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玄華名劍錄》夫劍之由出已久矣。自我派創立殷始,歷代俠士,莫不鑄之,但以小事記注者,不甚詳錄,遂使精奇挺異,空成湮沒,慨然有想,遂有記雲。

  玄華名劍錄·序

  夫劍之由出已久矣。自我派創立殷始,歷代俠士,莫不鑄之,但以小事記注者,不甚詳錄,遂使精奇挺異,空成湮沒,慨然有想,遂有記雲。

  十三代弟子沉通承六代前輩師祖劍通之遺文而著,望我派之劍意雲心永存不疏。

  附:我派原名玄華派,后經第五代閣主軒寒更之名為弈劍聽雨閣。因數劍之事皆存於更名之前,故以原名玄華記之,書名曰《玄華名劍錄》。

  王劍卷·軒轅劍

  軒轅者,聖王之劍也。觀其紋,一面刻日月星辰之圖、農耕蓄養之術,一面刻山川草木之貌、四海一統之策。

  其為首代弟子元天所鑄。元天者,黃帝也,以其師從廣成子而又號元天。

  此劍以首山之銅、巴川之水,歷九九八十一日始成。劍成之時,光華千里,霞澤蒼生。萬物感聖德而拜,莫不咸服。黃帝以此劍,兵不血刃而近得天下江山。

  後傳於大禹,王。惜沒於江中,不復得。

  王劍卷·太阿劍

  太阿者,霸王之劍也。觀其紋,巍巍翼翼,有如洪水之波。

  其為五代弟子御冶所鑄,劍成之時,氣沖雲霄,狀如白虹,十里之內,驚鳥絕飛數月有餘。雖為神劍卻無人可御,故掩於土下以避其鋒芒。

  後為帝顓頊所得,服之以巡四方。途徑雷澤,凶獸九嬰利其喙而啄其民。顓頊怒,引太阿之劍,登車而揮,但見磅薄劍氣激射而出,力斬九嬰一首。懼而逃,其頭滴血不止。九嬰本為十首之凶獸,后唯有九頭矣。

  后顓頊陟,此劍亦殉於古皇陵中。

  王劍卷·天策劍

  天策者,賢王之劍也。觀其紋,天書濟世神策,狀如蝌蚪,密如蠅頭,非智者不能曉其意。

  其為三代弟子至斂所鑄。劍成之時,鸞鳥自歌,風鳥自舞。其歌曰「天授神策,賢者自通。濟世度厄,天下大同」。今五百年已過,尚無人能解其中之意。

  此劍現秘藏於本派天府閣內。

  王劍卷·黑玄劍

  黑玄者,玄王之劍也。觀其紋,通體幽黑,近而視之,如臨深淵,不見其底。久觀而覺手腿酥軟,心神渙散,不敢復觸矣。

  其為十四代弟子靖玄所鑄。靖玄自小多病,承其父業,雖鑄劍十載而終無所成,故門人笑其曰「劍渣」。然非靖玄不通鑄劍,實欲鍛曠世神兵而不屑凡鋼俗鐵也。

  后病入膏肓,偶遇太虛門人玉璣子,心神交會。靖玄言道「吾之命為汝矣」,遂投入熊熊烈火之中,頃刻間,華光四溢,神劍乃成。

  后玉璣子攜此劍,叱吒大荒,挫敗高手無數。其常撫劍而嘆曰「天下間,知我者唯汝矣」,而劍亦振振而鳴,若有所言。

  黑玄古劍,言靈通幽,神幻莫測,實為天下玄王也。

  邪劍卷·上邪劍

  上邪者,離恨之劍也。觀其紋,若夜望陰雲,漆黑中似有微微光亮幽然而出。

  其為十五代弟子君訣所鑄。君訣受啟王之命而攜王子武觀選劍。王子氣傲,雖珍品難入其目,唯好劍冢中之上邪劍。

  上邪氣異克主,無物可調其純陽之氣,故以埋之。然武觀唯好此劍,無奈而贈之。

  數月之後,禍起宮闈。啟王賜死武觀之母眷夫人,復將其屍投入煉劍池中與上邪合煉為一。至此劍之純陽與屍之純陰合而為一,邪劍乃成。劍成之時,怨氣直衝九天,暑日而降三尺大雪,中原復旱三年,君訣感其邪氣而癲,化名歐冶子,奔入蜀山不復尋。

