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簡介

指佛教每五年舉行一次的布施僧俗的大齋會,又稱無礙大會、五年大會。兼容並蓄而無阻止,無所遮擋、無所妨礙,梵語般闍於瑟,華言解免。無遮大會是佛教舉行的一種廣結善緣,不分貴賤、僧俗、智愚、善惡都一律平等對待的大齋會。印度有個活動叫無遮大會,所謂無遮大會就是各地的僧侶聚集在一起辯論,共75天,由戒日王主持。唐·玄奘《大唐西域記》謂古印度「五歲一設無遮大會。」中國的無遮大會始於梁武帝,盛行於南北朝。《梁書·武帝本紀》載:梁武帝「輿駕幸同泰寺,設四部無遮大會」。四部,指僧、尼及善男、信女。後用以泛指無所限制的公眾集會。清·黃遵憲《感事》詩:「紅氍貼地燈耀壁,今夕大會來無遮。 」

2印度教無遮大會

印度教民聚集在赫爾德瓦爾(Hardwar)的一個小鎮中參加12年一次的無遮大會。依據印度教民們的傳統,恆河的赫爾德瓦爾是舉行無遮大會四個地點的一個,此節日的其他沐浴處所還有:恆河與亞穆納河的匯流處,即印度北部的阿拉哈巴城(Allhabad)、西普拉河的烏賈因及哥達瓦里河的納西克等三地。其中阿拉哈巴城被認為是最好的地點。
無遮大會是宗教中最大的朝聖節日,每12年舉行一次,在這12年當中,也會有類似的沐浴祭。無遮大會名為「KumbhaMelaFestival」,Kumbha一字意為「瓶」,它源自一則印度史詩故事。故事裡,從攪動著的乳海里升起了一隻裝滿瓊漿玉液的瓶子,此瓶若落入惡魔之手,喝掉瓶中的仙液,可獲長生不死。為避免此事發生,馱那婆多利(醫療之神)手持寶瓶到處逃避惡魔的追趕,此間有仙液滴落在上述四個朝聖之處。於是信徒們在這四處參加沐浴儀式,被認為可以消除自己和祖先的業障與所有惡果,並能被引領至天堂從而得到精神上的解脫。   過去在這些節日里有很多人死於踐踏、疾病或謀殺,現代的公共衛生措施及訓練良好的警察使節日秩序有所改善。這節日的有趣特點是苦行者的聚集。他們代表著釋伐及吠舍那伐的僧侶規律,身穿特殊的僧袍(雖然有很多僧侶是全裸的)並代有飾品與標誌。他們列隊遊行,伴隨著音樂和大象,景象熱烈而且壯觀。

3玄奘全傳

曲女城大會結束后,玄奘向戒日王告辭,準備啟程回歸東土。
戒日王說:「奘師!弟子自平定五印以來,常思慮福德資糧得不到增長。是故弟子在缽羅耶伽國兩河間設立大會場,每五年舉辦一次為期七十五天無遮大會,期間廣宣佛法,布施財物給僧人、婆羅門及貧困孤獨者,至今已舉辦了五屆,現在剛好是第六屆之期,奘師何不多留一段日子呢?」
玄奘隨喜答道:「大王的所為,實在是菩薩的善舉啊!導人向善,福慧雙修,大王尚且不吝嗇財寶,玄奘又豈會趕一時之快呢,願與王同往。」
無遮大會設在閻牟那河與恆河主流的交匯處(阿拉哈巴德),二河流經此處匯合成大恆河,向東流入大海。
在兩河匯合處的西面,河水沖積成一片方圓十四五里的沙灘,歷來的國王都在此地舉行布施大會,所以這裡又稱為「大施場」。
因有玄奘大師隨行,曲女城法會的諸王大眾都一同前往缽羅耶伽國參加無遮大會,加上從各地趕來的沙門、婆羅門及貧困孤獨者,一共到了五十多萬之眾。
戒日王的布施營建在恆河北岸。他令人在沙灘上豎蘆為蘺,每面各寬一千多步,在其中建起幾十間草堂,安置五年來積儲的金銀財寶、服裝毛毯等。另外,在蘺外建造食廊一百多行,每行可容千人就坐進食。
鳩摩羅王的布施營建在閻牟那河的南面的一片華林之中;南印度王杜魯婆跋吒建營在合河的西岸;其他諸國王和受施者的營地則建在跋吒王的西面。
無遮大會持續七十五天,分七個環節:
第一日供養十方三世一切諸佛;
第二日供養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
第三日供養以大自在天為首的欲界諸天;
第四、五日,布施供養僧伽共一萬多人;
第六至三十一日,布施供養婆羅門十多萬人;
第三十二至四十五日,供養布施外道十多萬人;
餘下三十日,布施貧困孤獨者近三十萬人。
無遮大會結束時,戒日王已將府庫中五年積儲的金銀財寶盡施,甚至連自己身上穿的王服、珠寶飾物也全施出去。
財物施盡后,戒日王和妙增王妹身穿粗布衣,敬禮十方佛,踴躍歡喜地唱道:「我自從得到財寶后,常懼不入堅牢之藏,現在藏富於民,是真正能貯入福田,可謂入藏矣。願我生生世世常具眾寶,施與眾生,以成就十種自在[*]和福慧資糧圓滿。」
這時,十八國國王紛紛拿出諸寶錢物,將戒日王所施出的御服、王冠、珠寶飾物等盡數贖回,還獻給戒日王,戒日王於是又滿栽而歸了。至此,無遮大會才正式結束。
無遮大會結束后,玄奘向戒日王等告辭,戒日王又挽留了十多日,鳩摩羅王提出以一百座寺院留奘師在其國供養。
玄奘再次向二王申明取經之義,戒日王說:「奘師既然決意東歸,弟子也應隨喜任師去留。但未知奘師從何路而歸?若取道南海,弟子當發大船相送。」
玄奘說:「玄奘從支那國來時,路過高昌國,其王明睿樂法,曾與玄奘相約回時一聚。所以,還須沿北路回歸東土。」
戒日王問:「那麼路上需要多少資糧呢?」
「無所需。」
「哪能無所需!」
戒日王立即送上大量金錢等物,鳩摩羅王也令人送來諸多珍寶。玄奘一概辭謝,僅受了戒日王送的一頭大青象以作馱經之用,接受了鳩摩羅王一件曷刺釐帔,用作途中防雨之具。於是,戒日王將金錢三千、銀錢一萬,交給北印度毗蘭達國國王烏地多作為費用,由烏地多王的軍隊負責護送奘師出印度。又修書多封,漆上戒日王的紅泥封印,派遣四名傳令達官先行,通知奘師沿路所經諸國,令他們迎送引接,直至漢境。
十種自在:心離煩惱之系縛,通達無礙,謂之「自在」。
(一)壽自在:無邊劫住故;
(二)心自在:出無數定入深智故;
(三)莊嚴自在:能嚴一切剎土故,《攝論》名「眾具自在」;
(四)業自在:隨時受報故;
(五)生自在:於一切剎示現生故;
(六)解脫自在:見一切界諸佛滿故,《攝論》名「勝解自在」;
(七)欲自在:隨時剎土成菩提故;
(八)神力自在:示現一切神變故;
(九)法自在:示現無量無邊法門故;
(十)智自在:於念念中示現覺悟如來十力無所畏故。
上一篇[波麗敘兔]    下一篇 [大乘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