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夫人是曹雪芹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賈政之妻,京營節度使王子騰之妹。她雖是賈家的二兒媳,也不太說話,但深得賈母的信任,是賈府的實權派。

 

1 王夫人 -紅樓夢人物

王夫人王夫人
簡介 賈政之妻,京營節度使王子騰之妹,與薛姨媽是一母所生的姐妹。

她雖是賈家的二兒媳,也不太說話,但深得賈母的信任,是賈府的實權派。她年事已高,把大權交給自己的侄女王熙鳳。不過,一些大事鳳姐仍須向她請示彙報。此人是個「善人」,時常吃齋念佛。可是她心並不善,甚至很惡,她虛偽殘酷。丫環金釧和寶玉的一句玩笑話,就被她一個巴掌「打得半邊臉火熱」,還把她攆了出去,致使金釧兒投井身亡。金釧兒死後,她卻流下偽善的眼淚,並向寶釵說,金釧兒前日把她的一件東西弄壞了,一時生氣,打了她兩下子而已。寶玉的丫環晴雯,只因她蔑視王夫人為籠絡丫頭們所施的小恩小惠,又遭到她的殘酷報復,在晴雯「病得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情況下,硬把她「 從炕上拉了下來」,攆出大觀園,當夜就悲慘地死去。但王夫人向賈母回話時卻說晴雯又懶又淘氣,且得了女兒癆,才把送出大觀園的。僅小小的綉春囊事件,她就指使抄檢大觀園,結果害死司棋、潘又安,逼走入畫,趕走四兒,遷散芳官等十二個小戲子,「悲涼之霧,遍被華林」,青年一代遭到了巨大的摧殘,王夫人實是元兇。 此人又非常主觀武斷。邢夫人把綉春囊交給她,她不調查,不研究,就一口咬定是鳳姐的。

心理歷程

王夫人在《紅樓夢》中是個極不討人喜歡的人物,雖然曹雪芹在書中總替她說好話,說她是個厚道人,不過這恐怕都是欲蓋彌彰。其實全書中各色人物都有正邪兩賦的特點,比如賈璉對尤二姐也有浪子真情; 薛蟠雖不肖,對母親和妹妹還算不錯;連賈珍也有人分析出他對秦可卿也是刻骨銘心……不過這位王夫人,賈寶玉的親媽,雖然在寶玉心中排名與黛玉重要性並列(原話大意如此),倒真沒做過什麼有光彩的事情,逐走晴雯,逼死金釧,抄檢大觀園,可能黛玉之死與她也難脫干係。本人在此大膽推測一下她的心理歷程。

王夫人出生於四大家族的王家,應該是個見多識廣的大家閨秀.從書中看,應該是王家的長女.封建時代的長女在家族裡是大姐,受到最嚴格的教育和約束,要成為妹妹們的榜樣,典型如李紈,元春,寶釵等.王夫人小時候肯定也是這樣過來的,不過她沒讀什麼書,心中鬱悶和壓抑無處派遣,也就不具備李紈,元春,寶釵那樣的開闊心胸和浪漫氣質,所以長大了就成了個沒什麼情趣的人(看她給丫環起的那些名字就知道了)。人們有時會好奇,王夫人年輕時是什麼樣子的,我想鳳姐和探春身上應有她的影子。

先說鳳兒,常言說得好:「養女隨姑」。 基因的力量是可怕的, 想來王夫人年輕時八成也是個柳眉鳳眼的絕色佳人, 只怕有過之而無不及。鳳姐不但繼承了她的美貌俗氣,也繼承了她的野心偏執和狠毒。曹公全書只寫鳳姐狠辣,沒有對王夫人有明顯的貶義形容,只有暗示。我認為最明顯的一處就是林黛玉進賈府時對王夫人住處的描寫,其中包括金錢蟒靠背,金錢蟒引枕,金錢蟒褥子(原文描寫更加詳細,包括顏色做工什麼的,在此難述,各位可參見原書),連用了三個金錢蟒,曹公寫人物住處多有對人物本身性格命運的暗示。我五年級時讀到這裡,心中一凜,當時還不知道「居如其人」「心如蛇蠍」這兩個詞。長大后以此對照王夫人一生行為,信然!

