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偏遠小城的文學青年桑梓,來到北方某海賓城市,在一家報社臨時供職。報社同事毛利一直對桑梓有好感。一次意外的誤會使初到濱城樊家保與舞廳歌手柳素素相識。桑梓經毛利介紹來到大學教授文達與舒心家中暫時棲身,幫助舒心整理文稿並料理家務。文達之妹――獨資公司總經理文潔,拒絕了其丈夫――文化局處長莊嚴為舉辦文化節要求贊助之事。文達與舒心之子劍平的女友葉眉來文達家,恰遇來串門的莊嚴,二人一併結識桑梓。舒心心臟病發作…

1 無意背叛 -分集介紹

  第1集

  偏遠小城的文學青年桑梓,來到北方某海賓城市,在一家報社臨時供職。報社同事毛利一直對桑梓有好感。一次意外的誤會使初到濱城樊家保與舞廳歌手柳素素相識。桑梓經毛利介紹來到大學教授文達與舒心家中暫時棲身,幫助舒心整理文稿並料理家務。文達之妹——獨資公司總經理文潔,拒絕了其丈夫——文化局處長莊嚴為舉辦文化節要求贊助之事。文達與舒心之子劍平的女友葉眉來文達家,恰遇來串門的莊嚴,二人一併結識桑梓。舒心心臟病發作住進醫院。再次醒來的舒心面對文達道出了埋藏26年的秘密——劍平不是文達的親兒子。文達陷入深深的痛苦中。葉眉來到醫院探望舒心,舒心拜託葉眉好好照顧劍平。經莊嚴介紹,葉眉到一家裝飾公司任設計師。此後的柳素素與樊家保頻頻約會。毛利向桑梓發起愛情攻勢。

  第2集入夜,毛利與桑梓回報社住宿,被保安拒之門外。樊家保與柳素素到游泳池,柳誤將不會水的樊推入水中,幸被眾人救起,毛利向柳素素傾訴愛慕桑梓。葉眉又為桑梓找了一份工作,桑梓決定離開文家。一封家鄉的來信令桑梓驚慌失措。餐廳中,毛利鄭重地向桑梓表達愛意。舒心與桑梓一見如故,敞開心扉,向她道出自己年輕時的情感歷程,引發無限的惆悵。文潔醉酒回家,告知莊嚴決定為藝術節贊助,以換取莊嚴仕途的進步。在文達和舒心的支持下,桑梓決定將他們情感經歷寫成小說。取名《心之泉》。

  第3集桑梓無處棲身,借宿在葉眉處。毛利趁機向桑梓展開更強大的愛情攻勢,並為桑梓在海邊借了一所房子。桑梓漸漸開始接受毛利。樊家保開始懷疑柳素素的身份。毛利與書商策劃為桑梓包裝出版《心之泉》。葉眉在莊嚴的幫助下,漸漸在事業上站穩腳跟。此時的桑梓決定接受毛利的愛。但毛利卻背著她與書商會謀在書中加入許多性愛描寫。並在媒體上大肆為桑梓炒作。樊在報紙上終於發現到有桑梓的消息。夜,桑梓終於和毛利結合在一起。樊家保突然出現在桑梓面前,令桑梓驚愕不已。樊苦苦相勸桑梓回心轉意。當桑梓向毛利訴說自己與樊有過一段陰錯陽差的婚姻時,毛利氣急敗壞,聲嘶力竭怒斥桑梓欺騙自己。走投無路的桑梓來到文家,舒心勸解桑梓。樊被桑梓拒絕,鬱悶借酒消愁。失控中來文家糾纏桑梓,竟將勸阻的文達推翻跌傷。

