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牌坊下的女人

標籤:牌坊下的女人

中國大陸電視劇《牌坊下的女人》圍繞著貞節牌坊,講述了民國時期青河鎮佟、季兩個封建大家庭中六個女人與命運頑強抗爭的故事,妯娌之間、姑嫂之間、主僕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為情為利的爭鬥,串起了一幕幕動人的悲歡離合。

1劇情簡介

民國六年,在地處偏遠的江南清河鎮,號稱「佟半朝」的佟家和「暴發戶」季家本就勢不兩立,而季寡母守得了由前朝當紅太監單公公假借聖諭頒發的貞節牌坊,風光一時。佟家族長佟善群便要自家女人也守回個貞節牌坊、烈女碑來,以彰顯門庭,致使三個無辜女人陷入了愛不能愛、恨不能恨的人間地獄。
牌坊下的女人

  牌坊下的女人

青河鎮的大戶,善余堂藥鋪的老闆佟善群,一直有塊心病,長久以來一直和他明爭暗鬥的鎮上另一大戶季海青那守寡多年的老娘,已為季家爭得了鎮上的第一座受旌表的貞節牌坊,受到鎮上的街坊鄰居的好生羨慕,這令佟善群的心中極為不快。
佟善群把為家族贏得貞節牌坊的希望寄於守寡多年的弟媳其貞的身上。殊不知,人慈面善的佟善群實際上是個偽君子,自從弟弟病逝后八年來,他一直在暗地下和弟媳其貞私通。
為了讓弟媳其貞能安心地替佟家爭得一座貞節牌坊,佟善群不顧弟媳的苦苦挽留,不惜恩斷義絕。

牌坊下的女人 劇照

牌坊下的女人 劇照
佟家在青河鎮看上去是家大業大,風光體面,富貴顯赫,內里卻極不安寧。佟善群的二太太徐鳳琴出身低微,是佟善群從妓院里把她娶回家的,所以,鳳琴一直認為自己在家中沒有地位,整天胡攪蠻纏的,不是找大太太素蓉的茬,就是看弟媳其貞礙眼。就連她剛滿九歲的親生兒子佟喜才迎娶進門的「大」媳婦方瑾,更是受盡了她的虐待和折磨。
剛剛18歲的大姑娘方瑾,為了家中病重的父親,為了弟妹們能有口飯吃,不再受苦,只有和自己的心上人高立天斬斷情絲,嫁給了只有九歲的小丈夫佟喜。
牌坊下的女人
這時的青河鎮表面上風平浪靜,實則暗地裡動湯不安,空氣中充滿了火藥味,似乎一觸即發。
佟善群為了搶奪藥材市場,準備自組馬隊,他暗下里聯絡季海青的馬隊隊長高立天。而高立天則為了接近方瑾,照顧方瑾,更好地保護方瑾,讓方瑾少受婆婆---小丈夫佟喜媽媽的虐待,不惜背負著罵名,離開了把他養育成人的季海青。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佟善群的女兒佟慶帶著丈夫黃平昭回到了青河鎮。佟慶雖生為女子,但生性豪爽,又受過西洋風的熏陶,她一直看不起自己的窩囊廢丈夫黃平昭,她愛上了高立天,認為只有高立天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男子漢。她絲毫不理會市俗的眼光,瘋狂地追求著高立天。

海報

海報
由於家中老父病重,方瑾回家探望父親,佟喜也鬧著要去。夜裡,高立天私會方瑾,苦勸方瑾與其私奔,被佟喜發現時,喜受到了驚嚇,一病不起。不久,即夭折了。這時,佟家又多了一個守寡的女人-方瑾。偽善的佟善群打算逼方瑾自殺為佟喜陪葬,這樣也好為佟家得到一座他夢寐以求的牌坊,陰險的二姨太徐鳳琴,一想到兒子佟喜這麼小就死了,氣就不打一處來,積極地附和佟善群的主張。不料,方瑾卻被一心向佛的大太太素蓉暗中差人解救了下來。於是,佟老爺和二姨太又想出一招,讓其貞和方瑾二個寡婦離開大宅院,獨自住進郊外的一個小院落守貞堂里,讓她們互相監視,恪守貞操。其貞心中怨恨佟老爺的無情,暗中和管家佟守成私通懷孕,卻謊稱是佟老爺的孩子,佟老爺大驚失色。
方瑾和高立天在其貞的幫助下乘夜深私奔,卻被素來不和的季海青繼子宋少川壞事。佟慶這時已知高立天愛的人是方瑾,卻毅然挺身而出,謊稱是她與高立天私奔,攬下了原來欲加在方瑾身上的淫婦的罪名。
牌坊下的女人
經過了種種家庭變故,大太太素蓉服毒自殺,二太太鳳琴瘋了。當得知其貞所生之子乃管家佟守成之出,佟老爺再也承受不了這一切的一切,精神失常了。但是弟媳其貞依然愛著曾經傷她很深的佟善群,陪在他的身邊。
佟家自始至終沒有得到一座貞節牌坊。其貞、方瑾、佟慶,這三個女子重新開始了新的生活。