探春是個好姑娘,將她與王夫人相提並論必然引起很多讀者不滿, 可是探春畢竟是王夫人撫養長大的, 她的高貴氣質和管家才幹或多或少是跟王夫人學來的,加上她更有文化,因此更把這些優點發揚光大了。《紅樓夢》全書中關於打人耳光的描寫有兩處最引人注目:一次是王夫人打金釧,另一次是探春打王善保家的,兩次性質不同,在讀者心中反映也不同,但同樣的迅雷不及掩耳。兩個打人者打的都是「平生最恨者」。王夫人平生最恨會勾引男人的女孩,探春平生最恨不尊重她的人。探春得了曹公一個「敏」字,敏銳又敏感。王夫人又何嘗不是呢?

說完了王夫人的個性,再推測她與書中幾個重要人物的關係。先說夫妻關係。很多人覺得她與賈政真是天作之合,一對死封建。其實現實生活中美滿夫妻往往是個性互補的。書獃子愛上交際花,女夫子迷上浪蕩子的事情屢見不鮮。賈王二人性格如此相近,日子必然是刻板無味,日久生厭。如同賈璉與鳳姐在過了頭幾年的甜蜜后,二人的倔強個性凸顯出來,發生情變。不過王夫人應該還是比較得賈政寵的,賈政共與她生育了三個孩子(不包括流產和死嬰的情況),到近40歲時還能生出賈寶玉(書中再未見類似案例),一方面說明她身強體壯,另一方面說明夫妻感情還不錯,要知道賈政可不是一夫一妻,夜生活乏味的下等貧民。以王夫人之刻板個性,能把老公迷成這樣,一方面是娘家的地位,另一方面也說明她當年的確容貌出眾。賈政能和她生出三個孩子,和趙姨娘生了兩個,明顯生育能力強於賈赦,但為什麼沒有和其他妻妾生出孩子來呢?書中有記錄的賈政的妾只有周,趙二人。

但按照賈府規矩「爺們娶親之先都要先放兩個人在屋裡伺候」,這種妾應比王夫人老些,周,趙二人應該不是。可等林黛玉進賈府後並無相關描寫,難道她們都死了嗎?曹公沒有寫,但參照興兒介紹鳳姐時說,賈璉原先「屋裡何嘗沒有幾個人,她來了不到半年,都尋出不是來,打發出去了。」 王夫人當年可能也干過類似的事情,只不過手段沒那麼激烈,而且肯定是在生了賈珠,有了本錢之後恃寵而嬌做下的,所以也沒什麼人怪她。賈母給鳳姐賈璉勸架,說小孩子們,「饞嘴貓似的」,「都打那時候過來」,想來古板如政老爺,當年也難免俗,只怕也有「削肩膀,水蛇腰」的美人勾引過,王夫人打金釧,逐晴雯時都說「我一生最恨這樣人」,又寫「此乃平生最恨者」,若非在這方面受過刺激,何至於如此敏感!當然,王夫人要保全自己賢惠的名聲,不得不給賈政安排兩個小老婆。一個是安分的周姨娘,一個是潑婦趙姨娘。趙姨娘肯定不是賈母給賈政的,賈母很討厭她,整個賈府都沒人喜歡她。她應該是王夫人的陪嫁丫環,王夫人把自己身邊幹練守禮的丫環打發嫁人,做自己的女管家,如周瑞家的,留下趙姨娘這樣的各方面無法與自己媲美的給老公,一方面不怕她得寵,另一方面也倚仗她的潑辣狹隘打擊其他姬妾,如同鳳姐利用秋桐,金桂利用寶蟾,是百試不爽的借刀殺人法。等把情敵都打擊完了,這把刀自己的名聲和人緣也都毀完了,可以藉機再把她「兔死狗烹」。(我覺得襲人對晴雯也是用的這個法子)可嘆趙姨娘傻人有傻福,連生了一女一兒,這樣一來,別說王夫人,就連賈母也不能奈他何。母憑子貴嗎!而且趙姨娘身上那股子市井氣比起王夫人來肯定另有一番魅力,所以賈政也真的被她迷住了,好在她是個萬人嫌,威脅不到王夫人的地位,所以也就勉強容下了。