  第4集闖下禍事的樊家保在柳素素的幫助下暫避風頭。毛利來文家找桑梓,欲和好。機場侯機廳,葉眉迎接學習歸來的劍平,並結識劍平帶回的忘年交。文家備下豐盛的家宴歡迎他們。見面后,舒心與劍平帶回的客人都驚呆了,來人正是舒心的初戀情人、劍平的生身父親於天明。全家頓時陷入尷尬境地,不明真相的劍平質問文達慢怠客人。樊家保度過危機,桑梓來找他,勸他離開回家鄉。樊仍苦苦相求桑梓與他一起走。劍平不能原諒父親的冷漠,決定搬到律師事務所居住。

  第5集巨大的情感折磨籠罩著的文家,毛利外出歸來到文家找桑梓,二人相互諒解,和好如出。莊嚴與葉眉為藝術節設計方案頻繁約會。莊嚴向葉眉訴說內心的苦悶,並吐露對她的好感。毛利告知桑梓其小說《心之泉》即將出版。大家喜悅的為文達慶祝生日,莊嚴拿來一幅於天明畫的牡丹圖以示慶賀,引起文達惱怒。舒心告知劍平他並非文達親生骨肉,而是於天明的兒子。劍平無法接受,痛苦異常。葉眉給了他溫暖的安慰。劍平決定暫時搬出家中。文潔氣急敗壞找舒心論理。二人話不投機不歡而散。

  第6集

  憂鬱寡歡的舒心來找於天明,勸其不要打擾一家人的生活。情緒激動的劍平無法正常工作。桑梓的小說《心之泉》正式出版。電視台隆重推出對她的專訪,由於毛利在書中加帶了大量性愛描寫,引發桑梓、文達、舒心等人憤怒。不明真相的他們紛紛譴責桑梓。劍平在葉眉的勸解下,漸漸走出困惑,內心感激文達26年的養育之恩。怒不可竭的桑梓找到毛利理論,給了毛利一耳光。文潔找到劍平和葉眉,研究將桑梓告上法庭。葉眉處,桑梓悲憤地向她訴說原由。文達息事寧人,不同意文潔打官司。桑梓找書商撤回書稿,遭拒絕。毛利來文家欲開脫自己,被舒心斥責。樊家保感激柳素素對自己的幫助,決定買下一座歌舞廳,由柳素素當經理

  第7集柳素素走馬上任歌舞廳經理,準備大展宏圖。桑梓在葉眉的幫助下找莊嚴,請其出面找書商收回書,平息事態。但桑梓卻要賠償書商的經濟損失。樊家保得知此事,請柳素素轉交桑梓3萬元錢應急,並叮囑柳保密。文家,桑梓解釋書中的原因,文達、舒心表示諒解她。劍平在空虛中向葉眉求婚。葉眉懷疑劍平感情的真實性,拒絕劍平。文潔告誡莊嚴活動仕途,莊嚴釋然,二人不快。桑梓見劍平,勸說劍平回心轉意一家團圓。劍平回家,文達深情的表達內心情感。樊家保勸桑梓又失敗,痛苦異常。為還樊家保的債,桑梓決定自身經歷再寫一部小說。

  第8集毛利無賴般地到歌廳借酒消愁。遇樊家保,二人交流對女人的體會。文潔警告莊嚴與葉眉保持距離,莊嚴繼續向葉眉表達愛意。葉眉對劍平失望,非常痛苦。劍平逐漸產生對桑梓的愛意。樊家保來文家找桑梓。為她買了房子,桑梓謝絕。此刻的桑梓卻發現自己懷上毛利的孩子,非常矛盾。恰被柳素素知曉,告訴毛利,他心喜若狂去找桑梓。樊家保得知后悲憤交加。毛利求文達勸桑梓回心轉意。劍平約葉眉聽音樂會,遭拒絕,遂邀桑梓觀看,遇文潔、遭指責。