2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26集
  • 27集
  • 28集
  • 29集
  • 30集
  • 31集
  • 32集
  • 33集
  • 34集
  • 35集
  • 第1集
       青河鎮上季家的老娘苦守幾十年獲得了鎮上第一座貞節牌坊,頓時成為鎮上的熱門話題,季家男主人季海青感到無比榮耀並且大擺酒席慶祝,殊不知老娘心裡的苦悶和痛苦。另一邊,青河鎮名門望族佟家男主人佟善群,眼紅且妒忌這座貞潔牌坊,於是表面上前來祝賀,實則挖苦、羞辱老娘,引起了佟、季二人的打鬥,更是掀開兩家明爭暗鬥的序幕。在佟家二姨娘徐鳳琴的唆使下,佟善群決定佟家也一定要守出一座貞潔牌坊!
      在熱鬧的旌表揭牌慶典上,季家馬隊負責人高立天發現刺客,不顧自己安危為前來頒發旌表的前朝公公,更是當今鼎貴的單福安擋了一槍,單福安感激不盡並與高立天結拜,從此二人以兄弟相稱。
  • 第2集
       徐鳳琴提議讓佟善群的弟媳婦何其貞守牌坊,她卻不知道原來佟善群與何其貞已經私通了八年,但是自私偽善的佟善群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只想到佟家也要得到一座牌坊,不惜犧牲何其貞,而何其貞以為可以跟大哥保持和以前一樣的狀態,並且可以幫他完成心愿,便答應了。
      高立天將單福安給他的翡翠扳指送給了青梅竹馬的戀人方瑾,並告訴她要找媒婆去方家提親,方瑾開心不已,卻沒料到陰錯陽差的答應了佟家找的媒婆上門的提親。方瑾知道許錯人家后,本想力爭和高立天在一起,但無奈父親病重,弟妹又年幼,需要得到佟家財力上的支持,只能向現實低頭,答應嫁進佟家,嫁給只有九歲的佟家獨子佟喜做童養媳,從此方瑾與高立天的命運陷入絕境、二人的愛情越發艱難。
  • 第3集
       佟善群繼續扮演大善人的角色,在兒子成親當天還堅持義診,引得鎮民的愛戴。高立天假裝看病,上門與佟善群接觸后發現此人思想陳舊,打心眼裡瞧不起女人,覺得方瑾在佟家一定會受苦,決心帶方瑾私奔。當二人滿懷希望逃到江邊,卻因為雨太大又沒有船夫而無法渡江,善良懦弱的方瑾又一次向現實低頭,坐回花轎被抬到了佟家。
      不料花轎剛落地,佟喜卻頭破血流的被管家佟守成抱了回來,原來是因為與小朋友玩鬧被重物砸傷,昏迷不醒。徐鳳琴怒打方瑾,認為她是掃把星,立天看到后心疼不已,勸方瑾的父母將方瑾接回家,善良單純的方瑾認為因自己私奔誤了吉時,而造成了佟喜的受傷,竟然決定留在佟家,眾人驚愕。
  • 第4集
       方瑾在佟喜房外跪求老天讓佟喜能醒來,期間何其貞出現給予安慰和希望,一夜過去,佟喜醒了,方瑾暫時逃過一劫,因體力不支昏倒。佟善群為了跟季家攀比而決定補辦婚宴酒席,徐鳳琴的威脅讓方瑾更加見識到她的喜怒無常,對自己未來的生活,方瑾感到惴惴不安。
      佟善群的女兒佟慶留洋回國,在未婚夫黃平昭的陪同下回到青河鎮參加弟弟的婚宴,因為要甩掉自己不喜歡的未婚夫騎走了高立天的馬,就這樣二人相識了,高立天毫不掩飾自己對佟家的厭惡,而反叛的佟慶故意不透露自己的身份,並且看上了俊朗正義的高立天,覺得他比父親為自己選的未婚夫強多了,從此便纏上了他,誓要讓他成為自己的愛人。
  • 第5集
       徐鳳琴又找茬毆打方瑾,沒想到富有正義感的佟慶站出來幫助方瑾,從而與鳳琴結下了梁子。佟慶鍾情高立天,立天雖然知道這樣做不好,但是不得不利用佟慶來了解佟家發生的事情,了解方瑾的情況,不知情的佟慶甘願為了立天而想盡辦法留在青河鎮。
      此時佟善群意識到長年依靠季家馬隊為自己的藥鋪送貨,貨捏在別人手上簡直猶如芒刺在背,他想要組織佟家自己的馬隊,斷了季家的財路,也好出口氣,他想到可以利用高立天的能力和經驗,於是想把他籠絡到自己門下,從而引起了海青的誤會。姚向雲是個女中豪傑,追隨季海青十多年,她與海青有兒女私情且一直沒奢望名分,更是協助季海青打下了一片江山,可是她的兒子宋少川不滿意自己只是個「拖油瓶」,一心想成為季海青的養子,成為名正言順的「季」少川。
  • 第6集
       佟善群使計將黃平昭支回了省城,並想利用女兒佟慶將高立天拉攏到自己門下,佟慶為了自己所愛,也為了證明女兒不比兒子差,更為了替娘爭口氣,不遺餘力的把高立天帶回家作客。高立天進了佟家,拒絕了佟善群的籠絡,並且目睹了方瑾在佟家的悲慘生活,他通過方瑾的妹妹傳信,要跟方瑾見上一面。