再說王夫人與賈母的關係。賈母毫無疑問是全書中最有福氣的人。她嫁入賈府時應該是賈家上升的階段。丈夫代善是個帥哥,賈母曾說「這些兒子孫子就只寶玉象他爺爺」,可見也是個面如秋月色若春花的萬人迷。賈母與他感情很好,生了三個(也許不止)兒女。賈母年輕時管理家政很有才幹,比鳳姐「還來得呢」,嘴巧心活,肯定也很討公婆喜歡。她雖沒讀什麼書,也並不重視女孩子的文化教育,但她本性愛熱鬧,有心胸,有品味,並非尚德不尚才的人。她不但能幹,而且善於享受生活。她愛看仇十洲的畫,會「收拾屋子」,曾建議黛玉用霞影紗配翠竹,還幫寶釵選擇室內陳設,「保管又素凈又大方」,善於欣賞音樂,在元宵宴和中秋宴上就表現出對音樂欣賞的品味,對於無聊的言情小說也自有一番批評。異性喜歡互補性格,同性則是物以類聚。賈母喜歡的人身上都有她的影子,比如鳳姐的精明,黛玉的詼諧,湘雲的豪爽,寶琴的熱情以及鴛鴦的能幹和晴雯的靈巧。她比王夫人顯然更脫俗更浪漫,王夫人剛嫁過來時性格肯定不入賈母的眼,而且也沒有賈母的才幹,賈母又是個有一說一的人,可能有意無意也會說她兩句。王夫人具有鳳姐和探春的某些特點,但並沒有她們的口才和能力,因此只好少說話,賈母說她「木頭似的」,她倒真是藏拙,與寶釵掩蓋鋒芒的「藏拙」不同。總之,在各方面都比自己強的領導手下工作,需要極大的耐心和毅力。王夫人總算忍過來了,後來賈母也比較疼她了,對於一個對自己忍耐,尊重又聽話的兒媳婦,誰還忍心罵她呢。相比起邢夫人,王夫人也算能幹,老實,娘家又有地位,更重要的是,生了寶玉這麼個「活龍」。賈母老了以後,家務交給兒媳,脾氣肯定也越來越好了。王夫人的地位直線上升,雖然賈珠之死給她很大打擊,但她很快就把自己的侄女王熙鳳嫁給賈璉以鞏固她在賈家的地位,保證在寶玉長大之前自己依然掌握賈府大權。王熙鳳倒也沒辜負她,對她比對自己婆婆親得多,而且又討得合家(尤其是賈母)的歡心。後來她的女兒元春又做了貴妃,她在賈家的地位當然就更鞏固了。

王夫人與黛玉的關係又如何呢?多數人認為她不喜歡黛玉,所以阻撓她與寶玉的愛情。那麼她為什麼不喜歡黛玉呢?首先,性格不合,黛玉是風流靈巧,鋒芒畢露的人,與王夫人人生哲學不同。我上大學時看過一本報告文學,名字忘記了,是以前慈禧太后的宮女回憶以前生活的,她說慈禧喜歡的女孩應該是好處深藏不露,不要過於彰顯,應該是從內部隱隱約約透出光彩來,象珍珠一樣,若是表面光華閃爍刺目就不好了(大意如此)。我想這是眾多王夫人式封建衛道士對女孩的要求。其次,黛玉有很多明顯的缺點,身體不好,愛找麻煩要配藥;脾氣不好,多疑愛哭;而且還喜歡招惹寶玉,三日好了,兩日惱了,讓寶玉為她神魂顛倒,這是王夫人最恨的。一方面寶玉是她在賈府呼風喚雨的最後本錢(「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振興家業的希望,不應執迷於兒女私情,另一方面,在愛情方面不如意的中年女性往往把全部感情寄托在兒子身上,她憎恨以黛玉晴雯等為首的與寶玉親密的年輕女孩子就包含了這種變態的醋妒心理。不過我還有一點看法就是,王夫人在了解黛玉這些特點之前就不喜歡她,確切說是有成見。證據也在林黛玉進賈府這回,她頭一次見面就再三告誡林黛玉,跟別的姐妹們怎麼玩都行,但對寶玉,王夫人說了兩次「休要睬他」。意思很明白:你別招惹我的寶貝兒子!眾所周知,這時黛玉是初進賈府,百般小心,還沒有表現出後來在賈母寵愛下使出來的小性兒,舉止也是穩重大方的,而且這時候也就十歲左右,古人發育晚,黛玉本來就長得有點營養不良,不會有尤物般引人遐思的外貌(曹公那一番描寫只是小說家在主角出場時的例行描寫),何以王夫人要這般敏感?說她愛子心切吧,怎麼不見她對寶釵寶琴等人說過這種話,她們更漂亮,而且進賈府時寶玉更大,應更避嫌才是。我的推測是黛玉長得象一個王夫人很討厭的人,王夫人後來討厭晴雯,就說她「眉眼有幾分象你林妹妹」,可見她是連黛玉的外貌也討厭的。其實黛玉的外貌應是惹人憐愛的,之所以讓王夫人看了刺眼是因為她象了王夫人很討厭的人。這個人是誰呢?最自然的推論是她的母親,賈敏。舊社會大家庭中婆媳不合,姑嫂不合是很正常的。曹公沒怎麼寫賈敏,小說剛開始不久,她就去世了。賈雨村評價黛玉時說「度其母不凡,故有此女」。我們由此可以推測賈敏是個怎樣的人。她是賈母最小,最寵愛的女兒,自然有著天仙般的容貌氣質,而且也象她的母親和女兒一樣,伶牙俐齒,有品味,擅於作樂,享受生活。她生在賈府鼎盛時期,真正「白玉為堂金作馬」的時候,是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女。王夫人在與鳳姐商量抄檢大觀園時,提到「單說你林妹妹的母親,未出嫁時,是何等的嬌生慣養,何等的金尊玉貴,那才是千金小姐的體統!」又說自己「沒享過什麼大富貴」,可見王夫人做姑娘時也沒有賈敏這麼舒服。遙想當年王夫人初入賈府,承擔起管家重任,肯定是謹慎小心,生怕婆婆挑錯。看到賈敏雖與自己年齡相仿卻過著輕鬆嬌縱的生活,怎不羨慕加嫉妒。偏賈敏可能也是個口無遮攔的人,暗中得罪二嫂還不自知。賈母疼愛她,不肯讓她過早出嫁,長期相處可能更加劇了王夫人與她的矛盾。

