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猜調

《猜調》是雲南漢族民歌。 雲南兒童遊戲時唱的對歌。內容生動,形式活潑。對歌由一個具有呼喚性的音調開始,接著就通過一連串的排句發問,但對方並沒有被難倒,不假思索,脫口而出,對答如流。問得巧,答得妙,生動活潑,妙趣橫生。

1猜調(一)

小乖乖來小乖乖,
我們說給你們猜,
什麼長長長上天,
什麼插在水中間,
什麼有腿不走路,
什麼有嘴不唱歌?
小乖乖呀么小乖乖,
我們這就猜出來,
高樓長長長上天,
橋墩插在水中間,
板凳有腿不走路,
喇叭有嘴不唱歌。

2猜調(二)

小乖乖來小乖乖,我們說給你們猜。
哪樣長,長上天,哪樣長長海中間,
哪樣長長賣街前,哪樣長長妹跟前?
小乖乖來小乖乖,你們說來我們猜。
銀河長,長上天,蓮藕長長海中間,
米線長長賣街前,絲線長長妹跟前。
小乖乖來小乖乖,我們說給你們猜。
哪樣團,團上天,哪樣團團海中間,
哪樣團團賣街前,哪樣團團妹跟前?
小乖乖來小乖乖,你們說來我們猜。
月亮團,團上天,荷葉團團海中間,
粑粑團團賣街前,鏡子團團妹跟前

3同名鋼琴曲

陳怡的《猜調》創作於八十年代中後期。在八十年代中期,文學領域的「尋根熱」蔓延到藝術領域,在音樂創作的世界中,主要體現在應用傳統樂器、少數民族音樂題材和音調來進行音樂創作。在《猜調》中,她表現出較深厚的傳統寫作根底,儘管民歌曲調作了較大的分裂發展,但總能聽到貫穿在音樂之中的具有鮮明民族風格的主題因素;同時又在《猜調》中有目的地運用新技法:雙重調性,複雜的節奏結合,對新音響效果的探求等交織成她作品中的現代因素。

4民歌旋律

旋律是音樂的靈魂,中國音樂尤其強調旋律的核心作用,注重旋律線的優美連貫。鋼琴改編曲是以民歌《猜調》的音調為主題旋律,具有單聲思維的形態。在改編成鋼琴作品時,又以多聲思維為根本特徵。演奏這些作品時,在將「單聲思維」與「多聲思維」相結合的同時,要更注重在多聲織體中體現旋律的線條美和流動感。如《猜調》的主題旋律,在經過加花處理后,使得主旋律音常常融入到和弦或其他音型里。演奏時減弱非旋律音以突出主旋律,不能只注意織體的變化而忽略旋律的連續性和完整性。

5演奏方法

1、斷奏和跳音奏法
民歌《猜調》是一首活潑、詼諧、歡快的兒歌,因此在鋼琴作品中大量運用斷奏和跳音奏法,恰當地烘托出樂曲活躍、逗趣的情緒。這種奏法在演奏時在音色上要求明澈、清晰、輕巧、顆粒性強、富有彈性。
陳怡的《猜調》中要求達到力度ff的八度與和弦,顯然要達到強力度要求而速度又不是很快,就要用手臂斷奏,甚至加上大臂和全身的力量,才能把敲擊性的音響效果表達出來,使音樂的發展達到高潮。但要注意陳怡《猜調》中的和弦里有十六分音符的三連音,要想彈奏得既快又清晰,手腕要非常放鬆,同時指關節要堅實、快速地觸鍵,並與胳膊凝為一體,松而不散。  
2、指法
由於中國民族調式和聲不同於西洋調式和聲,旋律線條也區別於西洋旋律。因此,在演奏中國鋼琴作品時,要注意中國五聲調式民族音樂的指法習慣。要養成用鄰指彈奏小三度五聲式級進的習慣,使隔指和鄰指都能運用;連貫的五聲音階式旋律進行,手指間的跨度較大,是五聲音調指法中較常用的一種形式;大量的非三度疊置和弦需要使用特殊的指法等。總之,恰當的指法將非常有助於音樂的表現。
3、裝飾音
由於中國民族語言和民族特性的影響,在中國的民族音樂中,大量地使用裝飾音,旋律中裝飾音的巧妙運用,對加強旋律本身的民族風格,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尤其在民歌《猜調》的改編中,在某些地方加入的適量倚音,對增加整首樂曲活潑、詼諧的氣氛起到了畫龍點睛之功效。因此,作品中添加了裝飾音,且多為二度短倚音,有單倚音,也有復倚音。演奏時,要做到圓滑連貫、輕巧靈活、快速而清晰流暢,不要加重音以免影響旋律的平穩進行,指尖靈敏而富有彈性,要彈出韻味來,真正起到渲染逗趣氣氛的作用。

