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烏米,是指高粱、玉米在孕穗時生的一種黑穗病,一般特指高粱絲黑穗病。

1 烏米 -生物學/農學名詞

  指高粱、玉米在孕穗時生的一種黑穗病,一般特指高粱絲黑穗病。感染後生長成的白色棒狀物在幼嫩時可以食用。


  

基本信息


  


  中文別名:高粱頭黑穗病、烏米


  英文名稱:Sroghum silk smut


  病原中文名稱::高粱絲軸黑粉菌


  病原拉丁學名Sphacelotheca reiliana(Kühn.)Clint.


  病原拉丁異名:Sorosporium reiliaum(Kühn.)Mc.Alp.


  病原分類地位:擔子菌亞門真菌


  病害類型:真菌


  地理分佈:中國高粱各產區均有發生。


  主要寄主:高粱


  危害部位:穗,也可危害葉片


  傳播因子:種子


  防治指標:(不詳)


  檢疫地位:非檢疫對象


  

危害癥狀


  


  病株矮於健株。發病初期病穗穗苞很緊,下部膨大,旗葉直挺,剝開可見內生白色棒狀物,即烏米。苞葉里的烏米初期小,指狀,逐漸長大,后中部膨大為圓柱狀,較堅硬。烏米在發育進程中,內部組織由白變黑,后開裂,烏米從苞葉內外伸,表面被覆的白膜也破裂開來,散出大量黑粉狀物,並露出亂絲狀維管束組織,即殘存的花序維管束組織和病原菌冬孢子。葉片染病在葉片上形成紅紫色條狀斑,擴展后呈長梭形條斑,後期條斑中部破裂,病斑上產生黑色孢子堆,孢子量不大。


  病原形態特徵:


  Sphacelotheca reiliana(Kühn.)Clint.異名Sorosporium reiliaum(Kühn.)Mc.Alp.稱高粱絲軸黑粉菌,屬擔子菌亞門真菌。冬孢子球形至卵圓形,暗褐色,壁表具小刺,大小10~15×9~13(μm)。初期冬孢子常30多個聚在一起,后形成球形至不規則形的孢子團,大小50~70μm,但緊密,成熟后即散開。孢子堆外初具由菌絲組成的薄膜,后破裂冬孢子散出。冬孢子需經生理后熟才能萌發,在32~35℃,濕潤條件下處理30天,萌發率明顯提高。病菌在人工培養基上能生長。


  浸染循環:


  該病以種子帶菌為主。散落在土壤中的病菌能存活1年,冬孢子深埋土內可存活3年。散落於土壤或糞肥內的冬孢子是主要侵染源。冬孢子萌發后以雙核菌絲侵入高粱幼芽,從種子萌發至芽長1.5cm時,是最適侵染期。侵入的菌絲初在生長錐下部組織中,40天後進入內部,60天後進入分化的花芽中。該病是幼苗系統侵染病害。病菌有高粱、玉米兩個寄主專化型。高粱專化型主要侵染高粱,雖能侵染玉米,但發病率不高。玉米專化型只侵染玉米,不能侵染高粱。中國已發現3個生理小種。土壤溫度及含水量與發病密切相關。土溫28℃、土壤含水量15%發病率高。春播時,土壤溫度偏低或覆土過厚,幼苗出土緩慢易發病。連發病因素:


  (1)種植密度大,株、行間郁敝,通風透光不好,發病重,氮肥施用太多,生長過嫩,抗性降低易發病。


  (2)土壤黏重、偏酸;多年重茬地,土壤得不到深耕,耕作層淺缺少有機肥;田間病殘體多;肥力不足、耕作粗放、雜草從生的田塊,植株衰弱,發病重。


  (3)種子帶菌、肥料未充分腐熟、有機肥帶菌或用高粱秸稈漚制的肥料發病重。


  (4)播種過早、苗期低溫多雨,成株期高溫、高濕或長期連陰雨,有利於該病的嚴重發生。


  

防治方法


  


  一、農業防治:


