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TVB時裝都市倫理

講述一個善良的年輕人如何在社會環境壓迫下,走上毒梟的歧途姚家誠(溫兆倫)、程浩(吳鎮宇)、楊志標(陶大宇)是同村的不良少年,程浩因替二人頂罪入感化院,家誠因此改過自新而不再做壞事,志標則替人帶毒,三人遂各走其路。程浩出獄后,與妻爭執決定行船,多年後回港發覺妻已改嫁,因而與妻爭子,誤傷王君妍(鄧萃雯),對她留下深刻印象。家誠姐為家人甘做情婦,豈料對方騙走其子並移民離開,使家誠公司被拖垮。程浩與志標偶然相遇,而與志運贓,而後誤打誤撞救了一名泰國毒梟,從此走上不歸路,而他最後決定判死刑。由溫兆倫演唱的主題曲「隨緣」,歌詞中道盡了劇中人物最終無奈踏上人生末路的悲情,令人不勝唏噓。

1演職員表

職員表
編劇:陳惠妍、譚 嬣、鄭宗義、徐秋萍、王莉芝、黃夏柏、翁彩蘭
編導:賴建國、趙崇基、黃俊文、鄘錦宏、羅德明
助理編導:何耀宗、陳筱玲、陳漢堯、Ann、蔡少清、劉小梅、張來華、顏志斌
製作統籌:歐陽錦玲
監製:徐正康
編審:陳惠妍

2人物介紹

姚家誠(溫兆倫飾):為人誠實、上進,待友至誠,奉母至孝,對弟亦儘力扶持,抱寧人負我、我不負人的宗旨。
程浩(吳鎮宇飾):為人重義氣、大情大性,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宗旨,恩怨分明,外表隨便不羈,實則愛家愛子女。
楊志標(陶大宇飾):自私自利、忘恩負義且記仇,因口才了得所以也可迷倒人,有危難時先求自保,不理他人死活。
王君妍(鄧萃雯飾):溫柔、美貌、嫻靜,有個人原則,屬外柔內剛。
何麗珠(張鳳妮飾):豪爽率直、大情大性,略放蕩形駭,曾一度為夜總會紅小姐,外表精明巴辣,實頭腦簡單。
劉艷紅(吳麗珠飾):冷靜、理智、倔強,做事情極有原則,因被男友所騙而誤墮風塵,所以不輕易再入情關。
姚家慧(胡美儀飾):沉默、忍耐怕事,有苦亦不會向人傾訴,典型的傳統中國婦女。
姚家信(陳嘉輝飾):自負、永遠相信前途命運掌握在自己雙手,無法接受失敗,故此行事處世有點兒偏激。
劉艷芳(姚正菁飾)
阮志明(李文彪飾)
何蝦(郭德信飾)

鄧萃雯劇照截圖

鄧萃雯劇照截圖

溫兆倫劇照截圖(1)

溫兆倫劇照截圖(1)

3影視原聲

主題曲:隨緣
作曲:徐嘉良
填詞:潘偉源及劉虞瑞
主唱:溫兆倫
原來愛得多深笑得多真到最後
隨緣逝去沒一分可強留
茫然仰首蒼天誰人躲藏在背後
啊夢中想的都遺漏
原來每點溫馨每點歡欣每個夢
隨緣盪至沒一分可強求
回頭看這一生人如飛蟲墮網內
恨的苦的須承受
你你我我隨緣曾邂逅
笑笑喊喊想起總荒謬
進進退退如何能永久
啊冷冷暖暖都必須承受
[1-6]

4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第1集 程浩被妻拋棄
