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無辜的血》推理小說


  作者:P·D·詹姆斯(英)

1 無辜的血 -作者簡介

  P.D.詹姆斯,二○○八年,《時代周刊》選出了五十位最偉大的犯罪小說家,P.D.詹姆斯名列前茅,甚至排在這類小說的開山始祖愛倫·坡的前面。《時代周刊》譽之為創作力豐沛且腦容量驚人的貴婦。這位八十九歲高齡、氣質高雅非凡的女作家,目前還活躍於文壇,《私家病人》(The Private Patient)是她的最新作品,內容描述整形外科醫院發生的一連串命案。去年寫作該書時,她確實因為心臟問題住進病房,最近她接受訪問時還幽默地笑道,她沒想過醫院竟然是這麼適合文學創作的好地方,沒有電話、手機、電子郵件的打擾,讓她順利完成這部作品。 P.D.詹姆斯出生於英國倫敦牛津,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時,她加人紅十字義勇軍,在糧食局工作。儘管只是高中畢業,但詹姆斯憑藉其勤奮自修的學識與文筆脫俗的創作,得到文學圈極高的讚譽。一九四一年,詹姆斯嫁給醫生厄尼斯特•懷特。之後,她那心靈脆弱的丈夫奔赴前線,大戰結束后卻開始精神失常,P.D.詹姆斯除了要照顧長期卧床的丈夫,還得養育兩個女兒,為了生計,她展開長達三十年的公務員生涯,前後任職醫療和警政等部門。同時,也沉浸在屬於自己的推理創作之中,她三十八歲開始發表作品,四十二歲時完成長篇推理小說《掩上她的臉》(Cover Her Face,1962),贏得文壇一片讚賞。 P.D.詹姆斯獲得過許多國際知名文學獎,包括英國犯罪作家推理協會頒發的、有「諾貝爾推理文學獎」之稱的「鑽石匕首獎」,並受英國皇室勛封為女伯爵,更獲頒美國偵探作家協會終身成就獎——「大師獎」,以及「愛倫•坡獎」。她的犯罪小說屢獲英國、美國、義大利和斯堪的納維亞的重要獎項。她現居倫敦及牛津,膝下有兩個女兒、五個孫女。

2 無辜的血 -內容簡介

  十八歲的菲莉帕•帕爾弗雷自小被一位著名的學者領養,對自己的身世有著美妙的幻想,現在她希望能知道自己親身父母的姓名。可揭開的真相卻讓她陷入重重危機之中,原來她的父母是一對強姦殺人犯,父親死在了獄中,母親即將獲釋,可怕的秘密將永遠改變她的命運。

3 無辜的血 -本書目錄

  第一部 身份的證據


  第二部 釋放令


  第三部 暴力行動


  第四部 尾聲

4 無辜的血 -文摘

  第一部 身份的證據


  1


  社工比她預想的年紀要大一些。或許安排這件事情的那個不知名的官員認為,這個頭髮日漸灰白、正處於更年期的肥胖女人能獲得那些被收養的成年人的信任。那些人只是到這裡來進行例行諮詢。不管怎樣,他們肯定是需要某種安慰的。對這些失去家園的人來說,法院的指令就是他們生命的臍帶,否則,他們何必不嫌麻煩地通過官方渠道來調查自己身份的真相?社工臉上掛著職業性的鼓勵的微笑。她伸出手,說:


  「我是娜奧米·亨德森。您是菲莉帕·羅絲·帕爾弗里小姐,我恐怕得先看一下您的身份證件。」


  菲莉帕差一點脫口而出:「我是菲莉帕·羅絲·帕爾弗里。我到這裡來就是想知道我是誰。」但她及時克制住了,感覺這種態度不利於面談的開始階段。她們都清楚她到這裡來的目的。更何況,她希望這次面談成功,希望談話能以她的方式進行,雖然她自己並不清楚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她拉開手提包的拉鏈,拿出護照和新考到的駕照,一言不發地遞了過去。


