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犬夜叉人物大點評

標籤: 暫無標籤

犬夜叉人物大點評

之犬夜叉

犬夜叉——

犬夜叉人物大點評歲匆匆而遒盡兮,逢此世之俇攘。澹容與而獨倚兮,心旦旦而震蕩兮,何所憂之多方?唯仰明月而太息兮,縱九死其猶未悔兮,乘風破浪終有時日兮!
犬夜叉
我要變得更強

話說《犬夜叉》中,主角的光輝被它那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哥哥殺生丸給搶了不少,叉叉同學既沒有哥哥那一妖出,誰與爭鋒的霸氣;也沒有那高貴典雅風華絕代的氣概。
外貌,不如哥哥千年冰山的冷凝絕美;
內在,不如哥哥純正優秀的純妖血統;
智慧,不及哥哥的深藏不露;
武藝,不及哥哥的飄逸輕揚。
可,即使整日揮舞著一把巨型菜刀,穿著一身醒目的鮮紅火鼠裘口中中氣十足地嚷嚷道:「奈落,我要殺了你!」常常隨著戈薇的一聲「坐下」而與地面做親密接觸的魯樣子。
但,這樣的犬犬,才是可以穿越五十年沉睡而重新踏上征程的英勇少年,才是那個可以為了尋找四魂之玉一路不斷成長、不斷變強的紅衣少年。


 

1 犬夜叉人物大點評 -奮鬥篇——吾家有男初長成


犬犬是為了成為全妖而踏上尋找四魂之玉的道路,對於和他一起上路的戈薇,他有排斥、有厭倦、有喜歡、有憎惡。可一路走來,當沿途的風風雨雨都化成了沁入心靈的刻骨銘心時,我們的犬犬也漸漸改變了他尋找四魂之玉的初衷。
從一開始對戈薇的冷嘲熱諷,女人女人(小樣的,你還不知道這兩個字在現代的意思吧^^詳見1993年版漢語大辭典P842頁註釋)的叫著,到後來掛在嘴邊的戈薇兩字,尤其是每當戈薇MM遇到威脅時,那聲石破天驚的尖聲驚叫可是驚天動地啊——此時的戈薇,在他的心中,可還是最初被用力當作「移動的四魂之玉偵察器」嗎?此時的犬犬,還是當初那個只為了四魂之玉而拚命的半妖嗎?
後來,當發現自己的力量得心應手地掌握鐵碎牙時,犬犬毅然去了刀刀齋那進行修鍊。挑水、劈柴,幫助小貓戰勝村中妖怪。
當鐵碎牙在犬犬手中一次次地得到升級時,我們除了感嘆犬大將有著運籌帷幄的卓知遠見,也不得不對犬犬一次次地努力作出感慨。與殺殿一戰,揮出了風之傷;與龍骨精一戰,破解了鐵碎牙的奧義——爆破流;與蝙蝠妖一戰,煉成了紅色刀身的封印。
在龍骨精一戰後,我們看到的是得意忘形而揚揚自得的犬犬揮舞著鐵碎牙到處轉悠——畢竟能夠戰勝了父親曾戰勝過的對手,對於自己而言不啻為一件喜悅的事。那時的犬犬,還僅僅是個熱血沸騰,鬥志昂揚的男孩。
可在與蝙蝠妖一戰後,當他遇到了與自己同樣身份的紫織,紫織母女的生活與自己當初一樣艱難。在她們身上,犬夜叉看見了自己了身影,他沉默、他不語。
他看見了紫織的選擇,同時也在思考自己的選擇——到底要不要殺了紫織來換取鐵碎牙的升級?
犬犬的個性非常衝動,他無法去思考太多,也沒有餘地讓他有太多的時間作出思考。所以,在片中,我們看到的往往是他行動快于思考的「打打殺殺」——他來不及去想鐵碎牙得不到升級會怎樣,他也來不及去想幫助紫織母女意味著與蝙蝠妖一族為敵。
當他有所決定時,他已經擋在紫織的身前,用那把鐵碎牙保護著這個原本想除去的半妖——他也許不曾想到,他保護著的還是曾經那個迷茫的自己。
當最後,紫織的父親的靈魂出現在他面前時,鐵碎牙如願升級了。
離開蝙蝠島的前夜,犬夜叉對紫織說的那句:「做你自己。」何嘗不是對自己說的話,隨著刀的升級,叉叉同學也在一次次的浴血戰役中,進行了自我的升級。
於是到了後來的阻止珊瑚忍痛想要手刃親弟弟琥珀,幫助村民大戰飛天蛾,以及在白靈山兩次救下鋼牙的事情也不過是水到渠成的自然為之——
正是因為衝動,所以才是內心最真是的反應。
勇敢的犬犬,在戈薇一行人的陪伴下踏上了尋找四魂之玉的旅途,從初時對誰也不信任的冷言相對到後來五人團隊的共同進退。我家的犬犬可在戰國烽火四起的蒼穹下不斷進步哦!
旌旗獵獵馳者皇,誰家歸燕啄新泥?
狼煙蕭蕭漫霜河,烽火連天照赤城。
五楘梁輈駕騏駵,六轡在手舞桓橫。
金戈鐵馬玄冰破,吾家小犬初長成。


