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特殊目的信託

標籤: 暫無標籤

從國際上通行的不良資產證券化基本渠道來看,證券化可以通過設立特殊目的信託(SPT)和特殊目的公司(special purpose company, SPC)的途徑來完成。特殊目的信託,是將金融資產信託給受託機構——可以從事信託營業的機構來解決不良資產的證券化問題;而特殊目的公司,則是擁有不良資產的銀行將資產直接出售給一個特定目的公司,並由該公司來解決不良資產的證券化。

1英文名稱

Special purpose trust,SPT

2核心內容

從特殊目的實際操作和法律結構來看,它是指特定資產的所有人(委託人,settler)將其資產作為信託財產信託給一家信託機構(有的是信託銀行,有的是信託公司),資產所有人的受益權利(beneficiary rights)被分解(證券化)並出售給投資者;信託機構負責根據已經規劃好的信託資產證券化計劃來管理和處置信託財產,並針對信託財產向投資者分配盈利。菲律賓資產證券化法規所稱特殊目的信託,是指一個被受託人管理且僅為發售和管理資產支撐證券(ABS)而設立的信託。
特殊目的信託的核心內容是信託法律關係,即發起人將基礎資產委託給受託機構,成立信託關係,再由受託機構作為證券的發行人,發行代表對基礎資產享有按份權利的信託收益證書。根據信託的法律關係,發起人將基礎資產信託於受託機構之後,這一資產的權利就轉移到受託機構,發起人的債權人就不能對這部分資產主張權利,從而實現了證券化資產與發起人的破產風險相隔離的要求。

