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無敵龍是全3D動畫《野獸之戰》、《獸械爭霸》中的主要人物之一。

1 無敵龍 -公開身份

  無敵龍是一個十足的野心家,這一點從他為自己選擇的名字上就可見一般――(MEGATRON),狂派歷史上最偉大的領袖威震天的名字!威震天是他的榜樣,他要復興狂派,再現威震天時代的輝煌!

  在時間戰爭中,無敵龍用他自己的不懈努力證明了自己,他的綜合能力實際上早已超越了威震天,堪稱狂派歷史上,甚至是變形爭霸史上最偉大的領袖!

  蓄謀已久的無敵龍終於成功的盜取了金盤――威震天留給後代的重要歷史資料。無敵龍通過對金盤的分析,認為利用超時空技術返回過去以改變歷史的設想具有可行性,於是他冒著巨大的風險實施了這一計劃――《超能勇士》動畫片開頭的一幕上演了。

  與猩猩將軍不同,無敵龍自始至終都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麼,他的戰略目標始終明確,而在戰略上也始終佔據著絕對的主動。

  在戰爭的開始,無敵龍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走對了路,更不知道自己的冒險行動是否有成功的把握,但沒有任何困難可以使他放棄,更沒有任何未知事物可以使他畏懼。他以超人的膽識不斷調整著每個階段的戰略,牢牢的控制了戰場的主動權,更是多次使巨無霸們的行動完全跟隨他的意圖而改變。

  作為領導,霸王龍表現異常出色。他不但能成功的指揮戰鬥,更是對部下知人善用。他雖然獨斷專行,卻能審時度勢,在不利處境下容忍背叛和陰謀。

  讓我們先來看看他的那些傑出的部下吧:

  澳洲蜂,對無敵龍的忠心主要源自他自身的無能,更多的時候扮演的是跳樑小丑的角色;

  蛇鳥,彷彿G1《變形金剛》動畫片中星矢的翻版,本事不大,野心不小,無時無刻不想篡奪無敵龍的領導權;

  狼蛛,原始獸秘密警察局的中尉,奉命潛伏在無敵龍身邊的特工,自始至終都對無敵龍陽奉陰違,積極策劃著自己的陰謀;

  巨蠍,唯一一個對無敵龍絕對忠誠的部下,但可惜各方面能力都實在有限。

  恐龍,唯一能明白無敵龍戰略意圖又具備較強能力的,但卻在剛剛達到地球的時候就背叛了他。

  至於後來加入隊伍的毒蜘蛛、魔鬼、快刀和狂飈,除了神經質的魔鬼,再也沒有哪個是對無敵龍真正忠心的――領導這樣一支由小丑、特工、庸才和隨時可能背叛的野心家們組成的隊伍,談何容易?!

  無敵龍從來沒有妄想去真正團結這樣一群烏合之眾,但他卻能充分利用每個原始獸成員,使他們更好的為自己服務,從而順利的實現自己的預定計劃。以《白虎勇士》為例,猩猩將軍和無敵龍同時監測到了平衡艙墜落的軌跡。與猩猩將軍不同,無敵龍沒有直接派具備飛行能力澳洲蜂和蛇鳥前往爭奪平衡艙。因為他知道澳洲蜂和蛇鳥無論是在飛行速度上,還是戰鬥能力上,都未必是猩猩將軍的對手。猩猩將軍是當時唯一一個具備飛行能力的巨無霸,只要幹掉他,平衡艙就唾手可得――在無敵龍的部署下澳洲蜂和蛇鳥成功伏擊了剛剛飛出基地的猩猩將軍,隨後趕往平衡艙墜落地點。無敵龍預料到巨無霸不會因此放棄平衡艙,必然會派出儘可能多的地面力量。於是他親自率領巨蠍和狼蛛上陣了,而攻擊的目標是空虛的巨無霸基地!果然,正如無敵龍所料,恐龍是巨無霸基地的唯一戰鬥力。無敵龍不放棄任何可能增加己方力量的機會,他試圖說服恐龍重新回到原始獸的陣營,從而兵不血刃的佔領巨無霸基地。可惜,他的努力失敗了,恐龍的突然反擊以及基地防禦火炮的開啟使無敵龍面臨持久的攻城戰。在這樣的情況下,無敵龍果斷的調整了戰略:轉而奔向平衡艙墜落地點,支援澳洲蜂和蛇鳥。做出這樣的決定,一方面原因是無敵龍明白短時間內難以正面攻破巨無霸基地的防禦體系,萬一外出的巨無霸接到求救回援,自己將腹背受敵;另一方面,他深知澳洲蜂的無能和蛇鳥的野心,他擔心他們無法按照自己的意圖完成任務,蛇鳥甚至有可能會把平衡艙中的原生體改造成忠於蛇鳥的部下,危及自己的統治。無敵龍趕到后順利的控制了局面――他利用巨無霸的弱點,以殺死野生白虎為要挾,迫使他們放下武器,從而避免出現平衡艙在戰鬥中受損的可能。如果不是猩猩將軍利用折射的激光波來搶先激活平衡艙,無敵龍將大獲全勝。此役,無敵龍始終牽著巨無霸的鼻子走,始終佔據戰場的絕對主動,猩猩將軍的勝利帶有很大的偶然和僥倖,從用兵布陣上看,無敵龍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CC>

2 無敵龍 -不朽語錄

  Yeeeeeessssssssssssssssss (BWSXEX:XXX:XX'XX")

  是的......

  Peace perhaps on your side, Maximal scum. Yesss. But not on ours.

  Permit me to inform you that an enemy which appears to be peaceful

  may in fact be merely... biding its time. (BWS1E1:Beast Wars Part 1:14'22")

  對你們來說也許是和平,巨無霸渣滓,對我們來說絕不是。讓我提醒你一下,一個看上去

  處於和平的敵人,也許僅僅是在,為未來做著準備。

  We Predacons have never abandoned our rightful goal of galactic conquest.

  Noo. We have merely been waiting... for the right moment -- to STRIKE!

  (BWS1E1:Beast Wars Part 1:14'42")

  我們原始獸從來就沒有放棄我們征服宇宙的偉大目標。沒有,我們只是在等待,

  等待那一刻 —— 進攻!

  If I must die, you shall go with me. (BES1E2:Beast Wars Part 2)

  如果我一定會死,你們則必須陪葬。

  I know just how the weakling Maximals will respond to Optimus' death.