       程浩與阮志明合計與人斗車騙錢,被悉穿,痛毆二人一頓,姚家誠為助二人同時被毆,殷美玲見程浩始終不務正業,既心痛又失望。家誠與家信齊參加會考,家誠之成績比家信的更優異,但家誠為家信前途著想,寧放棄升學機會,全力工作賺錢供家信考大學。程浩因小事而與管工爭執而被辭退,美玲見他不長進,痛斥之,程浩反省,決振奮做人,決行船安家,臨行前托明、誠照顧美玲母子。家誠努力工作,幾年間,終獲晉陞,在家慧之支持下,姚家購買一居屋居住。美玲突然去訪家誠,告知她已決定與程浩分手,與另一男人註冊結婚,家誠相勸無效。程浩返抵香港,得知美玲已抱子離他而去,大為悲憤。
  • 第2集 程浩助麗珠解圍
       程浩被美玲拋棄,大感悲憤,覺得自己努力賺來的錢完全沒有價值,於是去夜總會一擲千金,以求發泄,喝得爛醉如泥,何麗珠以為程浩是大豪客,讓浩在其家度宿一宵,翌晨程浩醒來,打賞四千元予麗珠。家誠見程浩撤夜未返,甚為擔心,四處尋找,因而阻誤了公事,其上司大感不滿,家誠唯引咎辭職,並交此事向家人隱瞞。程浩見連累家誠,大感內疚,但已千金散盡,欲找麗珠索回打賞,遇麗珠被一猥瑣客當眾非禮,上前協助,鬧上差館,巧遇美玲,得知她原來已嫁予馬力,程浩欲找美玲質詢,卻被她逃去。程浩查出美玲住址,上門爭子,程浩一時情急,當街抱走文仔,誤傷王君妍。
  • 第3集 程浩誤傷君妍
       馬力欲誣陷程浩蓄意傷人,程浩不忿,宣揚馬力搶其妻子,馬力才放走程浩。程浩到醫院探君妍,知她有跛腳之嫌,大感內疚,向君妍道歉,君妍不肯原諒他。姚母與家誠去探君妍,向她說出程浩之苦況,君妍亦感同情,加上程浩之誠意,君妍才肯原諒他。馬力遊說君妍控告程浩,君妍不置可否,馬力見美玲似有於心不忍之態,大感不滿,夫妻倆起爭執。姚母大壽,家慧等替她設宴慶祝,日財卻因小事而大發脾氣,並揭穿家誠失業一事,姚母傷心,眾人不歡而散。家慧大受委曲,痛哭不已,日財亦知自己理虧,唯答應聘家誠到其工廠工作。君妍傷愈,並未有不良於行,程浩得知,大為放心。
  • 第4集 程浩與麗珠發生關係
       馬力為阻止文仔與程浩見面,騙稱程浩是傻佬,結果程浩去探文仔時,文仔大驚至嚇病,馬力警告程浩不准他再見文仔。志明替程浩感不平,怒罵馬力之汽車,連累程浩遭警言調查,志明感內疚。程浩決發憤圖強,擦的士維生,程浩到幼兒園,欲探文仔,遭君妍阻止,程浩苦苦哀求,君妍於心不忍,安排程浩扮作小丑與文仔見面。程浩擦的士,巧遇麗珠,麗珠知浩身世,二人互訴心聲,發生肉體關係。家誠在日財之工廠工作,表現出色,日財對他改觀,卻遭財妻錢麗妒忌,諸多留難挑剔,更乘機侮辱家慧,家誠心生不忿。
  • 第5集 家信乘機接近君妍
       家慧再次向日財提出二人正式註冊,日財大發脾氣拒絕。君妍不再替文仔補習,程浩因而喪失與文仔見面機會,心情惡劣,與麗珠到大檔豪睹,贏大錢,買一金錶予麗珠。家信在校內結識君妍,驚為天人,為多點接近她,欲隨她一起參加歐洲考察團,向家誠訛稱此行是與學習有關,家誠為籌錢予家信,向程浩借錢,程浩向麗珠索回金錶,麗珠甚感不是味兒。程浩一偶然機會下重遇楊志標,程浩立即安排志標與家誠見面,三人話舊,唏噓不已。錢麗決移民加拿大,日財騙家慧讓德仔與他上契,家慧拒絕。家誠留一貨辦予程浩,程浩上工廠拿取時,遇賊劫。
