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畜禽醫藥動物用藥

獸葯(Veterinary Drugs):是指用於預防、治療、診斷動物疾病或者有目的地調節動物生理機能的物質(含藥物飼料添加劑),主要包括:血清製品、疫苗、診斷製品、微生態製品、中藥材、中成藥、化學藥品、抗生素、生化藥品、放射性藥品及外用殺蟲劑、消毒劑等。

1發展

農業部發布《農業科技發展規劃(2006-2020年)》中提出,「研究開發新型疫苗、新型化學合成藥、中獸葯和診斷試劑,建立獸葯安全評價體系。」國家鼓勵在獸藥行業的瓶頸性與緊迫性的科技領域超前部署,開展自主創新,形成自主知識產權成果。
據《2013-2017年中國獸藥行業產銷需求與投資預測分析報告》數據顯示,目前中國畜牧業正處於蓬勃發展的階段。從絕對值上看,其產值從2000年約7500億元增長到2010年約2000億元,年複合增長率達到10%以上。從中國畜牧業產值占農業總產值的比重上看,該比重目前達到35%左右,相比之下,發達國家畜牧業產值占農業總產值比例均在50%以上。由此可見,中國畜牧業在未來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隨著中國城鎮居民和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的不斷提高,肉類消費的巨大需求拉動中國經濟動物規模逐年擴大,這直接推動獸葯需求的不斷增長。前瞻網認為以中國GDP、畜牧業生產總值和中國獸葯消費總額來分別衡量中國宏觀經濟的發展情況、中國經濟動物的養殖規模和中國獸藥行業的需求量,不難發現,在2001年至2009年之間,這三大指標的增長率間存在十分明顯的正相關性。隨著中國畜牧業產值及其占農業總產值比例的穩步提升,中國獸藥行業也進入了快速發展的上升通道。

2情況簡介

獸葯(Veterinary Drugs):是指用於預防、治療、診斷動物疾病或者有目的地調節動物生理機能的物質(含藥物飼料添加劑)。
從理論上說,凡能影響機體器官生理功能或細胞代謝活動的質化學物都屬於藥物範疇。在中國,魚葯、蜂葯、蠶葯也列入獸葯管理。
新獸葯系指中國新研製的獸葯原料藥品及其製劑。獸葯新製劑系指用國家已批准的獸葯原料藥品新研製、加工出的獸葯製劑。已批准生產的獸葯製劑,凡改變處方、劑型、給葯途徑和增加新的適應證的,亦屬獸葯新製劑。

3基本分類

第一類
中國創製的原料藥品及其製劑(包括天然藥物中提取的及合成的新發現的有效單體及其製劑);中國研製的國外未批准生產。僅有文獻報道的原料藥品及其製劑;新發現的中藥材;中藥材新的藥用部位。
第三類
中國研製的國外已批准生產,並已列入國家藥典、獸藥典或國家法定藥品標準的原料藥品及其製劑;天然藥物中已知有效單體用合成或半合成方法製取的原料藥品及其製劑;西獸葯復方製劑;中西獸葯復方製劑。
第五類
增加適應證的西獸葯製劑、中獸葯製劑(中成藥)。

4獸藥品種

veterinary drug
也稱獸用藥或動物用藥,狹義指家畜家禽用藥,廣義指防治除人類以外所有動物疾病及促進其生長繁育的藥品。獸葯與人葯在研究與開發中是相互促進,同步發展的。
中國《獸葯手冊》(1977年版)收載原料葯及共1300個品種,美國《獸葯索引》收載獸用原料葯460種,《英國獸藥典》收載原料葯210種,製劑130多種和生化免疫製品40種。日本1979年生產、銷售與進口的獸葯約1900個品種。

5獸葯規範

GMP是英文'Good Manufacture Practice'一詞的縮寫,中文翻譯為《藥品生產質量規範》。GMP自六十年代初在美國問世后,在國際上,現已被許多國家的政府、製藥企業和專家一致公認為製藥企業進行藥品生產管理和管理行之有效的制度。在世界各國製藥企業中得到廣泛的推廣。

6主要品種

獸葯大致可歸納為四類:①一般疾病防治葯;②傳染病防治葯;③體內、體外寄生蟲病防治葯;④(包括促生長葯)。其中除防治傳染病的生化免疫製品(菌苗、疫苗、血清、抗毒素和類毒素等),以及畜禽特殊寄生蟲病葯和促生長葯等專用獸葯外,其餘均與人用相同,只是劑量、劑型和規格有所區別。早就廣泛用於防治畜禽疾病。
獸葯中,常用的為安乃近、阿莫西林、氟苯尼考、頭孢噻呋、土霉素、金黴素、桿菌肽、鹽黴素、莫能黴素、粘菌素等20多種。60%的抗生素用於化學治療;40%用作,不僅有預防傳染病的作用,並可促進畜禽生長、提高飼料的利用率。
在抗寄生蟲藥物中,除人、畜共用的抗蠕蟲葯(甲苯咪唑、左旋咪唑、噻嘧啶等),抗血吸蟲病葯(銻劑、硝硫氰胺、吡喹酮等),驅絛葯(氯硝柳胺等)外,畜禽專用的有抗肝片吸蟲病葯(硝氯酚、三氯苯唑)、錐蟲、焦蟲病防治葯(安錐賽、蘇拉明、咪唑卡普等)和蠅蚴病葯(有機磷殺蟲劑)。發現一種大環內酯抗生素,小劑量肌肉注射后,對寄生蟲如胃腸道線蟲、皮蠅蚴、吸血虱,特別是疥蟎,都產生顯著的殺滅效果。球蟲病嚴重威脅雞群、兔群的安全。常用的抗球蟲葯有30多種,有合成藥(如氯苯胍、常山酮),抗生素(如莫能黴素、鹽黴素),常交替使用。
生化免疫製品主要用於預防動物炭疽病、布氏桿菌病、鼻疽病、沙門氏桿菌病,以及多種病毒傳染病。
獸葯製劑 常用注射劑──針劑,但規格比人用大數倍。口服獸葯常以粉末或微囊劑型,作為飼料添加劑,拌入飼料中,供畜禽自由採食。同化激素可以增加畜禽飼養的效益,主要是製成植入劑,供皮下埋植。透皮製劑以及適用於水產養殖業的含藥餌料都正在興起。

