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爾撒(『Isa)在臨近世界末日是在大馬士革下凡,做穆斯林的領袖,以《古蘭經》為主導,傳播伊斯蘭教,統一萬教。伊斯蘭教的《古蘭經》中記載的著名古代先知。一譯「爾薩」,又一譯「伊薩」,即基督教的耶穌。阿拉伯語音譯。與阿丹、努哈、易卜拉欣、穆薩和穆罕默德並稱為安拉的六大使者。據載,他是純貞的處女麥爾彥之子,被稱為麥西哈·爾撒,安拉曾賜予他《引支勒》經典,以印證在此之前曾賞賜先知穆薩的《討拉特》經典,並奉命傳播基督教,「教化以色列的後裔」(3:45~49,5:46)。

1簡要概述

他在傳教過程中受安拉啟示和佑助,曾顯示過若干奇迹,如「醫治天然盲、大麻風,又能使死者復活」,能使泥制的鳥狀物通過吹氣而飛動(3:49;5:110);曾預言「在他之後誕生的使者名叫艾哈默德」,即先知穆罕默德(61:6);曾應門徒們的請求而祈禱安拉降賜筵席(5:112~115)等。其門徒都確信安拉、經典和使者(3:52~53),在他們的協助下,爾撒的宣傳收到良好的效果,信仰安拉的人與日俱增,卻遭到某些猶太教徒的忌恨,他們陰謀策劃,暗尋殺機,想根除爾撒及其信徒。在他被門徒掩護秘密轉移后,歹徒們四處查訪搜捕。但爾撒的隊伍里出現叛徒,向敵人告密並出賣他,歹徒們殺死和俘虜不少人。結果,被誤認為是爾撒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傢伙,並非爾撒,卻是告密的叛徒猶大。關於爾撒之死,據《古蘭經》記載,揚言「已殺死麥爾彥之子麥西哈·爾撒」的人,實際上並「沒有殺死他,也沒有把他釘死在十字架上,但他們不明白這件事的真相。為爾撒而爭論的人,對於他的被殺害,確是在迷惑之中。他們對於這件事,毫無認識,不過根據猜想罷了。他們沒能確實地殺死他」(4:157)。又一段記載是:「當時,真主對爾撒說:『我必定要使你壽終,要把你擢升到我那裡,要為你滌清不通道者的誣衊,要使信仰你的人,在不信仰你的人之上,直到復活日。」(3:55)表明爾撒也像一般使者和凡人一樣有生有死,並非永生不滅。有人認為爾撒即《聖經》中的耶穌(Jesus),穆斯林經學家一致認為:爾撒決不是主,更非安拉之子,他並未被殺死,也沒有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他像歷代的先知一樣,是安拉的僕人和使者,任何人都不能同獨一的至高無上的安拉並列。穆斯林經學家認為,在「新約」中,這個人物形象已被篡改歪曲,而且面目全非,故決不能把耶穌與《古蘭經》中的爾撒等量齊觀。有70多段《聖訓》記載:爾撒在臨近世界末日是在大馬士革下凡,做穆斯林的領袖,繼承穆罕默德的位置,以《古蘭經》為主導,傳播伊斯蘭教,統一萬教。

2幼年的爾撒

一天,隱居在聖堂里的麥爾彥(瑪利亞)像往常一樣正在像真主祈禱,突然心裡一陣驚悸,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向她襲來。這時,在她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天使。雖然天使裝出與常人一樣的神態,以消除她的不安,但麥爾彥還是想逃跑,她祈求真主保護她,因為她認為他要侵害她這個貞潔忠誠的少女。最後,天使還是消除了她的恐懼,使她安靜下來。天使對她說:「我是你主的使者,我要給你一個出類拔萃的兒子」。