  • 第6集 日財騙走德仔
       日財之工廠被劫,錢麗懷疑家誠是內鬼,要日財辭退家誠,家誠免日財難做,自動請辭。日財為令家慧答應讓德仔予他收養,答應打本予家誠開貿易公司,家慧果被打動,終肯簽字讓日財收養德仔。家誠之貿易公司裝修被工人故意拖延,志標出面調停,家誠對志標有點改觀。家誠之貿易公司開始營業,家誠努力工作,業績不斷上升。錢麗辦好移民手續,逼日財立即離港。日財本留下一筆錢予家慧兄妹,卻遭錢麗暗中截去。艷芳服食迷幻藥后,聲稱自殺,艷紅心慌意亂,程浩助她令艷芳回復神智,艷紅教訓艷芳,艷芳反唇相譏,艷紅心情惡劣,對程浩之幫忙亦未感激。日財騙走德仔,家慧上財家奪子,才知日財已移民,晴天霹靂。
  • 第7集 家誠陷入經濟困境
       家慧失去德仔,大受刺激,不支暈倒,被送入醫院,家誠等才得知真相,甚為家慧不值。家誠收不到日財未還之欠款,令其公司陷入困境,恐母、妹擔心,決將此事隱瞞,程浩同情,卻愛莫能助。家信不知家誠苦況,為討好君妍,替她買籌款晚餐券,向家誠拿錢,訛稱買參考書,家誠百上加斤。家慧一時想不能,欲割腕自盡,幸得何蝦及時相救,程浩勸家慧要看長遠一點,必有與德仔重逢一日,家慧才恢復生氣。家誠公司陷困境,志標答應替他賣掉衣車套現金周轉,從中「落格」兩萬元還債,程浩發現,怒斥志標。舊衣車賣得五萬,離家誠欠缺之數目甚遠,程浩拿這五萬去賭博,結果全部輸掉。
  • 第8集 程浩被迫運毒
       程浩心感愧對家誠,找志標商量,志標慫恿他走賊贓到泰國,程浩同意,並拿去麗珠之首飾典當買貨。麗珠回家,發現失去首飾,以為有賊入屋而報警,鬧出笑話,才知是程浩拿去,艷紅警告麗珠要小心程浩騙財騙色。浩、標抵泰國,賊贓被壓價,浩與買家反面,被追殺,志標不顧程浩,獨自逃脫。程浩逃避追殺之際,遇身受重傷之排長,程浩救他回巢穴,排長傷愈,贈他一包白粉答謝,程浩抱孤注一擲之心情,將白粉成功運回香港,賺了三百萬。程浩訛稱贏大錢,替家誠還債,家誠信以為真,十分感激,志標得知內情,慫恿程浩運毒賺錢,程浩堅拒。程浩將首飾贖回給麗珠,並贈以名貴首飾,麗珠才對程浩恢複信心。程浩想起被美玲拋棄一事,上門將她羞辱一番。
  • 第9集 程浩追求君妍
       程浩買一層新樓居住,麗珠以為自己有也份,開心不已,後來才知道程浩是打算自己一人住,麗珠不禁失望萬分,對程浩不滿。程浩送一電車予志明,志明興奮,與惡飛斗車,被追打,遇艷芳,替他解圍,志明被艷芳美貌所吸引。程浩知麗珠心意,向她表明自己之心態,麗珠亦體諒程浩,與他和好。志標介紹程浩頂了一間Disco經營,程浩不善管理,全權交予志標。君妍出席一餐舞會,程浩駕車經過,送她一程,卻連累君妍被大雨淋至衣衫盡濕,程浩買一靚衫予君妍,君妍穿上,美艷動人,程浩頓對她生傾慕之意,對君妍展開追求。
  • 第10集 君妍愛上家誠