      方瑾也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立天,想要回娘家找機會與他見面,但是鳳琴一定要她帶佟喜一起回去才答應,方瑾無奈答應了。鳳琴受人挑唆,想跟去方瑾娘家發發威,遭到所有人反對,卻只有其貞一個人幫她說話,最終鳳琴如願以償。另一邊,這對小情人在大雨中的亭子里見面互訴衷腸,沒想到佟喜半夜醒來找了過來,並目睹了二人相擁的情景,轉身就跑並揚言要告訴父母,方瑾和立天連忙追趕,在追逐中佟喜出了意外。
  • 第7集
       就在佟喜出事當晚,其貞進了鳳琴的房,上了鳳琴的床,並與佟善群共度一夜,圓了自己的夫妻夢。清晨,鳳琴前呼後擁抱著昏迷的佟喜趕回來讓善群診治,慌忙之中方瑾看見其貞從鳳琴的房中出來,佟喜昏迷不醒,方瑾再次陷入了慌亂和自責之中,高立天因為方瑾回到佟家的決定而默默離開了青河。佟善群覺得是因為自己與弟媳婦的私情引起了天怒才會怪罪到獨子佟喜的身上,因而與其貞發生了爭吵。
      佟喜一直昏迷不醒,被帶到了廟裡收驚也沒有效果,眾人陪伴身邊,方瑾後悔不已,她覺得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佟喜就不會出事,她決定用自己的死換佟喜的生。方瑾上吊自盡的一幕被其貞看見,經過內心的掙扎,其貞救下了方瑾,而佟喜不治而死。
  • 第8集
       善群、鳳琴合謀要逼方瑾自盡,好為佟家帶來一座與貞潔牌坊一樣光宗耀祖的烈婦碑,方瑾太懦弱,認為是自己害死了佟喜,竟然同意以命償還。佟家大奶奶素蓉長年念經吃齋、菩薩心腸,她很後悔把方瑾娶進佟家,所以暗中派人救了她,並且苦口婆心說服善群讓方瑾活著和其貞一起守貞潔牌坊,總算保住了方瑾的命。鳳琴利用善群想要兒子的心理將他牢牢拴在身邊,善群就此疏遠了其貞,其貞委屈但無處傾訴。
      佟慶一路追到了省城客棧尋找立天,同時福安也來找立天並與佟慶打了照面,並以為她是立天的心上人,誰知黃平昭也聞訊找到了客棧,還出言氣走了單福安,平昭為了捍衛自己的愛情,拜託高立天拒絕佟慶的追求。高立天從季海青處得知佟家對方瑾的壓迫和威脅,心疼不已,暗暗決定一定要救出方瑾。
  • 第9集
       高立天回到了青河鎮,找到佟善群假意要進佟家幫助他組建馬隊,佟善群當然熱烈歡迎,為此立天遭到了宋少川的羞辱,為了救出自己的愛人,也為了自己的幸福,立天不顧馬隊兄弟們的誤會離開了季家搬到了佟家。其實這一切都是海青的計謀,他想讓立天帶走方瑾,好讓佟家出醜,更別想得到貞潔牌坊。
      佟慶要求管理馬隊、參與佟家事業遭到了善群的反對和鳳琴的諷刺,鳳琴還趾高氣昂的宣布自己又懷孕了,佟慶氣憤找其貞訴苦,她卻不知道其實其貞的內心更加痛苦,並險些暈倒。善群勉強前來探望,表面安慰卻不小心說出了心裡話,想與其貞了斷讓她離開佟家,這話深深刺激了其貞,她開始覺得八年的感情並不像自己想像中的那麼美好。
  • 第10集
       立天又與海青私下見面,海青催促他儘快與方瑾接觸並帶她離開佟家,立天態度堅定,但是方瑾卻覺得自己愧對佟喜,覺得自己不配過好日子,要用自己的後半輩子來彌補對佟喜的歉疚,她甘願忍受鳳琴對自己心理上和肉體上的雙重摺磨,也要留在佟家,立天痛惜、佟慶納悶,但都改變不了方瑾的決定。
      善群攜眾人拜謝祖宗時,鳳琴挑事說其貞沒來,不願意謝祖宗,善群這才發現其貞不在家中,他為了顧及顏面決定不找。其貞獨自離開是為了想引起善群注意,想讓他來尋找自己,沒想到找來的不是佟善群,而是管家佟守成。佟守成對這個貌美的佟家二奶奶垂涎已久,並且早已察覺她與老爺之間有不可告人的關係,他找到這個機會將其貞姦汙,並且認定其貞沒有膽量說出來,就算說出來了,佟善群為了面子也不會追究。
  • 第11集
       其貞終究沒有告訴善群這件事情,只是賭氣說要離開佟家,善群為了安撫其貞,也怕她再惹出什麼事端,決定讓素蓉跟其貞一起搬出去住,遭到了佟慶的強烈反對。佟慶向平昭和立天訴苦,立天提議可以讓方瑾跟其貞搬出去住,心想這樣可以有機會帶走方瑾,佟慶為了母親著想,也為了方瑾著想,便去說服了方瑾,讓她提出願意跟其貞搬出佟家。
      平昭發現立天竟然私下裡與季海青見面,在平昭的追問下,立天全盤托出自己的故事,平昭大吃一驚,他不齒佟善群的狠毒,也同情方瑾的處境,更為了自己能順利的娶到心愛的佟慶,於是答應幫助他們。在平昭的添油加醋和其貞的誤打誤撞之後,徐鳳琴答應了讓方瑾搬出去住。
  • 第12集