重新想了想桔梗。
我曾經也很討厭桔梗。
可是後來卻越來越牽挂她。

很多人討厭桔梗。
因為她的存在,牽絆住了犬夜叉,阻礙了戈薇的幸福。
因為她曾經的妒恨,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她就像一坐神聖孤傲的冰山。
然而,內心裡,50年前的山盟海誓、刻骨銘心,卻燃著不滅的火焰。
桔梗說陶土的身體比肉體要好。因為她更加自由了。
因為她生前身上重重的擔子,磨折了自己的靈魂。
自由,釋然,平靜的桔梗,與燦爛怒放的戈薇相比,確實很冷。
但她依然是整部動畫里讓人牽挂的角色。

我想,桔梗的存在是必然的。
之於犬夜叉,桔梗永遠是他無可推卸的責任,他欠她一條命。因為他曾經說,我的生命永遠是你的。
之於戈薇,桔梗永遠是她逃不掉的前世,她們共用著同一個靈魂。也註定要包容同一個所愛。
而之於他們兩個。桔梗是他們必須要面對的曾經。

每個人都有過去。都有割捨不掉的情愫。
但要想幸福,所做的不應是逃避,而應積極的去承受歷史的遺留,敢於承擔過去帶給現在的影響。
而要想逾越曾經,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堅定不移地相信未來。

 

2 犬夜叉人物大點評 -萌動篇——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上)逝

雁落平沙,煙籠寒水,古壘鳴笳聲斷。
青山隱隱,敗葉蕭蕭,天際暝鴉零亂。
樓上黃昏,片帆千里歸程,年華將晚。
望碧雲空暮,佳人何處?夢魂俱遠。
憶舊遊,小園香徑,尚想桃花人面。
書盈錦軸,恨滿金徽,難寫存心幽怨。
兩地離愁,一尊方酒凄涼,危闌倚遍。
盡遲留、憑仗西風,吹乾淚眼。

寬大的巫女袍,清揚的髮絲隨風飄揚,垂下那宛如秋水流淌的靈動。白色的絲帶輝映著同樣色彩的寬大衣袍。
她回眸,她輕笑,那萬里無頃碧藍如洗的天空是她恣意昂揚的輕舞飛揚;
她闔首,她淺吟,那靜謐著的微微盪起漣漪的河流是她激越誠然的百轉千回;
她凝望,她低語,那葛蕌綿綿燕草如環的無垠草原是她義無反顧的寸心寸發。