3基本流程

特殊目的信託項下資產證券化的基本流程包括如下幾個步驟:
特定化資產的轉移
第二,特定化資產的轉移。完成資產的特定化后,要將這些特定的資產轉移到具體承擔證券化和發行證券的機構。這裡實際上是通過原始權益人——不良資產擁有銀行作為信託財產的委託人,與受託人訂立信託契約將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設定為信託財產,通過信託契約信託給受託人(一般為經營信託業務的信託機構)。
在具體操作中,如果按照台灣的法規來實踐,則僅僅需要辦理信託手續;而按照菲律賓為代表的法律,則需要首先將資產讓予並轉移給一個特殊目的的公司。前者不需要真實出售,後者需要真實出售。但是兩者都是為了共同的目標——隔離發起人破產風險。
發行證券
第四,發行證券。受託人以信託財產的未來現金流為基礎發行信託收益憑證,發行收入交付原始權益人作為基礎資產的對價,信託收益憑證的投資者為信託財產的受益人,有權獲得信託財產產生的現金流。
一般說來,資產證券化中發行的證券有三類,即債券、優先股、受益權證券。特殊目的信託項下的證券發行,通常為債券或者受益證券。受託機構發行證券應該按照資產信託證券化計劃來進行。在具體發行萬式上,有公開招募和私墓之分。受託機構辦理前項公開招募時,應向證券主管機關申請批准或申報,並遵循證券監管機關的要求並按證券主管機關規定的方式,嚮應購買人提供公開說明書。公開發行,需要有證券商作為承銷商、上市推薦人代理髮行並推薦上市交易。因此,受託機構須和證券商簽訂證券承銷協議、上市推薦協議,成立民事代理法律關係。受託機構向特定人私募受益證券時,受託機構應根據監管法制規定的萬式,向購買人提供投資說明書。
從各國監管法規的規定來看,受託機構必須充分揭露下列有關事項,如受益證券與創始機構的存款或其它負債無關,也不受存款保險公司存款保險的保障;受託機構不保證信託財產之價值;受益證券持有人的可能投資風險以及相關權利。
基本當事人
第一,特殊目的信託法律結構中的基本當事人有三方。特殊目的信託法律結構,也是一種比校特殊的信託法律關係安排,這種結構中最基本的當事人包括:(1)委託人,它是資產證券化對象——信託財產的原所有人,也是信託法律關係中的「委託人」 (2)受託人,它是接受並負責管理和處分信託財產的機構,通常是專業化的信託公司或者信託銀行。(3)信託財產的投資人或者受益人,信託財產經過證券化及證券的發行后,證券的投資者(或持有人)就是信託財產的受益人。
同時,在信託資產證券化后,還有一個重要的角色——證券化資產管理人信託資產證券化后的管理,既可由受託人直接管理,也可以由受託人委託專業的服務商(或者是原資產所有人——委託銀行)來管理,受託人與服務商之間成立委託代理民事法律關係,受託人為委託人,服務商為受託人,服務商根據代理合同代理支付和收取資產現金流、代理行使違約追償權等。
基本環節
第三,不良資產的信託設立與信託財產的證券化安排,是特殊目的信託運作的兩個基本環節。不良資產的信託設立,首先要求銀行將擬處置的不良資產特定化;其次,必須將這些資產的管理和處分權利轉移給受託人;再改,受託人必須能確保信託財產的獨立性,尤其是不能與受託人自有財產混同。信託財產的證券化,需要信託機構做好針對信託財產的具體事項安排——信託財產本金或其所生利益、孽息及其它收益分配的方法;發行各種種類或期間之受益證券,其本金持有份額、收益持有份額、受償順序及期間等事項。證券化安排好之後則是出售證券和管理證券化資產的問題。
基本法律
第五,特殊目的信託構造中的基本法律文件是資產信託證券化計劃、特殊目的信託契約、受益證券。受益證券的發行及其權利安排是特殊目的信託項下證券化的核心問題,而該核心問題又取決於資產證券化計劃、信託契約內容的安排。因此,每一項特殊目的信託運作都需慎重考慮三個基本法律文件的構造。監管法規賦予監管機構的監管職責之實現,也往往通過對這些文件的審核來達到。
