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弗,蘇軾的結髮之妻,四川眉州青神人,年輕貌美,知書達禮,16歲嫁給蘇軾。她堪稱蘇軾的得力助手,有「幕後聽言」的故事。治平二年五月(1065)卒,年方27。

1介紹

蘇軾良伴
王弗性格「敏而靜」,作為進士之女的她開始並沒有告訴蘇軾自己知書。每當蘇軾讀書的時候,她則在旁邊終日不去。後來蘇軾有遺忘的地方,她反倒給予提醒。好奇的蘇軾問她別的書里的問題,她都能答上來,頓時讓蘇軾又驚又喜刮目相看。在蘇軾與訪客交往的時候,王弗經常立在屏風後面傾聽談話,事後告訴蘇軾她對某人性情為人的總結和看法,結果無不言中,可謂蘇軾絕佳的賢內助。

2喚魚姻緣

姻緣背後
喚魚聯姻的佳話背出,實是戀愛好故事。
在中岩靈秀的山岩里、澗水邊、小路旁,一叢叢飛來鳳揚著闊長的綠葉,吐露嬌柔的花蕊和幽幽清香。在家中吟詩作畫的王弗,也常常帶丫鬟從瑞草橋到中岩游山朝廟,採得一大抱飛來鳳回家,每每聽父親說起眉州少年蘇軾如何聰明機智,心中頗有好感,但又不便明顯流露,聞道蘇軾常在山水間靜思、讀書,便悄悄隱於一旁樹叢中靜觀,卻見蘇軾英氣勃勃,撫掌喚魚。
「小姐,你最喜歡的飛來鳳花開了!」丫鬟在草叢驚喜一聲。
蘇軾轉回頭來,見一少女婷婷站立在初春的綠草叢中,輕盈飄逸。王弗受驚,抬起頭來,雙眸如星,閃爍著少女的嬌態,粉臉含羞,自有一種淡墨染不出的風情……
不久,蘇軾與同窗到瑞草橋為老師王方祝壽,因生性豪放而醉倒在老師家中,睡到半夜起來,知道同窗們都已回書院,便獨自踱到翠竹掩映的後院,師妹王弗正臨窗梳頭,蘇軾從懷裡摸出從山上帶來的一簇飛來鳳,輕輕地投進窗去,王弗一驚,繼而心跳不已,把那簇濃香陣陣的花苞貼在胸前……

3蘇軾悼亡

詞的描述
這首詞九百多年來,在不同的朝代都一直被廣為傳誦著,也是文學史上眾多悼亡作品中最突出的一首。當我們了解到蘇軾與王弗的愛情故事後,再讀這首詞,那種情感、那種沉痛、那種深切,足以讓後人也一樣「淚千行」了!
詞的上闕主要是描寫妻子死後,自己的風霜生活,詞的大意是:你離我而去已經整整十年了,我倆一個生者一個死者,處在兩個茫茫然的世界中。用不著刻意地去思念和回憶,我自始致終從來都不會忘記您。想起您千里之外(密州跟彭縣之間相隔千里)的孤墳,這種凄涼的心情真不知何處可以訴說。就算我們兩個突然在路上相逢,您可能都認不出我來了,因為此刻的我已是滿面風塵、耳邊的頭髮已變得象霜打的一樣白。
詞的下闕是寫與妻子夢中相會落淚的情景:夜晚來臨,在幽幽的睡夢中,我忽然回到了千里之外的故鄉,回到了從前我們戀愛的光陰中。還是你出嫁前的那間閨中小屋,還是那扇小小的窗戶,你正在窗前梳妝打扮。我們互相對望著,誰都沒有先開口說話,只有深情的淚水不停地從你我的臉上淌落。那年年月月讓我為之牽挂為之肝腸寸斷的地方,就是明月之夜下的那片小松岡,那是我們自由戀愛約會的地方!
不過,對於「明月夜,短松岡」這句,傳統的解釋,或者說是主流人群的解釋是把「短松岡」看作了王弗的墳地。但是今天的彭山蘇家墓地,並沒有松樹,種的全部是香樟,當地人說,在祖祖輩輩人的記憶中,蘇家墳長的都是香樟,並沒有松樹,試想古代有錢人家誰會在墓前種松樹,那太小氣了!純粹從文學美感的角度,以及站在蘇軾當時寫這詞的情感上去理解,我情原認為「明月夜,短松岡」是蘇王二人當年的「私人空間」所在地,肯定是他們二人心目中最浪漫最值得懷念的地點,那自然就是少年人情竇初開約會的地方了。

4王弗墓志銘

鑒賞
東坡居士的《亡妻王氏墓志銘》作於北宋治平三年(1066)。作者當時30歲,已由外任調回京師為殿中丞。 文章開頭說明王氏的身份和死亡時間(丁亥是日期的干支計數,後面「甲午」也是日期)、地點和殯葬
王弗(左)與蘇軾母程夫人、蘇轍妻史夫人

  王弗(左)與蘇軾母程夫人、蘇轍妻史夫人

時間、地點。作者自稱己名「軾」,表示恭敬和嚴肅。「先君、先夫人」是作者對已經去世的父母的敬稱。「殯葬」二字,古代有別。從文章中看得出:殯,指停喪;葬,指掩埋。有這一節文字,後人鑒定蘇氏家族在今彭山縣有墓地,便有了文字依據。
文章第二段,簡介王氏生平,是墓誌的主要組成部分。作者先介紹王氏的名字、籍貫和家庭出身,稱夫人為「君」,體現互敬互愛。古人認為對長輩和尊者呼名是為不敬,所以非提名不可時,就在名前加個「諱」字。接著交代她出嫁時的年齡和所生兒子之名(蘇邁)。以下著重介紹幾樁值得傳揚的事情:夫人在娘、婆二家侍奉父母舅姑(公婆)「皆以謹肅(恭謹肅恬)聞(名)」。陪伴丈夫在任上的政績,經常告誡遠離父母的丈夫,要按老父親的教導辦事。作者特別舉出實例說明王夫人注意來會丈夫的朋友,根據觀察所得,分析其人的思想品質,提醒丈夫不要被姦邪讒佞之輩矇騙。結尾寫其享年,「年二十有七而已」,痛惜哀嘆王氏的不壽;寫作者父親(蘇洵)的話,既表揚了王氏「從於艱難」(換成今天的話,就是「患難之交恩愛深」)的高貴品質,又說明遵從父命「葬諸(之於)其姑(婆母)(墳墓)之側」的理由,讀完這段言簡意賅的文字,非常自然的,我們對王氏這位善良忠貞的夫人,也就有了較為全面的了解,印象深刻,久久難忘。
結尾的「銘」有讚歎,有議論。既慨嘆夫人早逝,又以能夠盡孝母親為慰,充分肯定王氏夫人的一生恪盡婦道的典範。作者兩次大呼「嗚呼哀哉(哎呀,悲哀呀),表明自己失去愛妻和賢內助的深切悲痛。
全文僅四百餘字,卻能如此全面而又重點突出地敘述王氏夫人的生平,充分表達了夫婦之間超乎尋常的深厚感情,非東坡居士不能為也!當然從中也可領悟為義務必實事求是,情動於中發乎外,文從字順,何必長篇累牘、故作無病呻吟?
上一篇[拉特福德]    下一篇 [LID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