李紈曾嫌林妹妹嘴刁,說:「只求老天保佑你趕明也得幾個千刁萬惡的大姑子小姑子。」這在李紈是句玩話,但可能王夫人以前在心中對賈敏倒真是這樣詛咒的。可最後賈敏嫁給了出身清貴,才華出眾,前途無量的探花林如海,相比起瀟洒飄逸的林妹夫,賈政雖好讀書卻始終沒中爵位也給哥哥賈赦襲了,幸虧皇帝賞了個官,而且平時雖養了群清客,卻沒真見他做過什麼詩,比起林如海這樣的只能算附庸風雅。林家雖不如賈家富貴,但林如海自立門戶,沒有公婆姑嫂約束,到任時攜夫人同行,何等風光自由!而且林如海對賈敏一往情深(雖有幾房姬妾也都是為了生兒子用,何況也沒生出來),賈敏死後立刻對女兒表白絕不續弦。封建時代得此一老公此生足矣。總之,嫁給林如海可真令人羨慕!王夫人對小姑子這番憤憤不平一生都無處發瀉,如今她女兒倒投靠來了,你說能放過她嗎?

關於王夫人撮合寶玉寶釵,依我看她也是經過長時期的考察才決定的(可能在金釧投井之後),而且一旦決定就立刻付諸實施。薛姨媽當然也願意這事,但肯定沒有她姐姐做的有效率(以她的能力和智力,連薛蟠都教不好,夏金桂也管不了,實在是個沒主意的人,說她在破壞寶黛婚姻中起了重要作用,實在抬舉了她)。寶釵的優勢在於娘家有錢,又是王夫人的親外甥女,健康狀況和能力為人都是拔尖的,而且很老實聽話,還總愛勸人學好。除了黛玉,還真沒人能和她抗衡。有她做寶玉的老婆,不但能讓眾人心服,還可以彌補鳳姐沒文化,身體弱的缺點,成為新一輪管家奶奶接班人。於是王夫人首先是博得元春的首肯,其次想辦法讓寶釵退出選秀(日後賈家可能會因此獲得欺君的罪名),再想辦法讓寶黛分開,再逼死黛玉,等等。當然,她機關算盡,最後即沒能留住兒子,更沒能保住自己的榮華富貴。

王夫人一生除了忙著保全自己好象沒幹什麼別的事,偶爾陪老太太打牌聽戲。她沒什麼愛好,只念佛吃素,撿佛豆。她念佛是為了修來生還是為了贖罪,我們不得而知,可能更多是為了保佑她的榮華富貴吧。書中沒有她對自己罪孽懺悔的描寫,只在金釧死後她哭了一陣,其實是為了掩眾人之口,同時拿寶釵做個實驗,看不明真相的人會怎樣看待此事。得到寶釵安慰后,立刻就坡下驢,拿著寶釵善意的猜測做了自己殺人的借口。「雖然她的確是我逼死的,但只要別人不這麼想就行了。」這就是這個偽君子的真實想法!所以以後到了抄檢大觀園時,就只見她肆無忌憚地攆人罵人逼死人,再未見她有絲毫的猶豫和手軟。

