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思禮(?—761),唐朝將領,高句麗人。入居營州,以功授右衛將軍、關西兵馬使,從征九曲。天寶十三年,加金城郡太守。翌年,兼太常卿,充元帥府馬軍都將,從討安祿山叛軍。潼關失守,助宰相戰便橋,不利,更為關內行營節度、河西隴右伊西行營兵馬使,守武功。后以復長安,收東京功,遷兵部尚書,封霍國公。不久,兼潞、沁等州節度。乾元元年,總關中、潞州行營兵三萬、騎八千,與郭子儀圍相州,兵潰。尋破史思明叛軍於直千嶺。為河東節度副大使。善守計,短攻戰,持法嚴整。上元元年,加司空。翌年卒,追贈太尉。謚武烈。

1舊唐書《王思禮傳》

王思禮,營州城傍高麗人也。父虔威,為朔方軍將,以習戰聞。思禮少習戎旅,隨節度使王忠嗣至河西,與哥舒翰對為押衙。及翰為隴右節度使,思禮與中郎周泌為翰押衙,以拔石堡城功,除右金吾衛將軍,充關西兵馬使,兼河源軍使。十一載,加雲麾將軍。十二載,翰征九曲,思禮後期,欲引斬之,續使命釋之。思禮徐言曰:「斬則斬,卻喚何物?」諸將皆壯之。十三年,吐蕃蘇毗王款塞,詔翰至磨環川應接之。思禮墜馬損腳,翰謂中使李大宜曰:「思禮既損腳,更欲何之?」
十四載六月,加金城太守。祿山反,哥舒翰為元帥,奏思禮加開府儀同三司,兼太常卿同正員,充元帥府馬軍都將,每事獨與思禮決之。十五載二月,思禮白翰謀殺安思順父元貞,於紙隔上密語翰,請抗表誅楊國忠,翰不應。復請以三十騎劫之,橫馱來潼關殺之,翰曰:「此乃翰反,何預祿山事。」六月,潼關失守,思禮西赴行在,至安化郡。思禮與呂崇賁、李承光並引於纛下,責以不能堅守,並從軍令。或救之可收後效,遂斬承光而釋思禮、崇賁,與房琯為副使。便橋之戰又不利,除為關內節度使。尋遣守武功。賊將安守忠及李歸仁、安泰清來戰,思禮以其眾退守扶風。賊兵分至大和關,去鳳翔五十里。王師大駭,鳳翔戒嚴,中官及朝官皆出其孥,上使左右巡御史虞候書其名,乃止。遂命司徒郭子儀以朔方之眾擊之而退。至德二年九月,思禮從元帥廣平王收西京,既破賊,思禮領兵先入景清宮。又從子儀戰陝城、曲沃、新店,賊軍繼敗,收東京。思禮又於絳郡破賊六千餘眾,器械山積,牛馬萬計。遷戶部尚書、霍國公,食實封三百戶。乾元二年,與子儀等九節度圍安慶緒於相州。思禮領關內及潞府行營步卒三萬、馬軍八千,大軍潰,唯思禮與李光弼兩軍獨全。及光弼鎮河陽,制以思禮為太原尹、北京留守、河東節度使、兼御史大夫,貯軍糧百萬,器械精銳。尋加守司空。自武德已來,三公不居宰輔,唯思禮而已。
上元二年四月,以疾薨,輟朝一日,贈太尉,謚曰武烈,命鴻臚卿監護喪事。思禮長於支計,短於用兵,然立法嚴整,士卒不敢犯,時議稱之。

2新唐書《王思禮傳》

王思禮,高麗人,入居營州。父為朔方軍將。思禮習戰鬥,從王忠嗣至河西,與哥舒翰同籍麾下。翰為隴右節度使 ,思禮與中郎將周佖事翰,以功授右衛將軍、關西兵馬使。從討九曲,後期當斬,臨刑,翰釋之,思禮徐曰:「死固分也,何復貸為?」諸將壯之。天寶十三載,吐谷渾蘇毘王款附,詔翰至磨環川應接,思禮墜馬,蹇甚。翰謂監軍李文宜曰:「思禮跛足,尚欲何之?」俄加金城郡太守。
安祿山反,翰為元帥,奏思禮赴軍,玄宗曰:「河、隴精銳,悉在潼關,吐蕃有釁,唯倚思禮耳。」翰固請,乃兼太常卿,充元帥府馬軍都將,翰委以軍事。密勸翰表誅楊國忠,翰不應;復請以三十騎劫至潼關殺之,翰曰:「此乃吾反,何與祿山事?」
潼關失守,思禮與呂崇賁、李承光同走行在,肅宗責不堅守,引至纛下將斬之。宰相房管諫,以為可收後效,遂獨斬承光,赦思禮等。尋副房管戰便橋,不利,更為關內行營節度、河西隴右伊西行營兵馬使,守武功。賊安守忠來戰,思禮退保扶風。賊分兵略大和關,去鳳翔五十里,李光進戰未利,行在戒嚴,從官潛出其孥,帝使左右巡御史虞候識其姓名,眾稍稍止。命郭子儀以朔方兵擊之。會崔光遠行軍司馬王伯倫、判官李椿以兵二千屯扶風。聞賊已西,欲乘虛襲京師,徑至高陵。賊引軍還擊椿等,椿已至中渭橋,殺守者千人,進攻苑門。伯倫戰死,椿被執。先是,賊餘眾留武功,既傳官軍入京師,乃燒營遁,自是賊不敢西。
長安平,思禮先入清宮;收東京,戰數有功。遷兵部尚書,封霍國公,食實戶五百。尋兼潞、沁等州節度。干元元年,總關中、潞州行營兵三萬、騎八千,與子儀圍賊相州,軍潰,惟李光弼、思禮完軍還。尋破史思明別將萬餘眾於直千嶺。光弼徙河陽,代為河東節度副大使。上元元年,加司空。自武德以來,三公不居宰輔,唯思禮而已。二年,薨,贈太尉,謚曰武烈。
上一篇[李承宏]    下一篇 [李歸仁]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