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科技繼續進步及擴張,人口增加的速度也開始飆升。在二十世紀結束的時候,地球上有 六十億的人口。僅僅經過短短的三百年,人口暴增為兩百三十億。污染和自然資源、 燃料的耗竭更是火上加油。各個國家莫不竭力尋找降低人口成長率的方法。在人口爆炸、基因突變橫掃整個地球的同時,一般人都認為地球將因此而走向天災地變的結局。

1文明衰退

雖然二十世紀的科技和文化進步神速,但是和後世科技和文明的跳躍式進步相比起來, 也只能甘拜下風。在二十一世紀的末,人類的文明經歷了巨大而且難以想像的進步。嶄新的科技以難以想像的速度竄起,即使是地球上最為落後 的國家也開始擁有越來越先 進的電腦和資料庫。在東歐共產主義解體的同時,核子武器開始變得隨手可得。原來國際勢力的興衰是以資產和軍事強權來作為依據,第三世界的國家卻利用這個機會猛 然竄起,挑戰這些強權,打破國際間局勢的均衡。
當系統控工學、複製和基因工程變成人人皆可掌握的科技之後,激進人道主義者和狂熱的宗教團體開始質疑私人公司以基因工程圖利的正當性。大眾開始紛紛裝置由精密工學所研製出來的人工器官,其他人則開始顯現出各種各樣的基因突變性狀,包括了較為隱性的器官變得敏銳,到明顯的心靈感應。人類基因庫中所產生的這些變化,讓全球各地的人本主義者感到非常的恐慌。
當整個世界開使用越來越狐疑的眼光打量人造器官和基因工程的結果時,全球許多重要的金融機體系因為承受不了本身的壓力而紛紛崩潰。暴力行為和恐怖主義開始在日漸敵 視的跨國公司和人道主義者之間蔓延,造成全球的警察都投入了控制暴亂的行列。不負責任的媒體以頭條報導這些血腥的鎮壓行動,讓許多大國的社會陷入了無秩序的混亂中。最後,原先互為抗衡的全球勢力變成互相屠戮的地獄景象。

2新秩序

f在西元2229年11月22號,聯合權力同盟(United Powers League)成立了。聯權同盟是目前已經癱瘓的聯合國的全球共治體系的繼承者。這個新的權力結盟掌握了地球上將近百分之九十三的人口,只有少數幾個反覆不定的南美國家沒有加入這個同盟。這個同盟的基礎是建立在『開明的社會主義』之下,但是卻常常依靠嚴酷、殘暴的警察體系來控制整個社會的秩序。在它統治的將近八十年歷史中,聯權同盟努力的推廣他們的制度,導致日後人類不同文明間的獨特 性被徹底消除,融合為一。他們花了非常多的功夫去消滅種族分離主義的後裔,廢教協定禁止了世界上許多最古老的宗教。英文被規定為全球通用的語文,替代了許多在本國也被嚴格禁止的母語。
雖然聯權同盟公開的禁止宗教信仰,但是這個組織卻堅決保有一個信念,那就是『人類的神聖性』。這個類似信仰的信條讓聯權同盟立刻採取一切可能的手段去終止、消滅任何污染人類純粹基因的實驗和工作。古板的聯權同盟成員和學者們堅決的相信,人造器官、基因工程和精神藥物的濫用將會導致人類的衰敗。聯權同盟的領導者擬定了一個計劃,確保人類將會永續生存,而不受到那些腐敗新科技的誘惑。

