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狙擊神探是中國香港八十年代拍攝的以警務紀實為題材的電視連續劇,共20集。片中講述高級幫辦奇(任達華)精明幹練,用卧底屢破黑社會集團,甚得上司賞識,為維護法紀與邪惡勢力鬥爭的故事。

1 狙擊神探 -基本資料


片名:狙擊神探 The Under Cover Story
地區:中國香港(TVB)
類型:警務紀實
集數:20集
語言:粵語
首播:1988年
演員:任達華、張兆輝、彭文堅、吳君如、邱淑貞、龔慈恩

2 狙擊神探 -劇情介紹


  高級幫辦奇(任達華)精明幹練,用卧底屢破黑社會集團,甚得上司賞識。奇結婚多年,生有一女,但妻子美(龔慈恩)欲擺脫婚姻枷鎖,往台灣發展歌唱事業,與奇離婚。奇專註工作,領導下屬登(張兆輝)、威(彭文堅)、明及鳳(吳君如)屢破奇案,直搗罪惡根源。登單戀化驗師華(邱淑貞),但華對奇早已芳心暗許。奇幾經風波,終於接受華的愛。登誤會奇撬牆腳,大受打擊,加上其妺少媚慘被誘姦,疑犯因證據不足而逍遙法外,登變得十分偏激,為了替妺復仇而加入黑社會。奇不忍登誤入歧途,力勸他回頭,惜忠言逆耳,奇為著維護法紀,與登展開對峙……

3 狙擊神探 -分集劇情

第1集

 
  高級幫辦鍾迪奇駕車到一舞女被殺現場時,與女鑒證科化驗員鄭婉華的汽車相撞,氣結不已。其後見她處事認真與細心,對她另眼相看,加上婉華為迪奇手下翠鳳的閨中密友,從此展開友誼。嘉美自中學畢業后,即嫁迪奇為妻,但一直不甘安份做一家庭主婦,常藉詞發展自己的歌唱事業,連夜拋下幼女亦寧在家,到酒廊充任兼職歌手,夫婦因此常起爭執。沙展潘繼登新調入重案組,因與迪奇多年老友,常恃熟賣熟,加上他英雄主義作祟,自以為勝人一籌,不大依正規做事,反令同事大感不滿。CID蘇國民調查到死者臨死前曾與忽仔南見面,頓懷疑他與兇案有關。繼登不理同組工作程序,私自追捕忽仔南至一酒樓,欲先以身藏毒品的罪名捉拿他,強逼酒樓伙記梁廣做證。梁廣堅持不肯插手,終得迪奇解圍。原來梁廣為迪奇做卧底時的生死之交,現已洗手江湖,改做正行,一直逃避涉足於黑幫事件中,迪奇對他大表欽佩。

第2集

 
  繼登盤問忽仔南,得到販毒組織的資料,令掃毒組得以剷除四大毒檔,因而立下大功,甚獲上司嘉許。迪奇與繼登無意中撞破毒販販毒之事,繼登欲赤手捉拿歹徒,反被槍射,幸迪奇挺身保護,繼登才倖免於受傷。其後警方大舉殺至,將毒販一網成擒。迪奇答應嘉美趁其最後一晚唱歌時陪她盡興,怎料臨時接到指示辦案,嘉美大表失望,遂把心一橫,決意拋夫棄女到台灣發展。繼登跟隨迪奇調查地盤藏女屍案,邂逅了婉華,驚為天人,乘機與她搭訕,卻遭婉華冷淡對待。警方比較兩宗謀殺案,發現犯罪手法相似,懷疑同一兇手所為,頓推測到地盤看更的侄仔射厘輝身上,向他展開連串追查,可惜未能找到有效證據。迪奇等為搜集證據,請求婉華在電視上裝扮成被殺少女,以喚起觀眾記憶,婉華欣然答應。

第3集

 
  嘉美出發之時,發現護照不翼而飛,以為被迪奇收起,大鬧至差館,其後發現因亦寧不舍母親離去,遂出此下策留住她,令嘉美大感難過,但仍維持原意遠走他方。迪奇受到家庭壓力,影響其工作情緒,因而錯失升職機會,令他再受打擊。迪奇等幾經推測調后,懷疑為一的士司機李乙金所為,連忙將他逮捕歸案,發現一切輔助證供成立,但未能找到真憑實據,未能將疑犯起訴。正當迪奇欲以工作麻醉心底煩惱時,接到律師送來分居書,令他大表消沉,后得繼登等從旁勸解,暫將離婚之事置諸腦後。重案組中人日以繼夜爭取時間搜集證據,終證實李乙金因當夜更司機,形成與妻子性生活不協調,以致長期壓抑致心理不平衡,繼登等更積極地找出物證,將乙制裁。國民跟迪奇到繼登家吃飯,遇上其妹少媚,被其清純氣質深深吸引,刻意取悅她。

