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家屏出生於一個家道衰落、只能且耕且讀的農民知識分子家庭。他天賦聰穎,才思敏捷,智力過人,13歲為秀才,29歲中舉,明穆宗隆慶二年(公元1568年),他33歲時考中進土,被選為庶吉士,授編修。

1 王家屏 -基本資料

姓名:王家屏
生卒:公元1535年——1603年
描述:字忠伯,號對南
籍貫:山陰縣河陽堡人

2 王家屏 -個人概述

 王家屏出生於一個家道衰落、只能且耕且讀的農民知識分子家庭。他天賦聰穎,才思敏捷,智力過人,13歲為秀才,29歲中舉,明穆宗隆慶二年(公元1568年),他33歲時考中進土,被選為庶吉士,授編修。在史官予修《世宗實錄》時,權臣高拱的兄長高捷任職江都御史,貪贓枉法,民憤很大,王家屏不顧一些老朋友的勸阻,不怕得罪權貴 ,秉筆直書 ,這在當時來說是難能可貴的。明神宗朱翊鈞萬曆初年,王家屏擔任修選,充日講官,后升為待講學士。

  明代中葉以後,皇帝的朝講經筵多流於形式,神宗皇帝對於這種典禮更待以兒戲。但是,每當王家屏開講,「敷奏剴摯,帝嘗斂容受」。萬曆帝欽佩他的博學多才和端莊氣質,在眾人面前稱他為「端人」。王家屏的為人正直,行止端莊,還表現在他對宰臣張居正的態度上。張居正從萬曆元年到十年,一直擔任首輔,神宗非常器重,權傾朝野,誰要想得到高官,必先得居正垂青。就是這樣一位顯赫人物,王家屏也能秉公相待。張居正生病時,朝內大臣都去看望,有的還到寺院祈禱,奉迎至極,唯獨王家屏沒有前去。萬曆十年,張居正去世后,群臣對他一反常態,倒張的浪潮甚囂塵上,神宗也撤銷了他生前的太師頭銜,籍沒其家產。但是,在這牆倒眾人推、迎合上心的倒張浪潮中,而王家屏又能夠秉公持法,對張居正給以正確的評價。

3 王家屏 -職業生涯

 萬曆十二年(公元1584年),王家屏被提升為禮部右侍郎。不久,為吏部左侍郎兼東圖大學土,輔助朝政。王家屏執閣六年,時間雖短,但給當時朝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不貪權武斷,「推誠秉公,百司事一無所擾」( 《 明史 》卷217);他恪盡職守,秉公執法,「每議事秉政持法,不亢不隨」;他注意處理同內閣諸臣關係,與同僚們和睦相處。

  王家屏輔政之時,皇帝就是出名的昏君明神宗朱翊鈞。朱翊鈞深居簡出,成天沉溺於酒色之中,不理朝政,大臣們一年也見不到幾次。當時,官僚腐敗至極,財政危機非常嚴重,軍備弛懈,土氣積弱,加之戰爭頻繁,天災不斷,明王朝正經歷著由強盛轉入衰亡的時刻。在此多事之秋,家屏步入仕途,縱有天大本領,也挽救不了明王朝潛在的危機。況且,朱翊鈞又是個恣意妄為、剛愎自用的人。萬曆十七年(公元1589年)十二月,大理寺評事(名隹)於仁向他上了「四箴」疏,說他「嗜酒、戀色、貪財、尚氣」。論理,這「四箴」疏正切中了朱翊鈞的毛病,但他容不得大臣們對他說三道四,震怒不已,非治其於死罪不可。當此之時,王家屏挺身而出,要代替於仁「伏罪」。他說:「思之於仁庶官也,於皇上之愆違尚能諫之,臣職親於庶官,任專於輔導乃尚有所不知不諫。夫不知失職也,知之而不諫,失職也。安可獨罪於仁哉?」(《復宿山房全集》卷四)在以王家屏為首的幾個人營救下,於仁雖然被罷了官,總還是保住了腦袋。

  根據明神宗的脾氣特點,王家屏總結了一條「委曲已開導之,儘力以扶持之,至誠以感動之。其有不從,然後可以強諫力爭」的進諫之路。他針對當時封建統治者置國盡民貧於不顧,反而想方設法搜刮民財,以滿足其窮奢極欲生活的情況,在給皇帝的奏疏中直言不諱地說:「縱慾敗度其源在上」。他針對神宗皇帝不臨朝講,不做典禮,不發章奏、政事皆廢的情況,上了「請御朝講發章疏疏」,認為「堂陛之交所恃以存禮貌者惟有朝講,軍國之政所恃以集其謀議者惟有章疏」。他針對「武備積弛,士氣積衰」的狀況,提出了「治之以不治,款之以不款」的方略,主張「置其順者,剿其逆者,去者不追,來者必拒」的戰術。

4 王家屏 -個人榮譽

 

5 王家屏 -個人影響

 曾以吏部左侍郎兼東圖大學士入予機務,以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致仕歸里。所以,在雁同、朔州地區民間以「王閣老」相稱。

6 王家屏 -人物評價

 王家屏作為一個有嚴重愚忠思想的封建士大夫,一心想重振朝綱,維護其封建統治。但是,他的「犯顏觸諱、抗爭僨事」,深深觸怒了皇帝。為了明哲保身,王家屏以身體有病為理由,要求辭官回鄉,萬曆二十年(公元1592年)三月得到朱翊鈞允許,告老回鄉。晚年,他花了大量時間,收錄整理自己寫過的文稿,起名為《復宿山房文集》,一直留傳至今。

7 王家屏 -相關內容

   

  

上一篇[鈍角]    下一篇 [擺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