  (1)播種或移栽前或收穫后,清除田間及四周雜草和高粱秸稈,集中燒毀或高溫漚肥;深翻地滅茬,促使病殘體分解,減少病原和蟲原。


  (2)和非本科作物輪作,水旱輪作最好。


  (3)選用抗病品種,選用無病、包衣的種子,如未包衣則種子須用拌種劑或浸種劑滅菌。


  (4)育苗移栽或播種後用葯土覆蓋,移栽前噴施一次除蟲滅菌劑,這是防病的關鍵。


  (5)適時早播,早移栽、早間苗、早培土、早施肥,及時中耕培土,培育壯苗。


  (6)選用排灌方便的田塊,開好排水溝,降低地下水位,達到雨停無積水;大雨過後及時清理溝系,防止濕氣滯留,降低田間濕度,這是防病的重要措施。


  (7)土壤病菌多或地下害蟲嚴重的田塊,在播種前撒施或穴施滅菌殺蟲的葯土,


  (8)施用酵素菌漚制的堆肥或腐熟的有機肥,不用帶菌肥料;採用配方施肥技術,適當增施磷鉀肥,加強田間管理,培育壯苗,增強植株抗病力,有利於減輕病害。。


  (9)地膜覆蓋栽培;合理施肥,增施磷鉀肥;合理密植,及時摘除莖部最低處2—3片葉子,增加田間通風透光度;清除病株、老葉,集中燒毀,病穴施藥。


  (10)及時噴施除蟲滅菌葯,防治好蚜蟲、灰飛虱、玉米螟及地下害蟲,斷絕蟲害傳毒、傳菌途徑;防止病菌、病毒從害蟲傷害的傷口進入而危害植株。


  (11)高溫乾旱時應經常灌水,以提高田間濕度,減輕蚜蟲、灰飛虱危害與傳毒。嚴禁連續灌水和大水漫灌。


  (12)選用抗病品種。目前生產上抗絲黑穗病的雜交種有:黑雜34、黑雜46、齊雜1號、晉雜5號、忻雜5號、忻雜7號、冀雜1號、遼雜4號、遼飼雜2號等。抗病親本有黑龍14A、7152A、吉農105A等。


  (13)適時播種,不宜過早。提高播種質量,使幼苗儘快出土,減少病菌從幼芽侵入機會。


  (14)拔除病穗,要求在出現灰包並尚未破裂之前進行,集中深埋或燒毀。


  二、化學防治:


  (一)浸種劑:


  溫水浸種。用45~55℃溫水浸種5分鐘後接著悶種,待種子萌發后馬上播種,既可保苗又可降低發病率。


  (二)拌種劑:


  (1)用根保種衣劑包衣.玉米播前按葯種1:40進行種子包衣


  (2)用10%烯唑醇乳油20g濕拌玉米種100kg,堆悶24小時后播種,防效優於三唑酮。


  (3)用種子重量0.3%~0.4%的三唑酮乳油拌種


  (4)用種子重量0.7%的40%拌種雙拌種


  (5)用種子重量0.2%的50%多菌靈可濕性粉劑或12.5%速保利可濕性粉劑拌種。


  (6)0.7%的50%萎銹靈可濕性粉劑或50%敵克松可濕性粉劑、0.2%的50%福美雙可濕性粉劑拌種。


  拌種方法:先噴清水把種子濕潤,然後與藥粉拌勻后晾乾即可播種。


   

2 烏米 -文學作品

  俄國著名作家高爾基的散文/小說,也是文中的女主人公的名字。


  

原文欣賞


  ……每當早晨醒來,我便打開房間的窗戶,傾聽著從山上透過果園中茂密的綠陰向我傳來的心事重重的歌聲。無論我醒得多早,這歌聲都已經回蕩在充滿著盛開的桃花和無花果的香甜氣息的晨空里了。


  清風從阿伊——偑特里山巍峨的峰頂簌簌吹來,微微地拂動著我窗前濃密的樹葉,樹葉的簌簌聲給歌聲增\添了許多令人心曠神怡的美感。歌曲本身並不優美,而且有些單調,整個曲調很不和諧。在看來本應該停頓的地方,聽到的卻是悲傷而激動的呼號,隨後這一驚心動魄的喊叫又同樣出人意外地變作了柔腸百轉的怨訴。這歌是一個蒼老而顫抖的嗓音唱出來的,日復一日,從早到晚,什麼時候都能聽到這支像山溪一般流下來的唱不盡的歌子。