爾撒
一股愁雲籠罩在麥爾彥的心頭,她茫然不知所措。但緊張和疑懼並沒有使她張口結舌。她鼓起勇氣,打破沉默說道:「任何人沒有接觸過我,我又不是失節的女人,怎麼會有孩子?」
天使說:「事實是這樣的,主說這對我是輕而易舉的。我們要把這件事作為給世人的一個跡象,是來自真主的恩惠,這是命中注定的。」天使說完就就消失了。
麥爾彥心神不定地坐在那裡,回想著剛才聽到的話,不寒而慄。這無疑是因為她想到人們一定會說,一個沒有丈夫的少女懷孕了。想到這裡,更惴惴不安起來。她深知人們一定會產生懷疑和不信任。所以她變得更加孤獨。恐懼和憂愁一直纏繞著她。她時刻在想著這個隱藏在內心裡的可怕的秘密。
幾個月過去了,這段時間,內心的痛苦和邪念從未離開過她。她不思飲食,獨自一人苦悶地打發著時間。她喪魂失魄,不聽任何人的勸說。
心情鬱悶的姑娘來到了她的故鄉——拿撒勒(在巴勒斯坦加利利境內,相傳為爾撒的誕生地。——譯者)她住在一間農舍里,遠離歡笑和快樂。也許她已把這間房子當作了她與世隔絕的天堂,在這裡她裝作勞累不堪,不與人們接觸,躲著他們的視線,保守著自己的秘密,免得被人知道而議論紛紛。但隨著時光流逝,她的心情越來越不好,因為她極力隱藏的秘密終究要暴露,她所掩蓋的東西總會被人知道。
主啊!命運將把她推到哪裡?黑夜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麼呢?她出自天地結合的家庭,父親不曾作惡,母親也不放蕩,那人們又為什麼懷疑她不貞呢?面對人們的指責、譏諷,她該怎麼辦呢?她害怕極了。也許人們會說她已失掉了一個女孩竭力維護的最寶貴的東西。他們議論紛紛說她破壞了家庭的尊嚴,玷污了家庭的榮譽。這是相當嚴重的事情。儘管她清白無辜,心地純潔,沒有任何過失,但這一切也許已發生或將要發生。
她忐忑不安,但只好服從真主的安排,聽候命運的擺布。
無疑,對真主的崇敬和終日祈禱定將減輕她的痛楚。她的心情開始好轉,逐漸舒暢,因為天使已告訴她,將要誕生的孩子在襁褓之中就能說話,這難道不足以消除人們的猜疑,從而證明她是清白的嗎?這正是她夢寐以求的理想。
她已感到產前的痛苦,分娩的時刻到了。她離開村莊,來到一棵乾枯的棗椰樹旁。她疼痛難忍,只好依在樹旁。她孤獨一人,既沒有人解除她的痛苦,也沒有人幫她接生,純潔的少女在忍受著分娩的痛苦。在這浩瀚的蒼穹之下,她生了一個男孩。
孤寂使她難過,成熟的果實則刺著她的心靈。看著這個剛出生的孩子,她悲傷、鬱悶,她多麼希望自己成為沒結婚的母親以前就離開這個世界,而進入墳墓啊!她嘆息道:「讓我在當母親之前就死去,被人們遺忘多好!」
現在孩子已降生,她不知該怎麼辦,她迷惑,她惆悵,她焦急,她憤恨。正在這時,突然一個聲音在她耳邊絮回,驅散了她心頭的恐懼,抹去了她臉上的淚珠。聲音從她腳下傳來,說道:「不要憂愁,主已在你腳下挖成一條小溪,溪水在這塊不毛之地潺潺流動。你向自己的方向搖動樹榦,一顆新鮮的熟棗就落在你旁邊,你吃上一點就會恢復元氣,渾身舒服。你已見過真主能使枯樹變綠,荒涼乾涸的土地上溪水奔流。」
很清楚,這個奇迹有力的證明了她是純潔的,同時也回擊了人們的譏諷和非難。但是除此以外,她還需要回答那些誹謗性的提問。這些人必然會在村裡議論紛紛。因此,她心頭的愁雲依舊沒有消除。
