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獅子山內戰 -簡述

1991年3月23日, 獅子山革命聯合陣線(簡稱「聯陣」)發動反政府政變,獅子山內戰爆發,由此開始了獅子山長達11年的動亂,期間幾經反覆,最終以「聯陣」的解體及其領導人福迪·桑科的被捕而告結束

2 獅子山內戰 -流血的獅子山

聯陣的發難


1991年3月,當擅長攝影的前陸軍下士福迪·桑科,打著「反對獨裁「和「民主改革」的旗號,領導「聯陣」扯旗造反時, 他是有足夠的理由贏得廣泛支持的——不少獅子山人對軍事政變不斷、歷屆政府腐敗無能深感失望,對桑科暗抱同情和支持。
就像多數前殖民地非洲國家一樣,獅子山自1961年從前英國殖民統治下取得獨立之後,無論在政治上和經濟上都走的是一條不平坦的道路。
軍事政變成了國家政權更替的主要方式,獨裁,腐敗風氣則日甚一日;經濟結構單一、豐富的自然和礦產資源(獅子山盛產鑽石,是有名的」血鑽「產地)所帶來的豐厚利益,總是集中到少數人手中;中心城市的繁榮與封閉落後的鄉村形成鮮明的對比,農村對城市的不滿情緒越積越深。只要有人領頭,根本不用愁沒人會起來響應造反。
鄰國賴比瑞亞的內戰,為桑科領導的叛亂提供了便捷的武器來源。「聯陣」早期活動主要集中在農村地區,該組織以貪污腐敗把國家經濟搞成一團糟為口實,發誓「要把軍政權從首都弗里敦趕出去,並徹底剷除總統選舉制度」。
1994年年底后,聯陣其反政府動明顯增強,並擴展到一些大城市和打擊一些主要的經濟設施,尤其是塞東南部地區的各大礦業公司。通過武裝襲擊或抓捕這些礦業公司中的外國人為人質,迫使一些主要礦業公司停產甚至關閉。進而使國家鈦礦石、鋁礬土和鑽石等的開採和出口陷於癱瘓,而叛軍則通過非法出口鑽石獲利。作為支持戰爭的最重要財源的鑽石資源,一直成為這場戰爭的爭奪目標。 交戰雙方強征大批青少年服役,把他們培養成毫無血性的殺人機器。尤其是「聯陣」一方,往往把大量無辜的平民當作其施暴的對象,動輒割斷人們的肢體,其肆意摧殘兒童、幼女的暴行更是罄竹難書,引起整個國際社會的公憤。
長達11年的內戰還使農業生產遭受極其嚴重的破壞,使全國大約1/4人口淪為難民,數萬人在內戰中死亡,大片農田荒蕪。在叛軍控制地區,國際機構提供的糧援無法運到,大批人因飢餓而死亡。兒童被逼迫淪為劊子手


福迪·桑科以嗜殺、殘忍著稱於世,他所領導的「革命聯合陣線」稱得上是世界上最殘暴的一支部隊:毒打、屠殺成了他們的家常便飯,最令人髮指的是,娃娃軍經常使用肢解、挖心等名目繁多的酷刑折磨與他們為敵的人,還美其名曰「從心理上威懾敵人」。
獅子山內戰因此被稱為世界上最血腥的內戰。
說起來簡直令人難以置信,桑科出生於獅子山的吉米部落,1956年參加了英國皇家西非部隊,到英國接受過無線電報話員訓練。出道前只是一名名不見經傳的陸軍下士,還干過婚紗攝影
在向政治權力頂峰衝擊和搶佔獅子山鑽石產地的道路上,桑科有一支靠綁架來的孩子組成的軍隊。而為了徹底斷絕這些孩子的回家之路,桑科發明了一種慘無人道的方法,他命令手下幹將用槍逼著這些十幾歲的孩子強姦他們的媽媽、姐妹,然後再逼他們把自己的親人親手打死,並將這些孩子的太陽穴割開並塞進可卡因,然後這些孩子就這樣被拖入叢林,他們要想活下去,就只能認賊做父,聽桑科指揮。這支在「戰鬥中成長」起來的娃娃軍在獅子山的和平進程上扮演過決定性的角色政府軍的奇兵