第4集

 
  繼登藉詞開解迪奇,組織一班同事郊遊燒烤,製造機會親近婉華,終能如願約會她。繼登與婉華上街,遇上一少婦馬慧芬遭搶劫。繼登替其捉拿匪徒后,發現該少婦已失去影蹤,大感莫名其妙。婉華奉命調查一離奇殺嬰案,疑犯為慧芬,原來她為一歐姓男子的情婦,其妻產子后,他將嬰兒交予慧芬照顧,方便他與慧芬幽會。事發當日,慧芬聲言落街買油,回家后發覺嬰兒失蹤,始知己被人擲下街,而她亦成為最大嫌疑犯。另一方面,婉華直覺慧芬無辜,想盡辦法替她洗脫罪名。繼登為討好婉華替她搜集疑點,與該警署幫辦杜百金髮生衝突,被百金向建奇投訴。

第5集

 
  繼登與婉華巡視案發現場,發現一失常男子形跡可疑,幾經盤問下,揭發他因不滿嬰兒哭啼,一怒之下將他擲下街。慧芬得以洗脫罪名,但另一方面令百全對繼登更起嫉妒之心。嘉美見迪奇未肯簽分居書,遂回港正式向他提出離婚。迪奇自知無力挽回婚姻,堅決爭取亦寧的撫養權。繼登常趁機向婉華展開追求攻勢,婉華為了工作不便推卻。及后工作完畢,婉華自覺對繼登無投下感情,藉詞疏遠他,但繼登仍不放棄死纏著婉華。嘉美自去台灣一段時間后,即搭上名經理人姚千盛,經他改造后,判若兩人。嘉美更在迪奇的同事面前炫耀自己的華貴,以圖打擊迪奇對撫養亦寧的信心。迪奇終答允讓亦寧暫跟隨嘉美。

第6集

 
  迪奇經歷家庭破裂,精神大為頹喪。婉華盡朋友之義,耐心地開解他,並以其悲慘童年往事予他借鏡。迪奇頓解心中結,二人加深了解。繼登發現婉華與迪奇來往甚密,醋意大生,過份干涉婉華自由,令她大為反感,拒絕其約會。繼登向翠鳳請教取悅婉華之計,翠鳳勸他耐心追求。繼登受冤屈氣后,未敢向同事訴苦,惟發泄在疑犯身上,鬧至警署嘈吵不已,終被迪奇責備一頓。嘉美讓出時間給迪奇陪亦寧玩,可惜他百務纏身,托翠鳳代為照顧。翠鳳與亦寧整夜玩樂,令亦寧忘記溫習功課,以致逼於默書作弊,終被罰留堂。射厘輝在夜晚以望遠鏡偷窺別人時,無意中目睹一宗兇殺案,未敢報案。其後良心不安,終向警方提供線索。警方追查屋主何明德,發現他案發時期出外公幹,其後獲悉只有侄兒盧威才有機會入屋,立逮捕他歸案協助調查,盧威終承認謀殺罪。

第7集

 
  迪奇未能抽身照顧亦寧,托婉華代辦。怎料亦寧因被捉「出貓」而驚慌過度病倒,令迪奇深感無力分身照顧亦寧,自願讓出撫養權,但其後當他知道嘉美已帶亦寧往台灣定居,內心痛苦萬分。婉華在迪奇內心空虛寂寞之時,對他體貼入微,令他大為感動,開始將感情轉移到她身上,但又想到自己曾經滄海,未敢貿然展開另一段感情。梁廣在的士上拾獲一銀包,發現為鄰居鄭梅菁的,立送回她,二人見面話甚投契。其實梅菁中年喪偶,剩下一筆遺產過活無憂,難得有人主動與她交談,二人間友誼進展神速。鄭德隆向不務正業,在一機會下,受友人引誘合作販毒生意,令他對事業重現希望。梁廣在街上遇見梅菁,親眼見她被波叔之子阿細搶劫,著梅菁不要報案,隆即告知波叔,勸他嚴厲管教阿細。阿細運毒,途中被警員截查,畏罪逃去,被警方開槍射中手部,負傷逃至廣家求助。梁廣連忙通知波叔,波叔忿怒之餘,要阿細到警局自首。阿細恐受法律制裁,竟狠心推波叔下車后,不顧逃去。