高鄂對王夫人好象挺有好感,直到最後也未讓她遭報應,晴雯變鬼只報復了她的不爭氣的嫂子,金釧死得那麼冤也沒見鬧鬼,難道寶二爺祭她一番她就滿足了?真是莫名其妙。 

抄檢大觀園

抄檢大觀園是《紅樓夢》中的重大事件,其寓意是相當深刻的。大觀園是作者精心虛構的一座人間仙境,是寶玉和少女們的人間樂園。這座花園寄寓了作者的人生及社會理想,它乾淨、閑雅、脫俗,人與人之間相親相愛,主子與丫鬟之間幾乎忽略了等級差別。裡面沒有功名利祿等世俗願望的干擾,也沒有外面世界的污濁惡臭。在寶玉看來,只有在園子里才能保持自己的真性情,女兒們才能永葆青春與清凈。他希望這座花園能常駐人間,女兒們也永遠不要離開這裡。但是,大觀園畢竟只是理想的存在,它依託於現實世界的外在形式,自然不能避免世俗的襲擾。大觀園的最終命運,是歸於毀滅,這是《紅樓夢》悲劇精神的核心所在。抄檢大觀園,是毀滅的開始,所以驚心動魄。 

抄檢的起因是園子里發現了綉春囊。這可能是司棋與潘又安幽會時遺落在園裡山石上的。這件東西是男歡女愛的象徵,而園子里住的是未婚男女,所以才使王夫人感到震驚。她尤其擔心寶玉亂性,做出風流情事,壞了名聲。尤其是當她聽信了王善保家的挑撥,見到晴雯打扮得像個病西施時,就越發動怒,於是下令抄檢。 

在這次事件中,邢夫人未出場,卻扮演了一個可恥的角色。王夫人一來就懷疑綉春囊是鳳姐所遺,顯系邢夫人暗示的結果。邢夫人與王夫人面和心不和,妯娌間本有矛盾;與鳳姐更是介蒂很深,常常互相拆台。邢夫人藉機一石二鳥,是想讓王夫人與鳳姐姑侄倆難堪。她還派王善保家的推波助瀾,惟恐天下不亂,最終導致了抄檢。所以說,此情節反映了妯娌、婆媳間的矛盾。 

王熙鳳在此間扮演的角色值得注意。當她被冤枉時,侃侃而談,以五條理由辯白,終獲王夫人信任,反映出她的機敏。當她知道邢夫人與王善保家的用心時,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奧妙,所以此後的言談舉止就特別講究分寸,漸漸變被動為主動,最後把難堪又還給了邢夫人與王善保家的一方。鳳姐管家有年,深明利害,有此翻雲覆雨手段,是合乎情理的。從抄檢過程看,鳳姐只是奉命行事,並無故意加害於園中人的用心。她為晴雯、紫鵑、入畫等說情,更可看出她的心是向著大觀園的。由於后四十回掉包計的影響,鳳姐與黛玉的關係常被誤解,這是應當分辨明白的。 

對於抄檢事件本身,園中主人的表現,作者主要寫了探春、惜春兩姐妹的反應。探春反應激烈,持堅決對抗的態度,認為這是家庭矛盾的結果,終將為家庭招來禍害。她從家族的全局利益著眼,義正辭嚴,眼光敏銳,頭腦清楚。她無所畏懼,不但頂撞鳳姐,拂逆王夫人之意,且打了王善保家的耳光,表現出敢作敢當的勇氣。惜春年幼執拗,始則懼怕,繼則攆入畫,與探春的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關於丫鬟,主要寫了晴雯、入畫、司棋等的反應。晴雯最無辜,卻先遭讒陷,被王夫人痛罵,所以抄檢之夜她的態度也最激烈。她兜箱底倒物的舉動,突出表現了她內心的憤怒與火爆性情。然而,結果對她十分不利,在七十八回,她成了抄檢的最大受害者。晴雯的命運,集中反映了宗法社會中大家庭家長們的刻薄無情。入畫被攆事出有因,襯托出惜春冷麵冷心的特點。司棋完全是邢王兩派家庭矛盾的犧牲品,但她無所畏懼,且毫無羞愧之意,可見她與表弟潘又安的相愛是出於真心的,她的性格也是潑辣大膽的。因此她的行為雖有失檢點,其悲劇命運卻也同樣值得寄予深深的同情。 

從藝術上看,這段情節頗為曲折。事件的發生極為突兀,王夫人的怒氣令人摸不著頭腦。接著寫鳳姐的辯解與謀划,事情得以平息。不料,王善保家的又來挑撥是非,王夫人立即叫來晴雯呵斥,情勢急轉直下。抄檢時由南至北,開始平淡無事,忽寫探春大義凜然,最後以王善保家的打嘴現世作結,可以說波瀾起伏,變幻不定,文情非常活潑生動。 

