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藥方

用法
上以清酒七升,水八升,先煮八味,取三升,去滓,內膠烊消盡,溫服一升,日三服(現代用法:水煎服,阿膠烊化,沖服)。

2歌訣

●炙甘草湯參姜歸,麥冬生地大麻仁,大棗阿膠加酒服,虛勞肺痿效如神.
●炙甘草湯參桂姜,麥地膠棗麻仁襄,心動悸兮脈結代,虛勞肺痿俱可嘗。
趣記:弟清早教草人賣芝麻醬。

3方解

本方是《傷寒論》治療心動悸、脈結代的名方。其證是由傷寒汗、吐、下或失血后,或雜病陰血不足,陽氣不振所致。陰血不足,血脈無以充盈,加之陽氣不振,無力鼓動血脈,脈氣不相接續,故脈結代;陰血不足,心體失養,或心陽虛弱,不能溫養心脈,故心動悸。治宜滋心陰,養心血,益心氣,溫心陽,以復脈定悸。方中重用生地黃滋陰養血為君,《名醫別錄》謂地黃「補五臟內傷不足,通血脈,益氣力」。配伍炙甘草、人蔘、大棗益心氣,補脾氣,以資氣血生化之源;阿膠、麥冬、麻仁滋心陰,養心血,充血脈,共為臣葯。佐以桂枝、生薑辛行溫通,溫心陽,通血脈,諸厚味滋膩之品得姜、桂則滋而不膩。用法中加清酒煎服,以清酒辛熱,可溫通血脈,以行藥力,是為使葯。諸葯合用,滋而不膩,溫而不燥,使氣血充足,陰陽調和,則心動悸、脈結代,皆得其平。
虛勞肺痿屬氣陰兩傷者,使用本方,是用其益氣滋陰而補肺,但對陰傷肺燥較甚者,方中姜、桂、酒減少用量或不用,因為溫葯畢竟有耗傷陰液之弊,故應慎用。
本方與生脈散均有補肺氣,養肺陰之功,可治療肺之氣陰兩虛,久咳不已。但本方益氣養陰作用較強,斂肺止咳之力不足,重在治本,且偏於溫補,陰虛肺燥較著或兼內熱者不宜;而生脈散益氣養陰之力雖不及本方,因配伍了收斂的五味子,標本兼顧,故止咳之功甚於炙甘草湯,且偏於清補,臨證之時可斟酌選用。

4功效

方中重用炙甘草補氣生血,養心益脾;生地黃滋陰補血,充脈養心,二葯重用,益氣養血以復 脈之本,共為君葯。人蔘、大棗補益心脾,合炙甘草則養心復脈,補脾化血之功益著;麥冬、胡麻仁、阿膠,甘潤養血配生地黃則滋心陰,養心血,充血脈之力尤彰;桂枝,生薑辛溫走散,溫心陽,通血脈,使氣血流暢以助脈氣接續,同為佐葯。原方煎煮時加入清酒,以酒性辛熱,可行葯勢,助諸葯溫通血脈之力。數葯相 伍,使陰血足而血脈充,陽氣復而心脈通,氣血充沛,血脈暢通,則悸可定,脈可復。

5化裁

方中可加酸棗仁、柏子仁以增強養心安神定悸之力,或加龍齒、磁石重鎮安神;偏於心氣不足者,重用炙甘草、人蔘;偏於陰血虛者重用生地、麥門冬;心陽偏虛者,易桂枝為肉桂,加附子以增強溫心陽之力;陰虛而內熱較盛者,易人蔘為南沙參,並減去桂、姜、棗、酒,酌加知母、黃柏,則滋陰液降虛火之力更強。