  第9集毛利找桑梓欲重修舊好,桑梓決意徹底分手,了斷情緣。葉眉設計的藝術節裝潢獲一等獎,與莊嚴一同慶賀。莊嚴仕途受阻,憤憤不平,心灰意冷。劍平勸桑梓平衡好孩子和感情的關係,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轍。莊嚴遭文潔指責。桑梓想通,做人流術打掉了孩子。劍平與葉眉決定二人正式分手。毛利來文家探望桑梓,得知孩子沒了,暴跳如雷。文家門口,毛利與劍平發生激烈衝突。莊嚴辭官不做,創辦一家裝飾公司,並邀葉眉加盟慷慨陳詞共同創業。

  第10集兩次失敗的婚姻,使桑梓身心疲憊。莊嚴辭官辦公司,文潔暴跳如雷斥責莊嚴,二人背道而馳。柳素素氣急敗壞向桑梓逼債,並限她半年內務必還清。劍平告訴桑梓他已和葉眉分手,令桑梓不解。莊嚴趁機向葉眉坦柔情,併發起感情攻勢。桑梓早出晚歸在外打工,力爭儘早還債。莊嚴公司承接文潔公司大樓裝修。庄、葉二人渾然不知。於天明又一次約舒心會面,深刻表露心跡。舒心深情地表達對文達的感激。文潔為報復莊嚴,暗地裡在裝修工程中設下圈套,使其陷入絕境。樊家保與柳素素的合作中漸生真情。

  第11集

  舒心知曉兒子與葉眉分手心存不快。葉眉生病,莊嚴細心體貼。出差歸來的文潔回到家中,卻無一人。桑梓深夜回來,劍平問其原因,桑梓閃爍其辭。清晨桑梓給文家留下字條,不辭而別。日式餐廳里,劍平與朋友,樊家保和柳素素正在用餐。跪式服務的招待竟是桑梓,眾人驚愕。樊家保突然向柳素素求婚。劍平提出幫桑梓還債,被謝絕。於天明送給舒心一盤家鄉風光的VCD盤,又一次喚起她美好回憶,情感的波濤猛烈衝擊著她。舒心舊病複發再次住院。文達等人趕到,病房裡卻撞上於天明。樊家保和柳素素歡天喜地採購結婚物品。二人為家傳戒指吵翻。

  第12集於天明到醫院看望舒心,帶來她兒時喜歡的野菊花。樊家保與柳素素和好,旅行結婚歸來,桑梓新作出版來樊公司還債,被柳嘲弄。舒心與於天明互吐心聲。莊嚴向文潔提出二人暫時分開,文潔醒悟,向莊嚴反省自己,以求和解。柳素素聯絡毛利以桑梓新作中存在有辱毛利個人隱私內容,合謀將桑梓告上法庭。於天明請來劍平,欲和他談談,並訴說當初離開他們母子原因,告知要與其母重新生活在一起。毛利、柳素素串通新聞媒體發表消息詆毀桑梓人格。舒心病癒回到家中,一家人非常高興。

  第13集街頭上,詆毀桑梓的各種小報紛紛出版。葉眉懇求與莊嚴團聚,為莊嚴慶祝生日。莊嚴為孩子無奈回家。文達一家對毛利的行為大加斥責。並決定對薄公堂。文達找毛利,勸說其撤訴,反遭誣衊。莊嚴回家,文潔妝扮一新,備下酒宴和蛋糕,欲感動莊嚴重修與好。慌亂中,打碎蛋糕,文潔痛苦離去,桑梓氣憤找到毛利,譴責他的行經。莊嚴來見葉眉,告訴她以正式向文潔提出離婚。文潔心灰意冷,獨自一人來歌舞廳喝悶酒,傷心異常。舒心與桑梓交心,並拜託桑梓日後代她多照顧文達父子倆。文達鼓起勇氣找到於天明,二人展開交鋒。

  第14集於天明告訴文達準備帶走舒心,彼此話不投機,文達憤憤離去。樊家保得知柳素素參與陷害桑梓,棄柳出走。葉眉憂鬱地向桑梓道出自己已和莊嚴走到一起。桑梓與毛利的官司一審桑梓敗訴,文家很氣憤。決定繼續上訴。