  村民們對我說,這心事重重的歌聲他們已經聽了七個年頭。我問他們:「這是誰在唱?」他們告訴我,這是一個叫烏米的瘋老婆子唱的。六年前她的丈夫和兩個孩子出海捕魚,至今沒有回來。


  從那時起,烏米便每天坐在自家土屋的門檻上,望著大海歌唱,等待著自己的親人。一次,我去看她。我沿著蜿蜒的小道,經過幾個佇立在山坡上的土屋,穿過一個個果園和葡萄園,爬上了高山。在山石背後翠綠樹叢中,我看到了烏米老太婆的那所半坍塌的土屋。在從亞伊拉山頂滾下的巨石中間,長著幾株法國梧桐、無花果樹和桃樹。溪水潺潺地流著,在它流過的地方形成許多小小的瀑布,土屋頂上長著青草,牆上爬著曲曲彎彎的藤蔓,屋門正對著大海。


  烏米坐在門旁的石頭上,她的身材勻稱頎長,白髮蒼蒼。她那布滿細小皺紋的臉,已被太陽晒成了棕褐色。層層疊疊的石堆,年久失修的半塌的土屋,在炎熱的藍天襯托下的阿伊——偑特里山的灰色峰頂,以及在太陽照耀下寒光熠熠的大海,所有這一切在老人周圍形成了一種肅穆靜謐的氣氛。在烏米腳下的山坡上,有一些零零落落的村舍。透過果園的綠樹叢看去,它們那五顏六色的屋頂,酷似一個被打翻了的顏料箱。從山下不時傳來馬具的叮噹聲,還有潮水拍擊海岸的沙沙聲。偶爾還可以聽到聚集在集巿上咖啡館附近的人們的喧嚷聲。在這兒的山頂上是一片寧靜,只有淙淙的溪水,伴隨著還在六年前已經開始了的烏米的幽思漫漫的歌聲。


  烏米一面唱,一面用笑臉迎著我。她的臉在微笑時皺得越發厲害了。她的眼睛年輕而明亮,眼裡燃燒著專心致志的期待之火。她溫存地打量了我一眼,重又凝視著一片荒漠似的大海。


  我走近前去,在她身旁坐下,聽著她歌唱。歌子是那樣奇特:滿懷信心的曲調不時為憂思所代替,其中含有焦灼不安和疲倦的調子,它時而中斷,寂然無聲;時而又響起來,充滿了喜悅和希望……


  但是不論這歌曲表現什麼樣的情緒,烏米老太太的臉上卻只有一種表情,那是一種堅信不疑的期待,一種滿懷信心的、安詳而喜悅的期待。


  我問她:「你的丈夫叫什麼名字?」她粲然一笑,回答說:「阿布德拉伊姆……大兒子叫阿赫喬姆,還有一個叫尤努斯……他們很快就會回來的。他們正在路上,我馬上就會看到船了。你也會看見的確」


  她說「你也會看見的」這句話時,似乎深信,見到他們父子對我說來也將是莫大的幸福,似乎當她丈夫的漁船出現在海天之際,出現在她那被南方的烈日晒幹了的、木乃伊般的棕色手指所指的那一道深藍色的細線上時,我會感到莫大的快樂。


  隨後她又唱起了那支期待和希望之歌。我看著她,一面聽,一面想:「就這樣懷著希望該有多好啊!心裡充滿了對未來巨大歡樂的期待,這樣活著該有多好啊!」


  烏米一直在唱著,她微笑地搖晃著身軀,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在日光下閃爍著耀眼光輝的茫茫大海。


  她完全沉湎在一種思念里,不理會任何別的東西了,坐在她身旁的我對她說來已不復存在。我對她這種全神貫注的神態滿懷敬意,我覺得,她這種只懷著一種希望的生活很值得羨慕,我沉默著,情願讓她把我忘卻。這一天海上風平浪靜,它像一面明鏡,映射出明亮的天色,但並未使我產生什麼希望。隨後我便滿懷惆悵悄然離去。身後傳來了歌聲和溪水響亮的淙淙聲,海鷗在海上翱翔,一大群海豚在離岸不遠的地方盡情嬉戲,遠方是蒼茫的大海。


  年邁的烏米永遠等不到什麼了,但她將懷著希望活著和死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