第8集

 
  梁廣為報波叔當年知遇之恩,托迪奇查出阿細下落,帶波叔找出阿細,怎料二人一直被百金跟蹤,派人圍捕阿細。另一方面,百金以前曾與梁廣有過節,故意刁難梁廣,堆砌藉口扣留他,梅菁保釋梁廣。原來十年前一夜,梁廣被仇家追殺,在路上誤撞死百金之弟。百金欲將他定罪,可惜法庭裁定其弟死於意外,令他忿忿不平,形成二人間積怨多年。德隆恐阿細會向警方泄露販毒之事,但苦無盤纏潛逃,遂求助於黑社會大哥羅慶榮,聘請律師替阿細洗脫罪名,並將罪狀嫁禍梁廣身上。迪奇深信梁廣無辜,但未能替他找到有力證據辯護,惟向百金上司馬sir告密,聲稱百金公報私仇誣告梁廣。馬sir幾經調查下,發現阿細給假口供,證實迪奇所言,向百金教訓一頓。

第9集

  梁廣無罪被釋后,被酒樓辭退,令他自尊大損,刻意逃避迪奇與梅菁,重臨煙花之地自我麻醉。其後得迪奇好言相勸,梁廣重拾自信。梁廣計劃開食店,但苦無門路,梅菁熱烈鼓勵,著德隆代他辦理手續,但德隆恐梁廣終有一天會識破其販毒生意,拒絕他效力。梅菁不想打擊梁廣,決與梁廣合股經營。繼登乘自己生日,約婉華吃晚飯,怎料婉華不讓機會與他單獨見面,故意安排大班同事為他慶祝,令他大感無癮。慶榮逼德隆與劉彼得合作走私生意,德隆眼見彼得性好色,專意投其所好,與他出入風月場所,甚獲彼得好感。國民向傾慕少媚,常藉故到潘家親近她,可惜始終未敢向她示愛,而少媚卻懵然不知。彼得偶遇婉華,垂涎其美色,逼德安排他親近婉華。德隆不敢違命,卻布局讓繼登英雄救美,令彼得對繼登懷恨。

第10集

  少媚初出茅廬,受雇為保險經紀,到處兜搭生意。一日,當她撞上彼得公司時,被彼得看中,藉名貴手飾親近她,少媚向貪慕虛榮,亦樂得奉陪。彼得獲悉少媚為繼登之妹后,串同少媚上司Henry,製造機會將少媚強姦,事後Henry更叮囑她保守秘密。其後少媚識穿二人詭計后,大受刺激,一怒之下暈倒街頭。少媚被送入院后,向繼登陳述被奸經過。繼登忿恨不已,努力搜集證據,將彼得繩之於法。迪奇協助盤問彼得,未能取得其犯罪證據,反被他乘機侮辱少媚一輪。繼登聞訊大表痛心,怒闖彼得公司大鬧一輪,終受警署高層譴責。少媚受到悲慘遭遇后,還要面對親朋的歧視眼光,加上新聞界輿論,令她大受打擊,幸有國民在旁慰解,使她稍感溫暖。

第11集

  少媚控告彼得強姦鬧上法庭,可惜證據不足,被他逍遙法外,令少媚精神大受打擊,面臨崩潰。繼登未能為妹申冤,性格亦變得十分偏激,竟欲當街槍殺彼得報仇,幸迪奇及時制止,但繼登因犯了警隊規律,被調作軍裝沙展。繼登接受新職后,自尊大損,形成工作態度散漫。迪奇勸他振作,可惜繼登誤會他一直對自己被降職之事袖手旁觀,對他成見甚深,拒絕接受其勸告。國民不嫌棄少媚失身,竟自作主張向媚母提親,令少媚大表驚愕。其後少媚接受家人勸告,終答應婚事。婉華安排機會繼登與迪奇見面,藉此消除二人間誤會,二人終和好如初。繼登以為婉華因仍對自己余情未了,才暗中幫他,內心暗喜。繼登為少媚辦嫁妝,帶一金鐲子給婉華看,著她給予意見。梁廣誤會繼登向婉華提親,著迪奇趕快向婉華示愛,可惜迪奇無膽闖情關,只從旁試探,婉華大為結。