3大凈化

如同八百年前橫掃全歐洲的血腥獵巫行動一樣,聯權同盟開始了一項人類有史以來最殘暴的計劃:基因凈化。這個大屠殺式的聖戰計劃是政府面對人類基因變種的最後凈化手段。聯權同盟的部隊徹底的掃蕩地球上的每個國家,逮捕了異議份子、接受人工器官移植的人、網路犯罪者、嗑藥族、科技仿冒者以及各種各樣的罪犯。這場全球都難以倖免的殘暴行為導致了四億人(400,000,000)喪失了性命。現在被聯權同盟嚴格控制的媒體懦弱的壓制了這場大屠殺的真相,讓全球大多數的民眾都不知道這場慘絕人寰的悲劇。
忽略他們殘暴的行為不論,聯權同盟的確讓許多關鍵性的科技擁有了長足的進展。許多早已終止的研究都在聯權同盟的鼓勵下重新開始。二十世紀中的時候,由於預算的削減及政治上的杯葛,美、蘇兩國都放棄的太空探險計劃,在這個新的世代中成為人類探險的主要方向。冬眠科技和曲速引擎科技的結合讓人類終於可以漫步於群星之間。在四十年的時間中,聯權同盟在月球和許多其他太陽系的行星中都建立了殖民地。
在這個世代里,一位名叫多蘭·茹斯的年輕科學家,開始擬定計劃,預計讓自己可以在聯權同盟裡面的勢力逐漸擴張。由於沒有受到大凈化慘劇的干擾,茹斯得以狂熱的投身於在太陽系外建立殖民地的夢想。在茹斯的計劃中,太陽系外所發現的新礦產和替代用的燃料將會讓他在地球上的聲望大為增高。靠著他的政界關係和幸運,茹斯很快的就獲得了聯權同盟的授權,掌握了數以千萬計的犯人來作為他實驗的白老鼠。
這些原先因為大凈化而將要被處死的犯人被轉送到了茹斯的私人實驗所中。這位科學家計劃要利用這些犯人在太陽系外建立殖民地,他讓手下挑選了五萬六千人來進行冬眠的準備。他同時也把這些人的基因突變和基因性狀的變異鉅細靡遺的建檔,同時輸入革命性的新超級電腦中。這套系統被稱為『人工智慧情感邏輯分析系統』(Artificial Tele-empathic Logistics Analysis System),代號為擎天神。擎天神負責處理這些 基因的資料,並且試圖預測出哪些囚犯會在將來的嚴酷考驗中生存。只有四萬人能夠在將來的環境中掙扎求生。這四萬人被送上了四艘巨大無匹的全自動、太空探勘超級航艦。當這些囚犯陷入冬眠的時候,四艘超級航艦載著足夠的補給、糧食和軟硬體,準備在他們抵達目的地的時候給予他們支援。導航系統中的目的地都瞄準了遠方的沾翠四號行星。一切看起來似乎都完美無缺,即使是茹斯也沒辦法預料到這些犯人正航向銀河系的懸臂邊緣,準備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

4流放

擎天神系統安裝在超級航艦的第一艘,內加法(Nagglfar)號上。另外的三艘航艦-亞哥、薩倫哥、雷根-則被設定為跟隨著內加法號航往沾翠四號行星。在這段被後世稱為「長眠」的漫長的旅程中,擎天神持續的觀察那些躺在冬眠艙 中的囚犯。在徹底評估了這些囚犯體內的基因突變和變化之後,擎天神在其中某些人的體內發現了一串強有力的基因株。雖然這個變異只有發生在不到百分之一的囚犯身上,但很明顯的這個基因是和人類大腦中的心電感應性狀有關係。擎天神推測,若是這些囚犯能夠在新的環境中 存活下來,在幾個世代之後應該就能順利的產生心電感應的能力。這個發現被記錄起來,並且直接的傳送回多蘭·茹斯的資料庫中。
這次在計劃中只有一年的旅程,卻遭遇到命運的捉弄。在旅程中的某個時間,連結到擎天神上的導航系統關閉了,這不但導致了目的地的座標被刪除,連地球的座標都一併消失不見。這四艘船攜帶著無助的冬眠者,無聲無息的在宇宙中以曲速航行了三十年。
最後,其中一艘的航艦引擎融毀了。在經過二十八年的曲速旅行之後,這些巨大的船隻重新出現在三度空間中,靠近一個可居住星系的外緣。這裡距離地球六萬光年之遠,他們的曲速引擎全毀,生命維持的系統幾乎已經耗竭。所有的船隻只有進入緊急狀況,準備迫降在最接近的可居住行星上。
雷根和薩倫哥號迫降在被命名為巫魔加(Umoja)的行星上。薩倫哥號在穿越大氣層的時候系統受到嚴重的損害,墜毀在地面上,全艦的八千多名乘客全部罹難。雷根號是最為幸運的,它毫髮無傷的降落在地面上。當航艦降落之後,這些冬眠者們慢慢的蘇醒過來,試圖要搞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和到底經過了多久時間:卻發現擎天神號已經將所有跟這旅程相關的記憶全部消去。
亞哥號降落在後來被稱為莫瑞亞的紅色行星。它的乘客遭遇到跟雷根號乘客一樣的命運,所有和他們目前狀況有關的 資料都已經被消去。只有內加法號的乘客可以進入電腦的資料庫中,了解目前的困境。他們直接的進入了擎天神的資料庫,在發現了事實 之後,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再度回到地球的機會。雖然他們降落在溫和的塔桑妮行星上,但是內加法號所受到的損害已經無法修復。這些殘存的流放者散布在三顆行星上,開始拆卸船隻的殘骸,試圖在新的環境中掙扎求生。

