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王景仁,生卒年不詳,原名王茂章,廬州合淝(今安徽合肥)人。原為楊行密部下,后歸附朱全忠,唐末五代時名將。

1 王景仁 -生平經歷

初仕淮南

  王景仁,原名王茂章。少年時即以勇武聞名,唐末天下大亂,王茂章投身從軍,在淮南節度使楊行密帳下效力,每戰爭先,深受楊行密器重。天復二年(902年),宣武節度使朱溫遣大將朱友寧攻擊平盧節度使王師範於青州。王師範不支,向楊行密求援,乃命王茂章率步騎兵七千人往救。當時,王師範的軍隊分為兩柵,朱友寧夜攻其一柵,破之,再攻另一柵,王茂章度其力疲,出兵急攻,大敗之,陣斬朱友寧。
  朱溫聞訊,親率大軍二十萬倍道而至,王茂章閉壘示怯,伺其懈怠,毀柵而出,驅馳疾戰,戰酣退坐,召諸將飲酒,已而復戰。朱溫登高望見之,得知其是王茂章,嘆曰:「使吾得此人為將,天下不足平也!」王茂章雖然屢次戰勝,但畢竟兵少,最後不支撤退,朱溫命大將楊師厚率兵來追,王茂章命先鋒都指揮使李虔裕率兵阻擊,李虔裕誓死抗擊,使王茂章得以全師而退。歸順後梁

  王茂章歸來后,被楊行密派去討伐叛亂的潤洲團練使安仁義,經過一年多的圍攻,才將其消滅,王茂章因功被任命為潤州團練使。天佑二年(905年),楊行密病故,其子楊渥代立,以王茂章為寧國軍(治宣州)節度使。楊渥素與王茂章不和,不久便發兵攻之。天祐三年(906年),王茂章率心腹投奔吳越王錢鏐。
  朱溫素來賞識王茂章,乃命人相召,王茂章於是歸順朱溫,被任命為寧國軍節度使,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並改名為王景仁。
  後梁開平四年(910年),朱溫以王景仁為北面招討使,率大將韓勍、李思安等人攻擊王鎔,紮營於柏鄉。乾化元年(911年),晉王李存勖率兵來救王鎔,王景仁與晉兵交戰,因韓勍、李思安不聽節度,大敗而回。朱溫雖知他的苦衷,但還是將他罷歸私第,數月之後,官復原職。
  後梁末帝繼位后,以王景仁為淮南招討使,攻擊廬、壽二州,大軍過獨山時,山上有楊行密的宗祠,王景仁再拜號泣而去。戰於霍山,後梁兵大敗,王景仁自率數騎殿後力戰,淮南兵乃退。不久,王景仁病死。

2 王景仁 -史籍記載

舊五代史

  《舊五代史·卷二十三·梁書·列傳十三》
  王景仁,(景仁本名茂章,避梁諱改焉。詳見《通鑒注》。)廬州合淝人。材質魁偉,性暴率,無威儀,善用槊,頗推驍悍。在淮南累職為都指揮使,楊行密偽署宣州節度使。行密死,子渥自立,忌其勇悍,且有私憾,欲害之。景仁棄宛陵,以腹心百人歸吳越王錢鏐,(《新唐書·楊行密傳》:渥求茂章親兵不得,宣輦帷帟以行,茂章謾罵不與。逾年,遣兵五千襲之,茂章奔杭州。)鏐闢為兩府行軍司馬,具以狀聞。太祖復命遙領宣州節度使、檢校太傅、同平章事。鏐以淮寇終為巨患,欲速平之,命景仁奉表至闕,面陳水陸之計,請合禁旅。太祖異禮待之,頒賜殊厚,顧曰:「待我平代北寇,當盡以王師付汝南討。」於是留京師,每預丞相行列。劉知俊之叛也,從駕至陝,始佐楊師厚西入關。兵未交,知俊棄馮翊走,進克雍、華,降王建、張君練,頗預戰有功,太祖嘉之。時鎮、定作逆,朋附沙陀,遂擢為上將,付步騎十萬,為北面行營都招討使。開平二年正月二日,與晉軍戰於柏鄉,王師敗績。太祖怒甚,拘之私第。然以兩浙元勛所薦,且欲收其後效,止落平章事、罷兵柄而已。(《歐陽史》:景仁及晉人戰,大敗於柏鄉。景仁歸訴於太祖,太祖曰:「吾亦知之,蓋韓勍、李思安輕汝為客,而不從節度爾。」)數月,復其官爵。末帝即位,復用為南面北面行營招討應接使,以兵萬餘人伐壽州,至霍丘接戰,擒賊將袁叢、王彥威、王璠等送京師。俄而朱瑾以大軍至,景仁力戰不屈,常以數騎身先奮擊,寇不敢逼,乃引兵還。及濟淮,復為殿軍,故不甚衄,瑾亦不敢北渡。(《九國志·朱景傳》:王茂章來寇,度淮水可涉處立表識之,景易置於深潭水中,立表浮木之上。茂軍敗,望表而涉,溺死者大半,積其屍為京觀。)及歸,病疽而卒。詔贈太尉。新五代史

