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為藝術而藝術

標籤:文學流派歐點

「為藝術而藝術」(l』art pour l』art ) 口號是法國人的發明。但是「為藝術而藝術」的觀念,從某種意義上說,「為藝術而藝術」實際上是對康德與席勒美學的一種粗淺而通俗的表述。我們知道,德國古典美學深奧的思辨性與晦澀的語言,即使是專業人士也備感艱難,而「為藝術而藝術」的成功之處也正在於此。它汲取了德國美學的要義與精髓,又除去其繁瑣的細節,以精鍊的法語鑄造成一句響亮的口號,成為法國唯美主義運動的一面醒目的旗幟。

1簡介

Art for Art'sake
L'art pour l'art
19世紀法國文學的重要潮流,對於後來的法國文學影響深遠,不但直接影響帕爾納斯派,而且也影響象徵主義和現代法國文學。

2相關資料

19世紀30年代以後,法國浪漫主義文學逐漸演變為不同的傾向,其中一種傾向就是所謂「社會小說」。喬治·桑的空想社會主義的小說和雨果的《悲慘世界》等,都是這種「社會小說」的代表作。與此同時,出現了與「社會小說」對立的傾向,它反對文學為現實生活所限制,反對文學藝術反映社會問題,反對文學藝術有「實用」的目的。這一種傾向成為「為藝術而藝術」的潮流,在19世紀末葉的法國文學上曾經佔過短時期的優勢。
1832年浪漫主義詩人戈蒂耶(Théophile Gautier)在他的長詩《阿貝杜斯》的序言中宣稱:「一件東西一成了有用的東西,它立刻成為不美的東西。它進入了實際生活,它從詩變成了散文,從自由變成了奴隸。」1834年5月,戈蒂耶為他的小說《模斑小姐》寫了一篇長序。他認為:「只有毫無用處的東西才是真正美的;一切有用的東西都是丑的,因為那是某種實際需要的表現,而人的實際需要,正如人的可憐的畸形的天性一樣,是卑污的、可厭的。」這篇序文在當時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被認為是「為藝術而藝術」的宣言。
戈蒂耶為藝術而藝術美學觀點的具體實踐是他的詩集《琺琅與玉雕》(1852)。這部詩集為帕爾納斯派詩人奉為藝術典範。1875年,在這部詩集重版時,戈蒂耶在集中增加了一首結論式的詩,題為《藝術》,大意如此:人間的一切都是過目煙雲,曇花一現,只有藝術是永恆的;連天上的神明都會滅亡,可是高妙的詩句永垂千古,比青銅更為堅硬。

3評價

「為藝術而藝術」的詩歌要求形式上的整齊完美;用嚴格的、古典詩的格律,經過細磨細琢、雕詞鑿句的一番功夫,表現客觀事物的外形美;詩人在作品中不能流露自己一絲一毫的感情。
「為藝術而藝術」的倡導者戈蒂耶是公認的帕爾納斯派的前驅。帕爾納斯派的主要詩人邦維爾在他的《法國詩歌格律簡論》(1872)中,勒孔特·德·李勒1887年在法蘭西學院的演說《雨果頌》中,都發揮了「為藝術而藝術」這一中心思想。直到20世紀30年代,後期象徵派詩人瓦萊里在他關於詩歌的言論中,還提出詩歌藝術的目的在於它本身,而不在任何其他作用,所以他說:「一句詩並沒有別人強加於它的意義。」

4為藝術而藝術-簡介

為藝術而藝術Art for Art'sakeL』art pour l』art
19世紀法國文學的重要潮流,對於後來的法國文學影響深遠,不但直接影響帕爾納斯派,而且也影響象徵主義和現代法國文學。

5為藝術而藝術-發展歷程

19世紀30年代以後,法國浪漫主義文學逐漸演變為不同的傾向,其中一種傾向就是所謂「社會小說」。喬治·桑的空想社會主義的小說和雨果的《悲慘世界》等,都是這種「社會小說」的代表作。與此同時,出現了與「社會小說」立的傾向,它反對文學為現實生活所限制,反對文學藝術反映社會問題,反對文學藝術有「實用」的目的。這一種傾向成為「為藝術而藝術」的潮流,在19世紀末葉的法國文學上曾經佔過短時期的優勢。
1832年浪漫主義詩人戈蒂耶在他的長詩《阿貝杜斯》的序言中宣稱:「一件東西一成了有用的東西,它立刻成為不美的東西。它進入了實際生活,它從詩變成了散文,從自由變成了奴隸。」1834年5月,戈蒂耶為他的小說《模斑小姐》寫了一篇長序。他認為:「只有毫無用處的東西才是真正美的;一切有用的東西都是丑的,因為那是某種實際需要的現,人的實際需要,正如人的可憐的畸形的天性一樣,是卑污的、可厭的。」這篇序文在當時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被認為是「為藝術而藝術」的宣言。
戈蒂耶為藝術而藝術美學觀點的具體實踐是他的詩集《琺琅與玉雕》(1852)。這部詩集為帕爾納斯派詩人奉為藝術典範。1875年,在這部詩集重版時,戈蒂耶在集中增加了一首結論式的詩,題為《藝術》,大意如此:人間的一切都是過目煙雲,曇花一現,只有藝術是永恆的;連天上的神明都會滅亡,可是高妙的詩句永垂千古,比青銅更為堅硬。
「為藝術而藝術」的詩歌要求形式上的整齊完美;用嚴格的、古典詩的格律,經過細磨細琢、雕詞鑿句的一番功夫,表現客觀事物的外形美;詩人在作品中不能流露自已一絲一毫的感情。
「為藝術而藝術」的倡導者戈蒂耶是公認的帕爾納斯派的前驅。帕爾納斯派的主要詩人邦維爾在他的《法國詩歌格律簡論》(1872)中,勒孔特·德·李勒1887年在法蘭西學院的演說《雨果頌》中,都發揮了「為藝術而藝術」這一中心思想。直到20世紀30年代,後期象徵派詩人瓦萊里在他關於詩歌的言論中,還提出詩歌藝術的目的在於它本身,而不在任何其他作用,所以他說:「一句詩並沒有別人強加於它的意義。」
上一篇[當用漢字]    下一篇 [庇護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