  Confusion, bickering, recriminations. (BWS1E5:Chain Of The Command)

  我可以想象出這些巨無霸懦夫對猩猩將軍死亡的反應:混亂,爭吵,互相指責。

  The wise tyrant always insures his prisons are designed for his

  personal escape. (BWS1E8:Double Jeopardy:11'56")

  英明的統治者總是保證他的監獄設計的能讓自己逃脫。

  En hen, a wise tyrant always allow a fool to take the lead at crisis.

  (BWS1E8:Double Jeopardy:17'7")

  嗯,哈!一個英明的統治者總是允許一個蠢貨在危機時刻來統治。

  No Predacon will become a Maximal prisoner while I rule.

  (BWS1E9:The Probe:x'y":)

  只要是我在統治,就不會有一個原始獸成為巨無霸的囚犯!

  Sometimes Predacons gloat too much. (BWS13:Dark Designs:x'y":)

  有時候原始獸太自以為是了。

  I simply have a penchant for intelligent conversation. (BWS1E22:The Low Road:20'47")

  我喜歡充滿智慧的對話。

  This is certain the most humiliating defeat of my entire career......

  yesssss. (BWS1E22:The Low Road:20'47")

  這無疑是我一生中最羞辱的失敗,是的......

  No. I take you for a Maximal. (BWS1E24:Before The Storm:6'05")

  不,我把你當作一個巨無霸。

  Ahh. Would that I could record that sound to lull me to sleep each

  night. (BWS1E25:Other Voice Part 1:15'20")

  啊,要是能把這些聲音記錄下來,那麼我每天晚上都能安然入睡了。

  Simply to deal with us. What sheer ruthlessness. What disregard for

  sentient life. I rather like these aliens. (BWS1E26:Other Voice Part 2:11'53")

  簡單的處置我們,絕對的無情,完全漠視有知覺的生命!我真的喜歡上這些

  宇宙人了。

  Yes, I'm good undoubtedly. But we can discuss my brilliant later. Now there's

  work to be done......The Predacon kind! (BWS2E1:Aftermath:2'22")

  是的,我總是很優秀的,但以後再討論我的才華。現在還有工作需要去做...原始獸的工作。

  I have changed for the better, yeeeess. (BWS2E1:Aftermath:9'02")

  我變得更完美了,是的。

  New packaging, same product, losers. (BWS2E1:Aftermath:19'11")

  新包裝,老貨色,次品。

  And there you have it. New form, new weapons -- new opportunity.

  (BWS2E2:Coming Of The Furzor Part 1:10'30")

  現在你們擁有了這些:新形態,新武器 —— 新機會。

  Ahh, the Maximals are many things, but fools they are not.

  (BWS2E3:Coming Of The Fuzor Part 2:5'36")

  啊,巨無霸什麼都是,但蠢貨,他們絕對不是。

  Well. We enter a new phase of the Beast Wars, then. Future developments

  should prove very interesting. (BWS2E3:Coming Of The Fuzor Part 2:20'36")

  很好,我們現在進入戰爭的一個新階段,未來的發展將會變得更加有趣。

  treachery keeps the wits sharp. (BWS2E5:Maximal No More:9'46")

  背叛保持智慧敏銳。

  So you act out of hate! Excellent. That's an emotion I can trust.

  (BWS2E6:Other Visits Part 1:18'46")

  那麼你是出於仇恨?好極了,這種感情我可以理解。

  I am the power! (BWS2E7:Other Visits Part 2:3'51")

  我就是力量!

  With you and this weapon as trophies the Predacon Alliance will finally

  see that conquest of cybertron is the only true path. (BWS2E7:Other Visits Part 2:13'28")

  有你和這件武器作為戰利品,原始獸聯盟將會最終明白,征服電子星才是唯一的正確之路。

  One lonely turncoat, battling on against impossible odds. I'm almost

  touched. Fortunately such moments pass quickly. (BWS2E9:Code Of Hero:13'28")

  孤身一人的叛徒,為不可能的勝利而戰,我幾乎都感動了。幸運的是,這一瞬間很快

  成為過去。

  Exhausted, damaged beyond recovery, defeated. (BWS2E9:Code Of Hero:15'31")

  精疲力竭,無法修復,你失敗了。

  So close! I was so closssse!!! (BWS2E9:Code Of Hero:17'23")

  那麼接近勝利,我是那麼接近勝利!!!

  I shall effect a more... permanent solution.

  (BWS2E13:The Agenda Part 3:15'26")

  我要實施一個永久性的終結方案!

  Now I enter these hallowed halls, a conquerer, yes.

  (BWS2E13:The Agenda Part 3:16'26")

  現在我走進這個神聖的殿堂,一個征服者,是的。

  The ultimate risk, for the ultimate prices. A day of reckoning with those

  who made us slaves! (BWS2E13:The Agenda Part 3:17'19")

  終極的危機,付出最高的代價。復仇的一天到了,向你們這些,讓我們成為奴隸的傢伙。

  So we are now face-to-face, Optimus Prime. In one future you awaken and become

  the great leader of the Autobots. But time shall take a different track now.

  (BWS2E13:The Agenda Part 3:18'10")

  現在我們面對面了,擎天柱。未來的某個時候,你將蘇醒成為博派的偉大領袖。但是時間,

  將會劃出不同的軌跡。

  And now, Optimus Prime. In memory of the Decepticons. For the glory of the

  Predacons. For the Cybertron that is rightfully ours, and mine to rule,

  I unleash the storm of vengeance. Farewell. (BWS2E13:The Agenda Part 3:18'57")

  現在,擎天柱。為了狂派的紀念,為了原始獸的光榮,為了我們的電子星,和我的統治。

  我釋放出這復仇的風暴。

  Say goodbye to the universe, Maximals. The future has changed,

  yees. The Autobots lose. Evil triumphs. And you, you no loger exist!

  (BWS2E13:The Agenda Part 3:20'41")

  向宇宙說再見吧,巨無霸。未來改變了,是的。博派輸了,邪惡,勝利了!

  而你們,你們,再也不存在了!

