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惟一,名王惟德,北宋醫家。公元987—1067年(北宋太宗雍熙四年——英宗治平四年)人。宋仁宗(趙禎)時當過尚葯御,對針灸學很有研究,集宋以前針灸學之大成,著有《銅人腧穴針灸圖經》一書,奉旨鑄造針灸銅人兩座。為中國著名針灸學家之一。

1 王惟一 -概況

王惟一針灸銅人

宋時,針灸學非常盛行,但有關針灸學的古籍脫簡錯訛甚多,用以指導臨床,往往出現不應有的差錯事故。根據這些情況,王惟一及其同行,產生了統一針灸學的念頭及設想,並多次上書皇帝,請求編繪規範的針灸圖譜及鑄造標有十二經循行路線及穴位的銅人,以統一針灸諸家之說。接旨后,惟一親自設計銅人,從塑胚、制模以至鑄造的全部過程,他都和工匠們生活在一起,工作在一起,攻克了無數技術難關,終於在公元1027年鑄成了兩座針灸銅人。鑄成后,仁宗贊口不絕,把它當作一件精湛的藝術品,經惟一等在旁的醫官介紹了銅人的用途和在醫學上的價值之後,遂下令「把一座銅人放在醫官院,讓醫生們學習參考;另一座放在宮裡供鑒賞。」並讓史官把這件事作為一件大事,寫入史冊:「這銅人於天禎五年(公元1027年)十月經『御制』完成,以便傳到後代。」這時,王惟一又將自己編繪的《銅人腧穴針灸圖經》獻給仁宗,以作為銅人的註解和姊妹文獻。趙禎閱后,非常高興,又下了一道命令:「御編圖經已經完成,把它刻在石上,以便傳到後代」。

銅人和圖經,在當時的醫療教學和醫官考試中起了很大的作用,為統一和發展中國針灸學作出了很大貢獻。王惟一是宋代傑出的針灸學家和醫學教育家。在針灸學方面,他一生致力於這方面的文獻研究和整理工作,尤其對皇甫謐的《甲乙經》很有研究,且在學術上受其影響頗深。他把很多不統一的有關針灸學著作,加以去偽存真的整理,「以銅人為式,分臟腑十二經,旁註腧穴」的研究方法,將十二經脈及三百五十四個穴位,用直觀的方法記錄和描繪出來,並對前代有關「經穴」的學說,進行了訂正和改進,推動了中國針灸學的發展。

2 王惟一 -著作

王惟一《銅人腧穴針灸圖經》

《銅人腧穴針灸圖經》全書共三卷,公元1026年成書。書中把三百五十四個穴位,按十二經脈聯繫起來,注有穴位名稱,繪製成圖,為銅人註解。圖樣完整,內容豐富,經穴較多而系統。按照圖可查到所需用的穴位,按照穴位可查到所治之癥候,是中國古代針灸典籍中一部很有價值的針灸學專著。形式略與近代《圖解》相似,書中詳述各個針灸穴位間的距離長短,針刺的深淺尺度,以及主治、功效等項。上卷主要論述了十四經(心、肝、脾、肺、腎、胃、膽、大腸、小腸、膀胱、三焦、心包絡、任脈、督脈)的經絡循行、主治及經穴。中、下卷分別按照頭、頸、軀幹、四肢的順序,詳敘每一經穴。據宋史《藝文志》記載,原書共為三卷,後於南宋(金·大定)時,有人重製補註,改為五卷。《針灸圖經錄》五卷,約成書於1026年。公元1027年

 王惟一造針灸銅人 

  天聖五年(1027),宋代著名針灸學家王惟一奉詔設計並主持鑄造中國最早的針灸銅人。王惟一(約987~1067),又名王惟,曾任太醫局翰林醫官、朝散大夫、殿中省尚葯奉御等職。王惟一還編撰了針灸著作《銅人腧穴針灸圖經》一書。
針灸銅人又稱「天聖銅人」,是用精銅鑄造而成的針灸模型,工藝精巧,體型與正常成年男子相同,外殼由前後兩件構成,內置臟腑,表面刻有人體手三陽、足三陽、手三陰、足三陰和任脈、督脈等14條經脈和657個腧穴。穴孔與身體內部相通,可供教學和考核用。考核時,用蠟在銅人外表,體腔內注入水或水銀。當被考核者取穴進針時,如選擇部位準確,刺中穴位,水銀或水便流出來。這種精密直觀的教學模型是實物形象教學法的重大發明,對針灸學的發展有著深遠的影響。針灸銅人共有兩具,一具置於汴梁(今河南開封)翰林醫官院,另一具則存放於大相國寺仁濟殿。南宋時,其中一具銅人不明去向。明代正統八年(1443),鑒於銅人的經絡、腧穴已模糊不清,難以辨認,明英宗朱祁鎮遂命能工巧匠進行複製。此後,宋代針灸銅人這一珍貴的醫學文物便失於記載,下落不明。