(1)資產信託證券化計劃。它是受託人規劃資產信託證券化的基本文件。如台灣地區證券化法律規定證券化計劃應該包括以下內容:特殊目的信託契約之存續期間;信託財產的種類、名稱、數量、價額、平均收益率、期限及信託時期;與受益證券有關事項——信託財產本金或其所生利益、孽息及其它收益分配的方法,發行各種種類或期間的受益證券,信託財產管理處分的方法、與受委任管理及處分該財產的服務機構;受託機構職權及義務;為處理特殊目的信託事務所為借入款項及費用負擔之相關事項;如有信用評級或增級機構,其有關證明文件;信託財產的評價方法、基本假設及專家意見等。
(2)特殊目的信託契約。它是構建委託人(不良資產原擁有人)和受託人之間信託關係的合同,它規範委託人和受託人針對信託財產及其證券化所產生的基本權利義務。這實際上是從契約上將信託的設立以及證券化后受益證券的發行等相關問題作了安排。
中國台灣地區「金融資產證券化條例」明確要求特殊目的信託契約應記載下列事項:信託目的;委託人的義務及應告知受託機構的事項;受託機構支出費用的償還及損害賠償事項;受託機構的報酬、種類、計算方法、支付時期及方法;公告的萬式;信託財產的管理及處分方法(受託機構如將該財產為服務機構管理及處分者,該機構的名稱);信託財產本金或其所生利益、孽息及其它受益分配的方法;各種種類或期間的受益證券,其本金持份、收益持份、受償順位及期間;受益證券的發行萬式及其轉讓限制;受託機構處理信託事務借入款項、費用負擔及閑置資金的運用方法;受託機構召集受益人會議的事由;受託機構選任信託監察人的事由及要求等。
(3)受益證券。它常常是以債券形式發行的,因此受託人與投資者之間成立的是債的民事法律關係,投資者為債權人,受託人為債務人;投資者享有按期收回債券本金利息的權利,擁有轉讓投資、了解發行人財務、經營狀況的權利和法律規定的有關債權人的其他相關權利;受託人作為債務人,負有按期支付債券本金、利息,依照規定披露信息的義務。當然,也有的受益證券,突破債的法律關係,如日本立法,就肯定了「股票」性質的受益證券。
當然,受益證券的性質主要取決於其書面的具體約定。中國台灣地區的「金融資產證券化條例」也沒有明確界定。但從該條例第 21條的規定來看,受益證券體現了信託項下受益人的權益,該條規定「受益證券之受讓人,依該受益證券所表影受益權之本金持分數,承受特殊目的信託契約委託人之權利及義務。但特殊目的信託契約就委託人之義務另有約定者,不在此限」。但從條例第22條規定看,受益證券有「債券」的特性;因為該條指出:「受益證券喪失時,受益人得為公示催告的申請。公示催告程序開始后,申請人得提供相當擔保,請求受託機構履行關於該受益證券之債務」。
值得注意的是,在受益證券中還有一種比較特殊的「殘值受益證券」根據菲律賓法律規定,在所有受益證券持有人根據約定受償后,該類證券持有人可以針對資產池的剩餘資產價值享有訴求的權利。
中國台灣「金融資產證券化條例」雖然沒有直接界定「殘值受益證券」,但是規定了「殘值受益人」的概念。該條例第15條規定:殘值受益人是指受益證券或資產基礎證券清償后,對資產池之剩餘財產享有利益之人。條例第15條進一步指出:受託機構可依資產信託證券化計劃,發行各種種類及期間的受益證券;受益證券清償后,資產池的剩餘財產應依資產信託證券化計劃,分配給殘值受益人。從條例第18條規定來看,法規並不試圖將「殘值受益人」持有的證券列入「受益證券」,因為條例規定:除殘值受益人外,特殊目的信託受益權的行使及轉讓,應以表彰該受益權的受益證券來行使。
毫無疑問,受益證券可以做不同類型的區分,發行人可以根據潛在投資者的需求設定享有小同權利內容的收益證券。受益證券的權利性質取決於其約定的具體內容。關於受益證券的內容,台灣地區「金融資產證券化條例」第16條規定:受益證券應編號並載明下列事項及由受託機構之代表人簽名、蓋章:表明其為特殊目的信託受益證券的文字;發行日及到期日;受益證券發行總金額;受益證券的發行申報主管機關核准或申報生效的文號及日期;創始機構及受託機構的名稱、地址;受益人的姓名或名稱;受益證券關於本金持份、收益持份、受償順位、期間及其它受益權相關內容;特殊目的信託契約的存續期間;受託機構支出費用之償還及損害賠償之事項;受託機構之報酬、種類、計算方法、支付時期及方法;受益證券轉讓對象如有限制者,其限制內容及其效力;特殊目的信託契約所定受益人行使權利的限制;其它主管機關規定的事項。