  這裡的擺設刻意顯得很嚴肅,連傢具都不例外。房間里擺著一張很古板的桌子。在通報菲莉帕到來時,亨德森小姐從桌子旁挪開,示意她坐到一張矮桌子邊。矮桌子的兩邊分別放著一把覆蓋著塑料薄膜的扶手椅。桌子上面竟然還有花。那是一個小小的藍色的缽,上面有「波爾佩羅贈」幾個字。缽里放著一束雜色的玫瑰花。這些花並不是花店櫥窗里擺放的那種沒有香氣也沒有刺的花蕾,而是花園裡摘來的玫瑰。和平玫瑰,超級星玫瑰和藤蔓玫瑰,在科爾德科特街的花園裡可以找到這些品種。玫瑰花的花期已過,脫落得只剩下緊緊蜷縮著的一兩個花蕾。花蕾的邊緣也已經變得灰暗,註定永遠都不會盛開了。菲莉帕很好奇,不知道這些花是不是這個社工從她自己的花園采來的。也許她已經退休了,住在鄉下,然後又接受聘請回來兼職,做這份特殊的工作。菲莉帕甚至能想象出這樣一幅畫面:她穿著現在腳上正穿著的那雙鏤花皮鞋和身上結實的花呢衣服,笨重地繞著她的玫瑰花床去修剪那些應當去掉的玫瑰。這些玫瑰的生命只可能維持到倫敦日那一天。給花澆水的人太殷勤了。一滴乳白色的水珠像珍珠似的躺在兩個黃色的花瓣中間。桌子上也濺著水珠。但桌子是仿桃花心木的,不是真的木頭,水珠在上面不會留下污點。玫瑰花散發出潮濕的芳香,但它們並不是很新鮮。椅子很舒服,但可能不會有來訪者在上面坐得安穩。隔著桌子,那副激發她的信心和信任的笑容只不過是因為有《一九七五年兒童法案》的第二十六章才賜予給她的。菲莉帕在自己的外表上很費了一番工夫。而且那時她一直都是這樣,以一種很自我的方式出現在世人面前,每天按照自己想象的模樣打扮自己。這天上午打扮的目的是要顯得事實上她根本沒有花心思打扮,這次面談也沒有讓她不安,也肯定不需要特別擔心什麼。她濃密的淡黃色頭髮因為夏天陽光的暴晒而顯得發白,沒有任何部分的頭髮是同樣的金色。她將頭髮從高高的額頭梳到後面,編成一根粗粗的辮子。她的嘴巴很寬,上唇線條有力而彎曲,嘴角邊的垂線很漂亮。她沒有塗口紅,但是很仔細地塗上了眼影,以突出她最引人注意的特徵——那雙明亮的、稍稍鼓出的綠眼睛。她的皮膚是蜜色的,因為汗水而閃閃發光。她已經在泰晤士河堤的花園中逗留很久了,但仍然不願意早點到這裡來,最後不得不匆忙地趕到。她穿著拖鞋,下身是燈芯絨褲子,上身是淡綠色開領棉布襯衣。與這種隨意性不同的是她那些珠光寶氣的首飾,像戴著的辟邪物一樣:掛著細鏈子的金錶,三顆大大的維多利亞戒指——黃寶石,光玉髓,橄欖石——還有背在左肩的義大利皮包。這種反差是她有意造成的。她的優勢是根本不記得自己八歲生日前的任何事情。她認為自己是私生女。這些意味著,她面前沒有活著的人死去后立的一排排墓碑,沒有虛偽的祖先崇拜,也沒有任何東西抑制她創造性地展示自己的觀念。

5 無辜的血 -媒體評論

  作為一部偵探小說,這是藝術的巔峰。


  ——《時代周刊》


  令人驚嘆……這筒直就是一部主流小說,而且是一部非常了不起臟流小說。


  ——《泰晤士報》


  隨著小說高潮的接近,我不禁摒住了呼吸。


  ——《標準晚報》


  和她的其她小說一樣懸疑緊張,心理的扭曲變化,巧妙的線索布局讓讀者欲罷不能。


  ——《紐約時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