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戰國後期的前後三十多年時間裡,地處今天北京、河北、遼寧一帶的燕國,竟奇迹般地由一個差點被吞併的弱國一躍成為幾乎滅了齊國的強國。儘管是曇花一現的強盛,但它畢竟是燕國在整個戰國時代最輝煌的一段歷史。這段歷史的大致經過是這樣的:大約在公元前315年,燕王噲忽發奇想,欲與歷史上的賢君堯舜齊名,便廢了太子平,禪位於相國子亡,結果招致內亂,對燕國覬已久的齊國乘機出兵,攻佔燕都,殺死子亡,把大半燕地納入了自己的版圖。

 

1 燕趙悲歌 -燕國的短暫復興

燕人眼見即將亡國,即往無終山迎奉太子平為國君,是為燕昭王。昭王拜郭隗為相國,同時詔告天下燕國已恢復正統。已歸屬齊國的各邑聞訊而起,皆叛齊歸燕。齊國無奈,只得退兵回國。經此磨礪,燕昭王為雪國恥,終夜痛心,乃特為郭隗築宮,執弟子之禮,北面聽教,親供飲食,極其恭敬。同時在易水邊築起高台,堆積黃金於上,名為招賢台,也叫黃金台,廣招天下賢士,共謀國事。此舉廣傳四方,果然招來了樂毅、鄒衍、劇辛、蘇代等賢豪之士。昭王大喜,一一拜官善待,使盡忠竭力,養兵恤民,歷經二十八年,國勢驟盛,士卒樂戰。乃聯合秦、魏、韓、趙四國,以樂毅為樂上將軍,揮兵伐齊。初戰告捷,四國皆各自分兵收取邊城,唯樂毅自引燕軍,長驅直入,六個月內連克齊城七十餘座,皆編為燕國郡縣。可嘆泱泱齊國此時僅剩莒州和即墨兩座城池尚在固守,齊閔王也如喪家之犬般四處奔逃,屢屢被他國拒之門外,最後在莒州被前來救齊的楚國大將淖齒抽筋懸樑,忍辱負痛整整三日方才氣絕身亡。後來燕昭王薨,燕惠王即位,聽信讒言,削去樂毅的軍權,齊將田單得以乘機反撲,收復了失地,才使齊國暫免亡國之災……

 

2 燕趙悲歌 -陳子昂懷古


當樂毅瀟洒自如地揮軍橫掃齊國時,他絕沒想到,在後人的眼裡,他已經成了與四百年前幫助齊恆公成就霸業的管仲齊名的風雲人物,更沒想到在遙不可及的一千年以後,一個名叫陳子昂的唐朝人會在想起他時泫然流涕,繼而高歌了一首蒼茫遒勁的千古絕唱……
公元696年,即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契丹李盡忠、孫萬榮反叛朝廷,攻陷了營州。武則天委派建安王武攸宜率軍征討,陳子昂在武攸宜幕府擔任參謀,隨同出征。此武攸宜出身親貴,全然不曉軍事,輕率而無將略,致使前軍陷沒,軍心大受影響。此時,身在燕國故地的陳子昂一定想起了昔日樂毅將軍馳騁疆場、衝鋒陷陣的英姿,不由得豪情勃發,遂進諫武攸宜,「乞分麾下萬人以為前驅」,親自出戰沙場,為國立功。但武攸宜以其「素是書生,謝而不納」。無疑,陳子昂的滿腔熱血剎時降到了冰點。他怎麼也沒想到武攸宜會因為他是個文人、詩人而輕視他,使他盡忠報國的壯志在輕描淡寫間就被否定了。可以想象,他當時的心情一定是既難堪又失望。過了幾天,陳子昂不死心,再次進諫,結果把武攸宜激怒了,不但不採納他的建議,反而把他的官職由參謀貶為軍曹。
陳子昂鬱郁不得志,情緒悲憤到了極點,遂於某日黃昏登上了當時幽州治所內、遺址在今北京市的薊北樓。此樓又名幽州台,是一座古代建築。陳子昂登臨樓台、極目遠眺的時候,歷史和現實漸漸在他眼前和心裡縱橫交錯起來。
腳踏燕國故土,眼望燕國古都,陳子昂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燕昭王求賢若渴、築台置金的往事,那是何等感人的明主風度!而今,連綿的山丘長滿了喬木,大好河山被外族進犯。自己空有擊敗契丹的良策卻屢受壓制。昭王啊,你在哪裡!陳子昂憤從中來,乃奮筆賦詩一首:「南登碣石館,遙望黃金台。丘陵盡喬木,昭王安在哉?霸圖今已矣,驅馬復歸來。」寫罷,樂毅的雄姿漸漸在他眼前鮮活起來。樂毅當初事魏,未建奇功,來到燕國后卻叱吒風雲,連克齊國七十餘城,建立了驚天動地的業績,只緣他得遇明主,繼而知恩圖報,得以淋漓盡致地發揮自己的才能。而他陳子昂生不逢時,滿腹經卻無用武之地,想想真是前路茫茫,不知何時才能如魚得水一般建立一番功業。他又提筆寫了一首《樂生》:「王道已淪昧,戰國競貪兵。樂生何感激,仗義下齊城。雄圖竟中夭,遺嘆寄阿衡。」此時,詩人的心已像海潮一樣彭湃起來:就在這片土地上,弱小的燕國國君尚能禮遇樂毅、郭隗、鄒衍等人,燕太子丹也能禮遇田光,君臣協力,共圖霸業,在歷史上寫下了輝煌的一頁;也在這片土地上,後人仍會繼續創造業績,書寫屬於他們自己的歷史。但是,此時此刻,陳子昂站在古老的幽州台上,太陽在緩慢地落下山去,把天空映得血紅,彷彿這一幕永遠不會逝去,彷彿歷史有意把他的鬱悶和悲憤凝固在這片蒼茫的土地上,使他的抱負成為泡影,使他永遠不能從中解脫出來……
他的錯覺隨著晚霞的暗淡而逐漸消失。時間還是過去了,就像天註定會黑一樣,他的生命也會慢慢逝去,他終將在歷史長河中被無情地吞沒……他幾乎停不住筆,燕太子丹、田光、郭隗等歷史人物不斷從他的筆端掙脫出來,為他抒發心聲,排遣他的鬱悶。他一口氣寫了七首詩,這就是著名的《薊丘覽古》七首。寫完最後一個字,他早已淚流滿面、泣不成聲了。
暮色中,他把筆一扔,踉踉蹌蹌撲到樓台的欄杆前,面對昏暗溟朦的幽燕大地,用一支我們已無法考據出來的曲調唱起來: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當陳子昂放聲悲歌、淚如泉湧的時候,他決沒想到自己悲涼之餘隨口唱出的歌會成為世代流傳的千古絕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