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獨白文學作品中人物語言的表現形式之一。指人的自思、自語等內心活動。通過人物內心表白來揭示人物隱秘的內心世界,能充分的展示人物的思想、性格,使讀者更深刻地理解人物的思想感情和精神面貌。

1 獨白 -釋義

詞目:獨白   

拼音:dú 

基本解釋

(1)【soliloquy】∶無人在場的自言自語

(2)【monologue】∶戲劇、電影中角色獨自抒發感情或表達個人願望的話,一般由演員獨自念出表現此時此刻的心理、感情等。

詳細解釋

戲劇、電影中角色或文學作品中人物獨自抒發個人感情和願望的話。 茅盾 《夏夜一點鐘》:「『一點鐘了呵!』她無意中朝梳妝台上的小鍾看了一眼,無意中嘆出了這句獨白。」 郁達夫 《楊梅燒酒》:「我一邊慢慢地向前走著,一邊不知不覺地從嘴裡卻念出了這樣的一句獨白來。」 艾蕪 《歐洲的風》:「 陳老九 像在獨白,又像對眾人講的一般,大聲叫了起來。」伊夫堡:「當聽完了例行的一番有聲有色的獨白后。」

分類

1、直接內心獨白 直接內心獨白是這樣一種獨白,在描寫這樣的獨白時既無作者介入其中,也無假設的聽眾,它可以將意識直接展示給讀者,而無需作者作為中介來向讀者說這說那,也就是說,作者連同他的那"他說"、"他想"之類的引導性詞句和他的那些解釋性論述都從書頁中消失了或近於消失了。  

2、間接內心獨白 間接內心獨白則以一位無所不知的作者在其間展示著一些未及於言表的素材,好像它們是直接從人物的意識中流出來的一樣;作者則通過評論和描述來為讀者閱讀獨白提供嚮導。   

3、無所不知的描寫和戲劇性獨白 無所不知的描寫是有一位無所不知的作家介入描寫人物的精神內容和意識活動的過程中,通過運用傳統的敘事和描寫方法對這種意識進行描述。戲劇式獨白直接從人物到讀者,無須作者介入其間,但卻有一批假想的聽眾。它所表現的意識深度是有限的,也不象內心獨白那樣毫無保留。

2 獨白 -文章:獨白

    一
  把向你借來的笑還給你吧。一切都發生在你殷嘴輕啟的瞬間。
 

影視術語
影視術語

  我的憂鬱如果是源自於一種寂寞,那麼,我的寂寞豈非也是因為憂鬱而存在? google優化
  可是我為什麼要憂鬱呢?這個問題就像什麼是愛情一樣難以回答。因為只有真正懂得的人才能體諒。
  可是,當我回首,那些稚嫩的腳印告訴我:一切似乎已終結。我的歌,我的文字,我的心情原來只是為了取悅一種微笑。 前移式叉車
  當里你的門越來越遠的時候,我發現我只剩下一個模糊的輪廓和逝在風中的聲音。把向你借來的微笑還給你吧。 真空吊具
  
  二  
  把向你借來的笑還給你吧。
  他們說天下無不散之筵席。而你說這齣戲從一開始就向著錯誤的劇情發展。 球磨機
  很多人習慣把生命當文章,截成一段段的。一旦結尾也從不會留下任何懸念和重新開始的可能。
  你見過哪篇小說同時擁有兩個結局嗎? 柴油叉車
  你便是我讀過的最複雜的書。不例外,在一個簡單的結局后不再有延續的尾音。也許也有人把我當書讀吧,走馬觀花都讀過,再狠狠的合上。 固定式登車橋
  可是人們卻忘了,書是看完了,這個世界還有多少渴望存在於結局之外,有多少心思和關懷在千山之外也不曾休止。
  這個世間沒有縮不短的距離,亦沒有索取和放棄間的聰不聰明。只有愛與不愛的心。
  靈感仍在,難唱舊曲。
  還你吧,借你的那微笑。
  