6各家論述

1.《醫方考》:心動悸者,動而不自安也,亦由真氣內虛所致。補虛可以去弱,故用人蔘、甘草、大棗;溫可以生陽,故用生薑、桂技;潤可以滋陰,故用阿膠、麻仁;而生地、麥冬者,又所以清心而寧悸也。
2.《醫方集解》:此手足太陰葯也。人蔘、麥冬、甘草、大棗益中氣而復脈;生地、阿膠助營血而寧心;麻仁潤滑以緩脾胃;姜、桂辛溫以散余邪;加清酒以助藥力也。
3.《古方選注》:人蔘、麻仁之甘以潤脾津;生地、阿膠之咸苦,以滋肝液;重用地、冬濁味,恐其不能上升,故君以炙甘草之氣厚、桂枝之輕揚,載引地、冬上承肺燥,佐以清酒芳香入血,引領地、冬歸心復脈;仍使以姜、棗和營衛,則津液悉上供於心肺矣。脈絡之病,取重心經,故又名復脈。
4.《血證論》:此方為補血之大劑。姜、棗、參、草中焦取汁,桂枝入心化氣,變化而赤;然桂性辛烈能傷血,故重使生地、麥冬、芝麻以清潤之,使桂枝雄烈之氣變為柔和,生血而不傷血;又得阿膠潛伏血脈,使輸於血海,下藏於肝。合觀此方,生血之源,導血之流,真補血之第一方,未可輕議加減也。⑤《成方便讀》:方中生地、阿膠、麥冬補心之陰;人蔘、甘草益心之陽;桂枝、生薑、清酒以散外來寒邪;麻仁、大棗以潤內腑之枯槁。
【附方】 加減復脈湯(《溫病條辨》)
【附註】 本方為陰陽氣血並補之劑。臨床應用以脈結代,心動悸,虛羸少氣,舌光色淡少苦為辨證要點。
【文獻】 方論 羅美《古今名醫方論》卷1錄柯琴:「仲景於脈弱者,用芍藥以滋陰,桂枝以通血,甚則加人蔘以生脈;未有地黃、麥冬者,豈以傷寒之法,義重護陽乎?抑陰無驟補之法與?此以心虛脈代結,用生地為君,麥冬為臣,峻補真陰,開後學滋陰之路。地黃、麥冬味雖甘而氣大寒,非發陳蕃莠之品,必得人蔘、桂枝以通脈,生薑、大棗以和營,阿膠補血,酸棗安神,甘草之緩不使速下,清酒之猛捷於上行,內外調和,悸可寧而脈可復矣。酒七升,水八升,只取三升者,久煎之則氣不峻,此虛家用酒之法,且知地黃、麥冬得酒良。」
《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並治》:「傷寒脈結代,心動悸,炙甘草湯主之。」
[方歌](清)汪昂《湯頭歌訣》:「炙甘草湯參薑桂,麥冬生地大麻仁,大棗阿膠加酒服,虛勞肺痿效如神。
趣味記憶:阿桂人麥麻草,棗生地姜(想象:阿貴人買麻草,早生地姜)

