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百濟

熊津都督府(660~676年),是唐朝聯合新羅滅亡百濟后,在百濟故地設立的羈縻府州。歷任熊津都督是唐朝將領王文度、劉仁願、劉仁軌、前百濟太子扶余隆。

1都督府的設立

百濟、新羅同為唐朝藩屬。唐高祖時,曾冊封百濟王扶余璋為帶方郡王、百濟王。百濟恃仗高句麗支持,多次侵犯新羅,二者結為世仇,武裝衝突不斷。唐太宗詔諭扶余璋,勸其勿侵新羅,扶余璋陽奉陰違,不肯奉詔。唐高宗永徽六年(655年),百濟王扶余義慈與高句麗、靺鞨聯兵攻新羅,奪新羅三十餘城,新羅遣使入唐求援。
唐高宗顯慶五年(660年),唐高宗命左衛大將軍蘇定方為神丘道大總管,率左衛將軍劉伯英、右武衛將軍馮士貴、左曉衛將軍龐孝泰等,統兵13萬,聯合新羅伐百濟。唐軍攻陷百濟國都泗沘城,生擒百濟義慈王及太子扶余隆。百濟宣告滅亡,5部37郡共76萬人戶完全納入了唐朝的直接統治之下(參見「唐滅百濟之戰」)。
唐朝於百濟故地設置了「熊津、馬韓、東明、金漣、德安五都督府」,將其納入唐羈縻府州體系,五都督府下轄37州250縣。唐朝委任右衛郎將王文度為熊津都督,統兵鎮撫全境,又命左驍衛郎將劉仁願率兵一萬鎮守百濟城,委派當地的酋長分任都督、刺史。
唐朝在百濟故地所設立的府州雖然屬羈廉性質, 但其作用和意義卻極為重大。有人認為這是中國中原政權第一次在朝鮮半島南部地區正式設立府州,其實不然。早在東漢末年公孫氏割據遼東時,就曾在樂浪郡南開拓了疆土,后割樂浪郡屯有縣及其以南之地設帶方郡,其轄境已達到今朝鮮半島南部的漢江流域,曹魏因之。唐滅百濟是繼漢魏之後又一次在半島南部地區設置府、州、縣,與漢魏相比是將新羅之外的半島南部之地完全納人了唐王朝的版圖, 已遠遠超過了漢魏統轄的範圍。唐朝為了紀念這件大事,於同年八月十五日在扶余王城特地樹立了《大唐平百濟國碑銘》。唐朝滅亡百濟,從戰略意義上講,解除了新羅南部的武力威脅,更進一步密切了唐朝與新羅之間的合作關係;消滅了高句麗政權戰略夥伴,等於斬斷了高句麗的左臂,更有利於高句麗問題的最後解決和整個遼東及朝鮮半島地區的穩定。

2白江口之戰

熊津都督王文度不久病故,使半島南部又陷人了一場動亂。扶余璋之侄福信乘王文度病故之機,從倭國(日本)迎回王子扶余豐,立為王,據原百濟周留城,聯合倭兵發動反唐叛亂,圍攻劉仁願。
龍朔元年(661年),唐高宗命劉仁軌為帶方刺史,繼任熊津都督,率唐兵聯合新羅入百濟故地平叛。龍朔三年(663年)唐軍在熊津白江口大破倭兵,「四戰皆克,焚倭船四百艘,海水為丹」,「百濟諸城,皆復歸順」,最終獲得了平叛的勝利(參見「白江口之戰」)。