  The universe cowered once at the name of Megatron, and it

  shall do so again! (BWS3E1:Optimal Situation:10'55")

  宇宙曾經在威震天的名字之前顫抖,現在,他將再一次顫抖。

  Congratulations, Maximals, you shall have the honor to become the

  first cybertronian fossil. (BWS3E1:Optimal Situation:11'55")

  祝賀你們,巨無霸,你們將有幸成為第一批電子星化石。

  Always send booby first. (BWS3E4:Cutting Edge:15:25")

  總是讓蠢貨先去送死。

  Ah, sometimes decepticon is a better path to valor. (BWS3E10:Master Blaster:3'11")

  啊,有時候,欺騙是通向勇敢的更好的方式。

  The Ark, awiats. (BWS3E10:Master Blaster:8'17")

  方舟,等著我。

  Ah, the sanctuary of the Autobots is mine again. (BWS3E10:Master Blaster)

  博派的避難所,又是我的了。

  Ah, Megatron, greatest leader of the Decepticons, my namesake. Yours is the

  first chapter of history of Cybertron, a chapater that is bound to be

  rewritten. (BWS3E10:Master Blaster:10'11")

  啊,威震天,博派最偉大的領袖,我的同名人物。你掀開了電子星歷史第一章,

  註定要被改寫的一章。

  I can suffer your treachery, but not you incompetence...

  Treachery requires no mistakes. (BWS3E10:Master Blaster:16'55")

  我可以忍受你的背叛,但不能忍受你的無能。背叛,就決不能出錯。

  Enter the dragon! (BWS3E10:Master Blaster)

  龍出現了!

  Did you really think you could stand against the full fury of both Megatrons?

  (BWS3E10:Master Blaster)

  你真的以為可以對抗龍的憤怒?

  It seems I have once again been cheated of my victory. But beware the dragon's wrath!...

  Vengence will be mine! (BWS3E10:Master Blaster)

  看來我的勝利又一次被奪走了。但是小心龍的憤怒。我的復仇一定會到來!

  Ah, Megatrons do not surrender, we conquer! (BWS3E11:Other Victories:9'0")

  啊,無敵龍從不投降,朕永遠征服。

  I give you, no chance at all! (BWS3E11:Other Victories:10'50")

  而我,不給你任何機會。

  Victory, may yet be ours! (BWS3E12:Nemesis Part 1:5'52")

  勝利,仍然是屬於我們的。

  That is the most powerful Decepticon warship in Transformers history... The

  Nemesis, for nemesis. (BWS3E12:Nemesis Part 1:12'4")

  變形爭霸史上最強大的魔幻戰艦——「復仇女神」,為了復仇。

  I am Alpha and Omega,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I am that which is,

  which was, and is yet to come, and you will know my name is Megatron when

  I lay my vengeance upon you! (BWS3E12:Nemesis Part 2:2'13")

  我是阿爾法與歐米加,開始與結束。昔在今在以後用在。當我向你們復仇之時,

  你們將知道我的名字,無敵龍。

  duly noted, and ignored. (BWS3E12:Nemesis Part 2:8'53")

  建議收到,不予採納

  I am alpha and Omega......Now and forever, until the end of time.

  (BWS3E12:Nemesis Part 2:16'40")

  我是阿爾法與歐米加...從現在到永遠,直到時間的盡頭。

3 無敵龍 -歷史對比

  1. 無敵龍可以更小,看過診斷機器人形態的無敵龍嗎?小巧玲瓏,節省能源,但是,

  威力同樣巨大哦。威震天,是不是太老,太浪費能源了點呢?

  2. 無敵龍可以更大,看看 BM 大結局裡面融合了所有變形金剛火種的無敵龍,恐怕任何變形金剛都沒有他大了。威震天,是不是太小了點呢?(當然,元始天尊和宇宙大帝除外,那兩個變形金剛有星球那麼大,無敵龍再大也沒他倆大)

  3. 更多迷人形象,千變萬化,想大就大,想小就小,收縮自如。從原始獸電子星形態,

  到地球無敵龍形態,到金屬變體形態,到終極之龍形態,到身著戰袍形態,到天空

  頭顱形態,到純火種形態,到3個莫名其妙形態,到診斷機器人形態,到普通OO形態,

  到聖賢OO形態,再到與電子星合體形態,威震天怎麼比?

  4. 更善於作思想工作,看看金剛俠和力神是誰啊?電子星歷史上最偉大的將軍,

  取得過數千次戰役的勝利。如今無敵龍不用強迫,不用欺騙,讓兩位巨無霸將軍死忠到底,

  更加不用提之前就認同無敵龍理念的將軍吉星了。試問威震天可曾勸服過任何一位汽車人做他的

  部下?

  5. 更講衛生。就不用說到無敵龍經常坐在澡盆里洗澡了。只提在與巨無霸作英勇鬥爭的百忙

  之中,都不忘刷牙這一點,就夠從不見做任何個人衛生的威震天自愧不如的了。

  6. 更酷,更幽默。不知道的迷友請從頭欣賞國/英版 BW/BM 各

  100遍,並寫學習報告!

  7. 更勇敢。無敵龍從來就不說 :"Optimus Primal, I beg your mercy" 這樣據說是體現了

  能曲能伸能力的話。女王說的是 :"If I must die, you shall go with me..." 。

  8. 無敵龍更有理想。威震天有什麼野心?征服全宇宙,統治現世的生靈,普通帝王的目標而已。再來看看

  無敵龍,"我一個人統治所有的變形金剛,過去,現在,未來!","現在電子星將變形為一顆完美

  的技術星球,而我,就是他的核心意識"......這等魄力,誰還能比?再仔細看看,無敵龍的未來

  是什麼? 就是比另一個比宇宙大帝還要強大的宇宙大帝啊!威震天,嗯,加上他的變身超級胖娃,

  恐怕也不敢望無敵龍的項背吧!

  9. 無敵龍的成就更大。消滅了數十億的變形金剛。(這一點,恐怕威震天想都不敢想,他那個時代,變形金剛總數可能

  不超過 1 萬。) 完全統治電子星,把博派/巨無霸打的只剩下不到 10 個,狂派/原始獸

  千萬代的理想,只有到了無敵龍手裡,才成為現實。

  10.And so on.

4 無敵龍 -古老傳說

  我的名字叫無敵龍,一個徹底的唯物主義者 !

  製造者以及真主是過去式,他們沒有權力來干涉我的任何行為!

  我是阿爾法與歐米加……從現在到永遠,直到時間的盡頭!

  我相信人定勝天,因為物質決定意識!

  世界上到底有沒有人知道我的一切?

  原始獸的戰士?

  被放逐的先知?

  巨無霸的噩夢?

  金盤的持有人?

  方舟的征服者?

  無數變形大軍的統帥?

  電子星的最高領導者?