       其貞和方瑾搬到了佟守成精心找的宅子---「守貞堂」,佟善群當眾宣布二女搬到此地守節,要街坊鄰里多關注。方瑾本以為跟小嬸嬸生活在一起,不待在徐鳳琴身邊,可以活得輕鬆很多,沒想到新的難題出現了,佟善群暗示讓她盯住其貞,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要向自己彙報。其貞精明,自然懂得佟善群的用意,她悔、她恨,悔自己愛上的是偽善的佟善群、恨自己為什麼到現在還是愛他。佟慶留過學,接受過新思想,她認為方瑾太年輕,不應該把自己的一生耗費在佟家,勸方瑾離開,佟家由其貞來守牌坊,沒想到被其貞聽見了,她遷怒到方瑾身上,還不惜傷害自己,利用佟守成來刺激佟善群。
  • 第13集
       經過一段日子的相處,其貞漸漸感覺到方瑾與高立天的曖昧,於是告訴方瑾她倆是坐在一條船上的,別多問、別多看、別多管,日子自然太平。其貞本以為佟善群還是愛自己的,只是因為自己是守寡之身不能像以前一樣罷了,但是佟善群的上門又一次給了自己深深的打擊,也讓她感到了侮辱。方瑾雖感覺到其貞有異常,也覺得她喜怒無常很難理解,但善良的主瑾仍然用自己的真誠來對待其貞,二女的關係比之前緩和了許多。
      大奶奶素蓉可憐其貞沒有丈夫,一個人孤苦伶仃的,老了也沒有依靠,於是提議要其貞過繼個孩子過來陪在身邊,有個精神上的寄託,等孩子長大了也有個依靠,其貞不願意。另一邊,黃平昭也積極的協助立天保持與方瑾的聯繫,他通知方瑾立天會伺機帶她私奔,並鼓勵她要積極的爭取自己的幸福,沒想到被佟慶看在眼裡,她誤會平昭變心了,認為他是想要和方瑾私奔。
  • 第14集
       樹林里,立天向海青拜別,告訴他今晚便會帶方瑾離開青河鎮,沒想到被跟蹤來的少川聽了個一清二楚。守貞堂里,方瑾也在向其貞辭別,其貞雖不舍,仍然祝福她。佟宅里,佟慶逼平昭在休書上按了手印,她想成全平昭和方瑾,自己沒有意識到,其實她對平昭是有感情的,平昭更加是一頭霧水。
      守貞堂里,方瑾慌張的收拾著包袱,其貞前來安慰,並送上一隻金鐲子備用,告訴方瑾要記著,出去了就別再猶豫,不能腿軟,不要回頭,而佟慶的突然出現讓剛剛定心一些的方瑾又立刻緊張起來。佟宅里,立天向平昭交代馬隊跑貨的有關事宜,平昭也鼓勵和祝福立天二人,但單福安的突然出現讓二人措手不及。季宅里,少川要求母親作偽證協助自己,向雲有種不詳的預感。
  • 第15集
       守貞堂外,立天、方瑾這對可憐的小戀人剛剛見面準備逃走,突然有人敲鑼驚動了街坊鄰里,聞訊而來的男丁們通通去追立天和方瑾,佟慶雖然氣憤方瑾的背叛,但還是趕緊追上二人並替換回了方瑾,讓方瑾在聞訊趕來佟善群和佟守成以及街坊鄰裡面前及時出現,化解了危機。方瑾感激佟慶的救命之恩,也感覺到佟慶對立天的痴心,她決定退出,把立天讓給佟慶,並把立天送給自己的定情物翡翠扳指送給了佟慶,希望能成全他們,但因為經常與佟慶接觸而遭到了徐鳳琴的嚴厲懲罰。
      立天向福安說出了與海青的計劃,福安痛斥他糊塗,認為這一切乃是海青的計劃,只是犧牲了立天,並說出在立天和方瑾私奔那夜曾親眼目睹敲鑼之人乃是宋少川,立天震驚。
  • 第16集
       平昭同意成全佟慶和立天,可是佟善群知道了立天與福安的兄弟關係,為了自己的家業,為了能得到單福安的幫助,為了籠絡高立天,他不允許佟慶和平昭解除婚約,並且親自到福安宅請回了高立天。立天並不願意接受佟慶,他愛的只有方瑾,佟慶氣急,發誓定要得到高立天的真心。立天又回到了佟家,只為了有機會接觸方瑾,可惜在佟慶和平昭幫助下的再次見面,方瑾覺得一次又一次的私奔失敗是天意不讓他們在一起,說出分手,立天傷心,決定聽佟善群的安排,帶馬隊跑貨去。
      方瑾母親發現了方瑾的傷痕,了解女兒為了自己的貧窮家庭所承受的痛苦,也氣憤二姨娘鳳琴對自己女兒的折磨,上門理論不料遭到鳳琴一記耳光,方瑾看在眼裡,痛在心裡,但又無力反抗。
  • 第17集
       高立天越想越氣憤,本來可以帶方瑾遠走他鄉,過幸福平靜的生活,卻被宋少川破壞了計劃,於是借醉上門找少川理論,還大打出手,既破壞了少川的過繼儀式,也造成少川誤傷了海青,更是讓海青產生懷疑決定暫停過繼之事,少川懷恨在心。立天即將出發跑貨,拜託馬隊好兄弟小六交封信給海青,想告誡海青少川的為人陰險,過繼之事應該多些考慮,少川為了截信,謀殺了小六,更是嫉妒立天在海青心目中的地位,心生歹念想要除掉立天。
      佟慶發現立天和平昭竟然丟下自己先行出發了,當然知道這是善群的指示,想出門去追卻被善群派人抓起來關進了柴房,善群不允許她打亂自己的計劃,素蓉心疼女兒,為了放走佟慶,自己甘願被鳳琴誣陷,更讓善群動怒揚言要休了她。
  • 第18集
       素蓉意識到鳳琴仗著懷有身孕,一定會越發的作威作福,自己留在佟家的日子肯定不長了,於是勸其貞過繼個孩子,好在將來有個依靠,同時也勸方瑾一定要待在守貞堂里不能回佟家受鳳琴的欺負。佟守成知道了此事,便算計把自己剛滿月的兒子過繼到其貞這房,假意與鳳琴作對從而得到了素蓉的信任,成功把兒子領進了門。