3穩定和改制

戰後,高宗召劉仁願、孫仁師回朝,令劉仁軌領兵鎮守百濟。百濟這個小國,窮兵黷武,不自量力,結果搞到「合境凋殘,殭屍相屬」的地步(《舊唐書·劉仁軌傳》)。劉仁軌做了大量的恢復工作,掩埋骸骨,登記戶口,修路架橋,贍養孤老。又在百濟頒布大唐正朔及廟諱,百濟人心大悅,各安其業。劉仁軌還在百濟屯田積糧,訓練士卒,把百濟故地經營成了攻打高句麗的前進基地。
此前,百濟有兩位首領沙吒相如、黑齒常之,在蘇定方撤軍后,招集百濟亡眾據險固守。白江口海戰後,兩人各率部眾歸降唐軍。劉仁軌見他倆忠勇有謀,便力排他議,委以重任,為大唐收攬了兩員大將。其中黑齒常之後來在邊境戰爭中立下大功。
麟德二年(665年),唐朝對百濟故地進行行政改制。一是百濟各都督府、州、縣的合併,五都督府合併為統一的熊津州都督府,都督府仍治泗沘城(今韓國忠清南道扶余郡);二是合併后的熊津都督府由正設轉變為羈縻化
前百濟太子扶余隆被唐高宗任命為熊津都督府都督,管理百濟故地和遺民。但扶余隆懼怕新羅加害於己,未敢赴任,只好由唐朝將領劉仁軌檢校熊津都督。高句麗滅亡后,劉仁軌、劉仁願回國,熊津都督依然是未敢赴任的扶余隆,代行其事的是百濟人熊津都督府長史難汗、熊津都督府司馬禰軍。
唐羅和解
經過多年的戰爭,新羅已經比較疲憊了。在劉仁軌主力回國的情況下,新羅以全國之力,仍不能徹底擊退李謹行和薛仁貴的留守唐軍。金法敏可能已經意識到通過戰爭無法使唐軍退出朝鮮半島,因此,在買肖城之戰後,派出使者,向唐朝進貢並且謝罪。
關於新羅遣使謝罪的時間,中朝雙方的記載並不一致。
《資治通鑒》把新羅謝罪的時間大致歸到了上元二年(675年)二月,但又指出,新羅謝罪發生在李謹行三戰皆捷之後。
而《三國史記》則說,675年,新羅兩次遣使入唐,前一次與中國史書相同,后一次記在九月二十九日買肖城之戰後。
綜合中朝雙方的史書來看,675年新羅遣使謝罪只有一次,發生在九月二十九日買肖城之戰後。
而唐朝也意識到,用偏師經略的辦法是不能制服新羅的,而唐朝當時的戰略重心已經轉移到了西線,吐蕃成為其主要對手,劉仁軌、薛仁貴、李謹行等東征主帥全部調到西部防備吐蕃。唐朝很難再派出主力大軍東討新羅。因此,面對新羅的謝罪請求,唐朝自然也樂於接受。據《資治通鑒》記載,「新羅乃遣使入貢,且謝罪,上赦之,復新羅王法敏官爵。金仁問中道而還,改封臨海郡公。」高宗皇帝以這種方式,宣告了戰爭的結束,重新接納新羅為大唐的藩屬國。
新羅奪取熊津都督府
新羅一面扶植和利用高句麗殘餘勢力與唐朝對抗,一面大肆奪取百濟故地。670年,新羅接納高句麗遺臣安勝,將其安置於金馬渚,封高句麗王,以此來招納高句麗遺民與唐安東都護府抗衡。與此同時,新羅還攻取了百濟故地眾多城池。
670 年7月,新羅出動大軍,一舉攻陷熊津都督府八十二城。新羅將軍「品日、文忠、眾臣、義官、天官等取城六十三,徙其人於內地;天存、竹旨等取城七,斬首二千;軍官、文穎取城十二,擊狄兵,斬首七千級,獲戰馬兵械甚多」,共取城82 座,幾乎佔了百濟原有城的一半。此時,新羅軍主要與降唐的熊津都督府的百濟軍隊交戰
671 年1 月,新羅發兵攻打百濟,戰於熊津南,6月兵臨百濟加林城,與唐兵戰於石門,取得了「斬首五千三百級,獲百濟將軍二人,唐果毅六人」的戰績。不過被新羅所俘虜的六名唐果毅其實都是百濟人,唐軍滅亡百濟后,一方面,在百濟設置都督府,任命當地的百濟人擔任各種官職,據《舊唐書》東夷傳記載,「乃以其地分置熊津、馬韓、東明等五都督府,各統州縣,立其酋渠為都督、刺史及縣令」;另一方面,又從百濟遷走了一部分人口,安置到唐朝,例如,據《三國史記》記載,顯慶五年(公元660年)9月唐軍滅亡百濟后,「<定方>以<百濟>王及王族臣寮九十三人, 百姓一萬二千人, 自<泗沘>乘船回<唐>」,《資治通鑒》儀鳳元年也提到,唐朝曾把部分百濟人遷到徐州和兗州等地。
