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昶雄,原名王榮生,台灣新竹人。1932年赴日本讀中學,后入日本大學文學系,中途轉入齒學系,畢業后 回鄉開牙科診所。於1931年起從事文學創作,作品豐富,多用日文撰寫小說、詩歌、文藝評論,注重寫實傳統。1942年參與編輯《台灣文學》。光復后停止文學活動。代表作有:《淡水河的漣漪》《奔流》,新詩《人世》、《回憶》等。

1 王昶雄 -個人概述

王昶雄,原名王榮生,小說家、詩人、散文家。日治時代作家,戰後,自承有一段時期「渾渾噩噩」過日子,「消聲匿影」當了文學逃兵,但終究還是認定「文學創作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在封筆二十年後,又重現文壇,用中文寫雜文、散文,文字風格與戰前不同。 

公元一九一六年,王昶雄出生於淡水,一九三二年離開淡水到日本念中學,畢業於日本大學齒學系,返台開設牙醫診所。

他原先考取的是文學系,第二年才「承父命」轉入齒學系,自認是當了文學逃兵。不過,王昶雄在學生時代即加入《青鳥》月刊及《文藝草紙》月刊等同仁雜誌,開始寫詩、寫小說。一九四二年回台後,加入張文環主持的《台灣文學》為同仁,同時也在《興南新聞》等發表作品,一面行醫,一面寫作。小說《奔流》是他日治時代文學的代表作,迄今為止,也只有《奔流》一篇被譯成中文發表。

2 王昶雄 -文學風格

《奔流》描寫一位和他自己非常相像的齒科開業醫生,也是自日本留學歸來,又雅好文學。偶然於求診患者中認識了在中學教書的「伊東春生」。伊東是改了姓名的台灣人,原姓朱,娶日本女子為妻,和岳母同住,以自己的父母為恥,不僅對自己父母冷漠、鄙夷,甚至參加父親的喪禮都不耐煩,顯得厭惡不堪。伊東要把自己完全改造成日本人,厭惡自己身上所流的血液。在伊東服務的學校念書的林柏年,是伊東的表弟,也是醫生熱心公益、照拂劍道比賽學生而認識的忘年之交。林柏年不齒表哥的行為。不肯照顧自己父母的伊東,對錶弟卻關愛有加,甚至主動贊助、鼓勵他到日本留學,以便出人頭地。林柏年除了譴責表哥因皇民化而遺棄父母的行為外,並不厭惡皇民化,自己也參加學校的劍道比賽,力爭上遊,也要去日本留學,知道留學是台灣青年的進身之階。有人把《奔流》歸為「皇民文學」,可能是因為「醫生」沒有站出來譴責皇民化運動,但伊東春生的行為,也不曾得到一點肯定或肯定的暗示,同樣也找不到一絲皇民文學的證據,或許說它是偽裝的皇民文學較為中肯。

《奔流》是描寫日據末期在皇民化運動下的本土知識分子的苦悶與掙扎。」「當時在日帝淫威下,作者能讓林柏年那種威武不能屈的硬漢粉墨登場,已經堪稱『勇冠三軍』了。」不可否認的,小說中的三個青年,同樣都是皇民化運動下,充滿彷徨、困惑、苦悶的一代,雖然各自有不同的求生手段,卻同處在一個黑暗、沒有光的時代,作者只是試著呈現他們的內心樣貌,描寫他們心的奔向和流動,仍然牢牢守著台灣人的立場。 王昶雄戰後的文學,呈現的是與戰前不盡相同的風貌,可以說是「散文家」或「雜文家王昶雄」的時代。大量用來關懷戰後文化文藝運動發展的文章,從詩歌到繪畫、雕刻、歌仔戲、掌中戲、民主戰士、原住民的舞蹈、淡水線的火車、古都滄桑……,顯示他寬泛的文學興趣,也是自覺地扮演了推動文藝向前運動的鼓手。

《驛站風雲》和《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兩本結集出版的文集,記錄了他戰後文學的「足跡」。 不過,王昶雄的整個戰後文學行程留下的腳印,恐怕不敵他一首偶然寫下的歌謠的光芒,那就是他用來當作書題的《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一九五六年,本土作曲家,也是他的「音樂之友人生之友」呂泉生,邀他合作這首歌謠,而一曲成名, 只要仔細吟詠,不難感受到,這是活在黑暗、封閉得足以叫人窒息的時代里的人,唱出來的充滿幽怨的哀歌,這首歌從絕望的黑暗底層升起,暗夜唱歌的人,小心地提醒同在黑暗中的人們,不妨嘗試用自己的手,打開一扇窗來,相信必然可以看見外界的光明。不過,窗外的春光只能暫時消解一些腹內的辛酸,春天無法久留,黑暗中的人,要緊的是不要失去自己心頭的春光。

《春光》在台灣人的語彙里,是一語雙關的,既指外界帶進來的光明,又指內心鬱悶消解、人生步入順適快意的坦途而言。五○年代的台灣人,活在「二二八」的陰影里,也活在白色恐怖的烏雲下,是看不到光的,鬱卒、苦悶可想而知,彷徨、痛苦不難理解,如果只是自怨自艾,豈能看得見光?「挺身而出」,「在這納悶的生活中自勉勉人」是詩人寫這首歌的原始動機。唱這首歌,可以體會到文學家為黑暗時代點燈的心意。 不論詩人呼籲眾人打開的是心內的窗,還是心內的門,只有肯去打開的人,才看得見外面的世界。也不必問,看到的是「五彩的春光」、「心愛彼個人」、「故鄉的田園」還是「青春的美夢」,都非長久之計,只是暫解「辛酸」「思念」或「怨嘆」而已,真正的「春天」和美夢,要靠自已掌握。文學家終將因這首歌留芳後世,也是美麗的「意外」,然而,寥寥幾句歌詞,卻是畫龍點睛地,把這位從日治時代奮戰迄今的老作家、深層的作家魂勾勒出來。

