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狐鹿姑單于(?-前85年),為亞洲古匈奴的君主之一,他於前96年接任且鞮侯單于擔任匈奴單于,前85年卒於任。



  狐鹿姑單于在位(前96—85)時,匈奴內部由於奴隸制經濟的發展,統治階級已日趨腐敗,而內部矛盾最初是由單于為傳位己子廢左賢王合法繼承人先賢撣為日逐王引起;繼之,又因單于母閼氏以其異母弟左大都尉賢為族人所重,恐單于不立己子而立左大都尉,派人殺之,致使左大都尉同母兄拒絕按時前往會盟。及單于將死時,卻又囑諸貴人立其弟右谷蠡王繼為單于。而衛律及其妻顓渠閼氏則於其死後矯令更立左谷蠡王。公元前85年(漢昭帝始元二年),左谷蠡王在衛律等支持下繼位,稱壺衍鞮單于。左賢王和右谷蠡王極為憤慨,陰謀投附漢朝,但恐不能達到目的,遂謀脅盧屠王共走烏孫。盧屠王不從,告知單于。單于使人驗問。右谷蠡王不服,反嫁罪於盧屠王,致使二王俱離開舊遊牧地,不往龍城會盟。統治階級內部矛盾的不斷加劇,給奴隸主貴族勢力的發展帶來了巨大障礙。


  早在狐鹿姑單于時,匈奴貴族因連年征戰,就渴望與漢朝恢復和親。后因單于拘留漢使,及壺衍鞮單于繼位,「母閼氏不正、國內乖離」④,常恐漢兵乘機往襲。於是採用衛律建議,「穿井築城,治樓以藏谷」⑤,以防漢軍突然襲擊。旋因聽說「胡人不能守城」①又中止,改與漢通好,並釋蘇武、馬宏等歸。不久,又發左、右部2萬騎掠漢塞。兵敗,甌脫王與西祁王被俘。因懼甌脫王導漢軍追擊,率眾走西北②。


  公元前78年(漢昭帝無風三年),右賢王、犁污王將兵4000騎分道侵日勒(今甘肅省山丹縣東南)、屋蘭(今山丹縣西北)、番和(今甘肅省永昌縣境),為漢張掖太守、屬國都尉擊敗,犁汗王為屬國千長義渠王部下射死。次年,單于發兵3000餘進犯五原,殺略數千人;繼遣數萬騎傍漢塞圍獵,攻襲亭障。時烏桓漸強,派人掘前「單于冢墓」③。壺衍鞮單于怒,發兵2萬馳擊。漢授中郎將范明友為度遼將軍,欲隨後跟蹤堵截。會匈奴已收兵,明友遂乘烏桓新敗,揮師蹴之,斬殺6000餘人。匈奴貴族驚懼,不敢出兵,遣使往烏孫,陰謀索漢解憂公主,又連發兵侵掠烏孫,奪其車延、惡師之地,公主及昆彌求漢出兵救援。


  烏孫是漢朝在西域的重要盟邦,公元前2世紀末期就與漢朝「結為昆弟」④。因此保烏孫就是保西域。公元前71年(漢宣帝本始三年),漢朝統治階級遣度遼將軍范明友,前將軍韓增,蒲類將軍趙充國等分別領兵出塞,偕烏孫對匈奴進行夾擊。匈奴人民聞漢兵至,紛紛遠徙。漢兵因未按預定期限到達目的地,校尉常惠乃與烏孫合兵擊右谷蠡王庭。俘單于父行及嫂、居次(公主)、名王、犁汗都尉、千長、將以下39000餘人,牛、羊、馬、駝、驢、騾等70餘萬頭⑤。單于怨怒,於當年冬自統兵擊烏孫,頗有俘獲。但當要返回時,恰值天氣驟冷,突降大雪,深丈余,人畜多凍死。於是丁靈乘勢攻其北,烏桓入其東,烏孫擊其西,給壺衍鞮單于以沉重打擊。


  公元68年(漢宣帝地節二年),壺衍鞮單于死,其弟左賢王繼位,稱虛閭權渠單于(前68—60)。
上一篇[虛閭權渠單于]    下一篇 [台南捷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