遷入唐朝的部分百濟人即被授予一些折衝府的官職。例如,據百濟人黑齒常之的墓志銘記載,黑齒常之「與其主扶余隆俱入朝,隸為萬年縣人也。麟德初,以人望授折衝都尉,鎮熊津城」。又如,據百濟人禰軍的墓志銘記載,禰軍入唐后,「聖上嘉嘆,擢以榮班,授右武衛滻川府折衝都尉」。
據此推測,很可能有一些百濟人被編為唐人,並被授予果毅都尉的官職,后又返回百濟。這些人,與留在百濟故地的百濟人是有區別的,可以被認為是唐人。當這些人,身著唐軍制服被俘的時候,新羅人完全可以認為他們是唐人。
由此新羅已控制了百濟故地大部分地區,逼近了位於熊津、泗沘等唐朝在百濟的統治中心地區。
百濟局勢的日益緊迫,使唐朝再次起用薛仁貴為雞林道總管來討新羅。新羅王金法敏一面致書薛仁貴申述其伐百濟理由,一面置所夫里州,表明了不放棄奪取百濟故地的態度。9月,唐將高侃率蕃兵4萬到平壤,新羅則於10月擊唐漕船70餘艘,斷絕唐援熊津都督府道路,從而延緩了唐軍的行動。利用此間隙新羅則繼續攻擊百濟古省城、加林城等地,薛仁貴、黑齒常之力戰不敵退回唐朝,新羅奪取熊津都督府。
咸亨元年(670)七月,新羅出動大軍,一舉攻陷熊津都督府八十二城[9],唐羅戰爭正式爆發。此戰熊津都督府方面損失慘重,這與熊津都督府實力較弱有關。熊津都督府是在原百濟舊地上建立起來的,而原百濟軍隊在顯慶五年至龍朔三年(660—663)的戰爭中損失極大,「殭屍如莽」[10],所剩兵力十分有限,估計不會超過數萬。熊津都督為原百濟太子扶余隆,但從史料上看扶余隆在咸亨元年似不在熊津都督府任職[11]。另外自劉仁願罷職后,在百濟似乎已經沒有漢將起實際領導作用。在672年的所謂唐羅戰爭實際上就是新羅與唐朝扶持的百濟人得戰爭
石門之戰與新羅請罪
672年7月,唐將高侃與李謹行屯兵4萬於平壤,8月攻破韓始城、馬邑城,並在石門打敗新羅與高句麗聯兵。石門之戰使新羅蒙受了重大損失,其將領大阿餐曉川、沙餐義文、山世、阿餐能申、都善、一吉餐安那含、良臣等戰死,不得不在漢山州築晝長城加以防禦,而且新羅「是歲,谷貴人飢」。
9月,新羅王遣使謝罪,同時釋放所有俘虜,「遣級餐原川、奈麻邊山及所留兵船郎將鉗耳大侯、萊州司馬王藝、本烈州長史王益、熊州都督府司馬禰軍、曾山司馬法聰,軍士一百七十人,上表乞罪」,並獻上金、銀、銅、牛黃等貢品。唐朝接受了新羅的謝罪,雙方暫時處於休戰狀態。新羅很善於軍事與外交並用,在戰場膠著時,它常常會為自己入侵高句麗、百濟舊地向唐上表請罪,還主動遣送俘虜的唐朝將領,這些舉動似乎暗含有通好罷兵的意味,可是實際當中又不斷地攻城略地,擴張勢力。
673 年「閏五月,燕山道總管、右領軍大將軍李謹行大破高麗叛者於瓠蘆河之西,俘獲數千人,餘眾皆奔新羅」,至此平高句麗叛軍戰鬥結束。藉此戰勝的餘威,唐兵聯合靺鞨、契丹兵攻打新羅北邊,並攻入新羅腹地的買肖城
唐朝討逆與新羅請罪
674年1月,唐高宗因新羅王金法敏「納高麗叛眾,略百濟地守之」而大怒,詔「削官爵,以其弟右驍衛大將軍臨海公金仁問為新羅王,自京師歸國。詔劉仁軌為雞林到大總管,衙尉李弼、右領軍大將軍李謹行副之,發兵窮討」。但是,劉仁軌所部並沒有立即開赴朝鮮半島戰場,這一年兩國之間沒有戰事,處於戰爭準備階段。
675 年2 月,劉仁軌揮軍渡瓠盧河(在慶州西),大破新羅兵於七重城(金城北),其後又以靺鞨兵渡海進攻新羅南境,斬獲甚眾。隨後,劉仁軌撤軍回朝,唐又以李謹行為安東鎮撫大使,屯於買肖城(今仁川附近)並三勝新羅軍。此時,新羅考慮到軍事上的失敗以及「金仁問回國可能導致的內部混亂」,文武王再次遣使入貢,並請罪。而唐朝遂詔「復王官爵,金仁問中路而還,改封臨海郡公」,並承認了新羅「多取百濟故地,遂抵高句麗南境為州郡」的事實。
上一篇[高藏]    下一篇 [熊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