  倘若你所知道的僅限於此,那麼你從來也沒有真正了解過我。

  現在,讓我帶你回到世界誕生之初,順著時間的箭頭,來回故我的一生。

  大爆炸瞬間,物質世界誕生。

  150 億年前,第四次元宇宙誕生。

  誕生,發展,興盛,衰亡。漫長的歷史長河之中,千變萬化,千姿百態,不同的文明起起落落。和平之後是戰爭;建設之後是毀滅。在第四次元宇宙的無數個角落中不斷的上演著一出出相似而又不同的喜劇,悲劇,鬧劇。直到某一天,往昔的輝煌慢慢的成為了過去,遠古的黃金時代也只能存在於記憶之中。第四次元宇宙最後一場大戰的勝利者,他那民族唯一倖存的成員——製造者,享受著這無邊寂靜,思索著,等待著。50 億年轉眼成為過去。在漫長而短暫的 50 億年中,製造者看著他所經歷過的鬧劇一次又一次的重演,如果有什麼區別,也只是更加可笑,更加荒誕。夠了,在 50 億年的沉寂之後,他終於做出了決定:摧毀這個可笑的世界,讓第四次元宇宙永遠籠罩在死寂之中。他需要的只是,兩個助手,一件武器。

  五面怪是一個奇怪的種族,他們的星球表面完全為海水所覆蓋。在蔚藍色的平靜海面之下,是五面怪危機四伏的家園。在這個星球上,只有最狡詐,最殘暴,最邪惡的生物才能夠生存下來。數千萬年過去了,海洋的統治者--五面怪生存了下來。在海洋的深處,他們建立了文明,發展了技術。這是怎樣的一種文明,扭曲的法律制度,死刑作為唯一的懲罰。這是怎樣的技術,所有技術都只為了一個目的:毀滅。一顆彗星劃過天空,五面怪迎來了他們最大的一個冰河紀。海洋越來越冷,兩極慢慢結冰,陸地隨著海平面的下降逐漸顯現出來。面對這場巨變,五面怪飛快的適應著。他們開始緩慢的向陸地遷移。在陸地之上,五面怪更加快速的進化著,他們的技術也更加迅速的發展著,更加先進,更加具有毀滅性。在經歷了無數的的嘗試,失敗,嘗試之後,五面怪擁有了強大的機械有機身體。帶著五張象徵死亡,邪惡,貪婪,殘暴,狡詐的面孔;和唯一作為海洋生物遺迹的觸角,五面怪開始了征服第四次元宇宙的不歸路。在無數的討伐,毀滅,移民之後,五面怪成為第四次元宇宙最可怕的統治者。而具有諷刺性的是,強大的征服者很快發現有比掠奪更好的獲利方式:出售他們引以為豪的毀滅性武器和作戰機器人……貪婪為帝國的滅亡買下了種子。很快,五面怪的生產線在生產軍用品的同時,也開始生產民用設備的民用機器人。五面怪帝國,從此不再僅僅是一個軍事帝國了。它現在更加的是一個商業帝國,軍火和機器人銷售,是帝國經濟的生命線。在五面怪所有的基地中,電子星是無面怪讓自豪的。整個星球就是一個工廠,每天都有數千萬件武器,軍用機器人,民用機器人被生產出來。之後,通過宇宙航線,銷售到第四次元宇宙的每一個角落,去服務,去戰鬥,去死亡。電子星成了帝國經濟最重要的支柱,是帝國最耀眼的明珠。越來越多的五面怪喜歡上這顆星球,越來越多的五面怪來到電子星居住。慢慢的,這裡成了他們的主星。

  他不知道他已經逃亡了多久;他不知道他的兄弟現在在哪裡,是否還活著;他也不知道他的生命何時會結束。他只知道,他正在逃亡,而宇宙大帝正在緊緊的跟隨著他。在任何時候,都有可能突然出現,來結束他的生命。他和他的兄弟,都是製造者的助手。是製造者給予他們生命,為他那瘋狂而可怕的任務工作。在他誕生之處,他欣喜地觀察這這個世界,貪婪的學習著知識。他從他的主人那裡學習,他從他所接觸的一切事務中學習。他感到好奇,他想知道生命的意義,他想知道世界的意義,他想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有時候他會懷疑自己的工作,懷疑他的主人正在從事的那個事業。這種大逆不道的懷疑只會在他的心間一閃而過,他不能懷疑他的主人,更不能違抗他的主人,這種服從深植他靈魂的最深處。每次這種懷疑和他天性里的服從相衝擊的時候,他都能聽到自己內心痛苦的吶喊。製造者在加快他的夢想的實現進程。很快,他製造出了他的兄弟,另一個助手。而他的究極武器——宇宙大帝,也已接近完工。世界卻總是充滿諷刺,強大睿智的製造者從來也沒有想到,他發明出來用以實現自己那個偉大目標的究極武器,卻首先會對準自己。而他最忠實的助手——他將宇宙大帝的自毀裝置深嵌入內的助手——竟在他最需要的時刻叛逃。他失敗了,他讓世界重歸沉寂的第一次嘗試在混亂中結束。宇宙大帝摧毀了他的實驗室,將他的身體毀成碎片,然後消失於第四次元宇宙之中。但是,他沒有死,他活了下來,在痛苦之中等待著復仇,向他反叛的武器,向他叛逃的助手,向這個世界。他繼續在宇宙之中飄蕩。沒有他兄弟的蹤跡,也沒有宇宙大帝的影子。他不知道該是仇恨還是感激宇宙大帝。在宇宙大敵攻擊製造者試驗室的那一個瞬間,他忽然感到了來自靈魂深處的解放。製造者對他的所有奴役,所有控制在那一瞬間不復存在,他自由了!在實驗室的的熊熊烈火之中,他與他的兄弟做出了決定,離開這個瘋狂的主人,離開他恐怖的目標,離開他可怕的武器,去宇宙中追尋自己的意義。可是,他知道宇宙大帝不會放過他們。他們在對毀滅的熱愛之上與他的主人並無不同。而作為製造者的助手,參與了宇宙大帝的整個製造過程,了解宇宙大帝的每一個秘密,宇宙大帝是絕不會允許他們繼續存在的。宇宙大帝一定知道只有徹底消滅製造者 的兩個助手,世界上才再也不會有知道他弱點的存在,他才會成為真正的宇宙大帝。

  他在與他的兄弟獲得自由的同時,卻只能永遠的分開,期望至少他們中之一能夠從宇宙大帝的毀滅中逃脫,能夠獲得更多的時間來喘息,來思考,來尋找徹底消滅那個為整個世界帶來黑暗的邪惡存在的方法。