3 王昶雄 -著作

《淡水河的漣漪》、《梨園之歌》、《鏡子》、《王昶雄集》、《驛站風情》、《奔流》、《海鳴集》、《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孤苦人群錄》、《王昶雄散文精選集》。還有《回頭姑娘》、《流浪記》、《小丑的嘆氣》、《流放荒島》、《兩個女郎》、《阿飛正傳》、《演千鳥》、《某壯士之死》、《阿鍛做姑娘》、《心中的歲時記》、《當緋櫻開的時候》等十一篇短篇小說。

4 王昶雄 -年表

1916年

生於淡水鎮九坎街(今之永吉里重建街)的海商人家,本名榮生。

1923年

就讀淡水公學校(今之淡水「國小」)。

1928年

負笈日本,入郁文館中學。

1933年

入日本大學文學系攻讀文學。

1934年

家父逝世,重新考入日本大學齒學系。

1935年

一月,加入日本《青鳥》雜誌為同仁,詩〈我的歌〉發表於《青鳥》第二卷。

1937年

加入日本《文藝草紙》季刊為同仁。
  
1938年

九月,詩《陋巷札記》發表於《台灣新民報》。

1939年

中篇小說《淡水河之漣漪》發表於《台灣新民報》。

1941年

四月,詩〈樹風問答〉發表於《台灣新民報》。

1942年

齒學系畢業,自日本返回台灣,在淡水開設牙科診所。

加入張文環《台灣文學》雜誌為同仁。

十一月,詩《海的回憶》發表於《興南新聞》。

1943年

與淡水家女畫家林玉珠女士結婚。

七月,中篇小說《奔流》發表於《台灣文學》三卷三期,后收錄在《台灣小說集》,大木書房出版。

1944年

六月,詩《當心吧!老友》發表於《台灣藝術》。

1946年

任純德女中歷史老師。

1950年

自淡水搬至中山北路,仍執牙科醫務。

1965年

十月,雜感《吹不散的心頭人影—王井泉快人快事》發表於《台灣藝術》第九期。

1974年

四月,評論《感慨話文評》發表於《台灣文藝》四十三期。

1978年

十月,出席聯合副刊主辦的光復前台灣文學座談會,參加者另有巫永福、杜聰明、王詩琅、郭水潭、龍瑛宗、廖漢臣、楊逵、楊雲萍、陳逢源、黃得時、葉石濤、劉捷、郭秋生等人,座談記錄《傳下這把香火》22日—24日發表於《聯合報》副刊。

1980年

十一月三日,隨筆《人生是一幅七色的畫》發表於《聯合報》副刊。

1981年

五月,雜感《無論來與往,俱是夢中人—悼念廖漢臣兄》發表於《台灣文藝》七十二期。

1982年

八月,雜感《老兵過河記》發表於《台灣文藝》八十一期。
  
1983年

三月,詩《追悼文環兄》發表於《台灣文藝》八十一期。

五月,雜文《性的升華—從中國傳統觀念談起》發表於《台灣文藝》八十二期。

十一月,雜感《王白淵(1902—1965)點點滴滴》發表於《台灣文藝》八十五期。
  
1984年
  
一月,人物介紹《坐擁顏色連城—顏雲連「看雲的日子」》發表於《台灣文藝》八十六期。

七月,札記《靈感與氣氛》發表於《路工》四十九卷七期。
  
1985年

一月十九日,雜感《陋巷出清士—哀悼王施琅兄》發表於《自立晚報》副刊。
  
1986年
   
五月,雜感《一股傻勁的衝力》發表於《台灣文藝》一○○期。

5 王昶雄 -出版書籍

1980年 《翁鬧、巫永福、王昶雄合集》,台北:前衛。
  
1991年 《王昶雄集》,台北:前衛。
  
1993年 《驛站風情》,台北:台北縣立文化中心。
  
1996年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台北:前衛。
  
1998年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王昶雄散文精選集》,台北:前衛。
  
2002年 《王昶雄全集》,台北:台北縣政府文化局。(共分為散文、隨筆、翻譯、詩歌。)

6 王昶雄 -期刊、報紙、散篇

1970年 《寶島心影─發人深省的延平邵王祠》,《今日生活》4卷4期,5月30日頁 2-5。
  
1983年 《追悼文環兄》,《台灣文藝》81期,頁57-86。
  
1983年 《「性」的升華 : 從中國傳統觀念談起》,《台灣文藝》82期,頁80-84。
  
1993年 《巴爾札克在家嗎》,《聯合報》4月30日43版。
  
1983年 《不信童年喚不回》,《學前教育》6卷7期,頁1。
  
1985年 《樂天知命一學人:悼念吳本立先生》,《文訊月刊》21期,頁274-279。

1999年 《浩劫當中悼斯人》,《文訊月刊》169期,頁95至96。

2000年 《安魂歌》,《淡水牛津文藝》7期,頁62-63。

2000年 《安魂歌》,《淡水牛津文藝》7期,頁62-63。

2000年 《王昶雄自訂日治時期著作目錄》,《文訊月刊》34期,頁68-78。

2000年 《感慨談家山─滬尾風情畫》,《淡江史學》11期,頁265-267。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