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烈愛無間道》,電影名,導演柳鄭鈞。

1 烈愛無間道 -職員表

烈愛無間道



  導演:柳鄭鈞

2 烈愛無間道 -演員表

  韓智敏飾演吳純靜

  趙漢善飾演姜太平

  蘇幼貞飾演申智友

  申河均飾演朴俊必

  朴仁煥飾演吳東哲

3 烈愛無間道 -劇情簡介

  白雙雄—江太平(趙漢善飾)與朴俊畢(申河均飾),出生於不同的家庭背景,太平的父親是警察,俊畢的父親是黑社會老大。幼年時,一起突發的事件,使他們互換了身份,從此步入了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一夜之間成為孤兒的江太平,自幼飽嘗人間冷暖,性格偏激,但正直的天性使他保留著一顆純真的心和一腔熱血。 突變的命運使朴俊畢做事嚴謹,他努力走向正義之路,成為一名警察。但暗中卻巧藏心機,刻意隱瞞著身世的秘密。 巧合的是二人都愛上了警司的女兒吳純真(韓智敏飾)。為了追上純真,太平也當上了警察。從此江太平與朴俊畢成為強勁的競爭對手。 黑白無間,法網無情。俊畢是否能擺脫黑社會的操縱,太平是否能改變玩劣的個性?他倆是否能成為捍衛法律的合格警察?而多情的純真與麻辣師姐是否能找到各自的愛情歸宿?……

4 烈愛無間道 -分集介紹

第1集

  1980年,朴刑警好久沒跟幼小的兒子和太太一起逛商店了。他用玩具槍跟兒子開心玩耍,享受天倫之樂之際,突然發現帶著兒子出來的黑幫老大韓泰萬,追趕過去展開了搏擊。韓泰萬以朴刑警的太太做人質,逃跑的時候失手誤殺了朴刑警的太太,被激怒的朴刑警猛衝過去追趕韓泰萬,結果犧牲了性命,而韓泰萬被捕入獄……

  朴刑警的同事們誤以為韓泰萬的兒子基英就是朴刑警的兒子朴俊必,而猝然間成為孤兒的真正的俊必,卻迷路彷徨。

  隨著歲月的流逝,基英成為俊必,當上了警察,而以孤兒長大的真正俊必,以太平的名字長大成人……

第2集

  在公共汽車站,俊必發現太平和純靜在一起,誤以為太平是小偷,揮起了拳頭。在純靜的調解下,兩人雖然勉強解除了誤會,相互間卻產生了微妙的競爭意識。俊必回到家裡,在朴刑警夫妻的靈位前,對仇敵的兒子,假稱朴刑警兒子的自身處境,顫抖不已。

  太平在兒時朋友峰斗的體育館,做著拳擊選手的對打工作,可是由於感情用事,毆打了拳擊選手。結果,峰斗用多年的積蓄,替太平支付了醫療費用。在窮困潦倒的生活中,見到峰斗仍然照料自己,感到非常對不起他。加上自己生日那天,峰斗送運動鞋做禮物,更感到心碎。

  俊必來到警察署實習了。當他見到排斥警大畢業生的氣氛,暗暗嘆氣。俊必跟著純靜的父親吳東哲學習業務時,小心翼翼地問詢有關朴刑警的往事。吳東哲說,朴刑警是出色的警察,很遺憾當時沒能守護他。俊必回想著當時的情景,陣陣心痛。有一天,生身父親韓泰萬的手下具相振來找俊必……

  太平在初次見到純靜的汽車站,再次見到純靜,憑著特有的厚臉皮拉近關係,剛要向純靜表白心跡,純靜的背包被小偷偷走了,太平急忙去追趕小偷,剛要抓住小偷的一瞬間,中了女巡警智友的槍彈,暈了過去……

第3集

  太平確定到峰斗的死,受到了極大的打擊。警察認為具有自殺嫌疑,太平哭訴絕不可能。太平視峰斗為親兄弟,比任何都要了解他。太平提供了峰斗具有恐高症的線索。警察聽到此話,提出了可能有他殺的嫌疑。

  太平因為沒能照看好朋友的負罪感,控制不住自己的悲傷。純靜發現了不知在那裡挨打后,暈倒在路上太平,精心給予療傷。俊必不喜歡太平,放心不下純靜對太平的熱心。智友回想起在事故現場流淚的太平,產生了微妙的感覺。

  太平去找曾經借錢給峰斗的暴力團夥羅鍾八。太平踢開羅鍾八的辦公室門,闖進去毆打羅鍾八。結果,太平和鍾八一起被帶到警察署。太平主張鍾八就是害死峰斗的殺人犯。可是警察以沒有任何證據為由,反而以傷害嫌疑扣留了太平……

第4集

  俊必被任命為刑事課班長,而太平當上了巡警,來警察署報導。智友看到穿上制服的太平,一時說不出話來。太平自豪地拿出身分證,說明自己以82比1,通過了警察考試。警大高才生俊必超越年長的東哲,就任了班長,其他刑警表示非常不滿。

  俊必為了抓住犯人,與同事們進入了潛伏工作。此時,正好路經此地的太平發現俊必的車輛,要以非法停車為由拘管汽車。太平沾沾自喜,當上警察之後第一次創下了業績。俊必卻因此放走了嫌疑犯。由於俊必的失誤,沒能抓住已經落網的嫌疑犯,同事們更加冷言相待俊必。

  在西餐廳,純靜等俊必等了很久,也不見俊必打來電話,遺憾地離開了。俊必後來才想起跟純靜的約會,帶著戒指匆忙趕到約會場所,卻已人去樓空。有氣無力行走的純靜,在教堂前見到為了遵守兩年前的諾言,成為警察的太平,感到非常高興。太平對突然問詢理由的純靜,表白心跡,就是為了純靜才當上了警察……

第5集

  太平制服了勁敵,第一次逮捕了嫌疑犯。一起出動的同事們讓十幾個黑幫團夥一一躺下,見太平正在畫V字形狀,都感到啞然,不過驚讚太平。太平聽到贊語,非常得意。智友在旁註視太平的視線也有了變化。可是,俊必為了幫助由子,放過了嫌疑犯,他在後邊看到此景,自尊心受到了傷害。

  太平和智友每天爭吵互不投合,卻在增加感情砝碼。智友不知不覺中產生了好感,可是,不把智友當成異性的太平,卻伸出手來提出,願意以朋友好好相處。聽到此話,智友身不由己地受到了傷害,卻裝出無所謂的樣子看不起太平。

  由於同事們不承認自己是班長,俊必深深受到了傷害。曾經得到俊必幫助的由子來警察署找俊必,表示非常感謝俊必的幫助,還提出想在介紹韓國的畫報冊上,刊登警察署全體風貌。由此,俊必在同事們之間擺脫了無能的班長形像,成為真正的男子漢。由子當場向俊必提出約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