  《新五代史·卷二十三·梁臣傳第十一》
  王景仁,廬州合淝人也。初名茂章,少從楊行密起淮南。景仁為將驍勇剛悍,質略無威儀,臨敵務以身先士卒,行密壯之。梁太祖遣子友寧攻王師範於青州,師範乞兵於行密,行密遣景仁以步騎七千救師範。師範以兵背城為兩柵,友寧夜擊其一柵,柵中告急,趣景仁出戰,景仁按兵不動。友寧已破一柵,連戰不已。遲明,景仁度友寧兵已困,乃出戰,大敗之,遂斬友寧,以其首報行密。
  是時,梁太祖方攻鄆州,聞子友寧死,以兵二十萬倍道而至,景仁閉壘示怯,伺梁兵怠,毀柵而出,驅馳疾戰,戰酣退坐,召諸將飲酒,已而復戰。太祖登高望見之,得青州降人,問:「飲酒者為誰?」曰:「王茂章也。」太祖嘆曰:「使吾得此人為將,天下不足平也!」梁兵又敗。景仁軍還,梁兵急追之,景仁度不可走,遣裨將李虔裕以眾一旅設覆于山下以待之,留軍不行,解鞍而寢。虔裕疾呼曰:「追兵至矣,宜速走,虔裕以死遏之!」景仁曰:「吾亦戰於此也。」虔裕三請,景仁乃行,而虔裕卒戰死,梁兵以故不能及,而景仁全軍以歸。
  景仁事行密,為潤州團練使。行密死,子渥自宣州入立,以景仁代守宣州。渥已立,反求宣州故物,景仁惜不與,渥怒,以兵攻之。景仁奔於錢鏐,鏐表景仁領宣州節度使。梁太祖素識景仁,乃遣人召之,景仁間道歸梁,仍以為寧國軍節度使,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久之,未有以用,使參宰相班,奉朝請而已。
  開平四年,以景仁為北面招討使,將韓勍、李思安等兵伐趙;行至魏州,司天監言:「太陰虧,不利行師。」太祖亟召景仁等還,已而復遣之。景仁已去,太祖思術者言,馳使者止景仁於魏以待。景仁已過邢、洺,使者及之,景仁不奉詔,進營於柏鄉。乾化元年正月庚寅,日有食之,崇政使敬翔白太祖曰:「兵可憂矣!」太祖為之旰食。是日,景仁及晉人戰,大敗於柏鄉,景仁歸訴於太祖,太祖曰:「吾亦知之,蓋韓勍、李思安輕汝為客,不從節度爾。」乃罷景仁就第,后數月,悉復其官爵。
  末帝立,以景仁為淮南招討使,攻廬、壽,軍過獨山,山有楊行密祠,景仁再拜號泣而去。戰於霍山,梁兵敗走,景仁殿而力戰,以故梁兵不甚敗。景仁歸京師,病疽卒,贈太尉。
上一篇[大韓航空801號班機]    下一篇 [胡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