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玄綱論》,唐吳筠撰。分上中下三篇,共三十三章。上篇明道德,可見吳筠的宇宙生成論、道德修養論和社會政治觀。認為道生成宇宙萬物是一個自然過程,天地萬物由於天賦之氣不同而千姿百態;與道為一,有同於無,心常寧靜,便可解脫生死之累。中篇辯法教,從微觀角度講解修道的種種具體方法,主張約行取妙、學道有序、心靜無為等。下篇析凝滯,用問答體回答了世俗的疑慮,進一步闡發上中二篇的思想。這些思想與司馬承禎的思想比較接近,體現了唐代茅山宗的理論水平,為研究唐代道教思想史的重要文獻。收入《正統道藏》太玄部。

1玄綱論簡介

《玄綱論》一卷。唐開元至大曆間道士吳筠撰。《正統道藏》收入太玄部。《通志·藝文略》著錄《玄綱論》為三卷,
《文獻通考·經籍考》五十二則錄為一卷。《道藏》本分為上中下三篇,共三十三章。上篇《明道德》,九章;中篇《辯法教》,一十五章;下篇《析凝滯》,九章。吳筠有上唐玄宗的《進玄綱論表》,說明作此論的由來:「重玄深而難賾其奧,三洞秘而罕窺其門,使向風之流浩蕩而無據,遂總括樞要,謂之《玄綱》」。此表和《玄綱論後序》及《化時俗》章、《明道德》章等收入《全唐文》卷九百二十五、九百二十六,但《道藏》本缺載。《道藏》本,上篇明道德,可見吳筠的宇宙生成論、道德修養論和社會政治觀。認為道生成宇宙萬物是一個自然過程,天地萬物由於天賦之氣不同而千姿百態;與道為一,有同於無,心常寧靜,便可解脫生死之累。中篇辯法教,從微觀角度講解修道的種種具體方法,主張約行取妙、學道有序、心靜無為等。下篇析凝滯,用問答體回答了世俗的疑慮,進一步闡發上中二篇的思想。這些思想與司馬承禎的思想比較接近,體現了唐代茅山宗的理論水平,為研究唐代道教思想史的重要文獻。

2主要內容

政治傾向
他的社會政治思想表現出天人合一觀,從天道陰陽變化推究人世治亂的終極原因。主張以道家政治觀為「心靈」,以儒家政治思想為「容飾」,一本一末,結合運作,可使天下垂拱而化。從宇宙、人生和社會的宏觀角度肯定了道德的價值和功用。中篇則從微觀角度具體講解修道的種種方法。大體包括:(一)「道在至精,靡求其博」,當「周覽以絕疑,約行以取妙,則不虧於修習」(《神道設教章第十》);(二)「道雖無方,學則有序」。其序為:「始於正一,次於洞神,棲於靈寶,息於洞真」(《學則有序章第十一》);(三)「心靜」。心應物而不為物累,不動念,特別是要做到「無為」,無為則心理,有為則心亂(《形動心靜章第十五》);(四)「寶神」。不知寶神的人,即使壽同龜鶴,終不能成仙。寶神的關鍵是「陽勝」,因為「陽勝則陰銷而仙」(《陽勝則仙章第十二》);(五)「制惡興善」,「立功改過」。他將倫理與仙道相聯繫,發揮了《太平經》、《抱朴子內篇》中同類的思想。

思想核心

下篇用問答體回答了世人的疑問,進一步申述前兩篇的思想。如有人問:人心久任之則浩蕩而忘返,頓棲之則超躍無垠,修道者怎樣才能得靜呢?答曰:心將躁時制之以寧,將邪時閑之以貞,將求時抑之以舍,將濁時澄之以清;優哉游哉,不欲不營,以玄虛為境域,以寂照為日月,惟精惟微,不廢不越。照此長久堅持修習,則物冥於外,神鑒於內,不思靜而已靜,不求泰而更泰,即動寂兩忘而天理自會。進一步闡明了上中篇的守靜去躁思想。   
《玄綱論》的主要內容,也是吳筠道教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據唐禮部侍郎權德輿所撰《宗玄集序》稱,吳筠獻《玄綱論》三篇,得到唐玄宗的「優詔嘉納」;並稱此論「總論穀神之妙」。權德輿《吳尊師傳》稱其「尤為達識之士所稱」。可見《玄綱論》在唐代便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吳筠為唐代道教茅山宗重要學者之一,其思想與司馬承禎較接近,《玄綱論》與司馬承禎《坐忘論》一樣,體現了唐代茅山宗的理論水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