7臨床應用

1.室性早搏 用本方加減:灸甘草15g,大棗6枚,阿膠、生薑、党參各10g,生地20g,桂枝6g,麥冬、麻仁、沙棗仁各10g,丹參15g。加酒各半,水2煎服,20劑1療程。治療室性早搏40例。本組病例均經心電圖確診。男35例,女5例。各類器質性心臟病10例,心肌炎後遺症5例,原因不明25例。結果;早搏消失者31例,減少者7例,無效2例。又有報道,用本方加減,氣陰兩傷加玉竹、玄參;心脾不足加白朮、黃芪;心陽不足加熟附片;夜寐不安加酸棗仁、柏子仁。治療室性早搏30例,男19例,女11例;年齡最小24歲,最大69歲,尤以40歲以上多見;病程最短2年,最長20年。病例選擇根據1979年9月全國中西醫結合治療冠心病、心絞痛心律失常研究座談會修訂標準,均經心電圖檢查確診。其中輕度17例,中度10例,重度3例。結果:用藥后早搏消失為顯效,共25例,佔83.3%;用藥后早搏次數較原有減少50%或減輕1度為有效,共3例,佔10%;用藥后無變化為無效,共1例,佔3.3%;用藥后早搏較前增加50%為惡化,共1例;總有效率為93.3%。又有報道,應用本方加減:灸甘草50g,党參、桂枝、阿膠各10g,生地、酸棗仁各30g,大棗20枚。文火煎至300ml,每次溫服150ml,早晚分服,4周為1療程。每日聽診2-3次,並配合心電圖觀察。治療室性早搏32例。結果:治療后心臟及心電圖檢查,均示早搏消失,其它癥狀及體征均明顯改善為顯效,共19例;心臟聽診及心電圖檢查,早搏次數減少50%以上,其它癥狀及體征減輕為有效,共9例;用藥后癥狀無改變為無效,共4例。總有效率為88.6%。
2.病毒性心肌炎 用本方加減:灸甘草9g,人蔘6g,生地黃30g,阿膠9g,麥冬12g,麻仁9g,桂枝,生薑各6g,紅棗6個。日1劑水煎服。邪盛加黃芩、蒲公英、大青草;陰虛加龜版、黃精;心神不寧加炒棗仁、珍珠母。治療病毒性心肌炎38例,男26例,女12例;年齡5-15歲居多(佔73.7%),最大64歲,最小4歲。結果:癥狀、體征、心電圖正常為痊癒,共30例;癥狀、體征、心電圖3項中有兩項正常為有效,共4例;與治療前相比無變化為無效,共2例,死亡2例(系Ⅲ°房室傳導阻滯);總有效率為89.5%。療程最長42日,最短6日,平均15.天。
3.心律失常 用本方加減:灸甘草9g,党參,生地各12g,麥冬9g,桂枝3-6g,丹參12g,酸棗仁9g。治療心律失常49例,年齡34-76歲;心房早搏、房顫、陣發性室上性心動過速14例,頻繁室性早搏19例,房室傳導阻滯(Ⅰ度-Ⅲ°)。及室內不全性阻滯、心動過緩16例,冠心病、高血壓病38例,風心病、心肌病及不明原因的心律失常11例。結果:治癒,經過1-2周治療,自覺癥狀消失,複查心電圖恢復正常者29例,好轉,經過2-4周治療,自覺癥狀好轉,複查心電圖未恢復正常或有所改善者18例,無效,治療2周以上自覺癥狀無明顯好轉者3例;總有效率為94%。
4.病態竇房結綜合征 用本方加減:按人蔘、阿膠各1份,甘草、生薑、桂技各2份,麥冬、麻仁、大棗各3份,地黃5份的比例配方,製成膏劑。每次服15g,日2次,療程為3周。治療心動過緩及病態竇房結綜合征73例。結果:顯效44例,有效22例,無效7例,總有效率90.4%;明顯優於西藥對照組187例,總有效率為79.3%。本品由於能提高心臟的興奮性,不僅對心動過緩及病竇綜合征有效,對慢性心律失常也有較好療效。

8補血方劑

現代研究
本方具有抗心律失常、抗心肌缺血再灌注損傷的作用,能降低再灌注誘發的室性早搏和心律失常總發生率,並能縮小再灌注后心肌梗死的範圍。能對抗實驗性「陰虛」動物的心律失常,減慢心率、消除竇性心律不齊、降低室性早搏發生率,並能改善「陰虛」證候。此外,還有抗缺氧的作用。

