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玉堂嘉話 -古籍簡介

  《玉堂嘉話》·八卷(江蘇巡撫采進本)

2 玉堂嘉話 -四庫提要

  元王惲撰。惲有《承華事略》,已著錄。是編成於至元戊子。紀其中統二年(1261)初為翰林修撰,知制誥,兼國史館編修官,及調官晉府秩滿,至元十四年復入為翰林待制時,一切掌故及詞館中考核討論諸事。始於辛酉,終於甲午,凡三十四年之事,所記當時制誥特詳,足以見一朝之制。如船落致祭文,太常新樂祭文之類,皆他書所未見。他如記唐張九齡、李林甫告身之式,記平宋所得法書古畫名目,宋聘后六禮金,科舉之法,以及論宣諭、制誥之別。據柳公權跋,知唐時已有《廣韻》,辨米芾之稱南宮,以贈官太常,記秦檜家廟之制,摘顏真卿書《出師表》之偽,謂《金史·天文志》出於太史張中順,與張德輝述塞北之程,劉郁述西域之事,皆足以資考證。而宋、遼、金三史之議,尤侃侃中理。其中如論日月五星則不知推步之法,謂古婦人無謚則不知聲子、文姜之例,論《六帖》則剿襲《演繁露》,論舜事則誤信錢時,論野合則附會《博物志》,皆為疵累。《唐六典》女伯女叔一條,二卷、五卷再見,亦失檢校。然大致該洽,不以瑕掩。全書已收入《秋澗集》中,此乃其別行之本也。

  「玉堂」,官署名,宋以後為翰林所居之地,故名《玉堂嘉話》。 書中所記的當時文誥禮儀等,都足以顯現有元一代典制,如卷一「為春旱禁酒詔」,「為春旱祈雨青詞」,卷三的「修端門前橋啟土告歲地祗文」,卷四「告太廟文」、「瀛國公制詞」都是王惲見到的第一手材料。元世祖時還有一種特定的「望拜行在所」儀式,也靠該書讓我們得知其具體做法:

  至正十五年戊寅正月甲寅乙酉朔,同李侍講德新、應奉李謙陪百官就位望拜行在所,凡七拜。其侍儀先一日於端門兩闕門灰界方所,以板書百官號,隨各司依品秩作等列。班定,以次入宮行禮。禮畢由左掖門出,風埃大作。所謂「出門塵漲如黃霧,始覺身從天上歸」。曾有口號一絕:「隔夜端門分板位,平明簪笏列鴛行。紫雲低復千官入,潤作金爐百合香」。

  《玉堂嘉話》記載的唐宋以來文誥掌故、軼聞遺事以及書畫等材料,亦多可采。 岳飛被害后,至孝宗時才復官、改葬、追封,《宋史·本傳》中只有「淳熙六年謚武穆,嘉定四年追封鄂王「的簡單記載。《玉堂嘉話》卷二中則錄有寧宗詔書《鄂王岳飛謚忠穆文》,肯定岳飛的忠忱與功勛,回顧其被害之因和追封的委屈,代表朝廷譴責「當時的權臣」,對皇祖趙構的曲為回護,為我們保存了一篇珍貴的歷史文獻,現抄錄如下:

  主而忘身,茲謂人臣之大節;謚以錶行,必稽天下之公有。申錫贊書,追告幽穸。故太師追封鄂王謚忠穆岳飛,威名震於區狹,智略根乎詩書;結髮從戎,前無堅敵;枕戈勵志,誓清中原。謂恢復之義為必申,為忠憤之氣為難遏。上方密契,詔札具存。夫何權臣,力主和議。未究凌煙之偉績,先罹偃月之陰謀。李將軍口不出辭,聞者流涕;藺相如身雖已死,凜然猶生。猶高皇眷戀之不忘,肆孝廟哀矜之備至,還故官而禮葬,頒祠額而旌表。逮於先帝之時,檖以真王之爵。既解誣於累聖,可無憾於九京。然而易名之典雖行,議禮之言未一。始為忠愍之號,旋更武穆之稱。朕獲睹中興之舊章,灼知皇祖之本意。爰取危身奉上之實,仍采克定禍亂之文,合此兩言,節其一惠。昔孔明之志興漢室,若子儀之光復唐都,雖計效以或殊,在秉心而弗異。垂之典冊,何嫌今古之同符;賴及子孫,將與山河而並久。英靈如在,茂渥有承。

  卷二還有一篇《辛殿撰小傳》,記辛棄疾因力主北伐,與韓侂胄主張相合,文集中有《壽南澗翁文》,即為韓侂胄祝壽之文,亦可補史之闕。卷二、卷三中摘記其所見宋內府書畫二百餘幅,也不見它書記載,為研究古代書畫傳緒可貴資料。

  《玉堂嘉話》常見本有《墨海金壺》本,《守山閣叢書》本。今有:《玉堂嘉話》商務印書館1939年版;《玉堂嘉話》;《玉堂嘉話》,楊曉春點校,中華書局,元明史料筆記,2006年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