       麗珠準備盛裝出席程浩之Disco開幕酒會,程浩恐君妍會因而得知他與麗珠之關係,藉詞阻止麗珠出席,麗珠失望。麗珠在艷紅慫恿下,突出現於酒會,程浩大驚,幸君妍有事未能到來,程浩才放下心頭大石。Disco生意冷淡,程浩失落,麗珠提議找菲律賓人妖歌舞團演出作招徠,程浩同意,二人一起去菲律賓。家信介紹君妍到家誠之公司找資料寫畢業論文,家誠以為君妍是家信之女友才答應。君妍與家誠相處漸多,發覺他乃一有為青年,頓生好感。一次,君妍胃痛,家誠細心照料,君妍芳心大動,對家誠產生愛意。何蝦暗戀家慧,見她空閑,乘機邀她在其士多兼職,家慧答應。程浩從家誠口中得知家信有追求君妍之意,遂鼓勵君妍向家信表明態度,家信失戀,責罵怨家誠多事以發泄。程浩欲向君妍表明愛意之際,卻發覺她的心上人原來是家誠。
  • 第11集 家誠與君妍相戀
       程浩知君妍愛上家誠,傷心之餘,決造就二人,向家誠說出君妍對他有意,家誠顧及家信之關係,拒絕君妍之愛意,君妍大感難受,處處迴避家誠。家誠拒愛后,心中大感不安,才發覺自己原來亦已愛上了君妍,加上程浩再三開解,家誠終主動約會君妍,君妍開心不已。麗珠冷眼旁觀,發覺程浩似對君妍有意,大發脾氣,程浩婉言開解一番。志標利用打理Disco之方便,貪圖利益,與長毛合作在Disco內賣迷幻藥。家誠參加君妍之畢業禮,匡業夫婦才知道誠是君妍之男朋友,頗感不滿。家信發現家誠與君妍相戀,以為家誠橫刀奪愛,怒斥家誠后離家出走。
  • 第12集 麗珠討程浩歡心
       程浩胃出血而入院治療,麗珠細心照料,程浩心中卻頗感煩厭。家誠帶君妍回家見母、妹,誠母見君妍清純大方,甚為歡喜,家誠又上王家拜訪匡業夫婦,雙方傾談后,匡業夫婦亦對家誠改觀,並約誠母見面。麗珠決心從良,在艷紅協助下改變形象來討程浩歡心,但程浩不大理會。匡業查出家誠父乃食白粉死及家慧是日財之情婦,對家誠之家世不滿,欲阻止君妍與家誠來往,君妍不允。志明見Disco日漸品流複雜,通知程浩,程浩向志標查問,志標巧言掩飾。麗珠發覺程浩對君妍余情未了,大為惱怒,與程浩起爭執,程浩盛怒下趕走麗珠,麗珠傷心不余,一時意氣,自尋短見。
  • 第13集 艷芳追求家信
       麗珠自殺而死,艷紅認定是程浩害死麗珠,對他痛恨不已。而程浩亦內疚不已,自暴自棄,后得君妍開解,才重新振作。匡業為斷絕君妍與家誠來往,欲送君妍到澳洲留學,君妍一口拒絕。警察到Disco調查丸仔一事,雖找不到證據,仍警告程浩一番,程浩質問志標,志標諸多推搪,瞞過程浩。家信回家,巧遇君妍亦在,眾人感尷尬,但亦已事過境遷,家誠、家信終和好。家信助同學拍實驗電影,女主角是艷芳,艷芳看中家信英俊,主動追求,為家信所拒。家信大學畢業,考入警隊,誠母大感安慰。艷芳在Disco內食迷幻藥,被惡飛有機可乘,欲輪姦她,程浩發現,加以阻止。
  • 第14集 艷紅對程浩改觀
       程浩為救艷芳而受傷,在志明相助下才趕走惡飛,送艷芳回家,艷紅對程浩才稍稍改觀。艷紅困艷芳在家,不准她再外出胡混,志明去探艷芳,艷芳求志明救她,志前愛莫能助。家誠之幹勁,受一大公司賞識,與他簽下一大生意,家誠高興之餘,向匡業保證必會好好照顧君妍,匡業見君妍愛意已堅,唯叮囑家誠好好待君妍后,與妻移民澳洲。艷芳在艷紅一時疏忽后,在志明相助下逃脫,二人四處逛歡,艷紅擔心艷芳,到Disco找程浩,剛巧遇兩批惡飛在Disco內打鬥,程浩為保護艷紅而受傷,艷紅再對程浩改觀。程浩受家誠所勸,決結束Disco,轉投資到家誠之公司,志標不忿財路截斷,故意讓家誠知曉當年程浩借他之錢是販毒品得來,家誠大怒。