進補應用

本方重用生地黃滋陰養血,配伍阿膠、麥冬、麻仁滋心陰、養心血、充血脈以助生地之功;再配炙甘草、人蔘、大棗補益心脾之氣,配桂枝、生薑溫心陽、通血脈,加酒煎煮以助藥力。綜合全方,共成陰陽氣血並補之劑。其對陰血不足之心律失常,脈律不齊有較顯著的作用,所以本方又名「復脈湯」。
1.室性早搏 用本方加減:炙甘草15克,大棗6枚,阿膠、生薑、党參各10克,生地20克,桂枝6克,麥冬、麻仁、炒棗仁各10克,丹參15克。加水。
酒各半,水煎服,每日1劑,連服1個月。
2.病毒性心肌炎 用本方加減:炙甘草9克,人蔘6克,生地黃30克,阿膠9克,麥冬12克,麻仁9克,桂枝,生薑各6克,紅棗6個。水煎服,每日1劑。
3.心律失常 用本方加減:炙甘草9克,党參,生地各12克,麥冬9克,桂枝3~6克,丹參12克,酸棗仁9克。水煎服,每日1劑,連服2~4周。對心房早搏、房顫、陣發性室上性心動過速、頻繁室性早搏、房室傳導阻滯、室內不全性阻滯、心動過緩,以及冠心病、高血壓病、風心病、心肌病及不明原因的心律失常都有較好的療效。
4.病態竇房結綜合征 按人蔘、阿膠各l份,甘草、生薑、桂枝各2份,麥冬、麻仁、大棗各3份,地黃5份的比例配方,製成膏劑。每次服15克,每日2次,連服3周。本法對慢性心律失常也有較好療效