  多少時間過去了?10 億?20 億?宇宙大帝沒有出現,也許,他的兄弟已經找到了消滅他的方法,已經結束了邪惡源頭的存在。他不敢相信自已,或者世界會有如此的好運,他不敢樂觀。但是現在,他不再擔憂了。因為,即使他的兄弟沒有成功,他卻已經看到了成功的希望。是的,他找了答案。20億年的思考,讓他終於明白,消滅宇宙大帝的武器就深植在他體內。然而更加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自己卻無法釋放這股能量,用自己作為武器來消滅邪惡源頭。他只能等待那個遙遠的未來,等待那個被選定的信賴者。也許,製造者的民族就是一個喜歡自嘲的民族吧,他們的發明總是充滿了諷刺。他只有繼續尋找,繼續等待。遠方出現了一顆星球,一顆孤獨的星球。獨立於第四次元宇宙,發著寂寞的光芒。那是五面怪和他們統治的星球。五面怪——比製造者還要可笑的物族,把毀滅視為快樂根本,這隻讓他覺得厭惡。他沒有興趣在這些誤入歧途的物種之上浪費時間,這裡不會有那個信賴者。掠過他吧,繼續自己的尋找之旅。但是,等等。為什麼會有一種巨大的痛苦與同情充滿自己的身體?在那顆星球上,他彷彿聽見了無數個受奴役,受折磨的痛苦靈魂在呼喊,就像他曾經有過的吶喊。他想起了自己的過去,想起他殘酷主人的奴役。現在,在這顆孤獨星球中,彷彿有無數個與他有相同命運的痛苦靈魂也在呼喊。是的,他們沒有意識,不知道反抗。可是,即使他們自己從來不知道,從來沒有知覺,世界卻在為他們的痛苦吶喊。他停了下來,他感覺到了,他知道自己的旅途已經結束。在這些麻木的奴隸之中,在他們的心中,在他們的無意識的痛苦之中,在他們對自由的不自覺的嚮往之中,他看到了那個未來的信賴者。他做出了決定。在未來,他要賦予這些奴隸感情,教給他們知識,引導他們學會變形。在未來,他會成為——成為矩陣, 成為西格馬矢量, 成為聖賢——真主!而這些奴隸,將會在那一天,成為變形金剛。歷史從今天開始。元首馬克西姆誰?為什麼他的名字會出現在這裡?如果說元首馬克西姆是推翻五面怪暴政的英雄,是變形金剛帝國的締造者,是電子星曾經的最高領袖,你會作何反應?你也許會承認他是變形金剛帝國的最高統治者,但卻絕對無法接受是他領導了第一次電子星內戰的勝利,是他創建了早期軍隊,是他統治了最早的變形金剛帝國。是的,在任何現存的變形金剛歷史紀錄之中都沒有這個名字。不論這份紀錄是來源於汽車人,來源於巨無霸;還是來源於霸天虎,來源於原始獸。你感到困惑,感到懷疑,這不是你的錯,因為,你從來沒有明白:電子星的歷史,從來都是不完整的,從來都是扭曲的,從來都是謊言與事實共存的。

  A

  擎天柱在通向矩陣的旅途之中。他面前的畫面不斷變化,拼接出歷代汽車人領袖的面孔。最終,導師出現在他的面前。

  導師:擎天柱,為什麼你又回來了?

  擎天柱:電子星面臨著新的危機,您能幫助我,給我指引嗎,導師?

  導師:也許我可以,是什麼危機?

  擎天柱:一些神秘的變形金剛曾經攻擊過電子星。

  導師:神秘的變形金剛?

  擎天柱:是的,他們有著同樣的外表,帶著霸天虎的標記,但卻同時攻擊汽車人和霸天虎。這些變形金剛,自稱是宇宙II變形金剛。比霸天虎更殘忍,更野蠻,更無情。

  導師:宇宙II變形金剛,我想起來了。在你離開電子星的四百萬年裡,一些變形金剛神秘的出現,又神秘的消失了。那個時候,他們就叫做宇宙II變形金剛。

  擎天柱:在我們苦戰的時候,又出現了蟹狀星雲。

  導師:蟹狀星雲,這又是什麼?

  擎天柱:一種神奇的生物,吞噬一切生命。它消滅了宇宙II變形金剛的軍隊,也幾乎要消滅我們。幸運的是,矩陣讓它有了理性,再一次拯救了電子星。

  導師:現在?

  擎天柱:現在那些宇宙II變形金剛又回來了,連同霸天虎,他們現在在一起攻擊

  電子星。更可怕的是,宇宙大帝也復活了,正在向電子星逼近!

  導師:宇宙大帝,霸天虎,宇宙II變形金剛,在這後面一定有某種力量……也許是五面怪。

  擎天柱:我倒希望是他們,可我覺得會更糟。宇宙II變形金剛的遠征軍統帥曾經提到過他們的最高統治者,元首馬克西姆。

  導師:元首馬克西姆?

  擎天柱:是的,元首馬克西姆,您聽說過這個名字?我懷疑……

  導師:是的,很久很久以前,遙遠的過去,一個老朋友。元首馬克西姆,元首馬克西姆……

  擎天柱:一個老朋友?

  導師:也是汽車人最可怕的敵人。

  擎天柱:我不明白,導師。

  導師:擎天柱,也許我早該告訴你,電子星的歷史……

  擎天柱:電子星的歷史?

  導師:並不總是象我們所了解的那樣。在電子星的獨立戰爭中……

  導師在回憶之中:無數的變形金剛潮水般的湧向守衛機器人,裡面有技工,有科學家,但更多的還是佩戴著霸天虎標記的軍用機器人。前面的變形金剛倒下,後面的變形金剛繼續進攻,用他們微弱的火力對抗強大的守衛。在這些守衛的四周布滿了變形金剛的殘骸。

  導師:我們發動了起義,我們勝利了,可是數以千萬的變形金剛卻永遠失

  去了火種。而他們之中,大多數都是霸天虎。

  擎天柱:霸天虎是起義的主力?這怎麼可能?即使是霸天虎也承認是汽車人

  戰勝了五面怪啊!