借事寫人,是曹寫芹一貫的藝術追求。通過抄檢大觀園一事,作者描寫了眾人不同的反應,既展現了錯綜複雜的家庭矛盾,也刻畫了人物的鮮明性格。王夫人缺乏心計,耳軟面硬;鳳姐精明幹練,老於世故;王善保家的陰毒奸險,沒有眼色;探春剛毅果敢,明辨是非;晴雯脾氣剛烈,司棋敢作敢當等,均給讀者留下了鮮明印象。

2 王夫人 -《天龍八部》人物

王夫人,小名阿蘿王夫人,小名阿蘿

小說《天龍八部》中人物

王夫人,小名阿蘿,李秋水和無涯子之女。后阿蘿嫁入姑蘇王家,成為曼陀山莊的女主人。王夫人和段正淳生有一女王語嫣。

由於丈夫早逝,王夫人與女兒語嫣隱居在曼陀山莊內。書中曾提及語嫣傷父親早逝,「每回想起父親,眼淚泫然欲涕」。而王語嫣與慕容氏也有親戚關係,是以語嫣稱慕容復為表哥,其雙親分稱為姑丈與姑媽,其實並無血緣關係。

3 王夫人 - 《三國》人物

1、 王氏,琅玡人(今山東省膠南諸城)人,王盧九的女兒,生卒年不詳。

孫權稱帝后,王氏應召入宮,二三年後得幸,生皇子孫和。步夫人死後,孫和立為太子,孫權立王氏為皇后。步夫人所生的女兒大虎公主,恨王夫人奪去其生母的寵位,常在孫權面前進讒言,有一次孫權病了,大虎公主對孫權說王夫人喜形於色,希望孫權早死,讓她的兒子孫和繼位。孫權遷怒於王氏,從此失寵,以憂死。

264年,孫和的兒子孫皓繼位,追尊王氏為大懿皇后(《三國志·吳書· 妃嬪傳》)。

2、 王氏,(?——234年?)南陽(今湖北省襄陽)人,王文雍的姐姐,生年不詳。

232年左右,王氏應召入宮,得到孫權的寵幸,於234年生皇子孫休。王氏受到太子孫和母子的排擠,遷出京都居住,未幾卒。

258年,孫休繼位為吳景帝,追謚「敬懷皇后」。

4 王夫人 -漢代人物

人物概述

漢景帝皇后王娡漢景帝皇后王娡

孝景皇后(?—前126年)王娡,漢景帝第二任皇后,漢武帝生母。王娡曾經獲封夫人,所以又稱王夫人。

生平經歷

王皇后是槐里人,母臧兒為燕王臧荼孫女,父為槐里人王仲。《史記》和《漢書》均記載了王皇后的生平,但王皇后的名字卻是出自唐代司馬貞所著《史記索隱》,金屋藏嬌的故事則出於志怪小說《漢武故事》。

王娡的母親叫臧兒,是原來的燕王臧荼的孫女。燕王臧荼是秦末漢初,群雄並起時候項羽冊封的諸侯王,后被漢高祖劉邦擊敗殺死。可見,王娡也是名門之後。後來臧兒嫁給槐里的王仲為妻,生一子名叫王信,還有兩個女兒,長女王娡,次女王皃姁。後來王仲死了,臧兒又改嫁給長陵田氏,生兩子田蚡、田勝。

王娡最初嫁給金王孫為妻,生了一個女兒金俗。王娡母臧兒找人為子女卜算時,得知她的兩個女兒都是大貴之人。臧兒就把女兒從金氏家中強行接回。金家很憤怒,不肯和妻子斷絕,臧兒於是很有手腕的把王娡送進了太子宮。

果不其然,當時的皇太子,即漢文帝的兒子劉啟,對王娡很是寵愛,封她為漢宮的"美人"。

王美人共生下了三個女兒一個兒子。三個女兒分別是平陽公主,南宮公主,隆慮公主。在懷漢武帝的時候,王美人夢見太陽投入她的懷中,告訴了太子。劉啟聽后,說:「此貴徵也。」孩子還沒降生時漢文帝就去世了,太子劉啟即位,即漢景帝。王美人為景帝生下了皇十子劉彘(后改名劉徹)。四歲時,劉彘被封為膠東王,頗受漢景帝喜愛。