似乎真主已向孩子講明了他母親不安的原因,向他揭示了她內心的秘密。只要他講話就能證明她的清白。於是他對她說:「你逢人就說我為了真主而齋戒,不對任何人說話。」
麥爾彥心情安定下來,精神振作起來,帶著孩子回到了村裡。消息很快傳開,人們對她議論紛紛。有的指責她,有的痛斥她,還有的人又重提起她家的尊嚴和榮譽。她們說:「麥爾彥呀!你作了孽,你的雙親可不是姦夫淫婦啊!」
麥爾彥嘴唇一動不動,沉默不語,不同他們爭辯。她只是說:「為了真主,我已齋戒,我決不回答任何問題。如果你們想了解事情的真象,就問他吧。」麥爾彥指了指孩子。眾人驚奇萬分,諷刺的說:「我們怎麼能同一個剛生下來的孩子說話呢?」
但是,真主能使嬰兒說話,能使還不健全的小舌頭髮出聲音,能使連奶頭都找不到也不會吮吸的嘴唇靈活自如。孩子咬字清晰地講話了。不過他並沒有涉及對她母親的指責,也沒有批駁對他母親貞潔的誣衊。他只是說:「我是主的奴僕,主要把經典賞賜給我,使我成為先知。我無論到哪裡,都有福音,同時要我活著就要謹守拜功(穆斯林需面向天房祈禱,每次禮拜有立站、讚頌、鞠躬、叩頭、跪坐等動作,每日有晨、晌、哺、昏、宵五次拜。——譯者),完納天課(宗教課稅,用作救濟。——譯者),孝順母親,主不讓我成為罪惡的不義者,不論是我降生的時候,還是我死去的時候或者在我復活的時候,真主都祝我平安。」
除此以外難道還需要什麼證據去揭穿他們的謊言嗎?在爾撒還在母親懷裡的時候,主就告訴他哲理,讓他去預卜未來,這奇迹表明了麥爾彥純潔無瑕。因為在她這個年齡能使他通曉哲理,當然能造出象他這樣沒有父親的孩子。他的一句話,使眾人立刻停止了議論和誹謗。
這個聲音使眾人目瞪口呆,這個奇迹使他們張口結舌。這個吃奶的嬰兒講話的消息很快在村子里傳開,家喻戶曉,成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話資料。他們崇拜這個剛出生的嬰兒,消除了對他母親貞潔的猜疑。人們明白,這個孩子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孩子,他將大有作為。
不要以為所有的人都相信這些,因為他們在任何事情上都不可能完全一致。有的人認為這是神話,也有的認為是麥爾彥周圍的人編造出來的故事,用以證明她的貞潔,遮蓋她的不軌行為,堵住人們的嘴。當然,持這種懷疑看法的人是少數。由於無知,他們不相信事實,真憑實據也沒能驅散他們頭腦中的謬誤。他們不相信天地之主憑口說即可造人,不相信主能改天換地。
由於這些人的品質不好,所以不值得她理睬,對他們的言談和看法,也不屑一顧。他們可能是懷有某種仇恨和偏見,因而他們心不明眼不亮。對這群狂妄之徒,麥爾彥根本不放在眼中。她心情坦然地住在村裡,認真照料和撫育孩子。她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她明白,主將關懷和照顧孩子,以便讓他完成使命。

3爾撒的預言

爾撒雖然象其他孩子一樣在成長,漸漸成了青年,但他的品德和才華卻與眾不同,預言的天賦已漸顯露。當和同年齡的孩子一起玩耍時,他能猜出他們吃了些什麼和他們家裡都有些什麼東西;當到村裡學堂去上課時,他也與眾不同,他貪婪的聽著老師講的每一個字,能知道老師將要講些什麼和提什麼問題,儘管老師的話還沒出口。