7行業情況

市場及份額
獸葯的總市場量約為400億元人民幣,被2000餘家GMP企業共有的7.5萬家獸葯經營企業、近200萬個大大小小遍及中國城市、鄉村的獸葯經銷商、零售店、動物診所、養殖場所切割。在400億元的獸葯總產值中:國內獸藥廠生產佔70%-75%;人用藥廠生產的產品佔10%-15%(規模養殖場、獸醫院、寵物診所、特殊用藥);進口葯和添加藥品佔10%-15%;按產品用途考量,消炎、抗菌、抗病毒藥物佔25%-30%;添加藥物佔30%-35%;生物製品佔15%-20%;驅蟲葯佔10%-15%;其它約為5%-10%。國外獸葯市場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進入了穩步發展時期。除2009年受全球金融危機影響出現負增長以外,全球獸葯市場保持穩定增長,從2000年約110億美元增長到2010年超過200 億美元的市場規模,預計2011-2015年國外市場的複合增長率將在3%以上。就國外獸葯市場區域分佈來看,北美和西歐市場規模較大,各佔30%以上的市場份額,遠東和拉丁美洲也有合計接近30%的市場份額,亞洲市場(除中國外)規模較小。
簡介
中國獸藥行業面臨新的發展形勢,由於新進入企業不斷增多,上游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導致行業利潤降低,因此中國獸藥行業市場競爭也日趨激烈。面對這一現狀,獸藥行業業內企業要積極應對,注重培養創新能力,不斷提高自身生產技術,加強企業競爭優勢,於此同時獸藥行業內企業還應全面把握該行業的市場運行態勢,不斷學習該行業最新生產技術,了解該行業國家政策法規走向,掌握同行業競爭對手的發展動態,只有如此才能使企業充分了解該行業的發展動態及自身在行業中所處地位,並制定正確的發展策略以使企業在殘酷的市場競爭中取得領先優勢。
經銷商發展趨勢
首先獸葯經銷商將成為終端和品牌的服務商;
其次獸葯經銷商會前向一體化,成為提供初級產品、服務、回收最終產品的一條龍服務商;
再次是後向一體化,成為廠家區域化的經營服務機構;
第四是廠商互相滲透,經銷商成為廠家營銷及服務隊伍中的一員,結成戰略聯盟,經銷商和廠家的戰略聯盟,不僅是生產和銷售的關係,生產企業必須為經銷商的未來發展考慮, 經銷商要及時捕捉養殖一線疾病流行和產品使用情況,比如當地流行什麼樣的疾病,需要什麼樣的產品,什麼樣的產品有效,什麼樣的包裝受歡迎等等,經銷商要給企業提供這些信息,只有彼此互相關注對方利益,才會實現企業和經銷商的共同發展。

8影響因素

影響藥物的效應常見的因素如下:
1. 動物的種屬不同 動物的種屬不一樣,它們的形態結構和代謝機能常有差別,對藥物的反應也就不同。例如牛、羊、鹿等反芻動物對麻醉藥水合氯醛比較敏感,而豬則有一定的耐受力;家禽易發生呋喃唑酮中毒,一般使用此葯期限不宜超過7日;牛對汞劑比較敏感;復胃動物不應過多使用抗生素,以免干擾其胃內正常的消化活動等。
2. 合併用藥 兩種藥物同時使用,稱為合併用藥。如果這兩種藥物的藥理作用相似,合併使用時常可增加藥效,起到協同治療的作用。這就是說,這樣的合併用藥能提高藥物的效能,還可以減少藥物的用量。例如,在使用磺胺類藥物時,可同時給予抗菌增效劑,一般可提高療效幾倍。
3. 重複用藥 某些藥物必須用了再用,在規定的時間內重複給葯,並持續用藥至若干日才能達到治病的目的。如各種抗生素與磺胺類藥物,就應該這樣使用,理由是可以保持血液中的藥物濃度於一定水平。因為每一次輸入體內的藥物不可能長久保留在血內,時間一長,藥物就排泄出體外。故只有重複補充,才能達到治療的目的。重複用藥通常是一日用藥2—3次,連續使用數日,當然,也不宜長期使用,以防藥物積蓄,產生不良效果。
4. 配伍禁忌 不同的藥物在配合不當時,會產生沉澱、結塊、變色,或形成有毒物質,失去治療價值。這叫配伍禁忌。用藥人員必須熟悉各種藥物的性狀,合用調配時要防止出現配伍禁忌現象。
上一篇[待機地域]    下一篇 [生物菌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