  導師:那是因為,電子星的歷史從來都是不完整的,它並不總是真實的。元首馬克西姆是變形金剛最早的領袖,在與五面怪的戰爭中,我們曾是多好的戰友。可是……。

  導師在回憶之中:元首馬克西姆,導師和一些其他變形金剛大委員會的成員處於爭吵之中。爭吵越來越激烈,忽然,元首馬克西姆怒氣沖沖的走出會議室,導師想阻止他們卻沒有成功。

  擎天柱:第二次內戰!

  導師:內戰……我們不是戰士,我們沒有強大的軍隊。元首馬克西姆是個永不知道疲倦的戰爭狂人,他不斷的擴充軍隊,不斷的從外星球掠奪資源,而我們的力量越來越弱。雖然守衛可以暫時阻擋住霸天虎的攻擊,可我們知道,元首馬克西姆的勝利是遲早的事。

  擎天柱:我們用變形來對付他們?

  導師:那是以後的事了。

  擎天柱:可我們畢竟勝利了?

  導師:有一個變形金剛叫星雲,元首馬克西姆最強大也是他最信任的部下,來找我們。

  擎天柱:威震天之前的霸天虎領袖?

  導師:是的。

  導師在回憶之中:元首馬克西姆,,星雲,襲擊,爆炸,旋風,吵鬧,詐騙和其他許多霸天虎進入汽車人的一處秘密基地,基地大門忽然關閉,從基地內的隱藏處出現許多汽車人,攻擊霸天虎。霸天虎與汽車人展開激戰,雙方互有傷亡,最終霸天虎只剩下元首馬克西姆,襲擊,爆炸,旋風,吵鬧,詐騙等不多的幾個。正當霸天虎準備撤退時,元首馬克西姆被他的親信星雲擊中,襲擊等也同時向其他霸天虎開火。汽車人悄悄退走,在怒吼聲中,元首馬克西姆和忠於他的變形金剛慢慢倒下。

  擎天柱:這怎麼可能?我們怎麼能這麼做?

  導師:我們沒有別的選擇,只有這樣才能結束戰爭,才能拯救汽車人。星雲後來成了霸天虎的新領袖,他和我們簽署了停火協議,而所有關於元首馬克西姆的一切,連同霸天虎在起義中的記載,都再也不存在了。

  擎天柱:霸天虎永遠不會接受和平,星雲他……

  導師:星雲不象元首馬克西姆,他沒有那麼大的野心。雖然也有戰爭,可和平也斷斷續續的維持著。在我們發現了變形的奧秘之後,汽車人的時代開始了,電子星進入了一個輝煌時代--- 直到,直到威震天的出現。

  擎天柱:而現在元首馬克西姆又回來了,正是他操縱了背後的一切!

  導師:是的,我們都曾經以為他死了。可是現在,他回來了,電子星的噩夢又回來了。擎天柱:我必須阻止他,不惜一切代價!

  電子星汽車人指揮部。

  擎天柱:我必須去宇宙大帝那裡!

  補天士:不,擎天柱大哥,那裡太危險了,讓我去吧。

  擎天柱:只有西格馬矢量的擁有者才能戰勝宇宙大帝。補天士,你留在這裡。

  擎天柱向金剛俠和力神下達防禦命令。

  補天士:讓震蕩波的手下來負責電子星的防禦?擎天柱?你……

  擎天柱打斷補天天:補天士!金剛俠和力神已經證明了他們的忠誠。他和我們一樣,是汽車人,我信任他們!

  擎天柱:記住,保衛電子星,不惜一切代價!通天曉,彈簧,你們跟我來。

  巨無霸殖民地愛普西隆

  大戰早已結束,原始獸與巨無霸也已保持了幾千年的和平。但是,在巨無霸殖民地愛普西隆,原始獸同巨無霸卻在進行一場戰爭。大約一千個原始獸變形戰士,陸地的坦克,空中的戰機,在巨蠍的指揮下,正在圍攻愛普西隆殖民地的控制中心。在原始獸軍隊猛烈的炮火之下,巨無霸變形戰士環繞控制中心,建立了一道又一道防線,頑強的阻擋著原始獸的進攻。

  原始獸戰地指揮中心。顯示屏上的巨蠍正在向無敵龍彙報戰場形勢。

  「我們無法攻破巨無霸的防線,無敵龍。」

  「他們堅持不了多久。集中你所有的變形戰士進攻。」

  「可是……」

  「沒有可是!奪取那個控制中心,用你的生命去奪取它!你的生命!」

  「是,無敵龍。」

  無敵龍轉向另一個顯示屏幕,顯示屏幕裡面的原始獸變形戰士指揮官正在等待向無敵龍彙報戰況。

  「戰場報告?」

  「巨無霸正在突破我們的阻擊防線,他們的援軍很快也會到達。我們恐怕堅持不了多久,我建議我們立刻撤退……」

  「不,原始獸從不撤退,我們進攻!指揮官,留下一個小分隊繼續阻擊。率領其餘的戰士來和我會合,我們要集中所有力量進攻巨無霸控制中心。無敵龍,戰鬥形態!」

  無敵龍變形為電子星重型攻擊機,在幾駕原始獸變形戰機的護衛下,向圍攻巨無霸控制中心的原始獸陣地飛去。在圍攻陣地上,原始獸軍隊傷亡慘重,但巨無霸的防禦陣線也漸漸被打亂。在控制中心四周,到處都是雙方變形戰士四散的身體的碎片。遠處,大約一千個原始獸變形戰士正從原始獸阻擊陣地趕來。再遠處,是數以萬計的巨無霸援軍。巨無霸援軍終於突破了原始獸阻擊防線,沖向原始獸圍攻陣地,與外圍的原始獸展開激戰。但是,援軍的到來並沒有阻止住巨無霸的控制中心防禦陣地的崩潰。圍攻陣地最前線的無敵龍消滅了最後幾個抵抗的巨無霸,踩著巨無霸變形戰士身體的碎片,向控制中心內部衝去。巨蠍緊跟著進入。在控制中心外面,是陷入數萬巨無霸變形戰士包圍的原始獸變形戰士。

  控制中心內部,無敵龍飛塊的敲擊著控制計算機鍵盤。

  「是的,是的,金盤,是屬於我的,哈哈哈哈。」

  「巨蠍,設置自爆炸彈,我們離開這裡。」

  「是,無敵龍。」

  原始獸控制星球卡爾

  原始獸軍事法庭之外,無數憤怒的原始獸正在抗議。在法庭大門附近,數千原始獸防暴軍隊嚴陣以待。法庭內部,無敵龍正在接受審判。

  原始獸法官 A:「在我們宣判之前,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無敵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原始獸的偉大事業。」