爾撒和他的母親回到聖堂時,他剛剛十二歲。可他對各式各樣的人並不感到陌生、好奇、各種迷人的場景對他也沒有多少吸引力,對那種虛假的文明他不屑一顧。按說在他這樣年齡,正是醉心遊戲的時候,可是他都視而不見,而是沉浸在知識的海洋里,他在吸吮著,暢飲著知識的泉水。他從未間斷學業,一直認真聆聽那些被人們看作學者的奇妙而動聽的講演。
爾撒也和其他人一樣,常去聽占卜者的說教,他仔細地聽他們的意見和預卜。他發現不少人對占卜者的話信以為真。當占卜者開始說話時,他們一動不動,似乎連呼吸也停止了。就在這時,爾撒常常突然站出來,向占卜者發問,他用銳利的真理之劍發起了挑戰。但有人卻責難這種勇敢行為。那些學者被他搞得窘態百出,於是他們就更加千方百計非難他。因為在這以前從未有人敢同他們爭辯,或者敢於懷疑他們的言論。
對這些,爾撒毫不在意,他的提問仍象雨點似的向他們襲去。他忘掉了一切,既沒想到吃,也沒想到喝。一天,他母親等他歸來,可是一直不見人影。她四處尋找,找遍了他可能去的所有地方,也未找到。她只好失望而歸。其間她感到疲勞時,曾以為爾撒或許已同鄰居回去了,也許村裡什麼人把他帶回去了。回到了村裡,她到處打聽,得不到回答。回到聖堂后,她反覆考慮,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次,考慮了一切可能的情形。她猛然發現爾撒正同學者們激烈地討論和爭辯著。對此,麥爾彥頗為吃驚、不安。她召呼他快回來,指責他為何長時間不回家,責怪他由於他的緣故使她到處奔走,搞得精疲力竭。爾撒對母親說,他長時間不在母親身邊是因為被辯論吸引了。
後來爾撒同母親一起回到了他的出生地拿撒勒。
爾撒三十歲時,開始擔負真主的使命,發布真主默示的預言,對真主的教誨無限忠實誠篤。不久,他從主那裡得到了一本《引支勒》,隨後就在人間傳播真主的教誨,號召人們跟隨他。他反對猶太人,抵制他們的謬誤,因為他們離開了正確的道路,歪曲了真主的經典,一味追求金錢,雖然窮人衣不蔽體,鍋中無米,父老在呻吟,但他們還是鼓動人們去寺院供許願,以便使大量的金子都流入他們的腰包。
有一部分猶太人不承認復活,而信奉末日,他們以清算和嚴懲騙人。還有一部分生活墮落,道德低下,迷戀淫蕩,他們作了壞事,又不想讓人知道,其目的是為了掠奪人們的錢財,使人們陷入他們的魔爪。
這就是爾撒這顆永不隕落的星辰出現時的情況。真主派遣爾撒來到人世就是為了幫助人們棄暗投明,引導他們走向正道,為他們敲開光明之門。他還試圖把他們從深谷里拉上來,脫離泥潭。
宗教頭人感到一股潮流正在衝擊著他們,危險已步步臨近。這股潮流就是爾撒對他們的慾火和淫蕩的譴責,對他們貪財和邪念的抨擊。他揭穿了秘密,向人們披露了他們的可恥行徑。而他們也狼狽為奸,處處與爾撒為敵。 
爾撒對他們的作法未加註意,他們的行為也沒能擋住爾撒前進的步伐。他堅持真理,教人誠實。他走村串鄉,揭露他們的謊言,批駁他們的謬論。當他們要求爾撒拿出他執行真主使命的證據,以說明他預言的真實性時,真主以輝煌的奇迹支持了他,用明白無誤的跡象證明了他的使命。他用泥做了一隻鳥,朝它吹氣,遵從真主的允諾,它真成了活鳥。根據真主的意志,他使盲人重見光明,殭屍起死回生。
毋庸置疑,如果沒有真主的支持和幫助,這些是絕對辦不到的。但是那些宗教頭人仍橫行霸道,為非作歹。儘管爾撒拿出了證據他們卻說這些不過是魔術而已。