第12集

  婉華惱怒迪奇,令他大感不安,終提起勇氣向她表明愛意,令婉華甚為感動,二人間感情跨進一大步。繼登發現婉華與迪奇若即若離,醋意大生,欲搶先向婉華求婚。婉華決絕拒婚,並表示獨鍾情於迪奇,令繼登大失所望。迪奇往開解繼登,反被他誤會橫刀奪愛成功后,要向他揚威,怒摑迪奇出氣,二人再反目。7彼得,欲乘繼登失意時,引誘他加入其勾當,然後利用其對彼得的仇恨,合力布局逼彼得交出公司股份,繼登更乘機痛毆彼得報仇。少媚與國民結婚後,內心仍存被強姦的陰影,拒絕與國民盡夫妻之情,令他大表失望。繼登提出邀請二人外出遊玩,以圖令二人增進感情。

第13集

 
  慶榮賞識繼登才智,招攬他加入其黑社會組織。繼登財迷心竅,欣然接受其邀請。繼登眼見少媚與國民旅遊歸來,感情大進,頓感安慰。相比之下,他自覺失意於情場,倍感孤寂。迪奇接到數宗珠寶大劫案,極力爭取調回繼登幫手。繼登滿懷高興復職,卻發現案情錯綜複雜,懷疑犯罪集團與慶榮有關。嘉美經中盛簽下大批歌唱合同,隨即被他挾帶私逃,留下她在台灣履行合約,頓感無力照顧亦寧,遂托航空公司將亦寧送回港給迪奇。迪奇畢竟與嘉美夫妻一場,連忙趕往台灣探望她。原來她早已偷渡回港,在一三流夜總會工作,迪奇見她居無定所,接她回家暫住,令婉華不是味兒。迪奇接獲線報,派人大舉搜捕劫匪,混亂中兩幫槍戰。繼登為報答迪奇以身助他脫險,合力捉拿疑犯。

第14集

 
  婉華恐迪奇與嘉美藕斷絲連,內心矛盾不堪,刻意逃避迪奇。嘉美乘亦寧生日,力邀婉華參加其慶祝會,當眾向她冷嘲熱諷,並暗示會與迪奇複合,令婉華大為難堪,一怒離去。迪奇為討好婉華,約她參加其警隊舞會,婉華亦答允前往。怎料當晚嘉美纏著迪奇,令婉華大為忿怒。其後迪奇分析嘉美內心痛苦,婉華對她漸為體諒。嘉美獲迪奇鼓勵,參加一歌唱比賽,臨出賽前威脅迪奇與她複合。迪奇不肯,嘉美含淚參賽,演繹一失戀者心聲時異常投入,終奪獎而歸,令她重拾自信。迪奇得疑犯招供,將大批贓物起回,卻仍未能找出幕後主使人,遂利用線人聯絡德隆,以圖布局人贓並獲。怎料臨急被繼登發現,立向德隆通風,令他早有準備,迪奇終無功而回。

第15集

 
  婉華安排迪奇與德隆見面,迪奇認出德隆被懷疑與犯罪集團有關,向婉華追問其身份,婉華聲言毫不知情。德隆恐迪奇與婉華結婚後,會對其非法生意有所阻礙,欲暗示拉攏迪奇與他同流合污,迪奇不為所動。其後迪奇竟欲退出調查此案,卻被上司駁回。梁度好友彭貴多年前被迪奇作卧底時出賣,坐牢八年,一直對迪奇懷恨於心,終下定決心逃獄,一方面向梁廣索取巨款,計劃向迪奇報仇。梁廣屢勸無效,逼於將其股份頂讓予梅菁,代他籌錢。彭貴找慶榮,要他出面找一支槍給他,慶榮忌其三分,下令德隆逼繼登交出佩槍。繼登施計假裝被襲,遭歹徒奪槍,藉此掩人耳目。