  • 第15集 家誠堅拒程浩之求諒
       程浩向家誠苦苦求諒,聲稱當年是為勢所逼才販毒,但家誠未肯原諒程浩。家誠調動公司之資金,將錢還予程浩,程浩見家誠態度強硬,唯將錢收下,並在志標遊說下,答應重開Disco。程浩借酒消愁,導致再胃出血,入院醫治,君妍嘗試拉攏二人和好,遭家誠拒絕。姚母生日,欲乘機安排誠、浩和解,但家誠當眾拒絕程浩之求諒,程浩心灰意冷。何蝦鼓起勇氣,向家慧表明愛意,家慧甚意外,一時間未能接受,何蝦以為家慧嫌棄他,萬分失落。君妍表哥阿Paul到港公幹,順道探君妍與家誠,家誠忙於應付公司之經濟困境,無心應酬阿Paul。家誠無法解決困境,恐他日破產會拖累君妍,心中矛盾不已。
  • 第16集 家誠迫於與君妍分手
       家誠為免他日破產拖累君妍,假裝另結新歡,主動向君妍提出分手,君妍晴天霹靂,傷心不已。程浩偶遇君妍,見她容顏憔悴,加以查問,才知她已與家誠分手,浩去找家誠相勸,卻遭他冷淡對待。家誠發現何蝦對家慧有意,刻意製造機會予二人,家慧本亦被何蝦真情動,但害怕閑言閑語而未敢接受何蝦之愛意。程浩刻意抽空陪伴君妍解悶,君妍對他感激,程浩見Paul對君妍照顧入微,心感不安。何蝦不忿家慧不肯接受其愛,當眾宣布是他主動追求家慧,家慧終被其打動,與他共墮愛河。家誠出盡辦法挽救公司無效,知道必會被迫破產,遂決定將定情信物送回給君妍,君妍大受刺激,借酒消愁。
  • 第17集 君妍決避開家誠與程浩
       程浩為開解君妍,經常陪她四處遊玩,二人相處融洽,玩得頗開心,因此亦令程浩產生一絲幻想,以為君妍或會轉投其懷抱,心中暗暗歡喜。君妍一偶然機會下,發現程浩原一直深愛著她,大感意外,剎時間接受不來,唯避開程浩。程浩見君妍之態度,大感難受,志明鼓勵他嘗試正式追求君妍,程浩意動,決定一試。程浩得悉家誠面臨困境及與君妍分手之苦衷,不願乘人之危,將真相告之君妍,君妍不忿家誠以為她是不可患難之人,怒斥他一頓,家誠亦心感後悔。程浩為替家誠解厄困,不惜將住屋抵押及Disco之資金,由君妍出面借予家誠,家誠終能度過難關。君妍對家誠余情未了,但又惱恨他看扁了自己,加上程浩之深情款款,君妍難以抉擇,決避去澳洲,誠、浩俱大感失落。
  • 第18集 程浩、志明被判入獄
       程浩查出志標私用公款去投資,怒斥他一頓,限他月內將款項還清,志標不快。程浩心懷苦悶,找艷紅傾訴,艷紅亦能消除對程浩之成見,婉言開解他一番。排長到港販賣毒品,巧遇程浩,硬要與他暢飲一番,家信負責監視排長,見程浩與排長一起,甚感意外。排長進行毒品交易時,家信率眾圍捕,排長負傷逃脫,找程浩,要程浩送他到碼頭偷渡,程浩勸排長自首,志標卻慫恿程浩助排長,程浩被說服,與志明及志標送排長到碼頭。志標伺機搶走排長之毒品后逃去,家信率眾至,殺死排長,將浩、明拘捕。志標訛造供詞,誣陷浩、明,艷紅四處尋求相助也於事無補,浩、明終被判監三年。君妍得知此事,特回港探程浩,卻並未與家誠聯絡。三年後,家誠公司之業務蒸蒸日上,家慧與何蝦亦決定結婚,誠母甚高興。而浩、明因行為甚好,亦可提前假釋出獄。