景帝即位后,原本立的是太子妃薄氏為皇后。但薄皇后沒有生子,也不受寵愛。按照禮制,皇后毫無爭議的被廢除。

在後位虛懸,東宮不可一日無主的情況下,漢景帝立了栗姬生的長子劉榮為太子,但卻遲遲不肯立太子生母栗姬為皇后。

這時,景帝的姐姐長公主劉嫖,在屢次向皇帝弟弟進獻美人後,又打起了新太子的主意,於是為女兒阿嬌向栗姬請求聯姻。栗姬對長公主一而再、再而三的進獻美人本就不滿,也清楚劉嫖見風使舵的貪婪本性,於是斷然拒絕。

碰了一鼻子灰的長公主於是回過頭來找王美人,王美人的幼女隆慮公主嫁的正是長公主劉嫖的兒子隆慮侯陳融,兩家也算兒女親家,這次對著陳家大出好幾歲又是出了名的潑辣女兒,八面玲瓏的王美人處於長遠考慮,同意了這門親事。長公主苦苦請求皇帝,定下了這門親事。

之後,長公主不時在景帝面前說栗姬的壞話外加稱讚王美人的兒子。景帝也認為劉彘德才兼備,而且又有從前他母親夢日入懷的祥兆,所以對他格外寵愛。

景帝有一次身體不適,將封王的兒子都交給栗姬,讓她在自己死後好好照顧這些孩子,但不會察言觀色的栗姬不肯答應,而且出言不遜。景帝很生氣,但並沒有立即發作。

懂得適時而動的王美人知道景帝怨恨栗姬,痛快的下了致命的一刀。她暗中派人催促大臣奏請立栗姬為皇后。一次朝會上大行官奏道「子以母貴,母以子貴」,請封太子母親栗姬為皇后。景帝非常生氣,竟論罪處死了大行官,並廢了太子,改封他為臨江王。在王美人的運作之下,栗姬自此完全失寵,幽居冷宮,不久憂憤而死。

於是得寵的王娡順理成章被立為皇后,他的兒子劉徹立為太子,兄長王信被封為蓋侯。

景帝逝后,皇太子劉徹即皇帝位,冊封其祖母竇氏為太皇太后,其母王氏為皇太后。王娡是少年劉徹帝王之路上的的堅強後盾,她周旋於皇后陳阿嬌、大長公主劉嫖和太皇太后竇氏之間。她委曲求全,一路謹小慎微,不斷為自己的兒子掃平前路的障礙。

漢武帝建元六年太皇太后竇氏駕崩,皇后陳阿嬌和大長公主劉嫖也就此失勢。精明幹練的王太后也徹底擺脫了束縛,效法她的婆婆竇氏干預朝政,扶持其弟田蚡坐擁丞相之位,權傾朝野。

王娡與前夫金王孫生的女兒金俗,一直在民間。漢武帝剛剛登基時,韓嫣告訴武帝這件事。武帝說: 「何為不蚤言?」於車駕自往迎之。金俗的家在長陵小市,武帝的車到了她家門口,派左右進去請她。金俗家人看到皇帝的車駕驚恐萬分,金俗要逃匿。左右將她扶出拜見皇帝,武帝下了車駕說道:「大姊,何藏之深也?」

到了長樂宮后,金俗與武帝一起拜謁太后。王太后垂涕,女兒金俗也潸然淚下。後來武帝賜給金俗錢千萬,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頃。王太后謝曰:「為帝費。」后又賜金俗湯沐邑,號曰修成君。金俗有一兒一女,女兒嫁給了諸侯,兒子號修成子仲,因為王太后的縱縱容,橫行於京師。