5新世界

每個行星的居民努力的試圖在被稱為『新世界』的星球上生存。他們並不知道還有其它的同類掙扎著在別的地方求生存,只能夠努力的利用手邊的資源活下去。由於失去了星際通訊的科技,難民們又將航艦所有可用的零件都拆卸下來,因此他們孤立生活了數十年。在相當短的時間內,這些難民們就在行星上建立了各不相關的殖民地。要等到六十年後,他們才會因為重新研究出太空旅行的科技而發現彼此的存在,在此之前,每個行星都獨立發展成繁榮且自給自足的社會。最大而且科技最先進的殖民地塔 桑妮很快的就發展出了第二代的次曲速引擎。這讓他們的船隻可以自由的探索四周荒涼的行星,最後終於發現了同為『長眠』之後的倖存者。
在彼此之間恢復聯絡之後,三個殖民地彼此之間受到貿易及交流的互惠。雖然塔桑妮持續的施壓,要求巫魔加和莫瑞亞加入一個聯合的政府,但是這兩個殖民地堅決的拒絕。塔桑妮的艦隊持續的探勘這一塊遠離地球,後來被稱為克普魯星區(Korprulu)的區域。
塔桑妮在這個區域建立了七個繁榮的殖民地之後,大為增加了他們的軍事力量。一個新的聯合政府,為了紀念地球而命名為地球聯邦,由塔桑妮底下的殖民地組成了。擁 有附近區域最富饒礦產的莫瑞亞殖民地開始擔心這個聯邦會不會覬覦他們獲利豐富的開曠事業。於是,凱爾-莫瑞亞連合成立了,這個合作的組織將會對於受到聯邦壓迫的礦業公會提供武力上的支援。聯邦和連合之間的緊張關係很快的開始升高,最後終於演變成史稱地球公會戰爭的事件。
公會戰爭持續了幾乎四年,最後聯邦終於和連合『協調』出了和約。雖然連合依舊保有自治權,但是幾乎它轄下的所有公會都被割讓給聯邦。巫魔加殖民地在看到了聯邦的濫權將會導致什麼結果之後,成立了巫魔加護國軍,這個由全國人民所組成的民兵誓言保護自己的殖民地不受聯邦的暴政染指。最後,公會戰爭所帶來的結果是聯邦奠立了它在這個星區中的地位,變成第一強權。
聯邦的『探勘者』們不休止的往外擴張。隨著聯邦的執法者不斷濫用權力,海盜和各地自組的民兵開始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這其中最著名的一個例子就是公然抗爭聯邦政策的克哈星(Korhal)。