  • 第19集 程浩、艷紅患難見真情
       程浩與志明無處投宿,艷紅收留二人,志明見可與艷芳一起,甚感高興。程浩去探誠母,誠母欣慰之餘,叫程浩要好好做人。但家誠始終未肯原諒程浩。程浩向志標報復,在公眾場合中指斥其惡行,志標聲譽受損,因而失去一大生意,志標報仇,放火燒毀艷紅之美容店,艷紅難過不已,程浩萬分內疚。程浩與艷紅互相鼓勵,齊齊面對困境,努力工作,二人患難見真情,艷紅更不自覺地對程浩產生情愫。家誠一偶然機會下,重遇君妍,立即約會她,君妍亦大方答應。家誠在街上遇程浩,家誠見其落泊模樣,只視為自甘墮落,程浩甚難受,志明不忿,欲揭穿程浩當年借錢予家誠一事,程浩阻止。君妍找程浩敘舊,艷紅睹狀,甚感不安。
  • 第20集 家誠、程浩終和好
       君妍提議程浩向家誠拿回一百萬,程浩不肯,要君妍繼續保守秘密。君妍嘗試勸家誠與程浩和解,但家誠對程浩誤會仍深,拒絕原諒他。程浩去探誠母,剛巧誠母因病暈倒,程浩及時送誠母到醫院急救,誠母才沒生命危險。家誠趕到醫院,見程浩在場,厲言逐他離去,君妍看不過眼,揭穿程浩借錢家誠一事,家誠萬分錯愕。家誠想起童年往事,終不舍十多年之友誼,與程浩和好,並將姚氏股份贈予程浩,程浩開始在姚氏上班。家信博升職,全力追查長毛販賣迷幻藥案,長毛之女友是艷芳之好友,家信遂接近艷芳探取線索,艷芳揭穿,怒斥家信。君妍離港在即,家誠卻始終不敢對君妍表明愛意,終一偶然機會下將其心聲錄在錄音帶上,被君妍聽到,君妍感動,決留在香港,再與家誠發展。
  • 第21集 艷芳替家信做卧底
       家信追查販賣丸仔案毫無進展,遭受上司責罵,心情苦悶,艷芳對家信余情未了,睹狀心中不忍,答應替家信做卧底。志明發覺,勸艷芳收手,艷芳不理。艷芳戮力替家信調查,深入虎穴,終助家信成功截獲一大批毒品。志標因此而損失慘重,憤怒不已,查出艷芳是卧底,辣手將她殺死。艷紅痛失愛妹,心碎欲裂,志明揭穿是家信害死艷芳,並刺傷家信,家信心中有愧。程浩為志明安全,安排他潛逃往台灣。程浩為開解艷紅,出資重開美容院由她打理艷紅感動不已。家誠向君妍求婚,君妍含羞答應,二人將喜訊告知程浩,程浩表面上為二人高興,心中則悵然若失。
  • 第22集 程浩向艷紅表示愛意
       艷紅雖深愛程浩,但知他對君妍未忘情,且又恐重蹈麗珠覆轍,遂故意疏遠程浩,要他搬出劉家,程浩唯暫住家誠舊居。長毛不甘屈於志標下,起其章節附註,志標追殺長毛,長毛連貨墮崖而死,志標因此而破產,程浩等聞訊,大感痛快。紅之前夫阿光騷擾艷紅,程浩遇見,將他趕走,艷紅感激,但仍與程浩保持距離,程浩想清楚,向艷紅示愛,艷紅欣然接受。志標欠下貴利,無法可施,硬著頭皮向浩、誠求助,程浩等冷言拒絕,結果志標被大耳窿斬去右手。志標傷愈后,生活潦倒,覓得貨倉看更一職,原來該貨倉乃姚氏所有,家誠及程浩見志標狀甚可憐,未有將他辭退。