  而後之事,史料未詳,余亦愧不可知。只聞武觀自剜雙目,攜上邪出走幽州,后更民七夜,擎劍降龍,投奔幽州妖魔,君臨朔方。

  一代王子英傑墮落至此,可悲可嘆。究其緣由,唯此劍陰陽衝撞,實不祥也。

  邪劍卷·血飲劍

  血飲者,魔血之劍也。初觀其紋,精工華麗,流彩若虹;復觀其紋,但覺光影遊動,金雕銀線遊走不止;再觀其紋,觀者目濁心駭,魑魅魍魎似從八方而來,擾心不斷。

  其所鑄者為第六代弟子劍邪,其亦曾欺師滅族,偽為第七代閣主。

  劍邪資質可通神,十三歲時便與時任第五代閣主之軒寒戰至平手。軒寒感其暴戾之氣,多有訓誡,劍邪心生不滿,而後失蹤。

  眾人皆以為其叛派出逃,然其避入鎖妖塔中,以塔內萬魔淵之妖魔濁氣修鍊邪劍數十年,自創多路陰邪劍法,復以妖魔血水鍛煉而成此血飲劍。劍成之時,蜀山地動山搖,萬魔淵血海沸騰,劍邪趁此破關而出。

  時第六代閣主御風率眾不敵,逃出門派暫避紫荊谷中,此我派三百年前之大劫也。幸有六代弟子劍穎臨危受命,攜冰心門下蝶依、太虛門下鬼鵠,潛入聽雨閣,合三人之力力壓劍邪,將其關入鎖妖塔內。血飲劍亦於戰時失蹤。

  后江湖忽生傳聞:「得血飲者得天下」,至此魚龍烏合之輩趨之若鶩。

  然凡用其劍者,十日之內真氣充盈,功力大增;十日之後精神癲狂,劍不盡弒血而其主不止殺』復十日後,其主面容枯槁,喚之無覺,傷之不痛,唯劍所驅而殺戮不止。此三十日之後,用其劍者真氣已盡為此劍所摧,其神死而行不止矣。

  後人懼之,不復言此劍,而其後亦絕跡江湖,不復尋矣。

  邪劍卷·赤星劍

  赤星者,弒主之劍也。觀其紋,通體赤紅,熒熒有光,脈絡分明,若有血流注於其間。

  其為十代弟子塔凡所鑄。彼時正值暑月,烈日炎炎,天現三赤星於鬥牛之間,光亮異常,白日可見,后墜於墮星原。塔凡御劍於此,見天降異石,遂以之鑄劍,三月乃成,然劍成而身死。後傳其劍於徒鎮獄。

  卻言星墜當月,天下忽生大水,人成魚蝦,洪澤遍野,時閣主鎮濤攜眾弟子奔赴大荒,助生靈,行仁俠。然此間,鎖妖塔大動,魔氣蜂擁而出,鎮獄僅與五弟子守塔禦敵,其攜此劍立於塔前,力戰七日七夜終精竭而亡,終不使妖魔越雷池一步。同門感其行,立其像於鎖妖塔前以示後人。惜石像后毀於事故中。

  然此劍於數月間連克二主,又恐與洪水天災有關,故后鎮於鎖妖塔中,免為禍患。

  邪劍卷·墨罌劍

  墨罌劍,情毒之劍也。觀其紋,通體清幽,唯劍尖一抹血紅,時潤時凅,變化無常。

  其為九代弟子天復所鑄,后贈與其妻丁蘭。丁蘭者,冰心堂首席弟子也,棄其掌針之職而嫁天復。然天復負妻之義,七年後短袖割袍,指殘月而絕舊情。丁蘭以劍自戳,言「我不負君,君何負我」,天復不答,顧步而去。丁蘭傷深,劍入心脈,血染墨罌。自此,墨罌劍常有一抹血紅。