1992年,獅子山政府軍軍官發動政變,奪取了政權。但聯陣攻勢凌厲,政府軍節節敗退。無奈之下,1995年,新上台的瓦靈頓·斯特拉塞上尉雇傭了一家南非的雇傭軍公司,簽署了一份為期兩年的合同,雇傭軍的條件是擁有獅子山鑽石礦的實際份額。
這支雇傭軍在獅子山逗留了21個月,花費了3500萬美元,但他們還真做出了一點成績:聯陣主力被摧垮,撤退到農村,只佔據了很小的幾塊地盤。政府保住了鑽石產區,桑科被迫走到談判桌前,就自由選舉事宜進行磋商。
但雇傭軍在獅子山國內扮演的角色引起了西方大國的不滿,他們首先是向斯特拉塞施加壓力,接著又向新選出的阿梅德·卡巴政府施加壓力,要求他們立即終止與雇傭軍的合同。
1997年卡巴政府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取消了與雇傭軍的合同。雇傭軍打道回府。
聯陣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聯陣」一直沒有接受選舉程序,也不承認選舉結果,當雇傭軍撤走後,他們捲土重來,在農村開始了大規模的血腥報復。由於卡巴在競選期間提出了一個口號「未來在你們的手中」,叛軍便砍掉平民百姓的雙手。而沒有了雇傭軍的政府防禦此不堪一擊,「革命聯合陣線」在農村地區為所欲為。不牢靠的和平


1996年11月30日,通過民選上台執政的總統泰詹·卡巴與反叛組織「聯陣」領導人桑科,在象牙海岸首都阿比讓簽署和平協議,宣布結束已經困擾這個國家長達5年之久內戰。獅子山首都弗里敦的居民們當時曾歡呼:「戰爭結束了,和平終於來到了!」
就連桑科也表示這項協定標誌著「獅子山的一個新時代的開始……我們今天所面臨的挑戰就是要很好地管理國家,並實行民主政治」。卡巴總統則說:「革命聯合陣線已不再是獅子山的敵人,今後我們的共同敵人是貧困、飢餓、疾病、貪婪和猜忌。」 然而,獅子山人只是空歡喜了一場。
1997年5月25日,以前支持斯特拉塞的科羅馬上校發動政變,推翻了卡巴政府,把「革命聯合陣線」請進了首都弗里敦,大肆燒殺搶掠,約有近萬名婦女被強姦。而被肢解的屍體到處都是,因為屍體太多,人們無法掩埋,就乾脆把它們堆了起來,街上一堆一堆的屍體,發出陣陣惡臭。科羅馬自任國家元首,組成包括「聯陣」成員在內的軍政府。卡巴總統流亡幾內亞。國際社會普遍譴責政變,「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西共體)向獅子山派出維和部隊。
同年10月8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第1132號決議,對軍政府實施制裁和禁運。10月23日,軍政府「西共體」在幾內亞科納克里簽署向民選政府交權的和平協議。
1998年2月12日,以奈及利亞為首的西非維和部隊攻克首都弗里敦,短命的軍政府活了不到一年便被推翻了。3月10日,卡巴總統回國復職。
1999年1月,元氣得到恢復的反叛部隊捲土重來,突襲首都弗里敦,險些再次推翻卡巴政權,西非維和部隊費了好大勁才將叛軍趕出首都。在軍事解決無望的情況下,雙方再次尋求政治解決。同年7月7日,卡巴總統與叛軍「革命統一戰線(RUF)」領導人桑科在多哥首都洛美簽署和平及部分分享權力協議。
根據協議,叛軍將放下武器,作為交換條件,他們將在政府獲得4個部長職位和4個副部長職位。赦免叛亂分子所犯下的一切罪行,桑科將享受副總統待遇,並負責戰略資源管理和重建。好像是「和平在望」了。正是為了保證洛美協定的實施,聯合國才向獅子山派出維持和平部隊——聯合國獅子山特派團(UNAMSIL),目的是監督停戰和武裝解除,幫助實施2001年進行的選舉。然而,當他們開始在獅子山執行維和任務的時候,聯合國才發現,它在這裡碰到的困難可不僅僅是「維護和平」而已。
2001年5月,政府雖然與「革命統一戰線」之間簽訂了和平協定,但國內治安仍未能得以恢復,卡巴總統決定推遲總統選舉時間1年。
2002年5月,在聯合國獅子山特派團的監督下進行了總統選舉,卡巴再次當選總統。戰爭久拖不決的秘密