  • 第23集 志標利用浩、誠運毒
       君妍去檢查身體,發現子宮生瘤,未知是良性或惡性,心中擔憂不已,見家誠忙於公事,君妍免他分神,將此事隱瞞。君妍不敢獨自去看報告,找來程浩與艷紅相伴,結果證實是良性瘤,仍需及早切除,但會因此而不育,君妍矛盾不已。艷紅見程浩對君妍緊張之態度,心中再度泛起不安,又再疏遠程浩,並要求冷靜一段時間,程浩大感無所適從。家誠見君妍悶悶不樂,且遲遲未有做切瘤手術,遂向醫生詢問,得知真相,家誠即向君妍表態,要她立即做手術,君妍感動。家誠與程浩到馬來西亞談生意,程浩帶艷紅同行,二人一起遊玩,於鬧市中失散,重逢后,二人再忍禁不住心中激情,程浩向艷紅求婚,艷紅答應。志標不甘蟄伏,跟蹤家誠等到大馬,欲利用二人運毒。君妍暗中到大馬,欲替家誠慶祝生日,艷紅去接機,被志標派人捉去。
  • 第24集 誠、浩、標被判死刑
       志標以妍、紅之性命,向程浩勒索二十五萬美元,程浩答應,為免家誠擔心,程浩將此事向家誠隱瞞。志標得到錢后,以此向毒販買貨,再逼程浩替他運毒去布魯塞爾,程浩為妍、紅著想,無奈依從。此時志明正替毒販工作,見浩、標,大感意外,去找程浩,問個究竟,得知原委,志明欲殺志標,遭程浩阻止。標、浩在機場遇害誠,家誠有所懷疑,三人起爭執,遭警察發現,將三人拘捕。妍、紅逃脫,得知誠、浩被捕,連忙去警局替二人辯護,誠母與家信亦從香港趕至。經審訊后,由於志標一口咬定是家誠及程浩指示他運毒,誠、浩、標齊被判死刑。君妍發現有孕,對其性命有危險,但君妍堅決拒絕墮胎,並與艷紅四處奔走營救誠、浩,卻徒勞無功。
  • 第25集 程浩自我犧牲救家誠
       志明為救程浩及家誠,假扮成志標之同黨,劫囚車救志標,故意失手被擒,向警方供出一切是志標指示,與浩、誠無關,當局決重新開庭審訊,志明因曾殺警,故必會判死刑,程浩、家誠見志明自我犧牲,感動不已。大馬警方查出志明與程浩之關係,因而推翻志明之證供,家誠、程浩、志標及志明同被判死刑。君妍聞訊大受刺激,因而早產,誕下一男嬰,家慧、何蝦等亦趕來大馬照顧誠母及君妍。程浩見家誠之苦況,認為家誠一生沒幹半件壞事,不應如此枉死,就不惜自我犧牲救家誠。到底誠、浩能否逃出生天?明、標會否魂斷大馬?浩、紅一段情又如何了斷?.........
      最後程浩把事情全攬在自己身上,幫家誠洗脫罪名,而自己被處以絞刑,臨刑前,天降大雨,程浩在被送上絞刑架時,放聲長嚎,聲音穿透牢房,雨中站立的家誠、君妍、艷紅痛不欲生,在灰濛濛滂沱的大雨織成的網中,熟悉的歌聲再度響起:原來愛的多深,笑的多真到最後,隨緣逝去沒一分可強留,茫然仰首蒼天,誰人躲藏在背後,夢中想的都遺漏。。。 全劇終
1-10集11-20集21-25集查看全部劇情
上一篇[全新戀愛]    下一篇 [六字真言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