爾撒的召喚在那些尚未被世俗的虛假所迷惑的人們中間引起了共鳴,在那些不貪婪的人當中找到了知音。爾撒出於赤誠的信仰決定向那些宗教頭人發動強大的攻勢,一定要摧毀他們的巢穴和堡壘。爾撒回到聖堂,選定他們聚會的節日,向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宣傳他的主張。那天,人們緊緊地簇擁著他,心扉被他的話語打開了。日久天長,爾撒的支持者增多了,追隨者到處可見。
占卜者們惱羞成怒,企圖加害爾撒,但他們無能為力,沒能傷他一根毫毛,因為真主一直在保護他。天外有天,真主是最機敏聰慧的。

4聖餐

爾撒走遍了城市和鄉村。他宣傳真主的教義,把他的使命告訴人們。他要毀掉黑暗的城堡,要根除多神論者的象徵。他的追隨者支持他,既分享他的歡樂,也解除他的憂愁,與他同甘共苦。他們保護爾撒不受監視者的傷害。爾撒來自親戚朋友很少的家庭,宗族的親緣關係早巳熄滅,因為這種關係將會影響對敵人的回擊和對不義者的反抗。正如舒埃布族人對他們的先知所說的那樣:「舒埃布啊!你的話有很多我們不能理解。我們確實認為你是我們中間的一個弱者。假如不是為你家族的名譽,我們非辱罵你不可。對我們來說,你並不高貴。
他們在一個村子住幾天,然後,又到另外一個村子住些日子。就這樣,他們走村串鄉,最後來到一片浩瀚的沙漠。這裡寸草不生,一片荒涼。他們又渴又餓,又累又困。可這裡既沒水源也沒有食物。他們坐在一起商議對策,試圖找到一個戰勝困難,解決問題的辦法,以便從眼前大自然的困境中解脫出來。當時爾撒鼓勵他們,使他們充滿希望,堅定了決心,減輕了痛苦。爾撒給他們闡明了他們不清楚的問題,解釋了他們不明白的事情。
這些爾撒的信徒,雖然承認他的使命,願意為之奮鬥,相信他的預言,並團結在他的周圍,但信仰仍需進一步加強和鞏固。此時這種需要更為迫切。他們向爾撒表明了他們內心的想法,說道:「爾撒,你的主能不能從天上給我們降一桌美餐?」
他們這樣講並非懷疑真主的能力,或是不信爾撒的預言,因為他們早己信仰真主和他的使者,他們不屬於那些不信真主的人。所以,他們對爾撒說:「請相信我們,我們是穆斯林,我們已將一切都託付給你了。」
他們內心並沒有什麼疑惑。他們那樣說同過去易卜拉欣乞求真主的情景一樣。那時易卜拉欣曾說:「主啊!讓我看看如何使人起死回生!」主說:「你難道不相信?」易卜拉欣回答說:「不,我為了使自己更堅定。」爾撒感到震掠,他擔心這種要求的後果。他說:「既然你們是虔誠的信徒,那要小心謹慎,不要提這類有關奇迹的要求,否則你們將遭到災難,成為作壞事的開端。難道你們還不放心,還沒消除疑慮嗎?你們已親眼看到真主在我身上體現的一切,瞎子已重見光明,死人已復活,為什麼還要犯這樣的罪,為何還要提這樣的要求呢?你們親眼目睹了這些,難道還不完全相信,仍然懷疑嗎?如果你們真是虔誠的,那就不要固執,快拋棄猜疑吧?」
他們勸爾撒平靜下來,不要激動。然後向他講清了事情的真象。他們說:「我們的信仰堅定不移,我們是忠誠的穆斯林,我們相信體現在你身上的一切,相信你的預言和號召,不懷疑你的使命。我們之所以選擇這種方式,建議出現奇迹,是因為這大有好處,我們可以飽餐一頓。你難道沒看到我們已斷糧,飢腸轆轆嗎?」他們接著又說:「我們當然已看到不少證明了真主能力的例子,因而信仰他,相信他委派你的使命,但如果你能再創造一次奇迹,不是使我們心裡更加誠服,信念更加堅定嗎?