  三  
  我曾面對著燦爛的星光,呼吸著青青草塘之香,
  在那一夜,我對著風絲歌唱,獨自唱著美好的憧憬和,卑微的期待。
  昔日水草都曾好奇的側耳傾聽,聽我簡單的心靈。可它卻默不作聲,不向我告明那窺伺著我的莫測的命運。
  目送著我遠去,所有的空氣都凝在未眠的花上。她的淚卻被當成了夜露。
  是向我告別嗎?知道在那扇開啟的門后,即將關閉的是一段不可複製的憶念。
  驀然回首,情已遠,往事如昨,流星墜落。
  一切都結束在本該寧靜的午後,笑魘如花,卻凋零在風中。
  把向你借來的笑還給你吧。

3 獨白 -獨白與旁白

獨白是某個出演人物自己面對觀眾說出來的話,用以表白他此刻的心理活動。
旁白是一個固定的人,不參與演出,只是介紹劇情或者渲染氣氛,在開演或者幕啟后介紹時間,地點,出場人物,事件背景等。

 

4 獨白 -內心獨白

本質


所謂內心獨白,顧名思義,即是人物在內心裡(內心)自己對自己(獨)說話(白)。柳鳴九先生對此有精闢的解釋:「在內心獨白中,一切都是以人物的清楚而相當完整的語言的形式出現的,只不過這種語言並未發而為聲、書而為文而已。」「內心獨白在其流動性上比意識流要有秩序、有條理,它經常是一種內心的思考,正因為是思考,所以它才比意識流更有邏輯性,更受人的理性的制約,而它的構成,也偏重於理性的因素,除了回憶、想象等因素外,還包括思索、分析、估量、預測等等這些因素。」慈繼偉先生對此有所擴展,他認為:「凡是無聲的依賴語言的意識活動,不論是理性的還是自覺的,邏輯的還是自由聯想式的,或是什麼其它形式的,都屬於內心獨白的範疇。」

如果拿內心獨白與自由聯想比較一下,可以發現,前者運用的是語言,後者運用的是形象;前者較有節制,後者甚為隨意;前者較為理性,後者感情色彩較濃。當然,在使用過程中,兩者之間,乃至同其它技巧之間,並不能分辨很清楚,交叉運用的情況是普遍存在的。判斷一部分內容的表現手法,要看其主要成分與傾向。

特點
詹姆斯·喬伊斯詹姆斯·喬伊斯

 
1,發自內心
小說表現人物心理,是這種文體與生俱來的重要任務之一。傳統小說往往由作者主宰一切,對人物的心理,慣用心理分析等外在的方法。意識流小說主張作家退出小說,人物自己開始掌握自己的命運。他們在感情激烈變動的時刻,常常需要傾吐內心的感受。由於是發自內心,不單真實,而且濃烈;積蓄已久,不發不快;不單直白,而且深邃;反覆思慮,情真意切。

詹姆斯·喬伊斯的《尤利西斯》,是運用內心獨白的經典之作。第18章中,莫莉的內心獨白,是這種技巧的樣本。莫莉的長達幾十頁的自言自語,回憶了她的許多往事和許多情人,這表現了她在價值觀念急劇變化的時代里對性的觀點和要求;她的沉淪,是整個資產階級社會墮落的縮影。她的這些話,是發自內心的,非得用內心獨白才可以表露出來。

2,獨自操作
人是社會關係的總和,蛛網式的關係,制約著人們的言行。人物在一定的社會條件下,面對他人,總難真誠相對。不少行為,是不得已而為之;許多話語,是違心而出之。可是,當人物面對自己的時候,情況就大大不同了,他可以真實吐露,和盤托出。

上文中提及的莫莉的內心獨白,是在她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狀態下發生的。這樣,就給了她獨自回想的環境與氛圍。由於是獨處幽思,他自己可以對自己說出一切想說的話。回頭看全書,前17章,都沒有給她這樣的機會。

3,藉助話語
獨白,是自己對自己說話。這種話語,較多的情況是叨叨咕咕,自言自語;有時又像對談,似乎面前有個聽者。所用的語氣,是口語化的,很貼近生活。上文中提及的莫莉的內心獨白,雖然很長,但是獨白的韻味卻很鮮明。它通篇是莫莉述說的口氣,自始至終,貫穿首尾。其中,不時出現語氣詞,如「噢、喏、呃、嗎、嘍、呀、哦、啦」之類;還有感嘆詞,如「天哪」、「哎呀」、「對啦」等等。