可——
那嬴弱的軀體剛剛復活,蒼白的手顫巍巍地扶著傷口然而昔時溫和的桔梗卻用憎恨的眼神怒視著我,「我要殺了你,犬夜叉!」
我以為沒有一刻比這一瞬更令我心碎了。
但——
白靈山之役,殘留在懸崖上的那一枚斷箭,殘破的弓弩不再是英姿勃發被主人架在指尖的利器,它只是靜靜地躺著,彷彿失去了一切戰鬥的力量,散亂的白色絲帶依依稀稀地纏繞著,上頭依稀還留有熟悉的氣味。可——抬頭望去,漫山遍野瀰漫著的瘴氣,青紫的煙霧好似一隻無形的手緊緊扣住我的咽喉。
我無力地跪下,兩手死死地抓著那半斷的殘箭,痛苦地閉上雙眼。50年前桔梗持箭對著我的身影清晰地浮現在腦海里。

「桔梗——」
如果可以,我寧願在50年前死在你的破魔之箭下;
如果可以,我寧願在森林中讓你帶走去那死亡之國;
如果可以……

「愛著我的桔梗,恨著我的桔梗,想要殺掉我的桔梗,你要去哪裡?」
——蒼穹依舊,河水東流,草長鶯飛。可那衣袂紛飛,絲帶繞垂,紅裙似火,白衣勝雪的夢中人又在何方呢?
那個與我約定要一起過平凡人生活的人;
那個與我攜手在雪地里共同退敵的人;
那個與我在草原上一起談論生世的人;
那個與我在夕陽下的蘭舟上相擁的人。
你,終究不在了嗎?

「我終究再一次讓你一個人孤單地死去……」
犬夜叉

或許有很多人不怎麼喜歡桔梗。
覺得她絆住了犬夜叉與戈薇,
又或者厭惡她曾經對犬夜叉的憎恨,對戈薇的妒嫉。

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或者說可以找出千百條理由,甚至連「今日天氣很好,陽光很明媚,我遇見了###,所以這樣的邂逅就是喜歡了」的風馬牛不相干條件也可以成為喜歡的原因。

同樣,討厭也是如此。
討厭一個人,自然看她不怎麼順眼,她的高傲可以被叫做孤癖;她的獨善其身可以被叫做自私;她的直率可以被叫做口無遮攔......

所謂「名花各入人眼」,青菜蘿蔔尚且各有所好,何況人也?

只是,桔梗,不得不說一句,沒有她,也就沒有如今的犬夜叉。
如今那樣勇敢、執著、善良、責任的犬夜叉
愛一個人的確需要的是信任.
而信任則是所有感情的基礎.
可是,你覺得當時的犬犬和桔梗他們真的懂得愛嗎?
每錯,愛是一種本能。是一種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妙悟。
可當時的他們真的了解愛嗎?
每錯,他們是在相愛,也的的確確是彼此的初戀。
可既然是初戀,就意味著清純與苦澀、微酸而甜蜜的日子。
他們因為遺落而走到一起,因為遺失而走得更遠,因為了解而想一直走下去。卻也因為不了解而分開。
這能說是當中一個人的錯誤嗎?
只能說是兩個人都不夠成熟,又太渴望彼此的溫暖,於是愛得太快。愛來得太匆忙,又來得太熱烈,卻又去得太匆匆,去得太決然。
情之所終,生死相許。
然而萬物至極,又豈是一個「空」字?
愛沒有錯,犬犬和桔梗也沒有錯。
他們只是不懂如何去愛,如何去愛人。
換句俗話,他們只是相遇的太早了!
不是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而是真正的「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所以,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誰對誰錯,也請別責怪誰之過。
何況,兩個人的路,走到了盡頭,又豈會僅僅是一個的責任呢?

慕夏


犬夜叉——歲匆匆而遒盡兮,逢此世之俇攘。澹容與而獨倚兮,心旦旦而震蕩兮,何所憂之多方?唯仰明月而太息兮,縱九死其猶未悔兮,乘風破浪終有時日兮!