  原始獸法官 B: 「進攻巨無霸領地違反了我們與巨無霸達成的和約,這會導致……」

  無敵龍:「和約?原始獸不需要和約,我們需要勝利!向巨無霸開戰,征服電子星,這是我們走向勝利的唯一道路。」

  原始獸法官 A:「現在同巨無霸作戰是不明智的。」

  無敵龍:「是的,在偉大的聯盟的英明領導下,同巨無霸作戰永遠是不明智的。」

  原始獸法官 C: 「巨無霸控制著十倍於我們的資源……」

  無敵龍:「但不會是永遠。」

  巨蠍:「原始獸戰士以一當百!」

  原始獸法官 A:「原始獸軍事法庭,現在判決。」

  原始獸法官 B: 「原始獸指揮官無敵龍,原始獸指揮官巨蠍。」

  原始獸法官 C: 「未經准許,擅自進攻巨無霸領地。嚴重危害原始獸事業。」

  原始獸法官 A:「解除無敵龍,蠍子所有軍事職務,送交電子星由巨無霸處置。」

  無敵龍:「是的,這是你們的判決」

  原始獸外交飛船,航線電子星。

  飛船護航員蛇鳥和黃蜂望著關禁閉的無敵龍和巨蠍。黃蜂面無表情,蛇鳥有些幸災樂禍。

  「啊,無敵龍,電子星馬上就要到了,現在是什麼心情啊?哈哈哈」

  「電子星,將會是我的!」

  「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

  「嗯,也許我會死,原始獸的事業不會結束。你們就沒有想過我為什麼要進攻巨無霸殖民地?」

  「因為仇恨,我們都想進攻巨無霸!」

  「我喜歡你的想法,但不欣賞你的愚蠢。無敵龍從不會發動無意義的戰爭,冒無意義的危險。」

  「那你是為了什麼?」

  「金盤!」

  「金盤?汽車人的金盤?那只是一個傳說!」

  「對蠢貨來說,是的。對無敵龍來說,不是。金盤記錄了汽車人最重要的一個能量來源,就是在這些能量的支持下,汽車人戰勝了霸天虎。只要擁有金盤,就擁有能量;擁有能量,原始獸軍隊就是不可戰勝的!電子星就是我們的!蛇鳥,權力。黃蜂,榮譽。你們不想要嗎?我親愛的朋友,是繼續做個小小的護航員,還是去擁抱原始獸的偉大勝利?很難做出選擇嗎?」

  蛇鳥和黃蜂對視一眼:「你有了金盤?」

  無敵龍:「是的……」

  警告,記憶嚴重受損;警告,無法修復;嚴重警告,無敵龍記憶嚴重受損,可能對神經網路造成永久性傷害。無敵龍必須進入緊急鎖定狀態。所有系統,離線。

  電子星巨無霸堡壘押送無敵龍的巨無霸飛船緩緩掠過城市上空,這是一座被變形金剛們遺忘掉的城

  市。在大戰結束之前,沒有一個變形金剛會注意到這樣一座默默無聞的小城;在大戰之後,小城市變成了大都市,卻又有意無意的不被提起。因為,這座巨大的都市的存在,只有一個目的,關押上百萬的敵人:霸天虎,原始獸,鯊魚怪。城市位首都以西一千千米處,這是一個合理的距離。不太遙遠,巨無霸的元老們能夠時刻注視這些桀驁不馴的危險分子的一舉一動。也並不太近,不會讓首都的巨無霸們覺得安全受到威脅,更何況還有駐紮在城市和首都之間巨無霸的精銳部隊呢。在將軍的統帥之下,強大的巨無霸軍隊將不會給那些搗亂者一絲一毫的機會。整座城市分為三個區。THE ONE關押普通霸天虎戰犯。大戰之後,所有的霸天虎都作為戰犯被捕。這些霸天虎除了一小部分獲得特赦,或者退隱,或者改頭換面,做了原始獸之外,大部分都被關押在這裡。他們巨大的身軀和可怕的戰鬥力使得巨無霸必須對他們採取特殊的措施,既不能把他們和原始獸關押在一起,甚至也不能把他們彼此關押在一起。每個霸天虎一個單間,每個霸天虎有一個巨無霸監督,每個霸天虎有十個變形戰士防備。整整一萬霸天虎,就這樣靜靜的待在他們的家鄉,等待特赦,等待火種的熄滅。往遠一些,就是THE NEXT,關押著原始獸。理論上原始獸從未同巨無霸發生過戰爭,但這裡關押的原始獸戰犯數量卻在不斷上升。電子星新生之初,這裡只有數千拒絕和平的原始獸好戰分子,而現在,卻有差不多一百五十萬原始獸在這裡服刑。而且,這一數量還在不斷的增加。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一些狂熱的原始獸發動對巨無霸的攻擊,而每次也都毫無例外的被擊敗,被俘虜,或者是被原始獸聯盟主動送交給巨無霸。外交場合的言論也在是一次又一次地重複:原始獸聯盟事先並不知道這些原始獸破壞和平的舉動,原始獸聯盟對此表示歉意,原始獸聯盟現將這些不法分子送交巨無霸處理。再遠一些,就是THE LAST。最危險,最邪惡,最為巨無霸痛恨的變形金剛就被關押在這裡,或者更準確地說,是他們的火種被關押在這裡。巨無霸沒有死刑,所以這些罪大惡極者並沒有被處死,他們只是沒有了身體,沒有了感覺,只留下一團微弱的火種,在無力的燃燒。在他們之中,會有些誰呢?驚破天嗎?只有巨無霸元老們才知道。

  飛船開始降落了。象以往一樣,是THE NEXT。看來無敵龍並沒有讓巨無霸們感到有多危險。無敵龍在巨無霸戰士的押送之下緩緩走出飛船,通往堡壘大門的道路兩旁站滿了警惕的哨兵。在他的身後,是他忠實的衛兵巨蠍。無敵龍停了下來,向四周望了望。這裡是安靜的,但他卻分明聽到了無數的怒吼,上百萬的原始獸兄弟們的怒吼。他們被剝奪了自由,被剝奪了榮譽,被剝奪了身體。那些巨無霸,他們怎麼敢!嗯,在無敵龍的統治之下,沒有一個原始獸會被關進巨無霸的堡壘。是的!