類型


1,間接內心獨白
慈繼偉先生認為:「間接內心獨白之所以間接,是因為它採用以敘述者為基準的人稱(和時態),從而摻進了敘述者的介入,人物的意識活動是通過敘述者的媒介間接地展示給讀者的。」這一寫法,在小說傳統表達方式中,已經應用很久了。當然,傳統的寫法,用「他在心裡說」、「他對自己說」、「他口問心」、「他自言自語」等話語,顯示得十分清楚。在意識流小說中,雖是間接表現,敘述者的身影卻並不一定那麼明顯。由於意識流小說家主張「作者退出小說」,所以這種間接內心獨白的例子,是不多見的。

2,直接內心獨白
慈繼偉先生又認為:「直接內心獨白之所以直接,是因為它採用以人物本身為基準的人稱(和時態),不摻雜敘述者的介入,彷彿人物的意識活動直接呈現在我們眼前。」對這種手法,意識流小說應用得最多,也最得心應手。常常是這種情況,在行文中,接著敘述者的話語,就是一系列的獨白式的語句;它既突然,又不著邊際――細心捉摸,才理解那是人物的內心獨白。這樣,反倒造成一種直接(不容迴避)、急促(不能偽裝)、迫切(不可拖延)、徹底(不留餘地)去坦露心跡的氣勢。

《尤利西思》中第四章,表現布盧姆看見鄰家女僕時的內心活動:
柳葉圖案的瓷盤裡一個冒出血滴的腰子:最後一個(獨白)。在櫃檯邊他站在那個鄰家姑娘身旁。念著手中的購物單,她也要買腰子嗎(獨白)?皸裂的手:洗滌鹼(獨白)。一磅半丹尼香腸。他的目光停留在她那壯實的臀部上。伍慈是她的姓(獨白)。不知她是幹什麼的(獨白)。妻子風姿已減,青春已去(獨白)。新的活力(獨白)。不準外人跟隨(獨白)。一雙壯實的胳膊(獨白)。使勁地抽打著晒衣繩上的毛毯。她幹得真帶勁(獨白)。她扭曲的裙子隨著每一次抽打而擺動。」
這樣寫,確實很直接,也很簡勁。

5 獨白 -作用

1、內心獨白是人物心理的直接而真實的坦露
內心獨白可以表現人物的深層心理狀態。從外部去了解並表現一個人物,確實很難;特別是體察人物內心,更是難上加難。但是,如果給人物坦露內心隱秘的機會,叫他自己表現自己,就容易得多了。那種不加任何限制的、任由人物作主的意識流動,是人物靈魂的不由自主地、毫無保留地展示。心理學的研究表明,人物的淺層次心理,是容易把握的;而那些深藏人物心底的潛意識,則需要通過特殊方式去挖掘。內心獨白,正是這種有力的表現方式。

《尤利西斯》第三章,寫了斯蒂芬在海岸邊的遐想。這裡用了自由聯想,也用了內心獨白。他想到自然界滄海桑田的變化、人類世世代代的生死繁衍、以及藝術怎樣才能保持永恆。他苦思冥想,在內心裡自言自語:「莫非我正沿著沙丘走向永恆?」「我聽見了,節奏完全按四音部句的抑揚格來行進。」「倘若我睜開眼睛,我就將永遠呆在漆黑一團的不透明體中了。」「瞧吧,沒有你,也照樣一直存在著,以迨永遠,及世之世。」「我也是在罪惡的黑暗中孕育出的。」這些,都寫他探索生命與世界的奧秘,但卻不得其解;獨白,寄託他茫然的惶惑感和深沉的孤獨感。

2、內心獨白可以表現社會潛意識
人,是社會關係的總和,人物的一切都打上歷史社會的烙印。一定的歷史社會條件,會影響那一時代、某一特定國度、特定民族的人們的思想情緒;這種影響是緩慢積累的,潛移默化的,科學術語稱之為「社會潛意識」。社會潛意識,雖然細微、隱蔽,但卻強韌、恆久。從它的表現,可以把握歷史社會的發展軌跡,也可以找到不同人物特定心理的根基。