統一經穴

王惟一王惟一

統一經穴,使之規範化。北宋以前的經穴,存在著圖譜粗糙難辨,文字敘述比較含混,以及眾說紛壇,莫衷一是的狀況。因此,王惟一十分重視經穴的規範化,他編寫《銅人腧穴針灸圖經》,並列於碑石,成為中國較早的針灸圖譜。其鑄腧穴針灸銅人,據《齊東野語》記載:「以精銅為之,藏府無一不具,其外俞穴,則 金書穴名於旁,背面二器相合,則渾然全身。」可見,是兩具比較精緻的銅鑄模型,其內有臟腑,外有腧穴,穴孔通向體內,穴名刻於體表穴旁,它是中國針灸醫學教學最早而且是最珍貴的教學模型,平時,它發揮著穴位規範化的作用,教學時它是針灸學生等學習針灸經絡穴位的依據。根據文獻記載:考試醫學生時,體表塗臘,使穴位、經絡被覆蓋之後,諸孔穴也因此而被黃臘所堵塞,再向體腔內注入水銀,令被試者針刺,若取穴刺之有誤,則針不能入;如果取穴正確無誤,則針從孔穴刺入體腔內,水銀即可從拔針后的針眼中射出。有了這樣高級的教具,無疑大大方便了針灸教學,從而對統一穴位和促進針灸學術的發展,發揮了巨大的作用。總之,雖然圖經、石碑、銅人三者各不相同,但內容一致,完全統一。他開拓了醫學模型的先河,開闢了形象教學的道路,促進了經穴定位向規範化發展,使「針砭之法,傳述不同」的局面得到改觀。

3 王惟一 -考訂經穴

王惟一王惟一

考訂經穴,使之豐富完備。他在撰寫《銅人腧穴針灸圖經》時,「篡集舊聞,訂正訛謬」,對經穴理論作了不少校勘考證工作,例如闡述手太陽經主病,他根據《脈經》卷六有「卒貴失(矢)無度」的記載,在《內經》原文的基礎上予以補充,根據肺與大腸相表裡的理論,「卒遺失無度」是完全可能的,加此一症,更合中醫理論原貌。他在《圖經》中收載腧穴657個,與《甲乙經》相比,增加了「青靈」、「頗陰俞」、「膏盲俞」3個雙穴,督脈的「靈台」、「陽關」2個單穴。他還考證了穴位的作用,與《外台秘要》、《太平聖惠方》等一些較早的文獻相比,增添了不少內容,如上星穴,增添了治療「痰瘧振寒、熱病汗不出、目睛痛、不能遠視」等病證的主治作用;承山穴,增加了治療「腰背痛、霍亂、轉筋、大便難、久痔腫痛」等病證的作用;風府穴,增加了治療「頭痛鼻衄」的作用;委中穴,增加了治療「熱病汗不出、足熱撅逆滿、膝不得屈伸」等病證的作用。通過這些努力,既進一步完善了經穴理論,又擴大了穴位的主治作用,提高了腧穴的實用性。

4 王惟一 -貢獻

王惟一對針灸醫學的貢獻有三,一是考定《明堂針灸圖》與撰寫《新鑄銅人腧穴針灸圖經》,二為鑄造針灸銅人模型,三為刻《圖經》於石。作為官書問世的《銅人腧穴針灸圖經》,對宋代以前的針灸學成就進行了一次系統的總結,對宋代及後世針灸學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推動作用。針灸銅人的設計和製造,更是醫學史上的一大創舉,兩具銅人作為最早的人體模型和針灸直觀教具,在醫學史上具有重要意義,王惟一為此做出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

從《圖經》、石碑、銅人的編繪製作,可以看出,使經穴理論規範化,是王惟一主要學術思想之一。王惟一在撰寫《新鑄銅人腧穴針灸圖經》時,「纂集舊聞,訂正訛廖」,做了不少校勘考證工作,對後世學習《內經》原文起了加深理解的作用,並進一步完善了經穴理論。

《圖經》、石碑、銅人三者雖然形式各不相同,但內容一致石碑起到了保存《圖經》內容的作用。銅人對經穴教學的形象化與直觀化,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開創了針灸學的腧穴考試要進行實際操作的先河。

5 王惟一 -影響

宋朝時,受王安石改良思想的影響,醫學教育得到很大的發展。再加上雕版和活字印刷術的發明,整理和出版了很多醫學書籍。醫學教育的發展要求針灸學教學能更加直觀些,以便於學生記憶和臨床使用。王惟一所設計的銅人,在臟腑的布局,經絡的循行,穴位的精確等方面,不僅科學性強,而且工藝水平相當高。他選擇了精製的銅,鑄成和一般人大小相似的人體,裡面裝有銅鑄成的臟腑,軀殼表面,刻有三百五十四個穴孔,孔內裝滿水銀,外封黃蠟,以防水銀流出。應試者,當老師出題針刺某穴,或提問何病症該針何穴時,學生照題試針。若針得正確,一進針水銀便會流出。若針得不對,就刺不進去。銅人的鑄造,對中國醫學的發展,尤其在針灸學和針灸教學方面,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故為歷來針灸學家所推崇,即至現在仍有學習和研究的價值。

6 王惟一 -評價

王惟一「素校禁方,尤工厲石」,「創鑄銅人為式」,考訂經穴理論,為經穴理論的發展與規範化,以及針灸教學作出了巨大的貢獻,是宋代傑出的針灸學家和醫學教育家,為中國醫學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上一篇[薛仁貴寒窯]    下一篇 [赤步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