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牟滄浪,梁羽生小說人物。牟滄浪作為人名兩次出現在梁羽生武俠小說中,一次是在「大唐系列」中作為扶桑島傳人的身份,「大唐系列」中的牟滄浪是虯髯客的傳人,武功極高,后成為扶桑派掌門。另外在獨立成編的《武當一劍》中牟滄浪原為中州大俠,后在武當山出家為道,更被立為武當派掌門。

1 牟滄浪 -《大唐遊俠傳》中的牟滄浪

簡介

  出處:梁羽生名著《大唐遊俠傳》、《龍鳳寶釵緣》

  身份:扶桑島島主、武學大宗師

  所在門派:扶桑派

  師父:嚴一羽

  師祖:虯髯客

  侄兒:牟世傑

  侄媳:史朝英

  後人:牟宗濤

  武功:流雲袖

  簡歷:一位武學大宗師,在《大唐遊俠傳》接近尾聲時,牟滄浪奉師父之命向轉輪法王討教武功,懾服群豪。幫助段克邪打通竅陰玄關,使段克邪以後練武突飛猛進。《龍鳳寶釵緣》中,讓侄兒牟世傑篡奪李唐江山,牟世傑勾結安史餘孽作亂時,牟滄浪頗為護短,但最終能明白真相,大義滅親。

出場描寫

  正在雙方激烈爭持,面前燭光都是忽明忽暗之際,忽見白影一晃,竟不知是什麼時候,一個白衣人走了進來,無聲無息的轉眼間就出現在屋子當中,正當風力中心之處。

  這白衣人身形一現,便雙拳合抱,向周圍作了一個羅圈揖,頓時間,兩邊香案上剩下的那四支燭光,都告消滅。

  眾人定睛一看,只見這人竟是個面如冠玉的少年,看來不過二十多歲,都是大為詫異。要知他趁著雙方全力爭持之際,乘虛而入,一舉而滅掉四支燭光,這雖有點取巧,但他處在雙方內家真氣激蕩的中心,而居然還是神色自如,這份功力,就不在轉輪法王之下。

  ——《大唐遊俠傳》第三十七回 懺罪解仇寧一死,片言彌禍結新知

謝幕描寫

  牟滄浪一聲悲嘯,面向著那四十二家島主,驀地喝道:「你們都隨我回去,從今之後,不許再至中原生事!」

  鐵摩勒、空空兒上前送行,鐵摩勒道:「牟老前輩,我很抱歉……」牟滄浪道:「鐵大俠,你對世傑已是盡了心了。我交了你這個朋友,我很歡喜。但今後我大約也不會再履中原了。空空兒,對不住,你們這杯喜酒,我也不能喝啦。」

  ——《龍鳳寶釵緣》第四十八回 揮劍自倞親眾叛,舉棋翻誤霸圖空

人物點評

  一部《大唐遊俠傳》寫盡英雄兒女,亂世風雲。已經超出了單純的武俠世界、江湖爭霸,讓人矚目於家國飄零下的保國安民、血灑疆場的戰士風采。緊張的行文,儘管插入了一些草莽兒女的離合情仇,依舊奪不去睢陽的殘陽如血。然而,就在故事接近尾聲時,牟滄浪突如其來,宛如見首不見尾的神龍一現,點亮了一剎時的武學高人的光彩。大唐中,如果說段珪璋是一般意義上的傳統主角之一,空空兒是傳統配角,那麼在這一瞬間他們都為牟滄浪震驚。小小年紀的段克邪,受歸夫人十載教導,已經是天才少年一般的惹人讚歎。更不必說飄鴻來去的妙手空空兒,再加上段圭璋的見識,居然一下子都黯然失色。在這一瞬間,那個含笑而來的青年人出盡了風頭。直如踏浪而歸,笑看天下英雄之勢,是璀璨的流星,瞬間的美在寥寥數筆間畢出,甚至成為後來人論英雄時的永恆。

  ——出自豪俠縱俠客行的《梁書拉風男女排排坐》

2 牟滄浪 -《武當一劍》中的牟滄浪

簡介

  出處:梁羽生名著《武當一劍》

  身份:原中州大俠,后成為武當派第十九代掌門,道號無名真人

  先祖:牟獨逸

  戀人:殷明珠

  情婦:常五娘

  兒子:牟一羽

  女兒:西門燕

  結義兄弟:郭東來,王晦聞,慧可,西門牧,東方曉

  武功:太極劍法

出場描寫

  這天早上,輪到不敗巡視前山。天剛亮的時候,他就看見有個人上山。這天早上有霧,初時看不清楚,到這個人走近了,他才認出是牟滄浪。

  ——《武當一劍》第三回 空嗟變幻遷枯骨,莫測高深立掌門

謝幕描寫

  牟滄浪道:「京兒,你過來。」耿玉京走到他的身旁,說道:「掌門有何吩咐?」

  牟滄浪道:「我本來要你做掌門人的,但可惜……」

  耿玉京道:「你不必抱歉,我早已說過,無意於此。」

  牟滄浪道:「如果你願意的話,希望你幫助一羽,本派的仇人雖然都已死了,但只怕還有風波。」

  耿玉京道:「弟子縱不能重返師門,也是武當弟子,要是能為本派效力,理所當為!」

  牟滄浪道:「誰說你不能重返師門?你現在回山,也都可以!」

  耿玉京道:「弟子曾在前往金陵的路上得罪了那兩個朝廷使者。」

  牟滄浪道:「你不必為此事擔心。」

  耿玉京道:「為什麼?」

  牟滄浪道:「因為那兩個使者私通滿洲,郭璞一逃,他們也只能失蹤。」

  耿玉京道:「既然如此,弟子自當遵命。但掌門你呢?」

  牟滄浪道:「你看那邊,是誰來了?」

  ——《武當一劍》第十八回 生死茫茫如夢幻,恩仇了了隱江湖

人物評價

  牟滄浪是書中的另一名具有灰色人性的重要人物。名滿天下的中州大俠,道貌岸然的無名真人,卻「貪、嗔、痴」三毒俱全,野心權欲極重,為了達到目的,不惜大肆玩弄權術手段,種種深沉城府,著實令人寒毛倒立。而他與西門夫人與常五娘的畸情糾葛,則更加令人不齒。一開始,我也確是將他當成不擇手段的野心家、陰謀家一流人物的,他身上的污點也確實比不歧更多更重。但隨著情節的不斷展開,我也像他的兒子牟一羽一樣,逐漸理解了他,對他有了一個新的定位:他不是什麼道德上的完美典範,高高在上的標杆式大俠,而是一個有缺點,有錯誤,但同時也有著正義感和道德底線的普通人。在作品後期,他對耿玉京捐棄前嫌偏見,全力維護,悉心栽培,對西門夫人情深不渝,不惜以死相殉,則使這個人物的性格與形象得到了升華,也在很大程度上抹去了他前期的種種不光彩行徑。

  ——節選自 練霓裳 《論《武當一劍》中的灰色人性》

上一篇[彝器]    下一篇 [《搏客Online》]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