的手臂。在白被鳴人打敗后,白讓鳴人殺了自己,因為他認為他對再不斬不再有用。可是在鳴人拿著手裡劍沖向白時,由於感覺到再不斬身處危險,白再次趕到再不斬那裡,擋下致命的一擊。

儘管甘心作為再不斬的戰鬥道具,白卻不喜歡忍道的精義——殺戮,還千方百計逃避殺戮。當白遇見睡夢中鳴人時,他並未把鳴人當作敵人殺掉,而是叫醒他,提醒他不要著涼。在之後的對話中,白還告訴了鳴人怎樣變得強大。在後來的戰鬥中,白用針殺死了佐助,可這只是讓他無法戰鬥而處於假死狀態。

白的中性外表引發過很多討論,不論是讀者還是漫畫中的人物。鳴人認為白是女的,可是在白告訴鳴人他其實是男的時,鳴人不敢相信,因為他認為白比小櫻還可愛。

關於能力

白的冰遁血繼限界,是由他獨有的同時操縱水和風,並把它們合成冰的能力。儘管這種能力很少見,白又很年輕,但是白對冰遁的掌握達到爐火純青。白也精通水遁,尤其是千殺水翔(製造出成百上千的水針刺向對手)。除此之外,白還是漫畫中唯一可以單手結印的人。

白高超的觀察和策略能力讓他看出寫輪眼的秘密,並找到破解的方法,儘管他只見過一次寫輪眼的戰鬥。白對人體解剖學了如指掌,他可以僅用一針決定是弄昏還是殺掉對方。卡卡西認為作為暗部的一員,白可以清楚地了解這些,但也不排除是再不斬教給他這些,畢竟再不斬在叛變前也是暗部的一員。 

關於劇情

在卡卡西打敗再不斬之後,白穿著一套霧隱暗殺部隊的服裝,並看上去像是追殺再不斬的。白投了二根針插入再不斬脖子上的穴位,看起來殺死了再不斬,其實是阻止卡卡西真的殺了他。借著暗殺部隊的身份,白把再不斬沉重的「屍體」帶走,在隱蔽處使再不斬復甦。可這卻讓卡卡西起了疑心。

卡卡西的懷疑被一個星期後的戰鬥所證實,再不斬與白來到大橋與第七隊再次展開戰鬥。白的對手是佐助。戰鬥中,白單手結印,製造出的千殺水翔卻被佐助躲開。由於佐助的速度不在白之下,白就使用了他的絕招:魔鏡冰晶,用堅不可摧的冰鏡困住佐助。用這種忍術,白可以瞬間穿越各個鏡子,以速度壓制對方並能用針輕鬆攻擊。

速度的優勢讓白可以完全壓制佐助,以及後來的鳴人。在白「殺死」佐助后 (只是也像再不斬一樣進入假死狀態),鳴人被激怒了,並因此激發了九尾妖狐的力量。鳴人也因此擁有了超越白的速度,由此捉住而且一擊擊倒了白,白的鏡子也完全破碎了。當鳴人衝過去完成最後一擊時,白碎裂的面具脫落了,顯露出白的臉龐。

鳴人認出白就是之前遇到的少年,才停止了致死一擊,改成了臉上的一拳。由於被擊敗而對再不斬再也沒有用處,白請求鳴人殺死他。鳴人一開始拒絕了他,可在聽完白講述他童年的遭遇以及再不斬對於他的情誼,鳴人被打動,試圖用死亡帶給白那生命無法完成的希望與快樂。然而在鳴人完成最後一擊之前,白感到再不斬處於危險之中,於是懷著歉意離開鳴人,趕到再不斬那裡。

正當卡卡西帶著雷切沖向被忍犬們壓制住的再不斬,白突然出現,幫再不斬解開壓制,並擋住致命一擊。卡卡西無法停止他的攻擊,於是雷切刺穿白的心臟,白用最後的力氣抓住卡卡西的胳膊,以便再不斬輕鬆攻擊,這盡到了他作為一個工具的最後使命。再不斬對白的死表現冷漠,只希望把卡卡西連同白一起斬下。後來,當鳴人得知白的死訊后,鳴人向看似冷漠的再不斬講述了白對他的忠誠和情誼,這讓再不斬這個鐵血男人落淚不已,再不斬在最後一刻表達了對白的真實感情。

為了報復卡多的罪惡行徑,再不斬開出一條血路,最終殺掉卡多,可自己也倒在血泊中。生命最後一刻,再不斬請求卡卡西把他帶到白身邊。天上突然飄起大雪,再不斬相信那是白在為他而哭泣。在白的身邊,再不斬說他真希望與白去同一個地方,卡卡西告訴他,他的夢想會實現的。 

使用術

水瞬身術

冰遁之術

水遁秘術‧千殺水翔

左手抓住對方的手,右手結印后,往地上踏濺起水花,水花凍結成複數的冰千本,此時白往後跳,同時冰千本往對方身上刺入。

水遁秘術‧滅殺水翔

遊戲中的招式,與千殺水翔極為相似,但攻擊次數變多。

冰遁秘術‧魔鏡冰晶

在敵人身邊凝聚複數的冰鏡,透過冰鏡的反射,讓敵人迷惑本體的位置,藉機使用千本刺殺。

上一篇[《熱情如火》]    下一篇 [星期天早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