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1242—1295)元世祖忽必烈時期的大臣。又譯玉速帖木兒﹐阿魯剌氏。成吉思汗「四傑」之一﹑右手萬戶那顏博爾術的嫡孫。二十歲時襲父職為萬戶那顏﹐駐軍按台山(今阿爾泰山)。不久﹐奉元世祖之召﹐來到大都﹐以元勛世臣身份任怯薛官﹐被稱為月兒魯那顏( 又譯月呂祿那寅﹐蒙古語﹐意為「能官」)。元世祖死後﹐玉昔帖木兒聯合勛臣伯顏﹐不顧宗室中的異議﹐拋開元世祖諸子和真金太子的長子﹑次子﹐迅速擁立了元成宗鐵穆耳。元成宗即位后﹐封為太師﹐仍駐鎮漠北。不久入朝議邊事﹐病死在大都。

1職位

至元十二年(1275)出任御史大夫﹐任職二十年﹐為維護和擴大御史台的監察權力作了許多努力。至元二十四年﹐宗王乃顏發起叛亂﹐元世祖親征﹐玉昔帖木兒率領先遣部隊戰勝了乃顏。次年﹐又在黑龍江流域同叛王哈丹作戰。由於當時漠北地區局勢極不穩定﹐反朝廷的海都等藩王的軍隊出沒無常﹐至元二十九年﹐玉昔帖木兒被派去駐守杭海嶺(今杭愛山)地區﹐加官知樞密院事﹐總領當地蒙古﹑色目和漢人軍隊。在這期間﹐與撫軍漠北的皇孫鐵穆耳(元成宗)結成了十分密切的關係。

2事件

元世祖死後﹐玉昔帖木兒聯合勛臣伯顏﹐不顧宗室中的異議﹐拋開元世祖諸子和真金太子的長子﹑次子﹐迅速擁立了元成宗鐵穆耳。他和伯顏利用軍權鎮懾諸王大臣﹐又讓御史台官員製造「皇天定命」的輿論﹐是這次帝位繼承的最大策劃者。元成宗即位后﹐封為太師﹐仍駐鎮漠北。不久入朝議邊事﹐病死在大都。

3史記

《元史》稱:玉昔帖木兒,世祖時嘗寵以不名,賜號月呂魯那演,猶華言能官也。弱冠襲爵,統按台部眾,器量宏達,莫測其際。世祖聞其賢,驛召赴闕,見其風骨龐乎,解御服銀貂賜之。時重太官內膳之選,特命領其事。侍宴內殿,玉昔帖木兒起性酒,詔諸王妃皆為答禮。至元十二年,拜御史大夫。時江南既定,益封功臣后,遂賜全州清湘縣戶為分地。其在中台,務振宏綱,弗親細故。興利之臣欲援金就制,並憲司入漕府;當政者又請以郡府之吏,互照憲司檢底。玉昔帖木兒曰:「風憲所以戢奸,若是,有傷監臨之體。」其議乃沮。遇事廷辯,吐辭鯁直,誓祖每為之霽威。
元史至元二十四年,宗王乃顏叛東鄙,世祖躬行天討,命總戎者先之。世祖至幫道,玉昔帖木兒已退敵,殭屍覆野,數旬之間,三戰三捷,獲乃顏以獻。詔選誠輿橐駝百蹄勞之。謝曰:「天威所臨,猶風偃草,臣何力之有。」世祖還,留吁昔帖木兒剿其餘黨,乃執其酋金家奴以獻,戮其同惡數人于軍前。明年,乃顏之遺孽哈丹禿魯干復叛,再命出師,兩與之遇,皆敗之,追及兩河,其眾大衄,遂遁。時已盛冬,聲言俟春方進,乃倍道兼行過黑龍江,搗其巢穴,殺戮殆盡。哈丹禿魯干莫所終,夷其城,撫其民而還。詔賜內府七寶冠帶以旌之,加太傅、開府儀同三司。申命御邊杭海。二十九年,加錄軍國重事、樞密院事。宗王帥臣咸稟命焉。特賜步輦入內。位望之崇,廷臣無出其右。
元史三十年,成宗以皇孫撫軍北邊,玉昔帖木兒輔行,請授皇孫以儲闈舊璽,詔從之。三十一年,世祖崩,皇孫南還。宗室諸王會於上都。定策之際,玉昔帖木兒起謂晉王甘麻剌曰:「宮車晏駕,已逾三月,神器不可久虛, 宗祧不可乏主。疇昔儲闈符璽既有所歸,王為宗盟之長,奚俟而不言。」甘麻剌遽曰:「皇帝踐祚,願北面事之。」於是宗親大臣合辭勸進,玉昔帖木兒復坐,曰:「大事已定,吾死且無憾。」皇孫遂即位。進秩太師,賜以尚方玉帶寶服,還鎮北邊。元貞元年冬,議邊事入朝,兩宮錫宴,如家人禮。賜其妻禿忽魯宴服,及他珍寶。十一月,以疾薨。大德五年,詔贈宣忠同德弼亮功臣,依前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錄軍國重事、御史大夫,追封廣平王,謚曰貞憲。
元史子三人:木剌忽,仍襲爵為萬戶;次脫憐;次脫脫哈,為御史大夫。
上一篇[阿魯渾]    下一篇 [至元通行寶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