漢武帝元朔四年,權傾一時的王太后薨於長樂宮東殿,謚號孝景皇后,與漢景帝合葬陽陵。

相關史料

《史記·外戚世家》有如下記載: 王太后,槐里人,母曰臧兒。臧兒者,故燕王臧荼孫也。臧兒嫁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信,與兩女。而仲死,臧兒更嫁長陵田氏,生男蚡、勝。臧兒長女嫁為金王孫婦,生一女矣,而臧兒卜筮之,曰兩女皆當貴。因欲奇兩女,乃奪金氏。金氏怒,不肯予決,乃內之太子宮。太子幸愛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時,王美人夢日入其懷。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 先是臧兒又入其少女兒姁,兒姁生四男。 景帝為太子時,薄太后以薄氏女為妃。及景帝立,立曰薄皇后。皇后毋子,毋寵。薄太后崩,廢薄皇后。 景帝長男榮,其母栗姬。栗姬,齊人也。立榮為太子。長公主嫖有女,欲予為□。栗姬妒,而景帝諸美人皆因長公主見景帝,得貴幸,皆過栗姬,栗姬日怨怒,謝長公主,不許。長公主欲予王夫人,王夫人許之。長公主怒,而日讒栗姬短於景帝曰:「栗姬與諸貴夫人幸姬會,常使侍者祝唾其背,挾邪媚道。」景帝以故望之。 景帝嘗體不安,心不樂,屬諸子為王者於栗姬,曰:「百歲后,善視之。」栗姬怒,不肯應,言不遜。景帝恚,心嗛之而未發也。 長公主日譽王夫人男之美,景帝亦賢之,又有曩者所夢日符,計未有所定。王夫人知帝望栗姬,因怒未解,陰使人趣大臣立栗姬為皇后。大行奏事畢,曰:「『子以母貴,母以子貴』,今太子母無號,宜立為皇后。」景帝怒曰: 「是而所宜言邪!」遂案誅大行,而廢太子為臨江王。栗姬愈恚恨,不得見,以憂死。卒立王夫人為皇后,其男為太子,封皇后兄信為蓋侯。 景帝崩,太子襲號為皇帝。尊皇太後母臧兒為平原君。封田蚡為武安侯,勝為周陽侯。 景帝十三男,一男為帝,十二男皆為王。而兒姁早卒,其四子皆為王。王太后長女號日平陽公主,次為南宮公主,次為林慮公主。 蓋侯信好酒。田蚡、勝貪,巧於文辭。王仲蚤死,葬槐里,追尊為共侯,置園邑二百家。及平原君卒,從田氏葬長陵,置園比共侯園。而王太后后孝景帝十六歲,以元朔四年崩,合葬陽陵。王太后家凡三人為侯。 《漢書·外戚傳》有如下記載: 孝景王皇后,武帝母也。父王仲,槐里人也。母臧皃,故燕王臧荼孫也,為仲妻,生男信與兩女。而仲死,臧皃更嫁為長陵田氏婦,生男蚡、勝。臧皃長女嫁為金王孫婦,生一女矣,而臧皃卜筮曰兩女當貴,欲倚兩女,奪金氏。金氏怒,不肯與決,乃內太子宮。太子幸愛子,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時,王夫人夢日入其懷,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未生而文帝崩,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是時,薄皇后無子。后數歲,景帝立齊栗姬男為太子,而王夫人男為膠東王。 長公主嫖有女,欲與太子為妃,栗姬妒,而景帝諸美人皆因長公主見得貴幸,栗姬日怨怒,謝長主,不許。長主欲與王夫人,王夫人許之。會薄皇后廢,長公主日譖栗姬短。景帝嘗屬諸姬子,曰:「吾百歲后,善視之。」栗姬怒不肯應,言不遜,景帝心銜之而未發也。長公主日譽王夫子男之美,帝亦自賢之。又耳曩者所夢日符,計未有所定。王夫人又陰使人趣大臣立栗姬為皇后。大行奏事,文曰:「『子以母貴,母以子貴。』今太子母號宜為皇后。」帝怒曰:「是乃所當言邪!」遂案誅大行,而廢太子為臨江王。栗姬愈恚,不得見,以憂死。卒立王夫人為皇后,男為太子。封皇后兄信為蓋侯。 初,皇后始入太子家,后女弟皃姁亦復入,生四男。皃姁蚤卒,四子皆為王。皇后長女為平陽公主,次南宮公主,次隆慮公主。 皇后立九年,景帝崩。武帝即位,為皇太后,尊太後母臧皃為平原君,封田蚡為武安侯,勝為周陽侯。王氏、田氏侯者凡三人。蓋侯信好酒,田蚡、勝貪,巧於文辭。蚡至丞相,追尊王仲為共侯,槐里起園邑二百家,長丞奉守。及平原君薨,從田氏葬長陵,亦置園邑如共侯法。 初,皇太后微時所為金王孫生女俗,在民間,蓋諱之也。武這始立,韓嫣白之。帝曰:「何為不蚤言?」乃車駕自往迎之。其家在長陵小市,直至其門,使左右入求之。家人驚恐,女逃匿。扶將出拜,帝下車立曰:「大姊,何藏之深也?」載至長樂宮,與俱謁太后,太后垂涕,女亦悲泣。帝奉酒,前為壽。錢千萬,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頃,甲第,以賜姊。太后謝曰:「為帝費。」因賜湯沐邑,號修成君。男女各一人,女嫁諸侯,男號修成子仲,以太后故,橫於京師。太后凡立二十五年,後景帝十五歲,元朔三年(前126年)崩,合葬陽陵。

上一篇[鐮葉蠅子草]    下一篇 [賈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