3 犬夜叉人物大點評 -萌動篇——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下)光

江南可採蓮,蓮葉和田田。
魚戲蓮葉間。
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
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她總是穿著奇怪的衣服,坐著奇怪的車子,說著奇怪的話語。
她一點也不溫柔,總是對我嚷嚷「坐下」;
她一點也不公平,總是對我發火幫著七寶;
她一點也不可愛,總是幫那頭臭狼說話。
可,
在蜘蛛廟那夜,一彎如弓的淺淺月牙將我半妖的秘密毫無預兆地揭開,我沉默,我默然,我刻意選擇忽略她。然而,當我半躺在她腿上進入夢鄉時,竟彷彿重溫回了那段兒時在母親身邊的安寧歲月,使得我也不知為何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戈薇,其實,你很香的。」
在與飛天蛹一戰後,我注視滿目蒼痍的村落與滿是恐懼眼神望著的村民,那股被遺棄的痛再次籠罩著我,我沖向後山的小溪,不停搓洗著自己的雙手,想要洗清自己的罪惡。村民們嫌惡的眼神彷彿與兒時母親周圍那群簪衣鮮袍的她跑了過來,沒有遲疑,握住我的手,一字一句地說道:「犬夜叉,不是你的錯!」
在白靈山上,我強撐著自己對抗著山上的結界,艱難地和煉骨戰鬥著。火光衝天的爆破后,我渾身是血地站在山腰間的河邊,她猛地衝過來,緊緊地抱著住我,晶瑩的淚珠在那片陽光下化為滿天的飛熒,點點滴滴,一朵一朵灑在我逐漸敞開的心房,那猶帶著哭音卻又壓抑不住喜悅的低喃最終擊碎我鎖在胸口的無形的那道鎖——「犬夜叉,你活著真好!」
我怔了怔,遲疑了一會,也僅僅是片刻,那僅著白色單衣的顫抖的手不由自主地環住披著鮮紅火鼠裘而同樣顫抖的她。
那一瞬間,我抱住的何止是那個為我而哭泣的來自異世界的女孩,還是那顆我以為早就死去的心。

YouarethereandIamhere
Thinkingabouthowmuch
Iloveyou
Thinkingabouthowmuch
Ineedyou
Thinkingabouthowmuch
Imissyou

YouarethereandIamhere
Thinkingabouthowmuch
Icannotwait
Untilwearetogetheragain
Thinkingabouthowmuch
Iwillappreciate
Morethaneverthetime
Wewillspendtogether
Iloveyou

你在東,我在西。
我在想,
我多麼愛你
在想,
我多麼需要你
在想
我多麼想你

你在東,我在西。
我在想
我等不及了
我再見到你
在想
我會比以往
更加珍惜
我們下一次的相聚
我愛你
桔梗與戈薇,雪代巴與神谷熏,犬夜叉與劍心。
誰是誰的最初?
誰是誰的最終?
誰打動了誰的心?
誰又辜負了誰?
誰為誰流下那珍珠般的淚?
誰有為誰拈出那傾城一笑?

她在他的心房開了一道門,而最後的走入的卻是另一個她;
她在她的胸口流了一滴淚,而最後留下笑的卻是另一個她。
她最初對他下來「言靈」,而最後執行的卻是另一個她;
她在他臉上刻下一道疤,而最後在他心上劃上的卻是另一個她。
相同的靈魂,不同的思想?
她是她,她又不是她。
可最後戀上的卻是那個最初的他……

殘寒褪盡,瑞雪融,上元時節,春意空闊。
望月樓中望月人,欄杆拍遍。
桔梗依舊,緲芳魂何處?
煙散雲消無憑逝。
曉聲催角,清寒蘊,梅子黃時,雨打芭蕉。
山中不知時日變,武陵人遠。
影隨光動,燕燕與歸。
卻回首,只見伊,
笑語盈盈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