6克哈叛變

克哈是聯邦轄下的星球中最早被殖民的幾個星球之一。克哈不但生產力高,創造力也毫不匱乏,聯邦的軍事和科技的領先地位有一大部分是靠著他們而達成的。雖然克哈持續的生產力一直對於聯邦有莫大的貢獻,但是殖民地中的人民一直很厭惡和那些腐敗的聯邦參議員共事。為了要取得自治權,殖民地的居民對當地的聯邦民兵們掀起了一場又一場的暴亂。聯邦毫不遲疑的予以回應,宣布了戒嚴。這個回應只不過對居民們造成了更大的刺激,讓原先動蕩不安的社會更加混亂。聯邦相信,如果這個他們最寶貴的 殖民地都會起而叛亂,他們就很難阻止其他的殖民地不起而效尤。聯邦的高層官員很快的就決定,克哈的事件必須要用
任何可能的手段來停止-克哈要作為一個殺一儆百的範例。
克哈星的一位名叫恩格斯·曼斯克(Angus Mengsk)的活躍議員決定利用這個機會來鼓勵他同胞們的一腔熱血。當曼斯克對聯邦宣戰的時候,民眾呼喊自由的熱情的確是無法忽視的。藉著煽動克哈星上所有的群眾,曼斯克成功的讓狂熱的民眾們佔領了聯邦在當地的所有前哨站。在公開宣布了自此以後聯邦不再擁有克哈星的任何主權之後, 曼斯克成功的爭取到其他許多同在掙扎的殖民地的尊重與敬佩。
聯邦政府為了要壓制這個狀況,反而將他們所有的部隊從克哈星撤走,艦隊也離開了克哈星的領空。曼斯克和其他叛變的領袖們相信已經獲得了勝利,開始慶祝他們脫離聯邦的革命。聯邦政府知道克哈星的失陷可能會鼓動其他殖民地的叛變,計劃用更為迂迴的方式奪回克哈。
聯邦政府派出了三名最強悍的殺手,代號為『幽靈』部隊的菁英,去除掉在克哈星上的曼斯克和他們的支持者。第二天,在曼斯克的高聳,如同要塞一般矗立的高塔中: 屍體支離破碎的曼斯克被發現和他的妻子、女兒一起陳屍在自己的房間中。沒有人知道曼斯克的腦袋到哪裡去了。雖然刺客成功的重創了克哈星
的反抗勢力,但是曼斯克的死也製造了聯邦日後最大的敵人。
牧夫曼斯克(Arcturus Mengsk)是一位著名的聯邦探勘家和成功的商人,他不甘默默承受家人橫遭殺害的厄運。在擔任了許多年的聯邦探勘家之後,他知道聯邦會為了達到目標而運用各種卑劣的手段。他本來對星系間的政治絲毫不感興趣,甚至對自己老爸的狂熱感到十分尷尬。但是他萬萬沒想到,聯邦會為了證明自己觀點的正確而殺光他全家。他的死激起了年輕的牧夫心中的漣漪,他放棄了自己的未來,開始過著漫長、孤獨的復仇生涯。
在聯合了當初和他父親一起反抗聯邦的激進團體之後,牧夫成功的組成了一群數量驚人的叛軍。曼斯克的部下勇敢的攻擊了聯邦的前哨戰、各種設施,導致聯邦損失了數十億的人、裝備和機器。由於謠傳曼斯克已經和巫魔加護國軍秘密結盟,聯邦政府毅然決然的使出最後手段,要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個問題。從遙遠的聯邦政府首都塔桑妮發射了一千枚的啟示錄級的核彈,對準克哈星而去。在這場殘酷的攻擊中,四百萬人屍骨無存。在一瞬間,原先繁榮的克哈星變成一片焦黑的輻射荒漠。
這場大災難的消息很快的就傳到了曼斯克坐落在巫魔加護國軍勢力範圍內的秘密基地。現在的牧夫一無所有,只剩下復仇的意志,他和跟隨他的人當天立下了毒咒,發誓要盡一切的可能推翻聯邦。
牧夫和他的叛軍們稱呼自己『克哈之子』,很快的就成為整個星區最惡名昭彰的要犯。克哈之子迅速、寂靜無聲的突襲為他們對抗聯邦的戰爭贏得了無數次的勝利。但是,他們每以大義之名贏得一次勝利,聯邦控制底下的媒體就更加的把他描述成瘋狂的恐怖份子。大多數的殖民地都不願意收留這些臭名在外的惡徒。即使在受到眾人唾棄、數目懸殊的狀況下,曼斯克從來不放棄對抗聯邦的戰鬥。直到今天為止,克哈之子依舊繼續對抗聯邦的官員,將他們的理想散布到全星區。

7大戰前夕

不同殖民地的勢力和海盜們持續的和聯邦對抗。雖然有許多的團體彼此對抗,但是地球人在克普魯星區的力量依舊是。在穩定的擴張和成長中。而這些微不足道的爭端,很快的就會在兩股極大力量的壓迫下被棄之一旁。
毫無預警的,由五十支船艦所構成的外星船隊出現在聯邦最外圍的趙莎拉(Chau Sara)殖民地上空。這些巨大的船隻對於不知情的殖民地毫不留情的轟擊,有系統的消滅整個星球上的每個屯墾區。這次突如其來的攻擊讓聯邦手足無措,匆忙間將部隊派往救援。雖然他們以前從來沒遭遇過外星人,但是他們依舊飛快的趕往對抗這神秘的敵人。
聯邦對於這些航向第二個殖民地馬莎拉(Mar Sara)的艦隊發動了一次笨拙的反攻。這個自稱為神民(Protoss)的種族神秘的撤退,並且放過了那個星球。很快的,另一群恐怖的外星人出現在馬莎拉的邊緣。這些新的,類似昆蟲的入侵者與之前的攻擊者神民有非常大的差別。
沒有地球人能夠想像不只一種,而是兩種外星人同時出現在他們的家園。每個派系都陷入了癱瘓的恐懼中,再加上他們原先彼此鬥爭的重擔,讓這些人類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波波的外星入侵者朝著地球人的家園而來。
上一篇[岩石利刃]    下一篇 [凈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