獅子山內戰之所以拖了那麼長的時間沒有得到解決,首先與這個國家的畸形的政治生態有關。就像在不少非洲國家過去經常發生的那樣,獅子山也長期存在著一種通過軍事政變來解決國內權力繼承的惡例。軍事力量不能保證為國家和人民利益服務,卻常常為少數野心家所利用,軍隊在行使國家職能時,常常為少數人的私利所左右,甚至成為顛覆國家和政府工具。
其次,與冷戰後大國尤其是西方國家對非洲的戰略有關。冷戰結束后,西方大國在非洲的戰爭與和平問題上,普遍採取袖手旁觀的態度,即讓非洲國家「獨立自主地解決自己的內部事務」,尤其是1993年聯合國在索馬利亞維和行動中讓美國大兵吃了大虧之後。而聯合國的行動,如果沒有美國的首肯,是萬難成其事的。西方國家及聯合國的不作為,使許多可以實現和平的良機白白錯失。
另外,還與獅子山所處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環境有關。獅子山是以奈及利亞為首的「西非經濟共同體的成員」,與同屬「西共體」成員的賴比瑞亞有一條有邊無防的當年殖民主義者劃定的非自然邊界,再加上反叛頭子桑科與賴比瑞亞軍事強人泰勒有著特殊朋友關係,叛軍每次遭到重創后,都能在賴比瑞亞的幫助下東山再起。
另一方面,以奈及利亞為主的「西非維和部隊」在支持卡巴複位的同時,卻沒有從根本上對叛軍作出軍事解決,結果遺患無窮。再有,國際社會和塞民選政府求和心切,對叛亂分子讓步太多,讓其獲得在戰場上根本得不到的東西,使其擁有過大的活動空間和權力。
其結果是,使聯合國維和部隊處在十分尷尬的地位。聯合國人質危機


2000年,桑科及其領導的「聯陣」再次在世人面前大出了一把「風頭」。當年5月,「聯陣」公開與聯合國叫板,綁架了500多名聯合國駐塞維和部隊士兵並將其扣為人質。此事一經報道,全世界一片嘩然。要知道,數百名聯合國維和士兵被綁架在聯合國維和史上是絕無僅有的。「聯陣」的舉動終於惹怒了全世界,討伐之聲也隨之而起
有意思的是,在「聯陣」綁架維和士兵的同時,桑科本人也神秘失蹤。正當聯合國為人質事件絞盡腦汁時,秘密潛伏在首都弗里敦的桑科被當地平民抓獲並交給了獅子山政府。桑科的被捕終於使人質事件有了轉機。
在國際國內的強大壓力下,「聯陣」最終釋放了它所扣押的聯合國維和士兵。
自此,桑科開始走起了背運。
儘管「聯陣」仍然把桑科當作領導人,並聲稱桑科是唯一可以代表「聯陣」與政府和聯合國談判的人,但被惹怒了的聯合國說什麼也不同意桑科繼續參與獅子山和平進程。遲到的和平


人質危機結束后,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決議,決定設立聯合國獅子山問題特別法庭, 以審理在獅子山內戰中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和塞有關法律的犯罪分子,而桑科首當其衝。
2003年3月,桑科被移交給聯塞特別法庭審訊,等待他的是17項反人類罪指控。沒想到,還沒受審,這個讓獅子山人恨之入骨的暴君竟先走一步。2002年底聯塞特別法庭成立后,桑科被移交該法庭受審。2002年10月,桑科突然發生嚴重中風。從那以後,他的健康每況愈下。在2003年3月受審時,坐在輪椅上出庭的桑科已經無法回答法官的提問。桑科曾以健康原因向聯塞特別法庭提出推遲審判的請求,但遭到拒絕。不料幾天後,桑科便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
雖然桑科以一死逃脫了最後的判決,但人們仍然認為聯塞特別法庭對他的審判是「向動蕩不安的非洲大陸發出的一個明確信號」,那就是:「所有的叛亂武裝領導人都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其後,沒了領導人的」聯陣」在各方的聯合打擊下逐漸解體,獅子山終於迎來了和平的曙光

3 獅子山內戰 -獅子山叛軍

革命聯合陣線


革命統一陣線是獅子山共和國的一個叛軍組織,領導人為福迪·桑科,在企圖推翻政府的獅子山十一年內戰(1991年-2002年)中最終失敗。 1991年,革命聯合陣線在獅子山東部發動了叛亂以推翻政府,並於1992年成功實現政府更替。在非洲統一組織、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工作特使的幫助下,衝突以談判的方式得以解決。但在1997年,革命聯合陣線再次發動了軍事政變,控制了政府。而後,戰爭一直斷續地進行著,獅子山的人民陷於苦難之中。
上一篇[大佛開眼]    下一篇 [《顛覆性學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