  后丁蘭為其師所救,以千蟲萬草重煉墨罌為劇毒之劍,攜此情毒之劍殺盡天下負心之人。

  然十五年後,丁蘭之師病重彌留,喚丁蘭而言道「當年喚我救汝者,乃天復也。其時身受不治之傷,不願害汝青春,故假言相棄而實相助矣」。

  丁蘭愕然,恍惚而入山中,后不復尋。

  或問「天下最毒之劍為何?」

  予案「天下最毒之間莫重於情也。」

  雙劍卷·朱曦素影

  別陰陽而分兩儀,辨日月而七曜輝,定雌雄而雙劍催。

  朱曦素影,創派之劍也。觀其紋,其雄者朱曦,如日之焯焯,似赤華之浪漫;其雌者素影,如月之皎皎,似迎風之回雪。

  其為創派祖師廣成子之劍,所鑄者不詳。其劍一雌一雄,亦可合而為一,其名曰「玉清」。

  六百年前,我祖師御劍暢遊大荒,偶遇巴蜀地震山搖,指山而言曰:「此乃妖孽為患,若不鎮之,必釀災禍」,素影納月之精華而成陰鎖妖塔,至今立於門派舊地,威鎮巴蜀東隅。

  祖師后游於天虞,復見島內魔氣縱橫,遂投雄劍朱曦于山谷之中以鎮魔氣,朱曦納日月光輝亦成鎖妖塔,至今立於紫微山中,彰顯俠骨仙風。

  世人或譏曰:雙劍皆投于山,此無劍之輩何以統率劍門?

  我自笑而不語,此無言勝千語,無劍御萬兵之理也。明者自知,而愚者自愚也。

  或傳:朱曦素影,舉世無雙,內藏乾坤,始定陰陽。合而分之,日月方開,分而合之,天地乃藏。

  秘傳曰:此雙劍之中暗藏天地玄門,得之可定乾坤,通玄妙,安天下。

  然此劍化塔相隔,一鎮巴蜀、一守天虞,其隔千山萬水,縱有玄機,何以參詳?

  吾愚不可及,故傳於此以供智者識之,萬望後輩弟子參此玄機,復我門派之曜輝。

  雙劍卷·七星龍淵

  三辰流火鎖七星,霸王蛟魂鎮龍淵。

  七星龍淵,護派之劍也。觀其紋,其雌者七星,盡刻北斗七星之形,其雄者龍淵,玄繪神龍潛淵之貌。

  其為八代弟子云崖所用。

  雲崖天資機敏,幼時拜入我派門下,但因其師病故早亡,不得劍訣真傳。后幸得祖師廣成子點化,隨其往東海學藝數十載,劍臻神境。

  此間偶遇東海龍王,二人意氣相投結拜為兄弟,但不知何故,此一人一龍竟立攻東海神殿,意欲弒神逆天。但終功敗垂成,龍王肉身煙消,雲崖神志雲散。

  雲崖不甘失敗,足遍大荒、歷訪名士,欲鑄弒神之劍。天助其願,終以流星天火與三辰溟鑽而鑄七星·龍淵。此劍一面盡刻北斗七星之形,一面玄繪神龍潛淵之貌。而痛失肉身之龍王亦寄魂於劍中,故此劍常振振而若龍吟。

  后雲崖復入東海,再敵神界,幾近成功卻終寡不敵眾。

  師徒愛徒心切,秘保雲崖重注劍中,復將「七星·龍淵」一分為二,交由我派第九代閣主雲楓保管。

  自此,七星內寄雲崖之魂、龍淵內寄龍王之魄,此神兵雙劍代代相傳,成為我派鎮派之寶。而七星、龍淵兩大御劍使亦為我派中精英所系。

  或云:此劍威可弒神、所出不詳,何以安度百載而不觸神怒?

  予以愧然未可知,蓋天命難明,身運難識矣。
上一篇[摺紙戰士G]    下一篇 [《七龍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