      徐鳳琴也不是省油的燈,利用孩子離不開母親、母親更捨不得孩子的心理使計逼迫佟守成妻子帶著孩子投井自盡了,還栽贓說如果不是因為素蓉的提議根本就不會有悲劇的發生。善群本來就氣家中死了人,丟了自己的臉,更被鳳琴挑唆認為是素蓉無端生事,決定休了她,素蓉傷心不已。同時,善群對待自己至親的冷漠延發了守成的恨意。
  • 第19集
       素蓉乃是出生名門望族,不甘被休會令家族蒙辱,竟然選擇了服毒自盡,臨死的情景被佟守成看見,守成明白素蓉在佟家已經沒有地位,竟然立刻倒向鳳琴這邊,並且與其合謀見死不救,素蓉就這麼送了性命。善群死要面子決定不對外發喪,聞訊來到的海青和向雲本想為素蓉上柱香,卻遭鳳琴挑撥與佟善群在靈堂上大打出手,二人因此積怨更深,佟善群更是當堂宣布禁止佟家所有人與季家人往來。可其貞、方瑾偏偏不聽他的話,私下與向雲見面,因為她們與素蓉感情好,不滿她的喪事就這麼草草了事,想為她做法事。其貞說服了善群,但鳳琴因為心裡有鬼,害怕了起來,求助守成要保護她,守成表面答應了,心裡卻有著自己的計劃。
  • 第20集
       深夜,其貞到了素蓉的房間,卻發現善群也因為思念素蓉睡在房中,善群敵不過其貞的溫柔和執著,二人重溫舊夢。這時,因為第二天要做法事這件事情引起了兩個人的驚慌,方瑾因為覺得愧對佟喜而睡不著來找其貞,無意中發現了善群與其貞的關係;鳳琴也因為對素蓉見死不救而噩夢驚醒出來找善群,眼看就要衝進素蓉房裡,方瑾情急之下大喊一聲,鳳琴摔倒了,方瑾掩護了其貞。雖然方瑾做出了善良的舉動,但她心裡卻和其貞疏遠了,她覺得其貞變了,其貞卻理直氣壯認為自己該留在佟家管理事務。
      為素蓉做法事的同時,鳳琴要生了,法師說出的話讓所有人震驚,其貞慌亂,善群更是恐慌,產婆跌跌撞撞衝進祠堂,通報說鳳琴生下了一死胎,善群拉其貞跪下不停的向素蓉磕頭認錯。
  • 第21集
       鳳琴失勢了,其貞不想回到守貞堂,想趁這機會留在佟家,儼然一副女主人的派頭開始參與家中的大小事務,善群雖頭疼但也拿她沒辦法,只好躲著她。這時佟守成又獻計要善群再娶一房,一來可以延續香火,二來也能讓其貞死心,善群心動,於是守成開始張羅。其實守成是看大奶奶去世,二姨娘又裝瘋賣傻,想找個聽自己話的女人進佟家好實現自己的計劃,沒想到此舉動引起了其貞和鳳琴兩個女人的反對。善群無法忍受其貞,不想跟她再糾纏下去,提出要與她分家,其貞崩潰,在所有人面前痛哭大喊,險些暴露二人的關係,被方瑾一耳光打醒。方瑾勸其貞不要再無謂的撐下去,不如回守貞堂過清凈平凡的生活,可是其貞卻平不了這口氣。
  • 第22集
       佟慶終於趕上了平昭和立天,佟慶好勝心強,她喜歡高立天,也想通過他來實現自己掌管佟家的心愿,更想為娘爭口氣,決心無論用什麼辦法都要讓高立天成為自己的人。平昭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但出於對佟慶的愛,還不得不與佟慶立下約定,如果她不成功就自願跟自己回家結婚生子去。三個人每天鬥嘴耍樂,倒也過得逍遙自在,但都沒注意到宋少川一直鬼魅的跟著他們。
      向雲找到其貞,勸她早日離開佟家,遠離事非,因為官府已經在著手調查佟家的事了。其貞卻另有打算,因為她懷孕了並暗示了善群,善群以為那是自己的孩子,考慮到佟家的血脈不能斷,善群不惜跪求其貞不要離開,生下孩子,這一幕又被方瑾撞見,不禁對這個家失望透頂。
  • 第23集
       單福安為了幫助立天,來到佟家向善群討要方瑾,藉口是找個人為自己打理宅子,佟善群老謀深算,自然不想得罪單福安,一面答應了單福安一面在方瑾的手臂上點下了守宮砂。同時,善群聽說官府已經在調查,也聽說季家一直在關注自家的情況,未免其貞懷孕的事情暴露而丟了佟家的臉,更怕不能守到貞節牌坊,決定將其貞送到別的地方去,好避人耳目。
      佟慶覺得不能再拖下去,要使出殺手鐧那就是直接上高立天的床,平昭奮力阻攔並請求立天幫忙調換,誰知道卻成了立天的替死鬼,莫名其妙死在了宋少川的刀下,少川逃走後佟慶和立天趕到房間,卻被昏官冤枉成殺人兇手。在刑場上二人即將被槍斃的緊急關頭,福安及時出現解救了二人,並暗示佟慶不能只顧兒女私情而忘記了自己的母親。
  • 第24集
       佟慶在立天的陪同下趕回家,她難以接受母親去世的事實,更恨徐鳳琴和佟善群間接逼死了自己的母親,和徐鳳琴打了起來,前來勸架的其貞不慎摔倒在地,善群和守成的緊張模樣引起了徐鳳琴的懷疑。鳳琴終於證實原來其貞懷孕了,還自以為是的斷定其貞是和佟守成有私情而懷了孩子,想利用這件事把其貞趕出佟家,但她不知道的是善群早就已經計劃好了接下來所有的事情。