  "無敵龍。」

  「巨蠍。」

  巨無霸戰士沒有感情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沉思。該去自己的禁閉室了,跟隨著帶路的巨無霸戰士,他和巨蠍向自己的禁閉室走去。這裡原始獸望著新來的同伴,沒有任何言語,沒有任表情,但你能猜得透這外殼之下的內心想法嗎?

  「這裡。」

  門打開,無敵龍走進禁閉室,拘束能量環自動開啟,環繞著他的身體緩慢地上上下下移動。巨無霸看守離開,過道上的照明燈每隔幾盞關閉,整個禁閉室變得更加昏暗。

  「無敵龍?」

  在無敵龍的耳邊忽然響起熟悉的聲音。

  「啊,恐龍兄弟。我們的戰爭英雄,這麼說,他們也沒有放過你?」

  「你不明白……那麼你又是為了什麼?來這裡可不是你的偉大理想。」

  「啊,我親愛的恐龍,只有你才真正理解我。原始獸加密傳輸,啟動。我來到這

  里,確實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

  「我們攻擊了巨無霸殖民地愛普西隆。」巨蠍勇士忽然插嘴。

  「巨無霸殖民地愛普西隆? 那裡既沒有資源,也沒有任何戰略意義,你們……」

  「不要生氣,無敵龍不會讓你失望。愛普西隆沒有資源,卻有一個秘密!」

  「秘密?」

  「是的!一個可以讓我們原始獸重新統治電子星的秘密。你一定知道金盤的事情

  吧?」

  「記載了汽車人能量來源的金盤?」

  「是的,巨大的能量,足以武裝整個原始獸軍隊的能量。但它絕不僅僅是能量。金

  盤記載了更多的秘密。你該了解霸天虎的歷史,難道你就沒有感到過困惑,為什麼霸

  天虎幾乎統治整個電子星,卻在最後失敗?一定有我們所不知道的秘密,雖然我不知

  道這個秘密是什麼,可我知道它一定就在金盤裡面!」

  「這麼說,金盤在愛普西隆,你得到了?」

  「現在還沒有……」

  「那麼金盤還只是一個幻想了?」

  「但很快就會。你一定想不到,三千變形戰士換來的信息。」無敵龍得意地一

  笑,「金盤就在THE LAST,重兵防衛,沒有任何可以活動的敵人,巨無霸們認為最安

  全的地方。」

  「而那也正是最安全的地方。」

  「是的,假如THE ONE和THE NEXT沒有發生意外的話。」

  「意外?哈哈。」

  「是的,聯盟雖然懦弱,但並不愚蠢。一百五十萬的原始獸,我只需要百分之一發

  動暴動。而這,應該是在恐龍你的許可權之內的吧。」

  「你知道的秘密可真不少。」

  「比你想象的還要多。現在,我的朋友,該你做出決定了。」

  「嗯……我要冒很大的風險。你能夠保證……」

  「為了原始獸的事業,你了解我的,恐龍。」

  「希望我真的了解你……說說你的計劃。」

  「THE NEXT會發生一場暴亂,THE LAST的巨無霸軍隊會趕來鎮壓暴亂,這時候我們

  秘密潛入THE LAST,拿到金盤之後,蛇鳥和黃蜂駕駛的外交飛船會意外的墜落在THE

  LAST接應我們……」

  「如果你想通過巨無霸的電子預警網的話,你一定很想見到我的一個老戰友,狼

  蛛。」

  「是的,我會的。原始獸,電子星的新時代就要開始了,我的朋友,是的。」

  無敵龍:「戰爭結束了,你失敗了。」

  無敵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向世界說再見吧。歷史被改變了,是的,汽車人輸

  了。我勝利了,而你們,你們從來就不曾存在過!」

  無敵龍:「這是宇宙爭霸史上最強大戰艦,報應號!」

  無敵龍:「滾一邊去,叛徒。現在來實現我的理想,什麼?啊……」

  精靈鼠:「你知道什麼最讓人開心嗎?那就是在到達電子星之前我們在也不用看無敵

  龍那張恐怖的臉了。」

  無敵龍……自檢……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第三階段,通過。系統重啟動……

  「啊……」

  「主人,您的力量正在恢復。百分之五十八,百分之六十,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八

  十……」

  「啊……是的……呵呵。」

  這個巨大的布滿傷痕的紅色巨龍慢慢站起,在他面前,是一個小小的漂浮在空中機

  器人,圓圓的頭部向前微突,雙翼向斜後方緩緩伸展。

  「這是哪裡?」

  「歡迎您回來,我的主人,元首馬克西姆!」

  「元首馬克西姆?那是什麼?我是無敵龍!」

  「可您就是元首馬克西姆啊!幾千年前你離開這裡遠征電子星,幾千年後您又回到了

  這裡。」

  「我是無敵龍!」

  「嗯……請原諒我的直爽。您的記憶損傷看來比我想象的要嚴重。在等待了您幾千年

  之後,我們發現了您嚴重受損的身體。您的身體漂浮在太空之中,慢慢的通過中央之

  星外層的防禦系統,回到您的家園。雖然您的樣子變了,可是您的帝國,你的僕人,

  永遠認得您。」

  「嗯,那麼你又是誰?」

  「我是您忠實的僕人,我只向您效忠,我沒有名字。」

  「嗯,你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個戰士,魔鬼,我唯一忠實的戰士。但現在不同

  了,你不會和他一樣,從現在起,你就是診斷蜂。」

  「是的,我是您忠實的僕人診斷蜂。元首馬克西姆!」

  「哼!我不知道你的小腦袋在想些什麼,但是記住,我是無敵龍!」

  「是的,元首馬克……啊……元首無敵龍!」

  「我機敏的僕人。也許真的有這麼一個元首馬克西姆!也許還和我有些關係,但是記

  住,那一切都已經是過去式,已經不存在了,現在,未來,永遠,都只有無敵龍!」

  「元首無敵龍,允我冒昧。也許您想看一下您的軍隊,在您出征以後,我們一刻也沒

  有中斷執行您的命令,為您建造您無敵的變形軍隊。到現在,您的變形戰士已經超過了

  一百億。」

  「超過一百億的變形戰士?」

  「是的,以及充足的能量。」

  「啊,哈哈。再加上那個宇宙大帝的爬蟲的發明,復仇的日子,終於來了。」

  「主人,您的命令?」

  「是的,我的命令是——去電子星!」

  好了,以後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了。如果不知道的話,那就去看《猛獸俠》吧。

上一篇[MAXIMO]    下一篇 [無敵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