「你知道,我們堅信你的奇迹將解除人們的心病,根除他們的懷疑。在這以前,你的預言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我們因此相信了你的號召,我們決不會懷疑和動搖。我們要求一次聖餐,是為了使證據更加清晰可見,心裡更踏實,信仰更堅定。」
「我們知道,你已從真主那裡得到了啟示,他是支持你的,給你的恩賜是豐富的。但是你過去的奇迹都發生在大地上,而我們這次要求神跡來自天上。這樣,我們就會親眼看到比過去更加偉大、奇特的東西。如果你能作到的話,我們現身說法,廣為宣傳,這樣,你的追隨者會更多,信仰你的人將與日俱增。」
爾撒看他們一再堅持自己的要求,而且又一再表白並不是由於懷疑才提出問題。知道他們並非出於惡意。於是爾撒說:「天地的萬能之主啊!萬物的主宰呀!從天上給我們降一桌聖餐吧,我們將把這一奇迹作為節日來紀念。你是普施之主,給我們以生計吧!」
真主同意了爾撒的祈求和禱告,說道:「我給你們送去聖餐,以增強他們對你的信仰。但是你們應明白,這個奇迹要求你們一定要朝拜,如果有誰違犯了,將遭到我的嚴厲懲罰。」
真主從天上給他們降下了一桌美餐。爾撒擔心他們看見之後會沉湎其中,於是懇求真主使其成為對他們的恩惠和憐憫,乞求真主給他們指出信仰的正確道路。爾撒對他們說:「這就是真主給你們的聖餐,隨意吃吧!你們應感謝真主,這是他的恩典。」
他們隨意吃了起來,對此感到心滿意足。他們大談這個令人目眩的奇迹,信仰更堅定了。

5爾撒的結局

爾撒對自己的使命一直忠心耿耿。從不怠慢。他反對猶太人那種為了生活的寬裕而掠奪巨額金錢的作法,譏笑他們對法典的虛假的崇拜,指責他們抹煞宗教信條、離經叛道,同時指出,他們的行為不符合真主對他們的召喚。猶太人向爾撒發起了猛烈的攻擊,但爾撒並沒有屈服於他們的壓力。
儘管證據戰勝了他們的心靈,奇迹使他們目蹬口呆,真理之光壓倒了他們的借口。雖然他們找不到反對爾撒的方法和途徑,但他們仍不甘心,千方百計地欺騙他。他們擔心的是自己的國家被消滅,權力的基礎被摧毀。儘管爾撒遭到猶太人強烈的反對,但他的追隨者還是越來越多。不過,他們大都出身低下,而且沒有文化。
猶太人企圖削弱爾撒的號召力,減少他對人們的影響,可他們並沒有如願,因為爾撒象運轉的天體,像流星,他祈禱的聲音響徹四方,他走到哪裡,譴責猶太人的聲音就傳到哪裡。
爾撒批判了猶太人的夢想,駁斥了他們的信條。他們恨他,但對他無可奈何。他們曾把他描繪成是聚眾鬧事、貪圖王位的人,企圖以此來反對他,搞掉他。
爾撒雖沒有保護自己的親屬和部族,但他並不懼怕猶太人惡魔的攻擊。因為真主在保護他,支持他。真主清除了爾撒周圍的不通道者,保佑他擺脫那些不虔誠的信徒。並允許他將計就計,挫敗他們的詭計。
猶太人對眾叛親離感到恐懼。他們認為,爾撒是禍患的根源。雖然爾撒相信《引支勒》可他的支持者可能要鬧事造反。但是,猶太人自己又如何呢?他們早已背叛了真主,把人們推向地獄。他們不相信真主的教義,而一味追求金錢、權力和榮華富貴。
對爾撒的攻擊沒有奏效,而爾撒的召喚卻成為一股不可抗拒的潮流。猶太人派出密探四處活動,給爾撒布下敵視的羅網,對他進行惡毒的攻擊。他們說他是男巫,他的奇迹是魔鬼的妖術,他和他們不一樣,他沒有在星期六——他們的節日,崇拜日——停止工作。他已遠離他們的宗教,不信他們的先知。
但這並沒有減弱爾撒的聲音,也沒有動搖他的意志。相反,他更堅持不懈地宣傳,繼續執行他的使命。猶太人把爾撒的每一句話都看作是利箭,他們認為,就是他的低聲細語也會產生回聲。他們議論不休,人心渙散,因為他們害怕財源枯竭,生計斷絕。於是他們改變方法,想釜底抽薪,挖根斷莖,害死爾撒,使人們不再圍攻他們,威脅他們的權力。