      善群讓守成在鳳琴面前承認孩子是自己的,又說將來把孩子過繼到方瑾的房裡從而安撫鳳琴好讓她不會將消息散播出去,並且安排其貞儘快離開佟家躲到鄉下去生孩子。清晨,其貞出發離開,回頭望著善群這個她錯愛的男人,感慨萬千,但事已至此,她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了。
  • 第25集
       其貞臨走前與方瑾辭別,並告訴她立天陪佟慶回來過,但又雙雙離開去省城了,方瑾一心只想好好守節,忘記立天,卻發現要做到並不容易。另一邊立天絕情的拒絕佟慶,佟慶氣憤又傷心,立天離開后竟然遇見了好兄弟小六,原來小六沒有被宋少川殺死,躲在省城不敢回青河。立天聽完小六的講述,又想起平昭被害當晚的情形,確認一定是宋少川想殺害自己卻誤殺了平昭,發誓一定要替好兄弟報仇,討回公道。可惜海青並不相信立天的話,他已經認少川為義子,還認為立天無理取鬧誣陷少川,將立天趕出了季家,立天尋找福安求助無果,更覺得福安太自私而與他大吵了一架離開,立天氣憤之餘借酒消愁,正好被外出抓藥的方瑾看見,兩人相擁而泣。
  • 第26集
       善群和鳳琴藉口探望福安突然上門拜訪,實則是想看看方瑾在福安宅是否老實。而此時的方瑾與立天正互訴衷腸,雖然已經過去了兩年,但立天對方瑾的愛一直未變,堅持要帶她走,去過自由自在簡單快樂的日子。此時的方瑾也不再是兩年前懦弱的小女孩,她不堪忍受佟家齷齪骯髒的人和事,更加不想再繼續做佟善群的棋子而耗費自己的後半生,於是一路跑回福安宅跪求福安的幫助。
      福安深謀遠慮,知道不能讓方瑾平白消失,於是帶方瑾回佟家,藉口要出去遊山玩水需要方瑾作伴,善群自然不會得罪福安,當即答應。鳳琴因不滿善群對自己的冷淡,便拿其貞懷孕的事來要挾善群。
  • 第27集
       鳳琴得意將來孩子要收到自己這房,還想以此把守成踩在腳底,但精明的守成早已看出鳳琴在佟家已經失勢,又不能再有身孕,善群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裡了,所以守成壓根不怕鳳琴,還挑唆善群對外宣布鳳琴瘋了,這樣就不會有人相信她的瘋言瘋語了。鳳琴在大街上攔住單福安和方瑾的馬車,向單福安告狀,可惜善群和守成早有所準備,鳳琴不但沒能得逞,還被鄉親們認定是瘋了,被善群毒打一頓關進了柴房。
      少川了解了事情的大概,為了討好海青,提議應該借這件事情來打垮佟家,海青積極響應,但是卻遭到了向雲的強烈反對,從而導致二人激烈爭吵,向雲更是負氣要離開季家。
  • 第28集
       鳳琴思前想後,認定了其貞懷的孩子是佟守成的,並且以此威脅守成,讓他想辦法放自己出去,繼續做二姨娘。守成表面唯唯諾諾的答應,心裡卻想不能再留她的活口,否則自己和其貞的計劃遲早要敗露,於是下毒謀害鳳琴,鳳琴撐著最後一口氣爬到了季家,被少川和海青救活,海青同意收留她,為了讓她成為對付佟家的一顆棋子。守成欺騙善群說鳳琴打傷了自己逃走了,於是在鎮上散發告示尋找鳳琴,大家都沒想到鳳琴會躲在死對頭季海青的家中。
      少川覬覦雲南白藥這塊肥肉,但如今善群對守成萬分信任,已經將這件事全權交給守成處理,少川無處下手。佟慶回到了青河看到了告示,少川向她講述了事情的全過程,提出與佟慶聯手打天下,被佟慶拒絕。
  • 第29集
       佟慶本以為佟家只剩她一個子女,爹一定會重用自己,把佟家的事業交到自己手上,無奈善群心繫其貞肚子里的兒子,認為那才是佟家的繼承人,根本不想讓佟慶參與。佟慶氣憤,答應跟少川合作,少川帶佟慶見到了鳳琴,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她不相信小嬸嬸會背叛娘,決定去找其貞,少川藉口要一起去是為了親眼確定立天離開青河才放心,其實是想把大著肚子的其貞帶回青河,好扳倒佟家。
      另一邊,方瑾提出想去和其貞道別,遭到福安反對,福安不想方瑾和立天再與佟家人有任何聯繫,免得再生枝節,三人鬧了不愉快,福安就此與二人分別。方瑾和立天來到其貞住處,沒料到佟慶也在,並在質問其貞,幾人爭執時宋少川伺機劫持了其貞,佟慶和立天為救其貞,也為替平昭報仇,殺死了少川。
  • 第30集