4運作障礙

信託財產轉移的遺留問題
特殊目的信託的設計中,信託財產需要轉移給受託機構,通過信託使商業銀行的特定化的不良資產分離出來,但是銀行的不良資產多數以有擔保的債權資產形式存在,信託成立后的財產權變化——受託人需要對財產行使管理和處分權利,這就引發了財產權的變化是否需要債權關係當事人變更——因為原債權關係中對債務行使權利的是銀行,行使權利主體變更后,受託機構如何以自己的名義為受益人進行管理和處分,則是信託法沒有規範的問題。尤其是在實際操作中,如果最終的資產管理和處置又委託給銀行,則相關的轉移手續是否必要,也涉及到能否有效對抗第三人抗辯的問題。
債權資產能否作為擔保的問題
特殊目的信託設立后,在證券化的階段中,信託機構需要用信託財產來支撐證券化及其發行,受託機構通常是以信託財產做擔保的。如果用特定化的資產——銀行不良貸款資產來支持和擔保發行證券,則存在「普通貸款資產」能否作為擔保物品的問題。一般債權能否作為擔保對象,在中國《擔保法》上找不出依據。中國《擔保法》及其司法解釋所確立的各種可以作為抵押物或者質押物、質押權利[10]的列舉中,均沒有將一般債權列入。而物權法定原則,勢必制約當事人約定新型擔保物權的合法、有效性。
信託財產轉移與不良貸款債務人的通知
信託財產的轉移涉及到是否需要通知不良貸款債務人的問題。從中國《民法通則》的規定來看,是採用了協議移轉原則——債權的轉讓必須與債務人達成合意。這種做法雖然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債務人的知情權,但也加大了證券化的成本負擔,降低了證券化的效率,從而不利於這項金融創新的大規模開展。但是中國1999年頒布的《合同法》第80條第一款則採用了「通知轉讓」原則,該法規定:「債權人轉讓權利的,應當通知債務人。未經通知的,該轉讓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這裡明確規定了債權轉讓只需通知債務人,而不需徵得債務人的同意,但必須通知債務人。
從境外立法的情況來看,挪威、瑞典等國法律採用了「通知轉讓」原則,要求發起人必須將證券化資產的轉移通知債務人,否則,在發起人破產時,受託人所主張的權利可能會受到破產管理人或接收人的質疑,導致已轉移的資產可能會被重新列入破產財產範圍。
通知轉讓雖然比協議轉讓的成本要低,但是通常證券化資產規模校大,涉及的債務人人數眾多,倘若逐一通知,勢必加大證券化的成本。中國國務院2000年頒布的《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條例》則已經明顯傾向於支持自由轉讓原則,該條例第13條規定:「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不良貸款后,即取得原債權人對債務人的各項權利。原借款合同的債務人、擔保人及有關當事人應當繼續履行合同規定的義務」。
中國台灣地區「金融資產證券化條例」提出了通知和不必通知相結合的規則,該條例第6 條規定:「創始機構依本條例之規定,將資產信託與受託機構或讓與特殊目的公司時,債權之讓與,除有下列情形外,非通知債務人或向債務人寄發已為前條第一項所定公告之證明書,對於債務人不生效力:一、創始機構仍受受託機構或特殊目的公司委任或信託擔保服務機構,向債務人收取債權,並已依前條第一項規定為公告者。二、創始機構與債務人於契約中約定得以其它萬式,取代通知或寄發前條第一項所定公告之證明書。創始機構將資產信託與受託機構或讓與特殊目的公司時,民法第三百零一條所定之承認,創始機構與債務人得於契約中約定以其它萬式代之。第一項所定公告證明書之格式及內容,由主管機關定之」。很顯然,前述規定將 「通知」作為信託和讓與生效的基本原則,但是也有兩種不需要通知的例外——銀行繼續為管理人、原債權人和債務人另有約定。
特殊目的信託相關的稅收法律問題
在特殊目的信託運作過程中,信託財產的轉移、資產證券化以及資產委託管理、相關權益變更手續等等都涉及到稅收和有關費用的支出問題。如果嚴格按照通常稅收法則來解決這些問題,勢必大大增加不良資產證券化的成本,挫傷創始人和投資者的積極注。為了解決該問題,一些國家和地區的證券化法律對此作了特別的稅收和費用豁免、減征規定。如中國台灣地區「金融資產證券化條例」就從資產轉移及相關權利手續變更、信託財產和受益證券或的收益等萬面的稅收與費用的豁免和減征做了規定。該條例第38條規定:「依本條例規定申請核准或申報生效之資產信託證氧化計劃所為之資產移轉,其相關稅費依下列規定辦理:
一、因移轉資產而生之印花稅、契稅及營業稅,除受託機構處分不動產時應繳納之契稅外,一律免征。
二、不動產、不動產抵押權、應登記之動產及各項擔保物權之變更登記,得憑主管機關之證明向登記主管機關申請辦理登記,免繳納登記規費。
三、因實行抵押權而取得土地者,其辦理變更登記,免附土地增值稅完稅證明,移轉時應繳稅額依法仍由原土地所有權人負擔。
但於受託機構處分該土地時,稅捐稽徵機關就該土地處分所得價款中,得於原土地所有權人應繳稅額範圍內享有優先受償權。受託機構依資產信託證券化計劃,將其信託財產讓與其它特殊目的公司時,其資產移轉之登記及各項稅捐,准用前項規定」。條例第39條則規範了受益證券的交易稅問題,該條規定:受益證券除經主管機關核定為短期票券者外,其買賣按公司債之稅率課徵證券交易稅。第40條規定了特殊目的信託財產收入,適用銀行業之營業稅稅率。第41條進一步規定「特殊目的信託財產之收入,減除成本及必要費用后之收益,為受益人之所得,按利息所得課稅,不計入受託機構之營利事業所得額。前項利息所得於實際分配時,應以受託機構為扣繳義務人,依規定之扣繳率扣繳稅款分離課稅,不並計受益人之綜合所得總額或營利事業所得額」。
新的處置方法
第一,監管當局應鼓勵和支持推動商業銀行在現行法制的架構中嘗試新的不良資產處置方式方法。商業銀行不良資產的處置問題將是中國金融秩序穩定,金融機構健康發展的根本性問題。對於受層次較高法制(如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法律、國務院的行政法規)所制約的萬式方法,則應該慎重對待;對於受到監管規章局限的新方法,則可考慮通過修改監管規章來促成這些方法的運用。
手續問題
第三,銀行不良資產轉移涉及的權利變更與債務人通知、擔保手續問題,可以通過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來個別解決。實際上,最高法院已經為資產管理公司處置不良資產已經出台了不少的專門性司法解釋,這對於商業銀行也是可以適用的。

個案特批

第四,通過個案特批的方式來運作特殊目的信託不值得推行。中國畢竟已經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市場主體不得違反現行有效法律法規和規章,是經濟法制的基本要求,也是世界貿易組織法律體制的基本要求。針對個別主體的特批,不僅會引發多個特批,而且會帶來國人乃至國際社會對中國法制體系和法治原則的質疑。
上一篇[風險隔離]    下一篇 [特殊目的公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