當他們準備要殺害安排他們命運的先知時,他們對真主的教誨是多麼無知,離開安拉的道路是何等遙遠啊!爾撒有什麼罪?他不過召喚他們要遵循真主的規定,遠離罪惡。爾撒有什麼錯?他只不過是教給他們信仰的真正含義,要他們身體力行。
他們一心要殺死爾撒,可又不知道他在哪裡。即使有時找到他,但他們也早已疲憊不堪,無能為力,只能失望而歸。後來他們又用甜言蜜語欺騙人們,向他們所能接觸的人兜售謊言,散布流言,甚至出錢收買告密者密告爾撒的行蹤,更不惜藉助頭人的勢力達到他們的目的。他們說,爾撒將要毀掉帝王的寶座,破壞帝王的權力。
一些宗教人士聚在聖堂研究爾撒的問題。他們期望親自向他報仇,以解心頭之恨。但研究了半天,仍無計可施,他們悲觀、失望,害怕國家衰敗,人民背棄他們。正當他們憂心仲仲,愁容滿面時,爾撒的一個門徒大模大樣地來到門衛面前,很機密的說:「我有事要向與會的人講。」這個人進去后,與會者高興的接待了他,問他有什麼事要說?他說,有要事相告,此事能使他們安靜,消除他們的恐懼和不安。這就是爾撒已遠離了他們的教義,攻擊了現行制度。最討厭的是,他得到人們擁護和支持。這個門徒謹慎而不安地表示,他願意為他們帶路去找爾撒,幫助他們去掉沮喪的根源,擺脫紛亂不寧的生活。他的話剛完,那些人如釋重負,高興萬分。他們祝願他,而他也得意洋洋。他們的感謝和恭維,使他心花怒放,忌恨和不快消失殆盡。
他們把這個門徒帶到了國王面前,把事情敘述了一番。國王調兵遣將去捉拿爾撒。當時爾撒已知道他們不懷好意要集中力量暗算他,同時還派人四處打探他的消息。這樣,爾撒只好輾轉迂迴;時出時隱,堅持宣傳他的主張,執行他的使命,號召信仰真主,拋棄邪惡。他的門徒始終追隨他的左右,沒人拋棄他。
一天,爾撒和他的門徒來到一個果園裡,想在那裡過夜。他們以為已避開了敵人的視線,沒人發現他們的行蹤。但是這不過是他們自己的想法。夜幕剛剛低垂,尋找他們的人就來到了這裡,發現了他們的隱避處。爾撒和他的弟子們被包圍了。
這些弟子們看到自己將要被俘,紛紛丟下爾撒逃之夭夭。至於爾撒,真主並沒有把他交給敵人。因為他一直努力傳播他的教義,所以真主支持他,為他創造了奇迹,並許諾要幫助他戰勝仇敵,逃出陷阱。在這關鍵時刻,真主顯示了他的力量,向爾撒伸出了關心之手,使他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了。在追捕者面前出現了一個同爾撒神似的人;他們以為這個人就是爾撒,於是撲將過去,扭住了他的領口。那人驚恐萬狀,嚇得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揮身戰慄無法講清事實真相,也無力自衛,結果,被捉住了。毫不奇怪,他們在衝動時是從不調查和詢問真情的,他們匆忙、急躁,滿足於那些似是而非的東西。那個人就是為他們帶路的葉胡扎(即聖經故事中的猶大——譯者。),真主將計就計,懲罰了他的叛逆行為。
那群人把葉胡扎押到一個廣場,在一片嘈雜的歡呼聲中把他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聲稱,爾撒巳被他們處死。他們沒有殺死爾撒,也沒有把他釘在十字架上,但他們不明白事情真相。對此事的看法有分歧的人,也都表示懷疑。他們沒有根據,不過是想當然罷了。爾撒並沒有被殺死,真主招他擢升到他那裡,因為他是萬能的,是至明的。
(林 松) [1-2]
《古蘭經故事》
上一篇[次氯酸]    下一篇 [無機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