  舒心被醫生告知,她的身體狀況非常嚴重。文潔跟蹤莊嚴來到葉眉處等待時機。終於將衣冠不整的二人當場捉住。舒心主動找到於天明,答應重新回到他身邊,於天明熱淚橫流。莊嚴、文潔回到家中談判。逞強好勝的文潔決不允許莊嚴、葉眉兩情相悅。葉眉苦惱之極。

  第15集文達回到家中,發現了舒心留下的告別信並請求離婚。劍平衝動的去找母親。葉眉向莊嚴痛苦的表白自己。舒心淚流滿面請兒子理解她。劍平決定今後於文達生活在一起。桑梓耐心勸解劍平接受現實。悲痛欲絕的文達,深夜獨自坐在路邊醉酒,傾瀉哀腸。樊家保準備迎接柳素素急風暴雨般的無理吵鬧,但柳素素卻向他袒露真情。文潔加緊設下連環計陷害莊嚴。舒心鄭重約來桑梓,告訴她離開文達父子的真實原因,並托負桑梓照顧他們。莊嚴、葉眉陷入文潔的商業圈套,公司面臨絕境。

  第16集

  莊嚴、葉眉面對公司困境束手無策。劍平為桑梓過生日,並相商繼續與毛利打官司,樊家保經營失敗即將破產。二人研究辦理假離婚,轉移資產,以逃脫債務。劍平向葉眉道歉,葉眉痛不欲生。莊嚴和文潔發生激烈衝突。文潔嘲弄地擺布莊嚴,令其離開葉眉,收購裝飾公司,否則債務纏身,一貧如洗,劍平、桑梓為使文達歡心,特邀好友聚會。矛盾重重的莊嚴向葉眉道出自己的無奈。樊家保和柳素素辦理離婚。文潔正式收購裝飾公司,開除葉眉。

  第17集莊嚴找到劍平,懇請帶為照顧葉眉,遭劍平斥責 。葉眉失蹤,大家焦急萬分。柳素素在毛利的煽動下萌生坑騙樊家保的主意。孤立無援的葉眉服藥自殺。幸被及時趕到的劍平與桑梓送往醫院搶救。葉眉蘇醒,失聲痛哭。一系列的事件使劍平感悟,真誠地感激文達。舒心請於天明帶她一同回家鄉。桑梓憤怒地指責莊嚴,莊嚴痛苦的自責。法院下達執行通知,樊家保欠債將被拘留。柳素素躲避去南方。文潔探望葉眉,傷心的訴說莊嚴本性。舒心和於天明決定去向文家告別。

  第18集舒心來到文家和眾人辭行,並深情的請文達原諒。劍平和桑梓在門口遇到於天明,父子二人終於解開恩怨,真情相擁,熱淚滿面。拘留所前,桑梓來接樊家保。毛利官司二審敗訴,祈求柳素素相助被趕出。桑梓無限深情地感激樊家保,並為返回家鄉的樊家保送別。街頭上,毛利出版的詩集淪為廢品。飯店中,他借酒消愁,無力付帳走投無路到文家無理取鬧,誤傷桑梓,逃脫中駕車相撞成重傷。葉眉決定離開這座傷心城市,遠走西部重新生活,莊嚴心懷愧疚來送別。醫院裡,劍平細心呵護自己的心上人桑梓,文達、文潔來醫院探望。桑梓終於向文達講述離開的真實原因,文達愕然。柳素素替毛利交納了住院費。桑梓病癒出院,應葉眉邀請,二人決定共赴西部創業。送別劍平、桑梓的文達回到家,環顧著孤身一人空蕩的房子,無限惆悵。電腦屏幕上傳來於天明的郵件——舒心在家鄉安詳地逝去。

上一篇[黛玉晴雯子]    下一篇 [萬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