《尤利西斯》中的三個人物形象,看去平庸卑瑣,但卻有很深的根基。侯維瑞先生認為:「《尤利西斯》以借古諷今的手法所要表現的,恰恰是現代社會的全部生活和全部歷史:布盧姆的庸人主義、斯蒂芬的虛無主義和莫莉的肉慾主義,正是現代西方社會道德和精神文明的深刻寫照。」「既為精神或意識,它必然是由社會存在所決定的。」看來,布盧姆等人的潛在意識,都體現了當時西方社會某類人的集體潛意識。

3、內心獨白能夠有力地表現人物性格
人物性格,由他的全部舉止言行體現出來。人物做什麼,能夠看出他的為人;人物想什麼,更能顯示他的秉性。口是心非,是心揭了老底;暗中盤算,心底的話語,才是真正的動機。人物形於外的言行,常常可以作假;而那隨時隨地的心底的應答,卻是真而又真。

《尤利西斯》中的布盧姆,他性格中卑怯的一面,在下列活動中的內心獨白里,表現得淋漓盡致。他看見正準備去和他妻子幽會的波伊嵐,他卻處處迴避:

布盧姆先生來到基戴街。首先我必須。圖書館。陽光下的草帽。棕黃色的皮鞋。折邊的西裝褲。是他。是他。他的心輕輕地砰砰作響。往右。博物館。女神。他轉向右邊。是他嗎?十有八九。不要看。我的臉發燒。我為什麼?
這些內心獨白,由於用了短句,恰好表現了布盧姆心煩意亂的情態。

4、內心獨白可以抒發情理
人物的內心世界,固然可以隨時隨地流露,但那隻不過是對局部個別事物的反應。這一切都有它的根基,即年長日久形成的人物的思想感情的整個系統。這種心靈的總體的表現,只有在特殊場合才會有全面的展示。所以,人物有時會找機會把內在的含蘊強烈而系統地抒發出來。

意識流小說家主張「作者退出小說」,其實,又怎能如此呢?小說家寫小說,不可能離開小說。他只不過不明顯露面罷了;在幕後牽線的,還是他這個主宰者。直接闡發不太方便,那就借人物之口宣洩吧。所以,在這類作品中,發自人物或發自作者的強烈抒發,是經常出現的。

《青年藝術家的肖像》第五章中,寫了斯蒂芬的決心:
我決不會為我不再信仰的事業去效力,無論你把它稱作我的家庭、我的祖國還是我的宗教。我將以某一種生活方式或藝術來盡情地、充分地抒發我的熱情……」「啊,生活,我將去千百次地接觸經驗的現實,在我靈魂的熔爐中鍛造出我的民族尚未創造出來的良知。
這不是零碎的心理反應,而是集中而深刻的一次抒發。

方式


1、即時反應的內心獨白
人物的活動無休無止,心理反應也隨之產生。表面上讀者看到人物做什麼,通過他的內心獨白,則會知道他想什麼,更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意識流小說中的即時反應的內心獨白,很短捷,很靈活。突然冒出的幾句內心獨白,吐露得越急促,就說明人物沒有隱藏。前面例子中,布盧姆路遇「第三者」時的內心獨白,句子短而又短,看出他的慌亂與卑怯。

2、幽思冥想的內心獨白
人物活動時的內心獨白,常常是靈活而短捷的;可他們在靜坐冥想的時候,內心獨白則是擴展而漫長的。「想心思」,正是自己對自己盡情述說的時候。這常常是某一階段的小結,或是關鍵時刻的思考。前面例子中,斯蒂芬在海邊的遐想,正是他獨處時心思集中的適宜時機,探索世界與人生,是合乎生活常理的。

3、整理提升的內心獨白
人物的活動,是以他的世界觀、人生觀為出發點的;他的所作所為,無不受其總的性格特徵所制約。人物有時候要總結一下自己的生活,把一些感性的東西提升到理性的層次;作者寫了一些人物和一些事件,到了最後也要歸攏一下。這樣,在適當的時機,整理提升還是必要的。這些提升,有時是對人物的總的評價,有時是對全書的理性闡述。前面例子中,斯蒂芬的決心,就是人物性格的升華,從中也能體味出作者的思想傾向。

寸有所長,尺有所短,再好的的技巧,也不宜用得過濫。《尤利西斯》是實驗小說技巧的第一部,過度與失當之處,尚可以諒解。後學者,切記對此技巧的運用,要慎重,要妥帖。

上一篇[紅疣皇鳩]    下一篇 [紫尾皇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