9藥理作用

主要有抗心律失常,影響心肌生理特性,影響心肌動作電位,抗心肌缺血再灌注損傷,抗陰虛大鼠實驗模型等。
1.抗心律失常 炙甘草湯30g生葯/kg灌胃小鼠,能明顯降低氯訪誘發室顫的發生率。對照組的室顫率為88%,而給葯組的室顫率為44%。炙甘草湯該作用與0.1g/kg奎尼丁作用相似。11.4g生葯/kg,1天1次,連續4日,能顯著縮短烏頭鹼(Aco)誘發大鼠室性心律失常持續時間,對照組為68.00±12.55分鐘,而給葯組為26.38±9.49分鐘。並能顯著降低Aco誘發大鼠室速(VT)和室顫(VF)發生率。炙甘草湯11.4g/kg 灌胃大鼠,1天1次,共4日,能非常顯著地降低結紮大鼠左冠狀動脈前降支誘發的室早(VP)、室速(VT)和心律失常總發生率。4ml/kg加味炙甘草湯注射劑(炙甘草湯加苦參、茵陳)1ml/分鐘速度后耳緣靜脈注射家兔,能明顯地縮短川烏浸出液所造成的家兔以室性心動過速為主的心律失常持續時間,川烏組心律失常的平均持續時間為32.42分鐘,而炙甘草湯組平均為7.47分鐘。並且加味炙甘草湯能顯著減輕川烏浸出液引起的實驗性家兔心律失常的嚴重程度。川烏組的心律失常分數為214.28±48.6,而炙甘草湯組為45.33±27.22。加味炙甘草湯注射(炙甘草湯加酸棗仁。柴胡、茯苓和白朮,1g生葯/ml) 5ml/kg左側頸外靜脈注射麻醉大鼠,能明顯降低25mg/kg烏頭鹼(0.002%)所致室上性早搏(PVCs)和室性心動過速(VT)發生率,生理鹽水組烏頭鹼所致PVCs和VT的發生率分別為100%和80%,加味炙甘草湯注射液組則分別為33%和11%;10ml/kg該製劑頸外靜脈注射25mg/kg烏頭鹼(0.002%)誘發心律失常5分鐘的大鼠,能顯著提高竇性心律短時轉復率,生理鹽水組的竇性心律轉復率為0,加味炙甘草湯注射液組為70%; 5ml/kg該製劑左側預外靜脈注射大鼠.能明顯推遲120mg/kgCaC12(4%)所致PVCs和VT的出現時間,降低其發生率,竇性心律恢復時間明顯提前,復律率也明顯提高。炙甘草湯水煎液(100%)10ml/kg灌服家兔,對50mg/kg鹽酸腎上腺素快速靜注后家兔的心率和心電圖無明顯影響,也不影響心律失常的發生,但能顯著縮短心律失常持續時間,並且正常心律恢復時間明顯加快。
2.影響離體心肌生理特性 大鼠帶竇房結的右心房,懸吊於盛有20ml台氏液的浴槽中,加入6.4g/L炙甘草湯( 4g生葯/ml),10分鐘后能明顯抑制離體右心房的自律性,頻率由給葯前176.4±13.8次/分鐘,減慢到給葯后的160.8±12.5次/分鐘。豚鼠右心室乳頭狀肌懸吊於20ml改良台氏溶液中,加入炙甘草湯3.2g/L和6.4g/L,均能顯著提高腎上腺素閾濃度,由NS對照組的8.3±4.04μmol,分別提高至26.2±14.35μmol和61.l±25.47μmol,表現為明顯抑制腎上腺素誘髮乳頭狀肌出現的自發節律活動;炙甘草湯6.4g/L能明顯降低乳頭狀肌的興奮性,使其強度一時間曲線右移;3.2g/L和6.4/L炙甘草湯均能明顯延長心房肌的功能不應期(FRP),而以6.4g/L劑量的作用為顯著。
3.影響離體心肌的動作電位 豚鼠右心室乳頭狀肌,置改良台氏溶液中,循環灌流,加入炙甘草湯6.4g生葯/L,能明顯延長豚鼠乳頭狀肌細胞動作電位的動作電位時程(APD)和有效不應期(EPR),並能降低其最大除極速率(Vmax),這些作用呈劑量依賴性,但是對靜息電位(RP)無明顯影響。
4. 抗心肌缺血再灌注損傷 大鼠離體心臟冠狀動脈前降支(LAD)結紮再灌注炙甘草湯注射液4.8g/L,能顯著降低大鼠缺血期室性心動過速(VT)、再灌注時室顫(VF)和心律失常總發生率,抑制心肌細胞中肌酸激酶(CK)和乳酸脫氫酯(LDH)的釋放。炙甘草湯2、4、8g/L均能顯著降低再灌注心肌組織中脂質過氧化產物丙二醛(MDA)含量,增強過氧化物歧化酶(SOD)活性。炙甘草湯的以上作用與鈣拮抗劑維拉帕米(Verapamil)0.5μmol/L作用相似。炙甘草湯11.4g生葯/kg灌服大鼠,日1次,連續4日,能顯著降低再灌注誘發的室性早搏(VP)和心律失常總發生率。同劑量炙甘草湯灌服大鼠,能顯著縮小再灌注后心肌梗死範圍,並能顯著降低心肌缺血再灌注后血清中CK活性、LDH活性及MDA含量。
5.抗「陰虛」大鼠實驗模型 日0.5mg/kg左旋甲狀腺皮下注射大鼠,連續五天,複製「陰虛」證候模型。(1)抗「陰虛」大鼠心律失常。0.5ml/100g炙甘草注射液靜脈注射「陰虛」大鼠,能明顯減慢心率,消除竇性心律不齊,降低室性早搏(VP)發生率。靜脈注射炙甘草湯注射液,能顯著改善靜注腎上腺素引起的心律失常,主要表現在室性早搏(VP)、室性心動過速(VT)及傳導阻滯(AVB)等各種心律失常發生時間推遲,發生率下降,而誘發心律失常所用的腎上腺素劑量顯著增加。與健康大鼠相比較,炙甘草注射液對「陰虛」大鼠的心律失常效果更好,用評分法衡量心律失常嚴重程度,「陰虛」給葯組的積分較對照組下降61%。而健康給葯組積分下降32%。(2)改善「陰虛」證候:日5g/kg炙甘草湯(1g/ml)灌服「陰虛」大鼠,連續10日,能明顯降低血清促甲狀腺激素釋放激素(TRH)濃度,但對T3、T4水平無顯著影響;降低血漿cAMP水平,對照組為199±12Pmol/ml,而給葯組降至160±20Pmol/ml;並能減慢心率,消除心律失常,降低體溫,增加單位時間自主活動量。
6. 抗缺氧 炙甘草湯能延長小鼠減壓缺氧窒息死亡時間,降低小鼠缺氧死亡率。對照組僅有5.9%存活時,給以炙甘草湯者在活率達76.5%。
7.毒理作用 小鼠尾靜脈注射炙甘草湯注射液LD50為53.8g生葯/kg。
上一篇[旅遊市場]    下一篇 [寧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