第16集

 
  彭貴在迪奇家外埋伏,乘他回家時槍殺他,幸迪奇及時發覺,反過來追捕彭貴。彭貴慌忙走到街上,被迪奇槍傷,終挾持一人質,搶得一的士逃去。彭貴身負重傷,致電梁廣求助。梁廣念在手足之情,立往照顧他,卻被迪奇派人跟蹤。梁廣勸迪奇撤銷對彭貴的控罪,迪奇為維護公安,堅決繼續捉拿彭貴歸案。梁廣勸彭貴瓦解對迪奇的仇怨,並代他安排逃亡他方另謀出路,可惜彭貴執迷不悟,誓殺迪奇報仇。國民與超明查出彭貴下落,欲捉拿他回署,雙方混戰一輪,國民不幸中彈,傷重被送入院急救。迪奇恐彭貴再為害良民,求梁廣說出其下落。梁廣矛盾不堪,終不忍再出賣彭貴,忍痛黯然離港,令梅菁大表失落。繼登驚聞國民腳傷殘廢,對少媚大表同情。其後追查下,發現國民竟被自己的失槍所傷,立向慶榮追查,證實失槍曾輾轉交予彭貴,遂向彭貴算賬。

第17集

 
  貴走投無路,向慶榮勒索巨款。慶榮利用繼登與彭貴的仇怨,著他往公園與彭貴交涉。剛巧迪奇一家在場,彭貴槍頭即轉向迪奇,繼登乘機將彭貴打死。國民昏醒后,未能接受自己腳傷殘廢,拒絕施割除手術,其後少媚為免他生命有危險,忍痛替他簽字。國民手術完畢后,情緒大表激動,常向少媚發脾氣。繼登自覺間接害了國民,內疚非常。答允再為慶榮效力,以籌錢安排國民往外國做矯型手術。迪奇無意中發現繼登曾插手德隆的生意,頓懷疑到失槍之事乃二人故意安排,遂積極調查德隆的底細,從中搜集其犯罪證據。迪奇恐婉華知道德隆罪行時,會意氣用事,破壞其計劃,遂向她提出暫時分手。婉華莫名其妙,大感不安。

第18集

  迪奇派兩新手下追蹤德隆,發現他進行一宗珠寶賊贓交易,連忙出動逮捕他。剛巧婉華因工在場,發現其兄所為後,大感悲傷。婉華恐德隆泥足深陷,勸他臨崖勒馬,將功贖罪。德隆忠言逆耳,暗將賊贓販賣,取得現金后,欲安排挾帶私逃。迪奇查出德隆將其名下的財產轉予婉華后,然後隻身離港,遂往機場截往,將他逮捕帶回警署,逼他與警方合作找出慶榮的犯罪證據。德隆被迪奇帶回警署途中,被慶榮派人刺殺滅口,終死於槍下。婉華聞訊大受刺激,感到其兄之死受迪奇連累,內心矛盾不堪,終向迪奇提出分手,迪奇大感無奈。國民成功裝上義肢,回港向迪奇辭職,決奮發另謀出路,家人稍感安慰。

第19集

 
  慶榮有一批槍械從外國來港,派繼登照應。怎料迪奇已預先接到線報,安排人手截住,將全批私貨帶返警署。慶榮懷疑內藏警方線人,命繼登找出內奸。迪奇為試探繼登,故意泄露洪中為警方線人。繼登果有所行動,當場被迪奇截住,百辭莫辯。繼登洗心革面,決作警方卧底,繼續跟隨慶榮,搜集其犯罪證據后,將他繩之於法。慶榮為除掉一對頭,利用繼登的身份,掩護手下阿倫行刺。繼登為免受懷疑,自甘為慶榮效力,事成后,仍未能掌握到慶榮的犯罪證據。繼登為博取慶榮信任,訛稱阿倫在醫院傷重危殆。慶榮恐阿倫會泄露其秘密,著繼登殺他滅口。繼登裝作如命行事,大獲慶榮信任。婉華寂寞非常,要梅菁陪他看戲,剛巧撞見繼登與一妖艷女子狀甚親熱,彼此尷尬不已。其後繼登欲上華家解釋,可惜無勇氣表明心意。

第20集

  國民眼見繼登與慶榮關係密切,誤會二人同流合污,其後經繼登向他解釋,國民甘願做他與迪奇的聯絡人。繼登乘慶榮與另一黑幫洽談生意時,在身上暗藏錄音機,然後著國民將錄音帶交予迪奇。可惜國民不慎被慶榮另一手下阿通發現,欲將錄音帶搶回,幸迪奇及時阻止,才將證物搶回。迪奇威逼阿通與警方合作,終乘慶榮再度行動時,布局將他人贓並獲。繼登雖身中慶榮一槍,但有如釋重負的感覺。翠鳳等見迪奇重任已完,極力拉攏他與婉華複合,究竟二人能否和好如初呢?留意收看會有結果。

上一篇[聖杯派]    下一篇 [傑士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