6不同技法演奏

1、傳統技法的演奏
陳怡的《猜調》里的許多技法是從中國傳統音樂中借鑒吸收而來,要把其中的韻味演奏出來:一是平行四、五度的進行,既加快了速度,又增強了力度,來模仿打擊樂的音色。
二是節奏韻律的把握。她的《猜調》中有許多固定伴奏音型,如十六分音符、三連音、分解八度等,那是一種戲曲音樂流水板的趣味,要彈出均勻流動的感覺來。
三是第119至132小節模仿民樂合奏音響效果而相距兩個八度的雙手單音齊奏,彈奏中採用「淺觸鍵」的方法,即演奏中手指仍然要有控制地觸鍵,但肩部重量給得少一些,琴鍵不必彈到底,使聲音在淺層發出,以便奏出「空谷回聲」般的深沉、空曠,及有立體感的音響效果(見下例)。
四是曲中幾次速度轉換及曲式上的多段體結構,演奏時要有音樂的整體感覺,不要彈得鬆散、零碎。
2、新技法的演奏
作品第119至144小節,是以近景、中景、遠景的概念安排的織體分層。寫作上通過音區、力度把近、中、遠三個層次體現出來,演奏時要通過不同的觸鍵方式產生的不同音色來加以區別。音響距離越遠,指尖觸鍵面積越大,觸鍵越慢、越淺、越「空」。
作品還緊緊抓住scherzando 的特點,諧謔、幽默在美學上的解釋為「出乎意料」,陳怡在創作中採用複雜而又豐富多變的節奏組合,2/4、3/4、4/4節拍的頻繁轉換以及力度上的突強突弱等技法,達到出其不意和逗趣的效果。演奏中要把握好不同的節奏型和節拍在銜接時的速度,節奏要穩。

7復調因素

由於陳怡的作品更注重音樂的橫向流動與線條流暢,又使其作品多採用復調手法。由於復調音樂多層面、多線條、多重性的思維特點,決定了演奏者必須理清各聲部線條的脈絡。在模仿復調中,第67至75小節,主題材料在高聲部先進入,一拍后低聲部開始模仿。每個樂節開始的音頭適當給予強調,此時,另一個聲部需要讓一讓。
注意在復調音樂里將不同聲部的旋律線採用不同的音色演奏,以便把不同的音樂性格表現出來。

8演奏速度

陳怡的《猜調》表情提示為Scherzando,即戲謔的、詼諧的。速度提示為以四分音符為單位,每分鐘120拍,在第67小節速度加快至每分鐘132拍。作品中力度範圍廣而且變化幅度大,有著豐富的節奏型和音型,音域寬廣。由於主題分裂發展變化較大,只有通過較快速度的演奏才能將主題材料串在一起,體現出原民歌的風貌,並達到音響上的新鮮效果,同時還可以體會到這部作品迷人的風趣和靈巧,不可意料的轉折留給人們極大的想象空間。
此首鋼琴改編曲是對民歌《猜調》的繼承和發展創新之作,既具有鮮明的民族氣質,又含有對現代技法和新音樂的探索。陳怡屬於青年作曲家中的穩健類型 ,創作中講究「適度」。她善於從民歌音樂里吸取營養,作品結構嚴謹明晰,音響新而不怪,風格明朗。曲中強烈的力度對比、複雜節奏的結合,對踏板的特殊要求等使作品更具有較好的演出效果。
從作品中可以看出,現代技法、音調的應用並不能掩蓋傳統民族音樂的特性,而且,是現代音樂創作的思維觀念激發了我們的作曲家對本土音樂素材的重新關注,並且使傳統的音調以現代的面孔呈現在觀眾面前。我們期望中國的作曲家可以創作出更多、更優秀的作品。
[1-8]
上一篇[邦寄]    下一篇 [發揚踔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