       方瑾見其貞險些流產,本性善良的她竟然又決定暫時不走,留下來照顧其貞,立天雖然反對,但面對方瑾的倔強也無可奈何,只得同意。向雲回季家尋找少川,發現徐鳳琴竟然住在自己家中,還穿著自己的衣服,氣急敗壞的將這個消息告訴了佟善群,善群和守成立刻趕到季家,要強行將鳳琴帶回去,海青報復心作祟,竟然插手將鳳琴留了下來。向雲氣急,大鬧一場,並從鳳琴處知道了少川是和佟慶一起出去的,於是又找到了佟慶問詢少川的下落,佟慶雖然愧疚於這個可憐的母親,但是為了其貞的名譽、更為了佟家的名聲,只好對向雲說了謊。
      佟善群突然出現在榆縣,立天及時帶走了方瑾,善群對其貞說出了對這孩子將來的安排。
  • 第31集
       向雲找到了榆縣其貞住處,遠遠望見立天送方瑾進門照顧其貞,意識到佟慶在說謊,並闖入了其貞住處。向雲不斷逼問少川的下落,其貞和方瑾措手不及,更是不想出賣立天和佟慶,在緊張、壓抑的氣氛之下其貞早產了,方瑾慌張得不知所措,向雲雖然有不詳的預感自己的兒子可能已遭不測,但出於同為母親的共性還是幫其貞接生,產下一個兒子,且母子平安。
      佟慶發現佟守成似乎越來越有野心,更是蔑視他那副假裝謙卑的下賤模樣,趕他出了佟家。誰知善群又將守成請回來,還教育佟慶,用人就應該用這樣願意做奴才的人,佟慶雖然不樂意,但不得不為之。佟慶知道父親想把藥材市場往雲川貴發展,可惜家中並無人手從事此事,高立天也不可能再回來,於是上門求助季海青,想佟季兩家能夠精誠合作,海青拒絕。
  • 第32集
       向雲找到佟慶,佟慶承認殺了少川,並強調是她一個人殺的,因為不想連累立天等人。向雲雖然早有預感,但親耳聽到還是難以接受,佟慶解釋殺少川是因為他為人歹毒、殺害了無辜的黃平昭,向雲刺了佟慶一刀,當作報了仇,並告訴她何其貞已經生了。善群聞訊趕到其貞住處,方瑾來不及離開只好先藏了起來,其貞看到善群非常疼愛孩子而感到欣慰,不過當她確定非要依靠方瑾才可以讓自己的兒子回佟家之後,她出賣了方瑾。方瑾回想其實其貞早有暗示,要自己把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只是自己沒放在心上,不免後悔自己的愚蠢,更是氣憤其貞的背叛,她收拾了包袱去客棧找立天。立天早就被其貞使計騙走了,其貞又說服方瑾跟自己回佟家,答應等孩子進了佟家門便放她走,善良的方瑾再一次妥協了。
  • 第33集
       季海青終於忍受不了鳳琴把她趕出了門,鳳琴開始了像乞丐一樣的生活,在大街上看見其貞和方瑾回來又想揭穿,可惜其貞不可能把孩子帶回來,眾人只當鳳琴是個瘋女人,沒有人相信她。善群當眾宣布了要過繼孩子的事情,佟慶雖然答應不過條件是要讓自己當佟家的主事,善群猶豫,其貞覺得可以趁機除掉佟守成,便在善群面前替佟慶美言,守成偷聽到憤恨。
      佟慶找到向雲要和她合作並說明這是少川的遺願,向雲心動。立天和福安追尋回青河,經過調查開始意識到整件事情有可能是其貞在搞鬼,立天擔心方瑾安危,請求福安幫忙。鳳琴無意中跟蹤守成發現了孩子藏在哪兒,雖然歷經了那麼多事情,她仍然不放棄,還想回到佟家,她心裡又有了計劃。
  • 第34集
       守成看完孩子回到家,發現其貞坐在房裡等他,質問他把孩子藏在哪裡,二人的爭吵又被早起的方瑾聽見,原來孩子是佟守成的,二人合謀只為了要錢的得錢、要權的得權,方瑾覺得佟家可怕、佟守成可怕、其貞更加可怕。但是方瑾也明白了,佟家是個處處談條件的地方,彼此的私慾就是對方的籌碼,她和其貞達成協議,只要順利幫助其貞把孩子帶回佟家,她就可以獲得自由。福安登門拜訪並替立天給方瑾傳了紙條,方瑾跑出來見立天,二人見面場景偏偏被來找孩子住處的鳳琴碰見,鳳琴拖來善群,善群不敢相信膽小聽話的方瑾竟然也外面有人,考慮到佟家的臉面,考慮到現在方瑾是佟家唯一能守到貞節牌坊的人,善群為防鳳琴把事情張揚出去,竟想殺人滅口。
  • 第35集
       鳳琴沒有被殺死,她去奶媽那裡騙走了孩子,並且在大街上公開賣孩子,並且要在趕來的其貞的面前摔死孩子,為的就是要揭開佟家的丑,證明自己沒瘋。就在其貞即將說出孩子的生世時,善群和守成趕到,善群勸其貞不能衝動,自己更是不敢承認,就在孩子就快落地時,守成本能的跳起抱住了孩子,佟慶也及時趕到,當眾承認這孩子是自己與人私通所生,至此才將這場鬧劇結束。
      善群懷疑孩子的生世,逼問其貞,其貞恨善群的冷漠,說一輩子都不會讓他知道真相。守成綁架了善群,原來他不單單為了佟家的財產,他想要的是雲南白藥的秘方,他為了搶秘方想要掐死佟慶,緊急時刻其貞出現殺了守成,因為她不想自己的孩子長大後知道自己有個這樣不堪的父親。
      八年過去了,所有的不公平的封建條例全部都廢除了,其貞、方瑾、佟慶三個女子從破舊的牌坊下走過,她們傳奇的經歷向我們展示了社會的進步。
1-10集11-20集21-30集31-35集查看全部劇情

3演職員表

職員表
  •  製作人:孫浩
  •  導演:陳偉詳
  •  編劇:環玥

4角色介紹

何其貞,佟家二奶奶的是香港影視紅星鄧萃雯飾演。
佟善群,佟氏家族「家長」,是寇振海飾演。
季海青,是季家「家長」,岳躍利飾演。

5幕後製作

女主角鄧萃雯

女主角鄧萃雯
精彩的劇情、快捷的節奏、唯美的畫面和合適的演員陣容成為了該劇的四大看點,也正是因為如此,這部電視劇還未殺青,已經令廣大電視觀眾充滿期待。
看點一:精彩的劇情
在劇中,既有佟、季兩家因名利而產生的恩恩怨怨,同時也有佟氏家族內部妯娌、姑嫂、主僕以及幾對男女之間的感情糾葛,各種矛盾互相交織在一起,故事裡充滿了矛盾和掙扎,糾纏著陰謀與愛情,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與命運進行頑強抗爭,是一幅描繪了那個時代下各色女人命運的全景畫卷。據了解,該劇當年在台灣播出時,曾經創下萬人空巷、收視率三年未被打破的奇迹,並且獲得了台灣金鐘獎最佳編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連續劇、最佳導演五項大獎。
看點二:快捷的節奏
牌坊下的女人
在廣大電視觀眾心目中,台灣的電視劇劇情一般比較拖沓,進展緩慢,但改編自台灣電視劇《貞女、烈女、豪放女》的《牌坊下的女人》,卻與其它節奏較慢的台灣電視劇有所不同,據了解,《牌坊下的女人》這部電視劇故事情節非常緊湊,環環相扣,高潮迭起,懸念叢生,從頭至尾如行雲流水般一氣貫通。因此有業界人士為此評論說:「《牌坊下的女人》是一部牽引著觀眾非看不可,欲罷不能、難以放下的電視劇。」
看點三:精緻的畫面
據了解,《牌坊下的女人》劇中人物的服裝和扮相、精緻的布景、考究的道具也都十分有看點,該劇製片人孫浩透露,《牌坊下的女人》在服裝造型上下了很大功夫,就連臨時演員的服裝都十分有看點,主要演員更是專門訂做了幾十套戲服。另外,拍攝的布景和道具也都是精心製作,具體細化到一個花盆?#91;放的位置、鳥籠懸挂的地方,甚至一面鏡子、一本書籍的陳設都要考?#93;多次,非常講究。值得一提的是,該劇的制景師便是《七劍》的制景師沈雪芬和張美心。據看過該劇片花的人士表示,《牌坊下的女人》畫面精緻,色調柔和,呈現出油畫般的唯美風格。
[1-10]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